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一百零九章 巔峰一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九章 巔峰一戰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步輕煙?」

沈東玄的眉頭微微舒展開來,她終於還是來了。

君相合也如此,因為太過用力而有些發白的指節,也在這一刻徹底放鬆下來。

「總算沒有讓我失望啊1

他長長舒出一口氣,好像從絕境一下子獲得了新生。

「既然來了,那就最好不過,省去了太多麻煩1韓鐵衣雙目微微眯起。

在周圍內院弟子有些激動的目光注視下,步輕煙來到了擂台下,然而她並未走上擂台,只是抬起臻首,就那麼看向了擂台上的君相合。

「我來此,不是為了迎接挑戰,只想看看你!並且和你說聲對不起1步輕煙的一句話,讓君相合臉上的笑容立刻凝固了下來。

不僅是他,連同沈東玄在內,包括距離最近的內院弟子,也聽得真切。

君相合目光閃爍出濃濃的失望,臉上笑容並未褪去,卻滿滿的都是苦澀。

「為什麼?」他開口問道,聲音竟是有些顫抖。

步輕煙避開了他灼熱的目光,曾經的意氣風發全都不見了,此刻眼中剩下的只有愧疚。

良久,她才開口道:「他有過交代,不讓我參與此事。」

君相合踉蹌著倒退了兩步。

是啊!自己是那麼的喜歡她,甘心為她去做任何事情,甚至明知道她是在利用自己,然而無怨無悔。

但同樣,她也喜歡著那個人,如同自己喜歡她一樣的喜歡,所以此刻,他還能再說些什麼呢?自己沒有錯,她也沒有錯,錯的是這片天。

就不應該讓自己和她相遇。

宋天行的選擇同樣也是對的,如今仙門已經漸漸勢大,碾壓講武堂之勢越發明顯。

唯一能夠與他們抗衡的核心弟子卻一直都不曾露面,更是有消息傳,講武堂的長老,已經開始秘密將核心弟子轉移了。

這是一個包含了太多信息的消息,因為一旦是真的,那就證明長老們已經放棄了講武堂。

所以此刻,他不怪宋天行,也不怪步輕煙。

如果當真要怪的話,只能怪自己,其實就不應該喜歡上她吧。

聽完她給自己的交代后,君相合不再開口,他眼中漸漸化為一片冰冷,目光落再次落在了步輕煙的身上。

「人各有志,我沒有資格逼你,或許你的選擇是對的,然而我也有我自己的選擇,如此的話,那就只有說聲再見了1

他的語氣很平靜,聲音好像臘月寒冰,讓人生出一種發自內心的冰寒。

步輕煙嬌軀微微一顫,她猛地抬頭,然而此刻君相合的目光,卻是那樣的陌生。

櫻唇微啟,她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這麼多年,第一次在面對君相合的時候,會有這樣的感覺。

「我會在這裡,陪你戰鬥到最後。」步輕煙心中一軟,言語中帶著幾分羞愧:「這也是我現在唯一能做的。」

君相合輕輕揮了揮手,轉過身去:「不必了,留下來只會徒增傷悲,這一場比試,你若在場,會讓我分心1

步輕煙眼圈微紅,看著擂台上那道高大的背影,心底一片冰冷。

她咬了咬嘴唇,終究還是沒有留下來,款款而來,又款款而去。

背後傳來內門弟子的唏噓聲,或許從前,步輕煙會是他們眼中的女神,遠遠望去便是一片崇拜的目光。然而此刻,她走出的這一步棋,徹底將自己推向了毀滅的深淵。

沈東玄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此時此刻,他也不知如何去勸說君相合:「失去的尊嚴,就用男人的方式奪回來,這一次,我們並肩作戰1

「去你那邊吧1君相合抬頭看向沈東玄,微微道:「今日便讓仙門這些雜碎見識一下,我講武堂英雄榜弟子,從來都無所畏懼1

沈東玄重重的點頭,腳下狠狠一踏地面,朝向一鳴撲殺過去。

盤龍槍在掌心狠狠一撮,一道高度凝聚的螺旋槍芒狠狠刺出。

一鳴哈哈大笑,眼見著沈東玄率先出手,他的眸子里儘是不屑:「清微中期而已,讓你十招,也終究是一敗1

「轟」

話音落,他一拳轟出,拳芒冷冽,直接將那道槍芒撕碎。

沈東玄倒退數步,盤龍槍遙指對手,他的臉上,卻帶著幾分淡淡笑意:「誰勝誰負,現在還難下定論!再接我一槍試試1

槍芒吞吐,在沈東玄的控制之下,直接激蕩出無數的浪濤,朝向一鳴蜂擁而去!

