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一百一十章 層出不窮的陣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章 層出不窮的陣法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嗡」

隨著那道白色身影驀然降臨的,還有一面巨大的光輪,凌空飛旋。

那是乾坤之力的融合,兩股截然不同屬性的力量相互交織在一起,直接迎上了卓不凡的那方大櫻

刺耳的摩擦之聲響徹。

散碎的光芒四散飛濺,帶動周圍的空氣,都充斥在一股暴虐的氣息之中。

卓不凡雙目微眯,感受到大印鎮壓之下,那股可怕的反震之力,心中忍不住掠過一抹震驚:「這少年是誰?怎地會有如此恐怖的修為?」

「轟」

劇烈的爆炸之聲轟然響徹,大印倒卷而回,竟然被那道巨大的光輪足足消去了三分之一。

與此同時,那道白色身影也倒退了兩步,英挺的面孔上閃過幾分凝重。

「余寒?」

韓鐵衣的聲音,終於解開了卓不凡心中的疑惑。

「他就是余寒嗎?怪不得能夠擊殺東玄宮的一龍,這修為足夠了1

「如果沒有準備好死亡,便不要上擂台,你這樣橫插一手,只會讓他所有的努力全部都化為泡影。」卓不凡目光閃爍。

原本已經抱著必死信念的君相合,此刻也苦笑著看向余寒:「他說的沒錯,你不該救我的1

余寒伸手將他扶起,單手一引,將重傷的沈東玄一把攝拿了過來。

一鳴目光一閃,卻並未出手阻攔。

他將二人輕輕送下擂台,目光流轉,在一眾內院弟子身上一一掃視而過,然後落在了沈東玄和君相合的身上。

「如果內院弟子的戰意,是需要你們兩個用生命來喚醒,那麼還不如讓講武堂,就這樣灰飛煙滅了1

余寒此言一出,不僅是沈東玄兩人,連同觀戰的一眾內院弟子,都忍不住握緊了拳頭。

「我相信,只要能夠站在這裡的人,都有一顆滾燙的心,所以不需要誰來自我犧牲,你們的方法,本身就錯了1

「仙門,沒什麼了不起的,所以要真正激發出逝去的戰意,最正確的方式就是,將他們狠狠的踩在腳下1

他的手指在韓鐵衣三人身上一一掃過,嘴角掛著幾分淡淡的蔑視。

「踩在腳下?」說話的不是韓鐵衣,而是一鳴,他看向余寒的目光,充斥著森寒的殺機:「就憑你?行嗎?」

余寒轉過身來,先看向了距離自己最近的卓不凡,然後又落在了一鳴的身上,最後,才在韓鐵衣那邊停留了下來。

「適才那兩場,算是你們贏了,我講武堂認輸,然而戰鬥,才剛剛開始1他嘴角咧開一絲笑容。

「韓鐵衣,十日之約,今日便做一個了斷吧1

韓鐵衣輕輕點頭:「在這裡等你很久了1

余寒輕輕搖了搖頭,看向了一鳴和卓不凡:「你們兩個剛剛戰鬥了一場,最好趁著這個機會休息一下,待我與韓鐵衣一戰之後,會與你們一一清算1

卓不凡眉頭緊皺,三人中只有他與余寒有過交手,雖然看上去,他的修為不過是清微初期。

然而那一招神通的可怕力量,絕對能夠與自己抗衡,所以他或許是仙門三人之中,唯一一個不會輕視余寒的的人。

只有一鳴,他目光閃爍著看向余寒,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一般,冷哼道:「還真是大言不慚,不過也好,如果能過了韓鐵衣那一關,我屈尊與你一戰1

一鳴的這句話,不僅讓余寒皺起了眉頭,連同韓鐵衣,也忍不住臉色微變。

「我突然發現,和你說話真是浪費時間,所以,那就不用說了1餘寒腳下一踏地面,身形高高飛起,降落在了韓鐵衣面前。

劍出鞘,劍意開始在劍的表面流轉。

那跡斑斑的劍身,不斷發出一陣陣顫動的嗡鳴,遙指對手。

「這十日,你的修為進步不只是可惜還是沒有突破到清微中期境界,所以要贏下這一場,還差了太多1韓鐵衣輕輕搖頭。

「那就試試吧1餘寒沒有繼續廢話下紉簧,一劍刺出。

四道劍意,瞬間融合在一起,在半空中形成一道宏大劍氣,朝向韓鐵衣當頭斬落。

「還是這一招嗎?」韓鐵衣微微一笑。

然而就在那道宏大劍氣劈落的瞬間,他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取而代之的則是一抹凝重。

