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大道誅天>第九十五章 任務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五章 任務堂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科幻小說

任務堂的小廳內,只有三個執勤弟子,其中一人躺在一張搖椅上,雙眸緊閉,呼吸均勻,竟是睡著了。

另外兩名弟子則是坐在方桌前,不知道聊些什麼。

整個任務堂,給人一種昏昏欲睡的感覺,好像獨立於整個世界之外的格格不入。

包括余寒的到來,也沒有引起三人的注意。

依然各自做著各自的事情。

「我要兌換任務點1餘寒眉頭微微一皺,淡淡的聲音傳來。

執勤弟子眼皮輕輕挑了挑,有些不耐煩的看了余寒一眼,揮手道:「新來的弟子吧?,將任務攢多了再來兌換,不要隨隨便便弄個小任務就過來,浪費我們的時間1

這時,君相卿等人也邁步走入了進來,正好看到此刻吃癟的余寒,心中不由得暗自爽快起來。

而此刻,那執勤弟子見到走入進來的君相卿,懶散的目光立刻換成了一絲諂媚,站起身來恭敬的打了一個招呼。

君相卿只是微微頷首,目光卻帶著幾分不屑落在余寒的背影上!

作為這些執勤弟子而言,最擅長的就是察言觀色。

從君相卿的眼神來判斷,明顯與這個看起來眼生的小子不對路。

如此的話,倒不如賣給他一個人情。

反正這個眼生的小子,看起來也不像是有什麼特殊背景的人物。

兩名執勤弟子當即有了決斷,看向余寒的目光更加淡漠起來。

余寒雖然沒有回頭,但是從兩名執勤弟子表情的變化,便能夠大概判斷出個一二。

然而他卻並未發作,這等人物,還真不值得自己動手。

只是

他目光落在了那名躺倒在搖椅上面的少年身上,雖然看起來像是在熟睡,但他每一次呼吸之間,都會引動天地靈氣的波動。

可見此人並不平凡。

「我說的話,你沒有聽到嗎?別在這裡杵著了,看著就煩1那弟子見到余寒沒有動,當即繼續開口譏諷道。

余寒收起了思緒,目光冷冷的看著那名弟子:「難不成你們任務堂,都是屬狗的嗎?」

「你說什麼?」

兩名執勤弟子聞言不禁臉色大變,冷冷的注視著余寒。

「我說的很清楚,除了狗見到生人會亂吠意外,還真想不到別的了1他很無辜的看著兩人。

「這裡是任務堂,不是你撒野的地方!自己掌嘴二十,否則的話,今日只怕你連門也出不去1執勤弟子冷聲呵斥道。

余寒的目光,透過兩人,落在了他們身後的那道身影上。

雖然那人的眼睛依然沒有睜開,然而他平放在胸口的手,卻微微顫動了一下。

他嘴角咧開一絲笑容,從懷中取出自己的任務令,就那麼輕描淡寫的丟到了兩人面前的方桌上。

「我來此只是為了兌換任務點,沒那麼多時間和你們扯皮,快點辦理吧!不要浪費我的時間1餘寒沒有理會兩人鐵青的面孔。

「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1一名弟子眼中綻放出冰冷的寒意,伸手朝向余寒的肩膀抓去。

余寒微微退後一步,避開了那一抓,眉頭卻緊緊皺了起來:「如此任務堂,還真讓人有些失望啊1

「找死」那弟子一步跨出,就要再次動手。

然而就在此刻,一個慵懶的聲音忽然傳來:「住手吧,比起人家,你們兩個差遠了,丟人現眼1

聽到這個聲音,那出手的執勤弟子不禁臉色一變,硬生生的收回了前沖之勢,退到了一側。

「真掃興1那少年伸了一個懶腰,然後扭了扭脖子。

但卻卻沒有站起身來,就那麼懶洋洋的靠在椅子上,饒有興緻的看向余寒。

「你的話說的很重啊1他忽然開口。

余寒伸手摸了摸鼻子,眉頭輕挑:「我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而已。」

「終於還是到了這一步了1君相卿幸災樂禍的看著這一幕,心中忍不住樂開了花。

「余寒啊余寒,還真是驕傲啊1他眼中閃爍著一道陰險的光芒:「只可惜,驕傲也是要有資本的,黃師兄可是連宋天行師兄都忌憚的存在,這一次我看你如何收場1

那黃師兄咧嘴一笑,沒有反駁余寒的話,目光卻落在了他丟在方桌的任務令上。

「馮海,給他兌換任務點1

之前那名出手的執勤弟子目光閃爍,不情願的咬牙:「黃師兄」

黃師兄揮了揮手,示意他不要繼續說下去,目光卻注視著余寒:「你的膽子真不這麼多年,你是第一個敢在這裡這樣說話的人1

說到這裡,他語氣微微頓了頓,眸子里有一道冰冷一閃即逝:「不過說出的話,要付出代價。」

「你的任務令如果不能給我一個交代,那麼你就自己給我一個交代吧1

聽到他的話,余寒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變化,伸手撓了撓腦袋:「你想要交代啊!倒不如,先把自己的該做的做到了1

