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道誅天>第九十一章 九龍殺生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一章 九龍殺生陣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歷史穿越

戀上你630bookla,大道誅天最新章節!

這座陣法,來自葯廬之主的傳授。

那一日,在葯廬之中將《太虛劍經》修鍊完成後,葯廬之主對他的陣法又多有指點。

雖然沒有幫助他將那刻滿了古怪紋路的爛木牌解開。

卻耗盡最後一絲元神之力,將他的五獄觀心術,硬生生提升到了三獄境界。

余寒的道紋數量,因此暴漲到了恐怖的三百六十條之多,足足提升了一個等級。

這套「九龍殺生陣」,便是在他突破到三獄境界后,葯廬之主傳授的。

葯廬之主告訴余寒,他一生的陣法精華,都在那塊爛木牌上,只要他能夠解開,終有一日會達到自己這樣的程度,甚至超過自己。

余寒的悟性無疑是極高的。

否則以教書長老的身份和地位,也會不惜施展小手段,將他帶入這個領域。

所以對於他的未來,葯廬之主也充滿信心!

就在子魚從正面與葯廬之主針鋒相對的時候,他便躲在暗處,開始構建著九龍殺生陣。

依靠著三百多條道紋才能堪堪構建出來陣法,力量要比之前的風雷雙殺陣難了太多。

加上是第一次構建,所以余寒並不輕鬆。

不過好在子魚的拖延,給他創造了足夠的時間。

終於不負所托,成功將九龍殺生陣構建出來。

隨著那道波紋凝聚成型,血燃的腳下,出現了一座巨大的金黃色九瓣蓮台。

「敢偷襲,找死1感受到腳下那道可怕的氣息,即便余寒的修為對他來說根本不屑一顧,此刻也不敢有半分的大意。

他腳下狠狠一踏地面,恐怕的光芒狠狠踏中金色蓮台!

「轟——」

血色光芒,在他腳下狠狠的爆炸開來!

那金黃色的蓮台,竟然承受不住這一踏的威力,整個爆碎了開來。

血燃冷哼一聲,心中卻暗自鬆了口氣。

這座陣法的氣息帶給他的壓力,絲毫不下於對面的子魚。

「雕蟲小技,也敢出手?」

血燃雙目微眯,眼中閃過濃郁的殺機。

「那就試試這雕蟲小技,能不能入得你這法眼吧1

雖然那蓮台被對方一腳踏碎,然而余寒的臉上,卻沒有半分的驚懼,掌心那交織在一起的三百六十條道紋同時脫手飛出。

隨即,蓮台破碎的眩目光芒之中,九條蜿蜒的金龍衝出,漫天飛舞。

狂暴的氣息終於狠狠的沸騰起來。

九龍殺生陣的力量,終於在這一刻達到了頂點!

血燃臉上的不屑瞬間消失,看著將自己圍在中心的九條金龍,眉頭擰成了一個「川」字。

「好可怕的陣法,竟然擁有絞殺清微後期的實力1

他心中生出了一絲恐懼。

如今大部分力量用於操控血紋戰旗對子魚針鋒相對,所以面對這座陣法,以此刻的狀態很難與之對抗!

「回歸1

他目光狠狠一閃,可怕的精芒流轉而出,正在碾壓冰輪的血紋戰旗,被他咬牙召喚了回來!

血色天幕,衝天席捲。

「看我如何破你陣法1血燃怒吼連連,發梢有一抹寒霜凝結。

強行召回血紋戰旗,子魚的那一擊卻帶動一絲冰寒氣息沖入他的體內。

「血旗展,滅河山1

他咬牙將那一絲寒氣壓下,無數符文在掌心亮起,沒入到了血紋戰旗之中。

「九龍升天1

余寒目光凝重,在那血色戰旗還未籠罩下來之際,九條金龍竟然放棄了繼續進攻血燃,反而衝天飛起,朝向血紋戰旗迎了過去。

可怕的氣息再度瀰漫下來,與其狠狠的撞擊在了一處!

不同於子魚那道冰輪的力量,屬於單純的防禦手段,所以與血紋戰旗之間,是非常和平的那種力量對撞。

余寒的這座九龍殺生陣,完全是一座殺戮的陣法,九龍激蕩,滅鬼殺仙!

「轟隆陋—」

巨大的音爆之聲響徹天際,好像憑空炸響的悶雷。

「這傢伙,已經強悍到這種地步了嗎?」沈東玄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最初余寒出現的時候他,他心裡莫名的有些觸動。

然而卻沒想到,這麼幾天不見,這傢伙的修為,竟然達到了能夠與血燃正面抗衡的程度。

如果不考慮凝聚陣法的時間,余寒絕對有實力躋身內院英雄榜前五。

唯一遺憾的就是這座九龍滅殺陣,需要不短的時間來構建。

這一次余寒也是依靠著子魚暫時抵擋住了對方,這才趁機將其構建成功。

如果是生死之戰,對方怎麼可能會給他這麼長的準備時間?

