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一百零四章 落日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四章 落日峽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韓鐵衣退的已經足夠飛快了。

然而那道劍氣比他還快,徹骨的冰寒似乎一下斬在了他的頭顱上。

韓鐵衣眼中的懶散早已經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則是滿臉的駭然。

「這少女,好可怕1

他的眉心,出現了一道嫣紅的血跡,淺嘗輒止,只傷到了皮膚。

他知道,那是對方手下留情的緣故,忍不住抬頭看向了子魚。

此刻的子魚,早已經退回到了余寒的身旁,小手再次抓住了那隻大手,似乎放開這麼一會兒,就不習慣了一般。

手裡的長劍已經收了回去,很難想象,適才那一劍,竟是如此的恐怖!

韓鐵衣的嘴唇微微顫抖了起來,那神來之筆的一劍,讓他一句話也無法說出來。

子魚美眸流轉,淡淡的看向了韓鐵衣,然後說道:「不殺你,不是因為我仁慈,而是要將你留給他。」

「他說過,會親手打敗你的,我若不給他這個機會,他會不開心1

只是這句話,子魚沒有說出口。

然而余寒握住她的大手,卻忽然緊了緊。

因為,他懂!

「十日後,英雄榜擂台上,我會親手取了你的性命,現在你可以走了1餘寒淡淡的聲音傳來。

然後指了指一龍的頭顱:「不要忘了將他帶走,講武堂里,沒有埋葬你們仙門弟子的地方1

韓鐵衣終究還是咬了咬牙,轉身離開了。

其他的仙門弟子更加不敢逗留,只有幾名大膽的東玄宮弟子,將一龍的頭顱收走,這才急匆匆的離開了。

「余寒,好樣的1所有弟子心中紛紛湧起了這個想法。

不過他們卻沒有說出來,因為那個白衣少年,已經緩緩轉過身去。

他抬頭的時候,眼睛里看的是整個洪荒。

然而此刻卻是低著頭的。

低著頭的時候,只有她。

「很想和你們一起慶祝一下,不過你們也看到了,我還有重要的事情,所以只能失陪了1餘寒有些歉然的收回了目光,看向沈東玄和他身後的內院弟子。

「沒關係,我們能理解1有幾名弟子笑著說道。

其他人都忍不住跟著笑了起來。

余寒指了指那幾道身影,沒好氣的說道:「早知道,就不來救你們了1

他看向仙門弟子離開的方向,眼中閃過一抹堅定:「仙門,其實沒有那麼可怕,當你比他們更狠的時候,他們也會害怕,所以,只要還活著,就不要低頭1

說到最後的時候,已經握著那隻冰涼的小手,出現在了十餘丈之外。

看著兩人漸遠的背影,沈東玄的嘴角浮現出一絲苦澀的笑容。

他竟然已經強大到了這種地步了嗎?沈東玄震驚的不僅僅是余寒的可怕實力,還有他獨自站在眾人面前,堅定不移的揮動手裡的劍。

不僅僅是他,包括身後所有的內院弟子都一樣。

在他們最無助的時候,出現了一道白色身影,那是他們的依靠,同樣也讓他們找到了希望的方向。

余寒拉著子魚,在一處偏僻的地方停住了腳步,望著身旁那張完美無瑕的容顏,心中忽然有些悵然若失起來。

「你都知道了?」子魚同樣也看著他。

余寒點了點頭:「什麼時候走?」

「等你們進入冰雪天玄域試煉的時候,我們就會離開1

子魚頓了頓,繼續說道:「我們去的地方就在燕州和中州之間,那裡有一座城池,叫做天空之城。」

「我們會在那裡停留五個月,等待這裡的消息。」

她深深的看著余寒:「如果你們能夠成功,我們會在那裡等著內院大比之後,最後一批內院弟子到來,然後一起前往中州1

「如果失敗我會在那裡等你,我相信,你不會讓我失望1

她說了兩句差不多,卻又截然相反的話,讓余寒虎軀微微一震。

「我不能送你了1餘寒握住她的手,不由自主的緊了緊:「然而你應該知道,我從未讓你失望過1

子魚笑起來的時候,美的讓人心顫,可這笑容,註定只會為了他而存在。

余寒肆無忌憚的欣賞那份獨有的美好,忍不住嘆了口氣:「都是那個可惡的韓鐵衣,如果不是他,或許我能多陪你幾天1

子魚卻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我沒那麼不識大體1

余寒有些尷尬的撓了撓腦袋:「可我真有些捨不得你啊1

「陪我去一個地方吧1子魚忽然開口。

余寒有些怔怔她:「去哪裡?」

「落日峽1

