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大道誅天>第九十章 血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章 血燃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科幻小說

十萬大山,一如既往的深邃,連同周圍的氣息,都顯得壓抑之極。

沈東玄大口的喘息著,握住長槍的雙手鮮血長流,虎口都被震裂了,死死注視著前方那道身影。

「挺硬氣的,比之前遇到的那幾個傢伙強多了1血燃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

沈東玄目光閃爍,臉色蒼白如紙,目光卻掃向另一處戰常

趙括與血風之間的戰鬥還算可以,雖然處在下風,但依然能夠支撐。

然而自己面對清微後期的血燃,卻差了太多。

如果不是血燃存心侮辱自己,這場戰鬥恐怕早就應該結束了。

沈芊芊縮在一株大樹後面,有些擔憂的看著渾身浴血的二哥,嬌軀忍不住瑟瑟發抖。

一抹苦澀在沈東玄心頭瀰漫!

「這丫頭,明明告訴她趁機逃離的,卻偏偏不聽自己的話,偷偷藏在那裡。」

「只是,自己尚且能夠發現她,那血燃如此修為,哪裡能夠瞞得住他?」

「以嗜血小隊的作風,自己和趙括一旦被擊殺,芊芊的處境可想而知。」

但是很明顯,此刻他已經無法開口提醒沈芊芊了。

因為這場戰鬥,似乎已經快到結束的時候了。

如此的話,那就只能拼一拼了!

「要殺我,總該要付出一些代價,你血燃也不例外1沈東玄咬牙,握住盤龍槍的手緊了緊。

「噢?」血燃伸手彈了彈手指,嘴角勾起一絲譏諷:「這句話,我怎麼不太相信?」

「那就試試看1

沈東玄狠狠一踏地面,手中盤龍長槍凌空旋轉,帶出一蓬漩渦槍芒,帶動周圍的空氣,都產生了刺耳的音爆。

「盤龍絞,殺」

「雕蟲小技1血燃伸出一根手指,凌空虛划,一道血色符文在面前凝聚成型,濃郁的嗜血氣息瘋狂的瀰漫開去。

「血殺紋1

他口中輕哼一聲,那道血色符文隨風飄蕩,直接迎上了沈東玄的盤龍絞。

看似柔弱不堪的血殺紋,在與那道漩渦真氣接觸的瞬間,立刻爆碎。

然而,無孔不入的血色氣息,卻順著槍芒滲入進去。

好似星星之火,立成燎原之勢。

那血色的氣息,化為一道道紋理,竟是瞬間充斥在槍芒之中,要將其掠奪過來。

沈東玄虎軀狠狠一震,一口鮮血噴出!

看著漸漸被染紅的槍芒,他臉色驀然變化,真氣轟然灌注到盤龍槍之中。

身形卻借力飛退。

沈東玄眼中閃過一抹駭然之色。

幸好反應足夠迅速,及時切斷了與槍芒之間的聯繫。

他心有餘悸的看向已經完全被血色光芒佔據的那道槍芒,一絲寒意在心頭蔓延。

否則此刻自己的後果,與這道槍芒也差不多。

「反應倒是不慢,只是可惜,修為太弱了,如果達到了清微後期,或許你還真可以與我一戰1血燃淡淡的開口,似乎很為沈東玄惋惜。

沈東玄目光低沉,看著手中的盤龍槍,嘴角泛起一絲決然。

「沒想到,竟然會有一日被逼到這種程度,士可殺不可辱!既然打不贏,那麼就一起湮滅吧1沈東玄的雙目,一瞬間化為血紅。

同時,沈東玄渾身氣息,開始瘋狂的暴漲起來!

「燃血怒1

低沉的聲音在他口中響起。

與此同時,掌心的盤龍槍,劇烈的跳動起來。

「這一招」血燃的眉頭,終於皺了起來,因為此刻沈東玄身上流淌出來的氣息,讓他感覺到了一絲威脅。

「是要魚死破了嗎?」

「只可惜,魚死並不一定破啊1

他雙手平托而起,一道血色長芒在掌心浮現出來。

隨即,光芒斂去!

他的雙手之上,出現了一面摺疊整齊的大旗。

「呼」

然後信手一抖,大旗迎風招展,恐怖的血浪瘋狂的肆虐。

「血紋戰旗1

沈東玄的臉色終於變了:「果然,這傢伙一直都沒有催動最後的手段啊1

此刻,他已經沒有了選擇的機會,既然已經開始,那就只有繼續下去,一往無前。

所以,他的氣息還在瘋狂的攀升!

然而就在此刻,一片血雲忽然出現在他頭頂。

沈東玄目光一滯,血燃已經將手裡的血紋戰旗抖了出來,迎風暴漲,化為一片巨大的血雲,直接將他籠罩在了下方。

冰冷徹骨的嗜血氣息狠狠的狂涌過來。

沈東玄剛剛凝聚出來的氣勢,在這股力量的壓迫之下,寸寸崩潰。

連同手中的盤龍槍,也悲鳴不已,光芒暗淡。

「早就說過,你差了太多,時間也差不多了,這場戰鬥,就到此結束了吧1血燃嘴角閃過一絲冰冷。

「祭旗1

他口中輕輕吐出兩個字。

剎那之間,血紋戰旗覆蓋之下,血色光芒化為了一片赤紅的怒潮,將這片區域,整個渲染成一方赤紅色的空間。

「芊芊快走1處在下方的沈東玄高聲喝道。

此刻他終於感覺到了血燃的可怕,那是根本沒有任何反抗餘地的強大。

他心中唯一的希望就是妹妹可以逃出生天!

