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九十二章 東玄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二章 東玄宮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就快到了,不知道內院現在如何了?」沈東玄看著遠處依稀可見的講武堂,有些擔憂的說道。

余寒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目光出奇的平靜:「如果這麼快就不行了,講武堂或許早就不該存在了1

沈東玄聞言不禁渾身一震,余寒的話讓他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良久,方才輕輕嘆了口氣,搖頭苦笑道:「倒是我落了下乘,不如你看的透徹啊1

余寒偷偷看了身旁的子魚一眼,握住那雙柔荑的大手不由自主的緊了緊。

子魚沒有回頭,表情似乎有些掙扎。

「宋天行他們已經已經趕回去了,有他們在,希望就大了不少1沈東玄繼續說道。

說話之間,他們已經來到了講武堂的大門口。

與此同時,幾人幾乎同時皺起了眉頭。

講武堂的大門,此刻顯得出奇的冷清,連負責值守的弟子也知躲去了何處。

「情況,似乎比想象的還要不妙1趙括有些沙啞的聲音響起。

沈東玄點了點頭,表情出奇的凝重:「事不宜遲,我們過去看看1

然而,他們還未來得及動作。

一道身影不知何時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那是一名身穿冰藍色長裙的中年女子,冰冷目光正看向他們。

她的氣息,還未靠近,便讓人感覺到一絲油然而生的冰冷。

而且,似乎有些相似!

余寒下意識的轉頭看向身旁的子魚。

子魚那雙美麗的眸子,正一眨不眨的注視著前方,與他緊握的玉手,竟然微微顫抖了幾分。

中年女子的目光,落在了他們握緊的手臂上,黛眉微微皺起。

子魚輕輕將余寒的手掙脫,一步步的朝向前方走去。

「你來了1她微微開口,瘦弱的背影顯得愈發的清冷。

中年女子雙目微微眯起,沒有回答子魚的話,卻透過她有意的阻擋,落在余寒的身上。

這一刻,余寒只覺一股冰冷的寒意從心底生出。

「噗」

他張口吐出一口鮮血,臉色一片蒼白。

然而卻沒有後退半步,漸漸挺直了身軀,迎上了她的目光。

「不堪一擊1中年女子終於開口,目光卻多了幾分不屑。

「鏘」

子魚拔劍,遙指中年女子,眸子的冰冷愈發的濃郁。

「為了他,你竟要與我動手嗎?」中年女子收回目光,淡淡的說道。

子魚向前邁出兩步,劍尖距離中年女子的咽喉不過尺余距離:「我知道不是你的對手,但你不要逼我」

中年女子輕輕「哼」了一聲,伸手將子魚指著自己的長劍彈開:「你不必如此,我不會傷他1

然後,她看不出年紀的臉上現出濃濃的不屑和譏諷:「因為他,還不值得我動手1

不等子魚開口,她輕輕捋了捋子魚額頭散落的幾縷長發:「你的修為,很久都沒有進步了1

「所以我來看看1

她輕輕嘆了口氣,眸子里閃過一絲若有若無的深意:「你應該知道,這對你來說,似乎並不是好事。」

子魚眼中複雜的神色一閃即逝:「不需要你提醒1她緩緩抬起手掌,一朵冰藍色的花朵在掌心綻放,顯得妖異而美麗。

見到這朵萬載冰花,中年女子露出幾分驚訝:「這裡竟然會出現這等東西,不過既然這樣,我想這一次,就算了吧1

「到了時間,我自會回去,不過下次,我不想見到任何人出現在我面前1子魚將萬載冰花收起,聲音透著一股寒意。

中年女子點了點頭,面對咄咄逼人的子魚,她卻沒有絲毫的惱怒,沉默了片刻,終於抬起頭來。

「我會考慮,不過你要記得,這裡沒有人配得上你,所以千萬不要做出讓我忍不住出手的事情來1

「你在威脅我?」子魚抬頭,目光分毫不讓的與之對視。

「我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而已1她一步步的走子魚身旁走過,來到了余寒的面前。

子魚黛眉緊緊皺起,體內寒芒涌動。

「你不必如此,我答應你不會動手的1中年女子沒有回頭,聲音卻傳遞了過來。

余寒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中年女子,嘴角那一絲血跡觸目驚心,目光卻愈發的平靜。

「你喜歡她?」她微微開口,眸子里卻透露出一股無聲的諷刺。

雖然沒有透露出任何氣勢的威壓,也沒有開口威脅,但卻有足夠的自信,依靠自己這道目光,讓這個僅有清微初期的少年退卻。

然而這個少年只是點了點頭,然後說:「是1

聲音不大,卻斬釘截鐵!