黃師兄沒有開口,臉色卻有些微微陰沉下來,冰冷的眸子掃向馮海。

馮海臉色一變,不敢繼續耽擱,心中卻暗暗咬牙:「我看你還能蹦躂多久,以為黃師兄那麼好說話嗎?一旦這任務令里的任務點達不到他的標準,你就等著倒霉吧1

黃師兄是出了名的天不怕地不怕,且脾氣極臭,是連長老都敢頂撞的人物。

可憐這狂妄的小子,還以為黃師兄不敢出手。

其實他不過是在尋找一個能夠出手的借口罷了。

冷笑之間,馮海取出一枚金色的法令,上面有一個凹槽,大小和形狀,正好與任務令一般無二。

他不屑的掃了余寒一眼,將那枚任務令放在了凹槽。

金色法令立刻綻放出一股淡淡的光芒。

然後,在馮海面前形成一個一尺見方的金色光幕。

幾行字跡出現在光幕之上。

君相卿等人嘴角漸漸浮現出一絲得逞的笑容。

黃師兄是上一代英雄榜排名第三的強者,後來因為一次任務受了重傷,所以修為一直都無法提升。

心灰意冷之下,才來到這裡做了一個閑職,他不否認余寒的確有幾分實力。

然而比起黃師兄。

似乎根本就沒有可比性。

所以君相卿幾乎可以預見余寒的結局,正朝著自己期待的方向靠近。

馮海雙目微微眯起,帶著幾分譏諷的笑容指向余寒:「看好了,這就是你的任務令1

他那不屑的聲音,也開始漸漸響徹。

「姓名,余寒。」

「完成任務,三個。」

「任務等級」

「特種1

馮海臉上的笑容盡數消散。

他艱難的吞了一口口水,聲音竟然有些顫抖了起來。

「可兌換任務點六千1

馮海使勁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

六千任務點,即便是內門英雄榜上面那些弟子傾盡一年都很難得到,然而面前這個看起來面生的小子,竟然一下子得到了這麼多!

不僅是他,連同後面準備看熱鬧的君相卿也愣住了,臉上的笑容一點點的凝固,隨即化為不可思議的震驚。

「呼」

黃師兄豁然站起身來,他目光中的震驚,一點也不比馮海和君相卿要少。

而且那震驚之中,還帶著幾分激動!

「那個特種任務你完成了?」黃師兄的聲音,也開始帶著幾分顫音。

余寒搖了搖頭,講武堂的特種任務只有那一種,就是擊殺嗜血小隊五人。

而且每擊殺一個人都相當於一個特種任務。

這一點,只要是看過特種任務的人都清楚。

很顯然,這個黃師兄是知道的。

「只殺了三個,最厲害的那兩個,我打不過1

黃師兄深吸了一口氣:「你的修為,不過是清微初期,如何能夠做到?」

余寒微微托起手掌,三百六十條道紋不斷交織。

「陣師?」

他抬起頭,驚訝的看著余寒。

余寒點了點頭,卻說道:「而且這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

黃師兄微微閉上雙目,他的氣息有些混亂,連帶著呼吸都急促了幾分。

良久,方才睜開雙眸。

「我這一身傷勢,就是拜那嗜血小隊所賜,你做到了我沒有做到的事情1他深深的看著余寒。

余寒有些自嘲的笑了笑,然後揮手道:「早說了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沒有幫手,我殺不掉他們。」

黃師兄從馮海手中接過余寒的任務令,緩緩走到了他的面前。

然後在所有人驚訝而又不可思議的目光中,微微躬下身子,雙手托起那枚任務令舉過頭頂。

「這一次,是我們不對,這任務令還給你1

周圍那些看熱鬧的眾人,見到這一幕之後,紛紛露出一絲震驚的不可思議。

「黃師兄竟然主動向這個余寒道歉了?」

「這怎麼可能?」

「我怎麼感覺,今天到處都透著一股邪氣?」

即便親眼看到這一幕,圍觀的眾人兀自不敢相信。

最震驚的要數君相卿,他甚至還保持著震驚的表情站在那裡,久久沒有動過一次。

余寒雙手將其接過,同時一股真氣將黃師兄微微托起。

「黃師兄不必如此,那嗜血小隊殺我講武堂弟子,人人得以誅之,若有機會,剩下那兩個,我也會一一除掉的。」

黃師兄帶著幾分欣賞看向了余寒,眼中滿是欣慰之色:「講武堂有你這樣的弟子,崛起有望1

這是一個近乎奉承的評價。

然而在場所有人都不認為這是奉承。

因為這句話是黃師兄說出來的。

更因為這是黃師兄進入講武堂以來,這或許是唯一的一次奉承。

余寒沒有過多逗留,辭別了黃師兄,便離開了任務堂。

至始至終他的目光都沒有在君相卿的身上停留半分。

不是厭惡。

而是不屑,因為在他心裡,根本不曾將君相卿當成過對手。

與其在他身上浪費時間,還不如去做自己的事情。

總算能夠進入劍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