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大道誅天>第九十七章 劍樓長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七章 劍樓長老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女生小說

余寒進入劍樓已經足足過去了一天的的時間。

在這一天里,不斷有木牌從三樓的那扇小窗里飛出來,落入到君相卿的手中。

而每一次木牌上面的消息,也都讓他十分滿意。

那名三層劍樓的守閣弟子很敬業,傳遞的消息也不假。

整整一天的時間,余寒幾乎將所有三層劍樓的劍術神通修鍊了一遍。

雖然最後的結果還是一如既往的忘記,只剩下了寥寥無幾的招式。

然而劍意星河中,除去四大浮屠古劍經衍化出來的三十六顆大星之外,剩下七十二顆大星,已經全部被替換。

余寒放下最後一塊劍術神通,嘴角有一絲笑容綻放開來。

「才一天的時間,比預計的要快了許多呢1

「如今劍意星河的一百零八顆大星已經完全脫離了基礎劍術的範疇,徹底的脫胎換骨,雖然後來的這七十二顆星辰,從力量上來看不如四大浮屠古劍經衍化出來的三十六顆大星。」

「但這劍意星河的威力,比較從前增強了數倍1

余寒輕輕嘆了口氣,看向透過窗欞灑落下來餘暉:「是該離開的時候了1

他最後掃視了一眼整齊排列的功法玉簡,緩步朝向樓梯走去。

「劍樓三層,是專門為那些天才弟子準備的,包括現在英雄榜前十的師兄們,都曾經在這裡有不小的收穫,而你真是平白浪費了這麼多的任務點1

余寒的身形從那窗口走過時,守閣弟子目光閃爍,終於忍不住開口道。

「每一個任務點都來之不易,不知道有多少弟子都在下層苦苦掙扎,想要爭取進入這裡的機會。」

「而你,既然擁有這次機會,卻還不好好珍惜,反而挑三揀四,一直到現在一套神通都沒有修成,真是敗家之極。」

聽到這句話,余寒停住腳步,饒有興緻的轉頭看向這名嘮叨的守閣弟子。

然而,他的目光卻落在了桌面上的一塊木牌上。

尤其是上面的幾行字,讓他的雙目不由得微微眯縫了起來。

「午時,依然持續替換神通,並無寸進1

「這傢伙,竟然一直都在記錄自己在這裡的情況啊1餘寒淡淡一笑,透過窗格,正好看到樓下站立的那群人。

當然也看到了君相卿。

他嘴角的笑容愈發冷漠了起來。

守閣弟子見到他目光的變化,卻並未將桌面上的木牌收起,因為他實在沒有將余寒放在眼裡。

「我若是你的師長,絕對會好好教訓你一番,憑什麼就這樣浪費足以讓一名弟子崛起的機會?簡直是混」

他下一個字沒有說出口,便只覺喉頭一緊。

對面那道身影,不知何時鬼魅般的出現在自己面前,那隻鐵鉗般的手指,正好扣在了咽喉之上。

守閣弟子臉色一瞬間蒼白了起來,能夠來到這裡擔任守閣弟子,看守如此重地,修為絕對都不是泛泛之輩。

即便比不上那些英雄榜上排名前十的高手,也絕對差不了太多。

然而這名守閣弟子駭然發現,從對方出手一直到自己被扣住咽喉,所有的動作和招式,似乎全部都避過了自己的靈覺。

「這傢伙,竟有如此可怕的實力嗎?」

守閣弟子滿臉驚恐的看向余寒,終於明白為何君相卿會對他如此的忌憚,還特意傳信讓自己關注他在劍樓之中的消息了。

只是一切都晚了一些。

余寒淡淡的目光落在守閣弟子的臉上,嘴角勾起的寒意讓對方通體冰冷。

他手臂一寸寸的抬起,硬生生的將守閣弟子提到了與自己平齊的高度。

「你說的,倒也有幾分道理,只是我有些不明白,這與你有什麼關係?」

然後,他再次笑了起來,目光也從對方的臉上移開,落在了那扇小窗外的人影身上。

「不過,既然你這麼喜歡和他聊天,那我不妨成全了你1

守閣弟子聞言不禁臉色大變,目光終於化為驚駭。

「你要做什麼?我可是劍樓的守閣弟子,敢對我出手,那後果不是你能夠承擔的1

余寒不屑的撇了撇嘴:「是嗎?不過我還真想試試,怎麼個承擔不了呢1

話音落,右手狠狠一甩。

守閣弟子慘叫一聲,身體直接撞碎了青木窗格,直直的朝向下方墜落。

守閣弟子的慘叫,讓原本在三樓修鍊的內院弟子也紛紛投遞過來目光。

只是那目光中,卻帶著幾分不可思議的震驚。

「這小子是傻了嗎?連守閣弟子都敢動手,他難道不知道,在這裡與守閣弟子動手,就等於與劍樓長老動手嗎?」

「真是瘋了!這傢伙到底是從哪裡來的?膽子真大呀1

三層劍樓的所有弟子紛紛看向余寒。

然而此刻的余寒,卻好像只是做了一件特別平凡的事情一樣,踏著台階緩步朝下走去。

劍樓的大門早已經開啟了,走到一樓的時候,便已經聽到了外面傳來的陣陣嘈雜之聲。

