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一百一十一章 大乾坤明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大乾坤明輪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可怕的氣勁,隨著兩道神通的爆碎,朝向四周瘋狂的掃蕩了過去!

連同一鳴和卓不凡,都忍不住退後數步,一臉驚駭的看向戰常

破開的光芒之中,余寒與韓鐵衣同時後退。

韓鐵衣面色蒼白,嘴角沁出一絲血跡,足足退後了十餘步距離,目光閃爍著看向余寒,眼底已經是一片震驚。

十日之前,他還有足以絕對碾壓余寒的實力。

然而短短十日之後再次面對他的時候,竟是感覺到如此的吃力。

這傢伙的進步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噗」

余寒張口吐出一口鮮血,雖然比起韓鐵衣明顯略遜了一籌,但是他的嘴角,卻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

目光一眨不眨的看著韓鐵衣:「也不過如此1

韓鐵衣的目光一瞬間精芒閃爍,當初一招敗在子魚手上,已經讓他承受了太多的壓力和恥辱。

如果今日無法拿下余寒,恐怕西門清霜那裡也不好交代。

他雙目微微眯起,臉上的玩世不恭早已經褪去,可怕的氣息瘋狂的暴漲。

頭頂,一道璀璨的光柱衝天飛起,釋放出一股恐怖到了極點的氣息。

「余寒,能夠逼我用出這件神物,即便是死,你也足以自傲了1他的聲音,像是從牙縫中擠出來一般,透露著一種特殊的寒意。

隨即,在那光芒之中,一隻小巧的銅爐冉冉升起,隨著爐身的不斷震蕩,可怕的氣息正在不住的蔓延。

「中品法器?」余寒眉頭微微一皺:「這是要拚命了嗎?」

一件下品法器,已經足以越級挑戰,中品法器,那絕對是連仙門弟子都要眼紅的存在。

沒想到,此刻韓鐵衣手裡竟然擁有了一件。

「連中品法器都祭了出來,看來韓鐵衣被余寒逼到了沒有退路的地步!戰鬥,終究還是結束了1卓不凡搖頭嘆息。

即便余寒表現出來的實力太過驚人,但面對中品法器,依然沒有力量去承受。

「真不要臉,以清微後期的實力對付我講武堂清微初期境界的弟子,竟然還要施展出中品法器,仙門弟子,竟然墮落到了這等地步1

沈東玄譏諷的話,讓韓鐵衣嘴角略微抽動了幾下。

一鳴的目光卻看向了沈東玄,冷哼道:「如果你們講武堂也有中品法器,我們也不介意你們用出來,只可惜,你們卻不曾擁有,所以只能抱歉了1

「況且,法器同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這沒有什麼好說的,如果輸不起,那就認輸算了1

「認輸嗎?」余寒握緊了拳頭:「恐怕還沒到那種地步!中品法器,也不見得就能主宰這次戰鬥1

「鏘」

他反手將劍插回到了背後,同時,雙手不斷變化印訣。

一股可怕的力量自雙手之間瘋狂的瀰漫了出來!

黑與白,兩股不同屬性的力量在掌心迅速的凝聚,繼而化為一面巨大的光輪。

「又是這一招嗎?」卓不凡目光閃爍他破開自己大印的,似乎就是這一招。

然而此刻,余寒雙手之間已經成型的巨大光輪,卻與之前與他對抗時候的那一輪有些不同之處!

連熟悉余寒的沈東玄,都忍不住皺起了眉頭:「這乾坤明輪,好像強大了不少1

余寒的嘴角,漸漸勾勒出一抹弧度:「竟然提升了這麼多!功法升華,神通衍化,這才是真正的大乾坤明輪1

比起之前,此刻的乾坤明輪才真正當得起一個「大」字!

在七重火境的最後關頭,他藉助七重異火的力量煉化了藥王參,使得大乾坤訣終於晉級到了地階中品層次,戰鬥力暴漲。

同時,隨著大乾坤訣的進化,它所衍生出來的「乾坤明輪」神通,也隨之晉級。

威力和體積比從前足足增加了兩倍有餘。

所以這一招晉級的神通,余寒稱之為「大乾坤明輪1

恐怖的乾坤之力瘋狂肆虐,在余寒的操控之下,狠狠撞擊在了那尊銅爐之上,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嗡鳴之聲。

「竟然還有玄階中品層次的神通,真是了不起,可惜要抵擋住至尊銅爐的力量,卻還差了太多1韓鐵衣目光閃爍道。

與此同時,他右手輕輕一按。

至尊銅爐陡然震顫起來,爐身輕輕顫抖,綻放出無窮的古樸之力,將大乾坤明輪鎮壓的一寸寸朝向下方沉落。

余寒眉頭微微皺起:「好強大的中品法器,力量竟然深厚到了這般地步1

大乾坤明輪雖然威力暴漲,然而面對中品法器依然被壓制,不住的下沉。

而且隨著那至尊銅爐上面的力量不斷垂落轟殺,巨大的輪盤表面,光芒也越發的不穩定起來!