「似乎,和之前那一招有些不太一樣了呢1

「斗轉星移1

他口中輕喝一聲,不敢繼續大意,因為那道劍氣,已經讓他感覺到了一股壓力。

隨著一拳轟出,那拳頭周圍,出現了三十六顆星辰,盤桓飛舞。

三十六顆星辰在拳頭轟出的那一刻,繚繞成為一幅玄奧的圖形,每一顆星辰,都化為了一道光線,那是星辰運轉的軌跡。

兩道可怕的攻擊,終於在半空中對撞在了一處。

所有人的目光,都一眨不眨的注視著那片眩目的爆炸餘波上。

「轟隆鹵

劇烈的爆破之聲此起彼伏,這一次對撞產生的結果,連一鳴和卓不凡都皺起了眉頭。

「這余寒,真是厲害,不過清微初期而已,所爆發出來的力量,卻能夠與清微後期的韓鐵衣抗衡,這份實力,當真可怕之極。」

說話的是卓不凡,如果說適才余寒那抵擋住大印的一招,讓他感覺到了壓力。

此刻這一劍,讓這份壓力再次暴漲了數倍。

「好可怕的一招,此子若是成長起來,必定會是我仙門一大後患1卓不凡目光閃爍。

聽到他的話,旁邊的一鳴,卻露出一絲冰冷而笑容:「所以,今日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他活下去1

散碎的光芒之中,余寒與韓鐵衣一觸即分,同時朝後飛退。

之前他曾經面對同樣的一招,然而那個時候,隨手一擊便可將其擊破。

但此刻,依然還是這一招,而他自己卻施展出了一招玄階下品神通與之抗衡,然而卻被震退了。

這余寒,短短的十日之間到底經歷了什麼?雖然修為沒有進步,但是真正的戰鬥力,卻提升了這麼多!

「竟然將韓鐵衣震退了1那些緊張看著戰場的內院弟子們,紛紛爆發出一陣驚呼。

即便沈東玄和君相合等人,見到這一幕之後,緊張的面孔都出現了一絲笑容。

「他說的不錯,或許我們的選擇真的錯了1君相合忍不住嘆息。

「可我覺得,認識了他,所有的過錯,也都不是錯了1沈東玄說出了一句讓君相合不住點頭的話。

而就在下方處在一片驚訝之中的時候,擂台上的韓鐵衣,同樣目光閃爍。

「看來這十日,你還真是沒閑著,不過很可惜,修為的差距還是太大了,所以註定今日你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將會成為過眼雲煙1

「因為接下來,我會讓你感覺到絕望1

韓鐵衣嘴角勾起一絲冰冷,雙手同時平托而起,與此同時,他滿頭黑髮隨著龐大的氣勢波動漫天飛揚,宛若一尊戰神。

「九陽伏魔功1

隨著他口中的聲音在半空中響徹,平托而起的手臂上,各自出現了三輪炙熱的驕陽。

一共六輪驕陽,釋放著可怕的熱量,彷彿連同周圍的虛空,都要被它炙烤化開一般。

至陽的力量瀰漫在周圍,連同下方觀戰的眾人,都感覺到了那股迎面撲來的灼熱浪潮!

「雖然我只是達到了六陽層次,但是對付你,卻已經足夠了1

「好可怕的一招,余寒,一定要堅持住啊1沈東玄目光閃爍,忍不住在心底祈禱。

感受到那股可怕的力量,余寒同樣雙目微眯。

他的臉色出奇的平靜!

「玄階中品神通嗎?力量還真不錯呀!只是可惜,這樣的神通我也有1

話音落,余寒單手一抹,他的頭頂,四道光柱衝天飛起。

在那四道光柱的最上方,各自出現了四尊法印,呈現出黃、白、黑、綠四種顏色。

「大五行法印,四印合1

四道法印,融合在一處,五行相生,那股串連在一起的力量,終於硬生生的將大五行法印這套神通提升到了玄階中品的層次。

四方大印並未如同之前的三印合一一般,相互連接在一起,而是分成了四個方向,彼此氣息連通。

遠遠看去,好像構成了一尊大印一般,帶著無與倫比的龐大威勢,迎上了那九道炙熱的驕陽!

兩股巨大的力量,狠狠的交鋒!

距離他們最近的一鳴和卓不凡,同時皺起了眉頭,竟是不由自主的退後兩步。

「這小子,竟然也擁有玄階中品神通,而且憑藉著清微初期的境界催動出手,能夠與韓鐵衣分庭抗禮1一鳴終於露出一絲驚訝。

卓不凡卻是目光閃爍:「這余寒,雖然他的修為是清微初期,然而你看他流轉的真氣,純凈而凝實,他所修鍊的功法,絕對是地階中品層次,這才能夠與修鍊了地階下品功法韓鐵衣抗衡1

「地階中品神通嗎?」一鳴皺起了眉頭:「即便在我們東玄宮也不多見啊!仙門之中,恐怕也只有倚天教那樣的勢力才可隨意拿出來1

聽到「倚天教」的名字,卓不凡臉上也閃過一絲凝重:「只是可惜,倚天教不知為何忽然退出了講武堂,連護道者都離開了,否則有他們的年輕弟子加入,我們三大仙門,也不需要如此費力了1

一鳴有些自嘲的一笑:「像是那樣的勢力,他們要做的事情,以我們的身份和地位,根本無權知悉1

卓不凡也苦笑著搖了搖頭,剛要開口,耳旁忽然再次傳來一鳴略帶急促的聲音。

「分出結果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