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九十八章 冰雪天玄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八章 冰雪天玄域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吱呀」

余寒推門走入那間雅緻的小院,很奇怪這一次為什麼木門沒有自動打開。

教書長老一如既往的坐在石凳上,目光死死的盯著那盤棋。

他眉頭緊皺,蒼老的面孔上帶著幾分凝重,即便余寒到來,也沒有移開目光。

余寒沒有打擾教書長老,就那麼靜靜的站在了他的旁邊。

目光卻落在了那張棋盤上。

「這不是長老以前用的那張1餘寒眉頭微微皺起。

這是一張紫木棋盤,上面勾勒出棋盤的線條呈金黃色,黑白相間的棋子密密麻麻,幾乎布滿了整個棋盤。

然而棋盤上面的棋子,卻一顆也沒有走動。

教書長老的手指則輕輕扣著石桌,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看出有什麼不同了嗎?」他忽然開口,目光依然沒有動。

余寒點了點頭:「棋盤換過了,有靈氣波動,應該不是普通的棋盤,如果我沒有猜錯,這應該是一面陣盤。」

陣盤,可承載陣法。

是陣道修為達到了一定程度后,方才能夠在一些蘊含充沛靈性的靈木上,刻下道紋,組成陣法道紋。

一旦激活,可激發陣盤刻畫的陣法。

教書長老不置可否,長長嘆了口氣,卻轉移了話題:「對於眼下講武堂的情況,你有什麼看法?」

余寒心中一動,知道他是想要問問自己,對目前仙門在講武堂囂張跋扈的情況。

當即微微一笑道:「我沒有什麼看法,做好自己就行了1

教書長老的緊繃的面孔明顯舒展了幾分,終於抬頭看向了余寒:「你那個朋友,在陣法室修鍊,聽他說,你殺了兩名東玄宮的弟子?」

「看著不順眼,就殺了1

「有沒有害怕他們會找到你?畢竟現在,仙門精英弟子越來越多的出現了。」教書長老好像要將余寒看透一樣。

余寒臉上的表情沒有分毫的波動:「若是害怕,那不殺就是了1

「然而,我還想繼續殺下去1

教書長老豁然站起身來,他的臉色也變得出奇的嚴肅:「如今堂主等人被困隕落嶺,連我講武堂最強大的三大森羅長老全部都帶走了,講武堂外強中乾,已經到了瀕死的程度,根本不是仙門的對手,你可知道你的做法,會加速講武堂的滅亡?」

余寒雙目微眯,目光一眨不眨的與教書長老對視:「倘若如此,不如儘早滅亡1

他的話,讓教書長老佝僂的身軀微微一震。

「隕落嶺出事了,堂主他們很有可能回不來了!如今仙門定然也知道了這個消息,才會派出越來越多的人來此1

「之前的講武堂,他們無法正面硬捍,所以只能一點點的滲透,然而現在,這是他們唯一的機會,所以很可能不會再有半分留手1

教書長老的臉色愈發凝重起來:「你們從隕落嶺歸來后,我已經分別找過英雄榜前十的那些弟子了,他們都答應過我,保存實力,不與仙門弟子衝突1

然後他的目光再次掃向了余寒:「只有你是一個例外1

余寒聞言不禁苦笑著搖了搖頭,然而眼中卻有精芒閃爍:「可惜沒有人與我說過這樣的話1

他分毫不讓的與教書長老對視,微微眯起的目光中,帶著強烈的不屈:「而且即便說,只怕我也不會聽的1

「殺了那幾個人,我從未後悔過1

他抬頭看向了天邊如血的殘陽:「還是那句話,如果有機會,我還是會殺下去的1

「蓬」

教書長老一巴掌拍在了石桌上,那厚厚的青石桌面,竟然出現了細密的裂紋。

然而上面那紫木棋盤,卻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

「好」

教書長老嚴肅的面孔上,終於咧開一絲笑容:「我就知道,你從未讓我失望過1

余寒看著抽風一般的教書長老,嘴角不住的抽搐著。

「長老,能不能像個正常人一樣,說一些正常的話?」

這一次,教書長老卻沒有與余寒插諢,而是重重的嘆了口氣:「講武堂已經到了危在旦夕的地步,我還能正常嗎?」

「就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嗎?」余寒目光閃爍著看向了教書長老。

教書長老忽然看向了余寒,他有些渾濁的雙眸,卻閃爍著幾分精芒:「當然有1

「講武堂弟子的退讓,已經讓仙門開始有些麻木了,這對我們來說,或許是唯一的機會。」

「如果能夠成功,那麼這一次勝利,將會讓講武堂再度崛起無數的輝煌。」

「可如果失敗,燕州將不再有講武堂1

感覺到了教書長老語氣之中透露出來的沉重,余寒忍不住問道:「堂主他們,到底遇到了什麼麻煩?」

教書長老的目光一下子銳利了起來,冷哼道:「隕落嶺內,封印著一尊可怕的存在,一旦破封而出,整個燕州都將受到波及。」

「堂主他們邀請仙門來此,也是為了加固這道封印,只是沒想到,仙門那些長老,原本就沒安好心1

「就在即將離開的時候,以仙門至寶封印住了唯一的洞口。」

「連同堂主和三大森羅長老,全部都被封印在了隕落嶺之中,無法離開1

教書長老牙關緊咬,透露著一股無匹的寒意:「隕落嶺內的那尊存在,與東玄宮有著血海深仇,所以他一旦出關,東玄宮勢必會遭到血洗,只是沒想到,他們竟然會過河拆橋,布下這一石二鳥之計1

