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大道誅天>第一百零二章 一劍破地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二章 一劍破地獄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科幻小說

「萬法化真勁1

低沉的聲音自一龍口中響起。

與此同時,他右臂上的肌肉,忽然劇烈的扭曲了起來,彎曲成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弧度。

看向余寒的目光充斥著扭曲的瘋狂。

從出手的那一刻,他都沒有想到,與這個不過清微初期的小子交手,竟然會耗費這麼多的時間和精力。

不僅如此,連隱藏的底牌也不斷的被掀開。

對面那個少年,此刻已經完全被他當成是同一個級別的對手來看待。

隨著一道道璀璨的光芒不斷升騰而起,那條扭曲的右臂之中,竟然散發出一股強烈的破滅氣息。

不同於之前他所施展的大崩天拳,雖然也是崩滅的大道衍化而來,然而此刻那凝而不散的氣勁,卻遠遠超過了之前的所有招式。

余寒雙目微微眯起,他的臉色也變得凝重了起來。

攤開的手掌上,道紋不住交織,構建出一道道玄奧的道圖。

「死吧」

一龍的這一拳,終於轟出!

可怕的氣勁驚濤駭浪般的狂涌而出,連空間都摩擦出一聲聲刺耳的音爆。

被這道勁氣覆蓋住的區域,整個空間似乎都開始扭曲了起來,綻放出攝人心魄的氣息。

「九龍殺生陣1

隨著余寒口中這幾個字吐出,他眼中的光芒漸漸收縮,道紋再次暴漲之後,構建出這座九龍殺生陣的速度也快了不知多少倍。

如今全力操控之下,九瓣蓮台凌空懸浮,灑落下一道道璀璨金芒。

好像一尊小型的太陽,釋放出可怕的能量。

隨即,九片蓮花瓣漸漸脫落下來,化為九條蜿蜒的金色巨龍,狠狠的朝向一龍的拳頭轟擊過去。

「轟隆鹵

隨著兩道恐怖的勁氣相互交擊在一起,不斷發出恐怖的爆炸之聲!

眾人全部都露出難以相信的神色。

連沈東玄與君相合,也忍不住對視了一眼。

如果換成是自己,絕對無法安然無恙的接下一龍這一招。

然而此刻余寒所施展出的這道陣法,在力量上來看,卻並不比對方差。

隨著兩道力量不住的消磨,破碎,朝向四周炸裂。

戰鬥愈發進入到了白熱化狀態。

完全衍化為最直接的碰撞!

看著對面一臉漠然的余寒,一龍心中已經被驚訝充斥。

自己的修為,已經達到了清微中期的臨界點,全力施為,甚至不清微後期弱。

但即便這樣,對付一個僅僅清微初期的小子,卻感覺到無比的吃力。

「真是個強悍的傢伙啊1

一龍目光閃爍,眸子里儘是嗜血的瘋狂,余寒的強大,已經激起了他體內的無邊戰意。

「地獄摧心掌1

他左手凌空劃了半個圓圈,形成一道黑色的圓環。

繼而,密密麻麻的紋理自掌心浮現出來,整個左手,全部化為了玄黑之色。

一股來自九幽地獄的冰寒氣息瀰漫開來。

余寒眉頭一皺,目光卻落在了對方食指上的一枚骨環上。

「這是中品法器?」

「這不是他自己催動出來的招式,而是通過中品法器衍生出來的一招攻擊,等於是將法器的力量激發了出來,怪不得會如此強悍1

余寒目光毒辣,一眼便看出了一龍這一招的根本。

「連中品法器都動用了,看來,底牌也用的差不多了啊1

冷哼聲中,他同樣拍出了左手,兩個古字在掌心浮現出來,銀色的光芒迅速綻放。

「鎮神玉符?」

一龍臉色一變,左手的地獄摧心掌已經與鎮神玉符對撞在了一處!