「他的修為,再次精進了,距離清微後期只有一線之隔,只是可惜,如果再多給他一些時間,便可輕鬆突破,到時候,這一鳴不一定就是對手1下方觀戰的趙括,搖頭嘆息道。

他的這句話,也讓周圍那些抱有希望的弟子們臉色一變,連趙括都做出這樣的評價了嗎?如此的話,這一戰

他們不敢繼續想下去,奇似乎不會再出現了。

君相合看著全力出手的沈東玄,眼中也寫滿了驚訝,此刻他所展現出來的實力,甚至要超過了自己。

「沈東玄,今日若是不死,內院英雄榜第四的位置,就屬於你了1

沈東玄聞言忍不住哈哈大笑:「那要一起活著才行,你若隕落了,這第四不要也罷1

這是英雄之間的惺惺相惜,君相合沒有回答,他掌心出現一把秋水長劍,用力一抖,劍身釋放出震顫的嗡鳴之聲,遙指對面的卓不凡。

「剛剛那一幕,不是我願意看到的,如果會影響你的實力,這一戰沒有繼續下去的必要了1卓不凡淡淡的開口。

君相合冷哼一聲,劍鋒激蕩出鋒銳的劍意:「不會讓你失望的1

話音落,他腳下接連踏出,身形迅速搶進,可怕的氣旋在劍鋒劃過的瞬間,發出刺耳的音爆之聲。

「清微中期,能爆發出這樣的實力,已經殊為不易了,若是同等級之下,或許勝負還真不一定!然而現在,你只能飲恨於此1

卓不凡單手擎天,一道光芒從掌心衝天飛起,化為一方大印懸浮在頭頂。

那大印迎風暴漲,一股厚重而又古樸的氣息瘋狂肆虐,與君相合戰在了一處。

無論沈東玄還是君相合,兩人這段時間都經過了不小的努力,更是煉化了從葯田那裡得到的兩株靈藥。

然而卻依然沒有突破到清微後期境界,這也是他們頗為無奈的地方。

雖然相比之下,修為有了長足進步,但比起清微後期,卻還差了一線之隔。

這一線之隔,便是天與地的差別。

所以即便他們拼盡全力,依然被壓制在了下方,而且,對方的優勢越來越明顯。

沈東玄的臉色,在劇烈的震蕩之中,已經愈發的蒼白了起來,握住盤龍槍的虎口,都被震裂了,鮮血順著冰冷的槍桿流淌下來。

只是他的目光,卻始終帶著一絲瘋狂!

君相合也是如此,他的狀況不比沈東玄要強多少,甚至還不如沈東玄。

可即便如此,無論是一鳴還是卓不凡,都對這兩人產生了深深的震撼。

以清微中期境界,便可以與他們激斗到了如此境界,儘管佔據絕對下風,卻始終憑藉著那股不屈的意志而不至於落敗。

這樣的對手,甚至值得他們尊敬。

翻滾之間,雙方交手已經達到三十多招,彼此之間的戰鬥愈發的進入到了白熱化的階段。

而隨著時間的流逝,沈東玄和君相合的敗勢更加明顯。

尤其是君相合,他的長劍都被震斷了。

但卻依然揮動著半截長劍,每一招都用盡了渾身真力,力求與卓不凡同歸於盡,完全是一副不要命的打法。

台上兩人的慘然一戰,讓下方的內院弟子都握緊了拳頭。

他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此時此刻,兩位師兄落敗只是時間問題。

然而他們卻無法怪罪他們。

已經激戰到了這般地步,對他們而言已經足夠了。

「蓬」

強弩之末的君相合,終於因為傷勢嚴重,身形有所滯后,被那方大印的虛影掃中,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倒飛了出去。

他重重的摔落在地,口中大口大口的咳血,卻掙扎著爬起身來。

高大的身軀微微搖晃著。

可是看向卓不凡的目光,卻沒有半分的畏懼。

「你不是我的對手1卓不凡目光閃爍,皺眉道:「卻是一個值得敬佩的對手,所以這一戰我不殺你。」

聽到這句話,君相合咧嘴笑了,他狠狠一下擦掉嘴角流淌下來的血跡。

半截斷劍再次激射出五六丈長度的劍氣。

「不需要你們來可憐,今日一戰,我和沈東玄即便敗亡,對我們來說,同樣也是勝利了1他身上沾染著斑斑血跡,悲壯之極。

卓不凡臉色明顯一變,看著周圍無數握緊了拳頭的內院弟子。

即便他們修為不高,甚至入不得仙門的法眼,然而如此恐怖的人數優勢,也絕對是一股強大的力量。

「原來你們打得竟是這樣的主意,既然如此,那就留你不得了1

他腳下狠狠一踏地面,大印當頭碾壓,將那激蕩過來的劍氣全部震成靡粉。

余勢未衰,繼續朝向君相合的頭頂罩落下去。

「君相合1沈東玄餘光掃及另一側戰場,眼見著君相合危在旦夕,當即嘶聲喊道。

「與我對戰還敢分心?」

一鳴掌心捻動,一道光輪在掌心浮現,一舉將他的槍芒撕碎。

同時,光芒大漲,撞在了沈東玄的胸口!

沈東玄吐血拋飛了出去,然而目光卻落在了被那方大印籠罩下的君相合身上。

那方大印,帶著最沉重的鎮壓之勢,轉瞬間已經來到了君相合的頭頂。

沈東玄睚眥欲裂,卻無法出手相助。

君相合的臉上,帶著一絲輕鬆的微笑,似乎這一切對他來說,是一種解脫。

然而,就在這時,他的身旁忽然多出了一道身影。

那是一抹希望的白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