余寒的眉頭緊緊皺起,除了堂主之外,教書長老應該是講武堂實力最強大的。

他所知道的消息絕對不會有假,如此的話,講武堂還真是到了岌岌可危的程度。

正如教書長老所說的那樣,仙門無時無刻不在想著要吞併講武堂。

然而從前因為忌憚講武堂的實力,所以不敢公然對戰,只能暗中做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

現在,無疑是一個最好的機會。

他們絕對不會輕易放過!

教書長老看著眉頭緊皺的余寒,眼中閃爍出濃濃的滿意。

余寒的成長遠遠超出了他的預估,而這一切,不僅僅表現在修為的提升方面。

無論人品還是對事態的把握,余寒都越來越多的帶給他無數驚喜。

尤其是之前的回答,更是讓他滿意之極。

這一點即便是英雄榜那幾個傢伙,也是無法比擬的,至少他們的回答,沒有一個如同餘寒這樣讓自己滿意的。

「幾天後,講武堂所有長老都會一同出面,藉助至寶天玄鏡打開冰雪天玄域,讓仙門弟子和我講武堂弟子一同進入其中試煉1教書長老開口道。

「冰雪天玄域?天玄鏡?」余寒眼前微微一亮,當初許飛離開的時候,似乎就是要進入這裡試煉的。

據說只有核心弟子才有資格進入其中。

教書長老點了點頭:「這一場試煉,對你們這些弟子來說,將會承受巨大的磨難1

他深深的看著余寒:「這是我交給你的第一個任務,不求你取得第一,但是一定要殺下去,最好是殺到讓那那些仙門弟子膽寒1

余寒渾身一震,抬頭看向教書長老。

「試煉的目的,是為了穩住那些傢伙,而我則是要趁機前往隕落嶺,嘗試著打開封印的陣法1

「不僅是我,包括子魚在內的十四名核心弟子,也將會立刻轉移1

聽到子魚的名字,余寒心底一動。

「轉移了才好啊!雖然你的修為要強過我,可我還是不希望讓你冒險1

想到子魚,余寒的心底湧起一股暖流,拳頭也漸漸握起:「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失望的,雖然知道你來歷不凡,可我會一步步追趕上去,達到能夠讓那些人矚目的存在,那一天不會太遠的1

思量之間,教書長老的聲音卻再次傳來:「對於救出堂主他們,我沒有任何把握,那裡面的封印,不是我能夠開啟的,而且還有仙門高手阻止,所以這一次,成功的幾率會非常校」

余寒抬頭看向了教書長老,感受到他那種視死如歸的決然,卻找不到任何理由去勸慰。

當即嘆息著搖了搖頭。

不過他隨即眼前忽然亮起一道精芒,嘴角也勾起一抹笑容:「長老,或許我有辦法,大大增加你這一次成功的希望1

教書長老有些訝然,不知道這小子還有什麼手段,當即帶著幾分詢問看向了余寒。

余寒伸手入懷,將窩在那裡睡的香甜的噬空鼠一把拉了出來。

小傢伙被打擾了美夢,明顯不樂意,小爪子在余寒掌心拍大了幾下,黑豆般的眸子也一陣猛翻白眼。

「這是噬空鼠」

教書長老的聲音都有些顫抖了起來。

余寒點了點頭:「我想那道封印,它應該能夠開啟1

「它可啃食天下封印,那道封印雖然強,卻也抵不過它這伶牙俐齒!余寒,這一次,你當真是救了講武堂1教書長老由衷道。

余寒卻揮了揮手:「只是這一行,終究還是太遙遠了,我不知道,能不能堅持到那個時候1

「我相信你一定能1

他伸手將那紫木棋盤撈起,送到了余寒面前:「這座棋盤上,是整個講武堂全部的希望,現在我將它交到你的手上了1

余寒怔怔的看向教書長老,似乎有些不解。

教書長老卻在這時轉移了話題,皺眉道:「你最近,修鍊的劍術有些太過駁雜了,導致自身精純的劍意都開始有些不穩定,所以在試煉之前的幾日,要儘快將劍意重新淬鍊精純1

余寒微微皺眉,知道長老說的情況,應該就是自己之前修鍊劍術神通來彌補劍意星河的事情。

只是,這一點自己倒是沒有注意,如今稍微運轉,果然劍意有些渙散。

「去七傷火域吧,那裡的異火,可以助你淬鍊劍意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