「逃得掉嗎?之前那兩個,逃了也就逃了,你們三個,全部都要留下來1

血燃右手凌空一抓,血色長芒立刻化為一隻大手,朝向大樹後面的沈芊芊抓落下去。

而此刻的沈芊芊,因為眼見著哥哥被那道血芒籠罩住,身形也急速沖了出來!

她的嬌軀,正好迎著那隻血色大手激撞過來!

「二哥1

沈芊芊手持長劍,催動渾身真氣,狠狠的朝向那隻血色大手斬落下去。

比起血色大手,那羸弱的劍芒,猶如飛蛾撲火,瞬間被籠罩在了其中。

她的修為是在太低了!

血燃輕輕搖頭,掌心輕輕一握,就將沈芊芊的劍氣捏爆了。

然後,大手迅速逼近,終於籠罩在了她的頭頂。

「鏘」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間,一道冰藍的劍氣忽然突兀的出現在沈芊芊的頭頂。

只是輕輕一劃,就將那隻血色大手斬得粉碎。

一身冰藍色長裙的子魚,俏生生的站立在沈芊芊面前,長劍遙指血燃。

「咦?好厲害的劍氣1

見到自己的一招被子魚劈碎,血燃也忍不住有些驚訝。

他目光落在了子魚的身上,雙目劃過一道異彩,然後咧嘴笑道:「劍意冰寒,玉骨冰清,你應該就是內院英雄榜第一的子魚吧1

「你不配知道1子魚的聲音,前所未有的冷漠。

「那只有擒下你再說了1

血燃冷哼一聲,單手輕輕一引,血紋戰旗直接從沈東玄的頭頂飛回!

竟是放棄了沈東玄,轉而朝向子魚籠罩了過去。

沈東玄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失去了那股力量的鎮壓,他的身形直接委頓在地,五臟六腑劇烈的翻騰著,傷勢十分嚴重。

「小心點,那面戰旗有些門道1他艱難的開口,心中卻生出了一絲希望。

同時取出一**丹藥,仰頭吞服了下去。

此刻最主要的就是療傷,子魚不一定是血燃的對手,自己的傷勢恢復一些,就能夠幫一些忙。

子魚平靜的眸子沒有絲毫變化。

面對著迎面而來的血紋戰旗,她左手輕輕拍出一掌,整條手臂都化為了水藍色,一圈圈的漣漪在頭頂不斷朝外擴散!

隨即,右手長劍狠狠刺入到了那片波紋的最中心!

彷彿空間凝固了一般。

所有的波紋,就在長劍刺入的那一刻,化為徹骨的冰寒,繼而飛速旋轉了起來。

「冰輪1

子魚美目微眯,劍尖猛地一挑,直接將那面冰輪挑得高高飛起。

「轟」

瑩白色的冰輪,與血紋戰旗死死的抵在一起,相互消磨,竟是針鋒相對,誰也不甘示弱。

「真是好手段!竟然能夠抵擋住血紋戰旗的碾壓,只不過,這才僅僅是開始而已!接下來,才是真正的手段1血燃淡淡一笑。

他雙手不斷凌空交織,勾勒出一道道玄奧的符文,凌空化為一條符文長河,朝向血紋戰旗灌注了進去。

「血旗展,滅河山1

可怕的氣息,終於在這一刻瘋狂的爆發了開去。

下方飛速旋轉的冰輪,發出一陣陣清脆的破裂之聲,密密麻麻的裂紋浮現出來。

「要碎掉了嗎?」子魚黛眉微微皺起。

「冰玄力,透1

她輕喝一聲,左手再次拍出,一抹雪白的冰寒之氣沒入到了那面冰輪之中。

與此同時,冰輪終於停止了繼續碎裂。

那雪白的冰寒之氣,好像是粘合劑一般,迅速抹平了所有的裂紋,再次抵擋住了血紋戰旗的碾壓。

血燃的眉頭,終於微微的皺了起來。

「果然不愧是內院第一,這手段,比剛剛那個小子強多了1

他的眼中,忽然寒芒暴漲:「所以接下來,你會感覺到我真正的實力1

「血旗殺,滅天下1

「呼」符文暴漲,再次注入到了血紋戰旗之中。

毀滅的氣息,從血紋戰旗之中暴漲出來,氣息比之前的那一招,更加強大了幾分。

「這一招,將你碾壓1

血燃沒有留手,子魚帶給他的壓力,比沈東玄大了太多,若是繼續拖延下去,只怕形勢對自己將會越來越不利。

他催動全身真氣,盡數化為符文灌注到了血紋戰旗之中。

這傾盡全力的一招,勢必要將子魚徹底鎮壓!

然而,就在他剛剛祭出這一擊的時候,異變陡升!

他的腳下,有一絲淡淡的波動擴散開來。

這道波動的出現,讓血燃一瞬間臉色大變。

作為狩獵者,他的警惕性要比一般人強了太多,否則也不會在講武堂長老的圍殺之下屢次逃脫。

一股徹骨的寒意自心頭油然而生!

「看一看,到底是誰將誰碾壓了吧1伴隨著那股波動漸漸化為蕩漾的波紋,淡淡的聲音也在他腳下傳來。

一道白色身影不知何時出現在那裡,托起的掌心之上,三百六十條道紋交織成一幅詭異的圖案。

「呼」

空間顫抖,刺耳的音爆轟鳴響徹!

一座巨大的法陣,在血燃腳下構建成型。

余寒面色冷峻,殺機一點點的瀰漫而出,目光死死的注視著血燃:「九龍殺生陣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