子魚嬌軀猛地一顫,好像所有的寒意,都在這一刻融化了,連同呼吸也急促了幾分。

沒有得到預想的答覆,中年女子臉色明顯陰沉了幾分:「無論修為還是家世,你都沒有喜歡她的資格,所以這個回答,我認為無效1

「夠了1子魚呵斥道。

「還沒夠1中年女子臉上閃過一絲厲色,目光一眨不眨的看著余寒:「喜歡,不是隨口說出來的!而是要想一想,你能夠帶給她什麼?」

她嘴角的譏諷愈發濃郁起來:「在你身上,什麼都沒有,所以,你沒有這個資格1

面對她攝人心魄的目光,余寒嘴角忽然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說完了嗎?」

「你說什麼?」

中年女子聽到這個回答,明顯有些錯愕,反問道。

余寒伸手擦掉嘴角殘留下來的血跡,偏過頭看向她:「說完了,就趕緊走吧!如果你不是她的長輩,或許我會直接讓你滾1

「你找死1強橫的殺機透體而出,中年女子渾身起息暴漲。

「你敢動他一下試試1子魚飛掠到了余寒的身側,長劍剛要出鞘,肩頭卻被一隻大手扣祝

余寒輕輕在她柔弱無骨的香肩上拍了拍,然後走到了她的前面。

「也知道不會躲在女人的背後?」中年女子冷哼道,殺機也在這一刻迅速消退。

余寒伸手輕輕在自己的額頭上點了點:「莫欺少年窮,今日我不是你對手,所以任你羞辱,他日若敢如此,我將撕爛你的嘴1

「希望你說到做到,如果真有那麼一天,我將不會再阻止你們1中年女子笑了。

然後將目光落在了子魚的臉上:「記住你曾經說過的話,不要讓我沒辦法回去交代1

說完之後,她轉身消失在了朝陽之中。

此時此刻,不管是沈東玄還是趙括,都沒有多說一句話,這種情況下,他們實力有限,更加不會多言。

「對不起」沉默了良久,子魚忽然開口。

然而余寒直接握住了她顫抖的玉手,被包裹的暖意,便是最好的回答。

「你應該不會和我們一起了吧1餘寒看向子魚。

子魚輕輕點頭,有些不敢抬頭去看他的眼睛:「我要突破到清微後期了1

余寒的笑容很乾凈,不帶任何的情緒,在她耳旁說道:「最好快些突破啊,要不然被我趕上了,你就沒辦法欺負我了1

進入講武堂之後,子魚便獨自離開了,余寒沒有阻止,或許正如那中年女子所說的一樣,他沒有資格阻止。

所以只能加快腳步去追趕她,而且他相信,距離那一天不遠了!

講武堂內很寂靜,抓過幾名路過的弟子詢問一番,幾人這才知道,最近所有人,幾乎都守在英雄榜的擂台旁邊。

宋天行等人雖然回歸,但卻沒有第一時間前去那邊,而是被長老叫走了,似乎有什麼隱秘的事情商議。

所以仙門弟子霸佔英雄榜的情況還在不斷延續。

而沒過多久,一名弟子急匆匆的走了過來,同樣也是得了長老的命令,讓沈東玄和趙括前去議事。

對此他們也沒有絲毫的辦法,長老們似乎有意迴避著什麼,或許也在醞釀著一場謀划。

不過到底在做什麼,他們猜不透。

余寒將沈芊芊送回到了外院,先去了劍閣。

丁進正在閉關,而且聽劍閣長老,煉化了那株蘊靈丹,丁進現在已經突破到了武魄後期,化凰訣也有了長足的進步。

這倒是讓余寒很欣慰,留下了一朵萬載冰花,便離開了。

內院弟子,都有自己單獨的小院,在幽靜的山林里,而且彼此之間相隔很遠,避免了修鍊時候相互之間的干擾。

而此刻,東方靖康的小院里,卻來了幾名不速之客。

「考慮了這麼久,到底想通了沒有?」一名少年有些譏諷的看著他,不耐煩的扭了扭脖子。

東方靖康微微抬頭,他撓了撓腦袋,沒有回答,卻緩緩抽出了背後的長劍。

劍氣開始不斷綻放出來,遙遙指向三人。

「早就告訴你們答案了,非要等這麼久,我倒是很納悶,你們是不是閑的1東方靖康嘿然冷笑,劍氣愈發的凝固。

那少年嘴角的笑容愈發燦爛起來,搖頭嘆息道:「真可惜,這麼好的機會你都不把握,既然如此,你就先替那個余寒,承受我東玄宮的怒火吧1

「呼」

他一步搶出,右臂一瞬間包裹在刺目的銀芒之中。

同時,身形貼著地皮掠出!

拳頭狠狠的與東方靖康的劍尖對撞在了一處!

「轟」

光芒炸裂,東方靖康後退散步,目光閃爍著看向對方。

「倒是有幾分本事,只可惜還差了許多1

少年的氣息轟然暴漲,頭髮漫天飛揚,眼中有濃濃的戰意劃過。

包裹在銀芒中的拳頭,一瞬間搖曳了起來。

「奔雷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