所以,九龍滅殺陣的力量,並不代表余寒的真正實力。

「余寒哥哥好厲害1沈芊芊靈動的眸子也不斷眨動著。

從余寒和子魚出現之後他,她一瞬間從地獄回到了天堂,小心思不由得也恢復了幾分清澈。

「轟——」

隨著一聲震徹天地的聲響,兩股力量終於相互爆炸了開來。

余寒悶哼一聲,口中鮮血狂噴,九龍殺生陣再也支撐不住,轟然破碎。

而血燃也不好過,他的臉色一瞬間蒼白了不少,血紋戰旗更是被震得朝向天空高高飛起。

雖然這一招,余寒被震傷,九龍滅殺陣終究還是比血紋戰旗略遜一籌。

但血燃贏得也並不輕鬆。

尤其是在這一擊之後,他的對面那道水藍色的身影,已經再次激射而來。

那把閃爍著森寒氣息,好像是浸泡在萬載玄冰中的劍氣,透過虛空的阻隔,一瞬間奔襲到他面前。

「給我開——」

他一拳轟出,狠狠砸在了那道劍氣之上!

「蓬——」

勁氣肆虐,可怕的波動擴散了開去!

血燃終於忍不住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之前因為強行破開余寒陣法時候壓制的傷勢終於再也無法支撐,在體內掃蕩了開來。

「不好,退1

血燃眼中閃過一絲惱怒,沒想到,今日自己會敗在講武堂內院的兩名弟子手中,當真是恥辱之極。

然而他也清楚,如果繼續戰鬥下去,自己絕對占不了太多優勢,尤其是那個叫沈東玄的小子傷勢也快要恢復了。

繼續拖延下去,自己和血風,將會陷入絕對的劣勢之中。

所以他當機立斷,直接選擇了逃離。

而血風早就關注著這邊的戰場,聽到隊長的聲音后,幾乎想也不想,一掌掃開對面的趙括,身形化為一道血芒,瞬間沒入到了叢林之中。

看著逃走的兩人,子魚眼中閃過一絲失望。

「還是讓他們逃了1她有些不甘的撇了撇嘴。

見到他的表情,余寒忍不住苦笑道:「幸虧走了,要不然我們這殘兵敗將,也說不定鹿死誰手1

「你不相信我?」子魚臉色稍微有些委屈。

「我是怕你受傷1餘寒的一句話,讓那些委屈立刻煙消雲散。

「余寒哥哥,我就知道你沒事,只有我和子魚姐姐相信你沒死,他們都不相信呢1沈芊芊也來到了余寒的身旁,笑著說道。

余寒伸手揉了揉她的臻首,然後笑道:「沒有白疼你1

他伸手將株紫羅玉英拿了出來,送到她面前道:「這個給你,要儘快提升修為,不要再拖你二哥的後腿啦1

沈芊芊沒有和余寒客氣,歡天喜地的接過,聽到余寒的後面的話,又忍不住吐了吐舌頭。

「沈師兄,傷勢如何?」余寒走到了沈東玄的面前。

這傢伙兩次相助自己,人還是不錯的。

沈東玄微笑著搖了搖頭:「已經沒事了,倒是你,每一次都是因禍得福,實力又有長進了1

說完,率先笑了起來。

「你們小隊的其他人呢?不會都跑掉了吧?我就說你帶著東方靖康,絕對比他們靠譜1餘寒收起笑容,目光掃了一眼四周道。

沈東玄嘆了口氣:「東方靖康因為要閉關修鍊,所以這一次沒有跟隨我前來,新招攬的那些傢伙,在看到血燃之後,都逃掉了1

他臉上帶著幾分自嘲:「這或許就是人性的弱點吧1

余寒見到他表情有些落寞,便不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結:「不過話說回來,你還真夠衰的,這麼小的幾率,都被你遇到了1

他笑著打趣,氣氛稍微緩和了一些。

「我們收到的消息比較晚,加上芊芊的速度太慢,所以雖然全力趕路,依然還是沒能躲過這一劫。」沈東玄心有餘悸的說道。

這一次如果不是余寒和子魚趕到,後果不堪設想。

「好在你們及時趕來,並且出手相助,要不然不僅是我,只怕芊芊也……」

沈東玄看了一眼芊芊,後面的話終究還是沒有說出來。

余寒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都過去了就不要想了,你先恢復傷勢,然後我們一起回講武堂1

沈東玄搖了搖頭:「我傷勢已經恢復了一些,可以一面趕路,一面恢復,而且現在,我們還是要儘快回到內院得好1

余寒和子魚同時眉頭一皺:「內院出什麼事情了?」

沈東玄微微嘆了口氣,然後說道:「這一次堂主邀請了三大仙門的長老一同前往隕落嶺,好像是為了鎮壓什麼東西。」

「而隨著他們的離開,三大仙門長老帶來的弟子,也留在了內院。」

余寒目光閃爍,綻放著攝人心魄的寒意:「這仙門還真是無孔不入啊1

說到這裡的時候,沈東玄臉上也閃過一絲冷意:「我們英雄榜前幾的弟子,幾乎都來隕落嶺這邊了,家裡根本沒有能夠與仙門抗衡的人。」

「聽說連冷珍珍和蕭婉都敗了,只有李歸藏勉強和對方打了一個平手,我們內院的不少弟子,都被仙門弟子打傷了。」

「那些傢伙,十分囂張,揚言要平了整個英雄榜1

「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什麼人都敢出來蹦躂了1餘寒淡淡的開口。

沈東玄目光落在了余寒的身上:「你的修為雖然進步不小,可這次回去也要小心,聽說他們這些人,很大程度都是沖著你來的1

子魚眼中忽然閃過一抹蝕骨的寒意。

「是因為外院大比的事情?」余寒雙目微眯。

沈東玄點了點頭:「嗯!所以你很有可能會成為他們挑戰的對象1

余寒的目光投向了講武堂的方向,嘴角有一絲笑容浮現了出來。

「如此的話,就簡單多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