落日峽是講武堂最美的一處峽谷,尤其是日落西山的那一刻,整座峽谷全部都是一片紅色世界。

不少少年少女,都會將這裡作為最佳的約會場所。

也讓落日峽成為除了演武場和幾處修鍊聖地之外,最火的一處地方。

余寒和子魚並沒有真正的去遊覽落日峽,而是在對面的一座山峰上坐了下來。

那裡很安靜,卻可以看到漫山遍野的紅色。

他們相互依偎著,誰也不再說一句話。

就像余寒,從來都不曾問過子魚關於她的來歷。

也如同子魚,從未懷疑過余寒大致描述的那個家庭,到底在哪裡。

餓了,就隨手打幾隻小獸烤了來吃。

余寒的手藝,一直都受到子魚的青睞,一天的時間很漫長,然而卻也很短暫。

當朝陽灑落在大地上,透過一滴滴晨露折射出七彩陸離的光芒,子魚緩緩站起身來目光卻看向了已經恢複本來色彩的落日峽。

「不再休息一會兒了嗎?」余寒走到她的身旁。

子魚搖了搖頭,她沒有去看余寒,紅唇微啟:「余寒,答應我,無論成敗,都要來天空之城找我好嗎?」

「你不是說相信我嗎?」余寒握住了她的手,緊緊的,然而他的目光,卻帶著幾分閃躲。

「我相信你,但也了解你」後面的話,子魚沒有說。

余寒卻是渾身一震,他沉默了片刻,終於做出了一生的承諾:「如果十日後,聽到這裡失敗的消息,就不要等我了。」

「對不起子魚,我不能答應陪你去天空之城,但我答應你,我會活下來1

子魚嬌軀明顯微微顫抖了片刻,然而卻不是因為失望。

而是因為余寒的回答,正是她所期盼的,所以她重重的點了點頭。

「能活著就好1子魚終於看向了余寒,淺淺的酒窩在腮邊若隱若現:「這是你說過的話1餘寒點了點頭:「當然,所以我會活著,活到有一天,能夠站在你面前,為你擋下所有風雨的時候。」

香風撲面而來,子魚的紅唇蜻蜓點水般的在他腮邊碰觸了一下。

一觸即分,卻染紅了少女的雙頰。

那一瞬間,如同觸了電一般。

「你要對我負責任1餘寒很委屈的開口,然後輕輕抓起子魚那如玉般完美無瑕的皓腕,將已經失去了所有靈性的御器環褪下,套在了她的無名指上。

「所以,你逃不掉的,一輩子1

子魚笑得像個孩子,蕩漾開的酒窩旁,有一抹濕潤的水流滑落。

「一龍竟然戰敗了?」

一名黑衣年輕人皺起了眉頭,臉色也變得十分難看,目光終於落在了韓鐵衣身上。

「連你,也不是他的對手嗎?」

韓鐵衣淡淡的掃了他一眼:「他不是我的對手,不過想要殺他,只怕會付出不小的代價1

雖然之前面對余寒的時候,表現的並未將他放在眼裡。

然而韓鐵衣對於余寒的實力,依然沒有小窺半分,而且他隱約能夠感覺到,余寒的身上,似乎有對他構成威脅的東西。

「所以,你沒有動手?就讓他走掉了?」黑衣少年語氣愈發的嚴厲起來。

「啪1

韓鐵衣一巴掌拍在桌案上:「肖童,我如何去做,還不需要你來指指點點,若是有本事,你自行前去了結便是了,不過別怪我沒有告訴你,那個余寒身旁的少女,擁有一招將我秒殺的實力,而對你,也是一樣。」

肖童雙目微微眯起:「你不需要杜撰出這樣一個人來,此事等仙門三英到來之後,我會親自向他們稟明1

韓鐵衣也是冷哼一聲:「不需要你來稟明,我自會和仙門三英解釋,他們十日後便會抵達講武堂,而我也會在十日後與余寒決一死戰,到時候,或許不需要解釋了1

「哼,經過了這件事情,那些講武堂的傢伙們明顯變了個人似的,我們不少地方的弟子都受到了攻擊,他們雖然修為不行,人數卻多出我們不知多少倍,這樣下去,仙門三英到來之後,只怕不是他們願意看到的。」肖童的聲音也逐漸轉冷。

韓鐵衣轉身邁步朝向門口走去,淡漠的聲音卻再次傳來:「講武堂弟子這般,都是因為那個余寒,如果十日後那一戰我贏了,余寒戰死,那就沒什麼麻煩了1

他的腳步在門口停了下來,沒有回頭:「到時候,希望你也能賞光過來觀戰,省得平日里沒事閑的只會擺弄一些花花草草1

「你」

黑衣少年重重的哼了一聲,韓鐵衣卻早已經消失了蹤跡。

七傷火域,作為仙門核心弟子和優秀內院弟子的幾處修鍊聖地之一,唯一不同的是,這裡的修鍊環境十分惡劣。

尤其是撲面而來的異火灼燒,不是普通弟子能夠承擔的。

所以這裡幾乎是幾處地方中,最不受歡迎的。

然而此刻,卻有一道白衣身影站立在七傷火域外面的不遠處。

他的眸子閃過一絲淡淡的光芒,望著面前那散發著可怕熱浪的七傷火域,嘴角勾起一絲笑容。

「七傷火域,希望不會讓我失望吧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