這道玉符,是余寒從血戰身上搶奪過來的,當時因為這道玉符,他和東方靖康還險些隕落了。

鎮神玉符並不是寶器,也不是法器,好像是一種特殊的符籙。

而且隨著使用次數的逐漸增多,余寒發現,鎮神玉符的力量,正在不斷的減校

然而那兩個古字所綻放出來的力量,依然足以作為他一張不弱的底牌。

鎮神玉符與那地獄摧心掌之間,爆發出可怕的電火花。

兩股力量,一個可鎮壓元神,另一個帶動著地域的陰邪之力。

雖然全部都是藉助了外力,但卻同樣屬於自己所隱藏的手段之一。

「余寒,好厲害啊1

隨著戰鬥繼續,余寒與一龍之間的差距,似乎已經隨著不斷的交手而抹平。

從最初的劣勢,一直到現在能夠維持不敗,與之針鋒相對。

余寒帶給這些內院弟子的驚訝,已經達到了極點。

連一向與他作對的君相卿,也忍不住臉色一陣蒼白,心中也湧起一股濃濃的失落。

虧得自己處處與余寒做對,還自以為聰明的設下一個又一個的圈套想要算計他。

直到現在他才終於明白過來。

並不是余寒不願意出手對付自己,也不是他忌憚大哥不敢出手。

而是他根本就不屑對自己動手。

因為不知何時,他的修為已經達到了自己仰望的地步,那是一種無法彌補的差距。

或許在他心裡,自己連做他對手的資格都沒有。

「現在,你明白我為何不願意再與他動手了嗎?」君相合沒有回頭,淡淡的聲音卻傳入到了君相卿的耳中。

君相卿身軀微微一動:「大哥,是我錯了1

他低下了高傲的頭顱,然而卻收穫到了君相合的另眼相看,這個弟弟,似乎成長了許多。

而此刻,余寒與一龍之間的交手還在繼續。

兩人施展出了各自最強的手段,可怕的氣流瘋狂的肆虐,使得觀戰的眾人再次朝後退出了二十多米的距離。

「轟」

一聲震天巨響終於響徹,隨即,漫天光華形成巨大的七彩蘑菇雲朝向天穹之上升起。

余寒踉蹌後退,臉色雖然再次蒼白了幾分,然而他的目光,卻閃爍著炙熱的光芒。

「噗」

一龍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粗壯的右臂漸漸恢復了自然,然而上面卻鮮血淋漓,有幾處深可見骨的傷口,有鮮血泂泂流淌出來。

「連一龍師兄,都不是他的對手嗎?」那些跟隨過來的仙門弟子,眼中所有的倨傲全部都消失了。

此刻他們才發覺,原來不僅僅講武堂的這些內院弟子是他們眼中的大餐。

不知何時,他們也陷入到了其中,在對方眼裡,他們何嘗不是桌子上的一道美味?

「余寒好厲害1所有內院弟子終於握緊了拳頭,被仙門弟子欺壓了這麼久,那種壓抑在心頭的怒意,終於在這一刻得到釋放。

「仙門,並不是如同想象中的那麼強大1

「因為有一個叫做余寒的少年,已經將他們擊敗了1餘寒的威望,已經在不知不覺間融入到了每一名內院弟子心中。

「地獄法環!這一次,我要你死無葬身之地1感受到周圍投遞過來的目光,一龍的目光變得瘋狂之極!

他左手食指上面的那枚骨環,終於脫手飛出,凌空化為一道漆黑的巨大光環,懸浮在頭頂。

與此同時,他的眼中,有隱約的黑芒不住流淌,那是來自地獄的目光!

「讓你嘗一嘗,地獄的滋味1

一龍咬牙說出一句話,隨著地獄法環光芒越來越盛,他的臉色卻越發的蒼白起來。

中品法器,果然不是那麼容易駕馭的!

然而一旦催動,所釋放出來的力量,也絕對是恐怖的。

感覺到對方拚命的施展出了這枚中品法器,余寒眼中開始變得凝重起來。

「都受了這麼重的傷,竟然還能夠催動這尊中品法器,看來這傢伙,是要和我拚命了啊1餘寒心中暗自想道,握住劍的手不由得緊了緊。

「殺」

一龍咬牙怒吼一聲,身形一閃,直接踏在了那枚漆黑的圓環之上!

讓人不寒而慄的氣息,正在迅速的攀升!

地獄法環的力量,直接籠罩在了余寒的頭頂,可怕的氣勢,將他周圍十餘米方圓的地帶,全部都囊括在了其中。

「看來,真是要拚命了1餘寒微微閉上雙眸。

他的體內,一道道可怕的劍氣不住的穿梭而出,然後匯聚到了握住劍的右臂之中。

「原本,是不準備施展出這一招的1

「既然你非要送死,那就只有成全你了1

「太沖、太陰、太陽、太虛!四劍合一1

隨著劍意在體內肆意遊走,余寒掌心握住的劍,終於綻放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可怕光芒。

三劍合一,已經讓他的實力達到了一個頂點。

如今加入了太虛古經的劍意,四劍合一的威力,已然超越了金土水融合的三印融合!

一道宏大的劍氣凌空虛劈而出!

好像是開天闢地的一道七彩虹光,直接斬落在漆黑如墨的巨大圓環之上。

巨大的爆炸聲中,可怕的勁氣,炸裂成了漫天碎霧,將兩人的身形全部籠罩住!

「贏了嗎?」

周圍靜的連呼吸聲都清晰可見!

所有人的目光,幾乎全部都落在那片七彩陸離的光芒之上!

輕微的腳步聲自那光霧之中漸漸響起!

「是誰?」

沈東玄等人,全部握緊了拳頭,因為太過用力,指節都開始隱約發白了起來。

吞咽唾液的聲音傳來。

腳步聲越來越近。

一道白衣身影出現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中。

他嘴角掛著一絲血跡,腳步卻沉穩有力,左手平伸,抓著一隻血淋淋的人頭!

「呼」

沈東玄等人終於長長舒出一口氣,赫然發現,背後已經冷汗駸駸。

余寒一步步的朝向他們走去。

那些仙門弟子,卻沒有一人敢阻攔,此刻的余寒,讓他們感覺到心顫!

然而,余寒的身形,卻在距離沈東玄等人十餘丈遠的地方,忽然停了下來。

他眼中的笑容也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臉的冷漠。

然後轉頭看向了右側那長長的青石路。

「既然來了那就出來吧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