君相卿看著那狼狽落地的守閣弟子,先是滿臉驚駭,而後卻忍不住心中大喜了起來。

「這傢伙,在任務堂讓你逃過了一劫,卻還不知道收斂,又來這裡打傷了劍樓弟子1

「真是好大的膽子!只是可惜,你卻不知道這件事情有多麼嚴重,如此接下來的後果,我看你如何承擔?」

他目光的注視下,余寒一步步的走了出來。

而且,他所走的方向,赫然正是君相卿站立的地方,目光也死死的注視著君相卿。

「你要做什麼?」君相卿的聲音有些發顫。

余寒在他面前停了下來,譏諷的看著他有些蒼白的面孔:「說實話,從上一次打了你之後,我真是沒將你當成一回事兒,所以即便昨日你那麼賤,我也沒有出手教訓你。」

他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搖了搖頭:「只是可惜,你還真是不長進,不願意打你,你卻非要把臉湊過來,既然你這麼喜歡賤,那就成全你吧1

君相卿瞳孔微縮,此刻余寒身上流淌出來的氣息,冰冷的嚇人。

「啪」

君相卿瞪大雙目,根本沒有看到余寒如何出手,已經被狠狠的扇了一個響亮的耳光。

右半邊臉瞬間便腫了起來,五根嫣紅的指印觸目驚心。

「你敢打我?」君相卿等待雙目,咬牙冷聲道,從小到大,即便是上一次被余寒教訓,他也從沒有如此被當眾打過臉。

然而此刻,他竟然打了自己一巴掌。

「我要你死1君相卿的臉色已經瘋狂的扭曲了起來。

「你有那個本事嗎?」余寒目光在君相卿,甚至是圍繞在他周圍的那些弟子身上一一掃視而過。

「你們也一樣!有那個本事嗎?如果沒有,那就滾開吧1他一腳踹中君相卿的胸口。

可憐的君相卿,根本沒有來得及看清楚余寒如何踢出這一腳。

整個身體便被踢得橫飛了出去,重重的摔落在地。

眾人噤若寒蟬,從加入到君相卿麾下開始,他們從未見到過老大吃過這麼大的虧。

看著一身寒氣逼人的余寒,尤其是掃蕩過來的冰冷目光,稍微觸及,便感覺到一股發自內心的戰慄。

莫名的恐懼憑空生出,所有人不由自主的朝後退去。

余寒一步步的朝向前方走去,那些圍觀的弟子,竟沒有一個人敢出手阻攔他。

「給我殺了他」

即便身後不斷傳來君相卿撕心裂肺的怒吼聲,這些弟子也同樣沒有動手。

余寒眼中帶著幾分輕蔑,瞥了摔落在地的君相卿一眼,嘴角牽起幾分鄙夷,轉身便要離去。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灰色的身影忽然出現在他面前,正好擋住了去路。

見到這忽然出現的身影,余寒臉色微微一變,眉頭也皺了起來。

那灰衣中年人臉色就那麼注視著余寒,目光平淡的讓人有些摸不到頭緒。

「長老1

被幾名弟子攙扶的守閣弟子眼見這名灰衣人,當即大聲訴苦了起來:「請長老做主,這余寒將弟子從三層劍樓窗口丟落下來,還不斷開口諷刺,還請長老出手,擒下這壞了劍樓規矩的狂妄之徒1

灰衣人沒有動,目光依然沒有在余寒的身上避開。

君相卿的臉上也終於閃過一絲瘋狂:「劍樓長老到了,余寒,這一次我看你還怎麼跟我斗1

「弟子可以作證,這余寒狂妄之極,不僅壞了劍樓的規矩,連我也因為看不過去而仗義直言幾句,遭到了他的毒打1

君相卿恭敬的說道。

而此刻的余寒,目光則是一眨不眨的與灰衣人對視著。

即便已經知道了對方的身份,但對於他而言,依然還是那副淡漠的表情。

劍樓長老終於收回了目光,嘴角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轉頭看向了跪在地上的守閣弟子和躺在那裡的君相卿。

他忽然搖了搖頭,然後說道:「我為什麼要讓你來作證?難道我自己瞎了嗎?」

君相卿和守閣弟子同時一怔,有些不明所以的看向了劍樓長老。

劍樓長老那沉穩有力的聲音卻再次擴散了開去:「整個劍樓都是我的,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我還需要你們彙報?」

「都散開吧1他不耐煩的揮了揮手,盯著君相卿嘿然道:「從今日開始,三年之內,不允許你再次進入劍樓修鍊1

君相卿怔怔的看向劍樓長老,眼中滿是震撼的不可思議。

守閣弟子更是噤若寒蟬,一句話也不肯說。

君相卿都這樣了,那麼自己呢?

劍樓長老卻沒有朝向他開口,而是轉頭看向了余寒:「你還是快些離開這裡吧1

余寒眉頭一皺,眼中閃過幾分疑惑。

劍樓長老微微一笑,然後說道:「教書長老在等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