他的身體,隨著大乾坤明輪被震退也不住的後退著。

那面巨大的光輪上,密密麻麻的裂紋開始浮現出來,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多的朝向周圍蔓延。

「要抵擋不住了嗎?」

沈東玄有些緊張的說道,他閃爍的目光中滿是擔憂之色。

「余寒的修為,還是太低了,以他進步的速度,只要再給他十天的時間,突破到清微中期應該不成問題,到時候再施展這一招,絕對能夠抵擋住至尊銅爐1君相合嘆息連連。

「嚓」

一聲清脆的碎裂之聲響起,聽在所有內院弟子耳中,便如同心房破碎一般,忍不住咬緊了牙關。

「蓬」

大乾坤明輪,終於不堪重負,硬生生的被至尊銅爐撞得粉碎。

與此同時,余寒再次噴出一大口鮮血,身形踉蹌著倒退了出去!

韓鐵衣的臉上,出現了一絲莫名的冷漠,看著後退中的余寒,眼底一抹殺機閃爍出來。

「既然抵擋不住,那就死吧1

至尊銅爐再次壓下,帶著一股絕強的氣勢,朝向余寒的頭頂罩落下來。

然而就在這時,余寒的頭頂,忽然傳遞出來一股詭異而又凌厲的波動。

「清微初期與清微後期之間的差距還是有點太大了,再加上中品法器,看來現在,只有施展出那一招了1

他眼中流轉著可怕的精芒,力量在一瞬間飆升到極致。

「劍意星河1

一道蜿蜒的長河從頭頂百會穴橫貫而出,那長河之中,一百零八顆大星明滅不定,好像鑲嵌在了其中一般。

無與倫比的力量瘋狂肆虐,可怕的氣息,狠狠的席捲而出!

那條星河,彷彿是一道長虹,穿透了天際,一端連接著余寒的頭頂,另一端則是跨越了虛空,狠狠擊在了至尊銅爐之上!

「嗡」

至尊銅爐悲鳴不已,爐身上流轉的光芒一陣暗淡,轟然爆炸了開來。

「怎麼可能?」

在韓鐵衣驚恐到了極點的目光中,至尊銅爐倒射而回,狠狠的撞在了他的胸口!

「噗」

他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骨頭碎裂的聲音傳來,身體如同斷線風箏般的朝後拋飛!

「蓬」

下一刻,余寒沒有繼續給他留下絲毫的機會,身體瞬間追趕上了拋飛中的韓鐵衣,一腳踏中了他的胸口。

「贏了1沈東玄與君相合,包括所有的講武堂弟子,此刻心中全部都在顫抖。

余寒,又一次用奇,給他們帶來了新的希望。

擂台上,白衣少年的左腳踏在韓鐵衣的胸口,看著他口中不斷湧出的血沫,心中卻沒有半分的憐憫之色。

「連韓鐵衣,都不是他的對手嗎?」卓不凡的眼中已經被震驚所充斥。

而一鳴同樣也是雙目微眯,看著在余寒腳下如同魚肉一般任人宰割的韓鐵衣,那些原本等著看熱鬧的仙門弟子,直到現在都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切竟然是真的。

余寒看著眼中滿是屈辱的韓鐵衣:「你的手上,並未沾染我講武堂弟子的性命,所以這一次我不殺你1

他收起踏中韓鐵衣胸口的右腳,一腳將他踢下了擂台。

目光卻朝向一鳴看了過去:「下一個,就該輪到你了啊1

一鳴目光閃爍著一道精芒,尤其是對方頭頂那條凌空橫貫的星河,每一顆閃耀的大星,都充斥著可怕而又鋒銳的氣息。

那股氣息,不只是韓鐵衣抵擋不足,即便是自己,也不容易抵擋。

所以面對余寒的挑釁,一鳴變得猶豫了起來,韓鐵衣的失敗,讓余寒的氣勢已經暴漲到了一定的程度。

此刻若是與之對戰,絕對是不明智的選擇。

他嘴角漸漸咧開一絲笑容,然後就要開口。

只可惜,他臉上的表情變化,已經被余寒盡收眼底,而就在剛要開口的那一刻,卻被余寒搶先了一步。

「如果不敢的話,以後就滾出這裡,講武堂不歡迎你們1

他目光停留在一鳴漸漸湧起殺機的臉上,然後又落在了下方那些仙門弟子所在的方向。

聲音漸漸化為臘月寒冰一般的冰冷:「以後,見到我講武堂弟子,盡量繞著走,話我已經說了,不論你們是誰,見一個我就殺一個1

「呼」

所有人都沸騰了起來,尤其是講武堂弟子這邊。

自從仙門弟子開始進入講武堂開始,他們從未有一刻如同此時這般揚眉吐氣!

與此同時,所有仙門弟子的目光,全部都落在了一鳴的身上。

灼熱的目光讓一鳴一顆心都沉了下去!

一鳴咬緊了牙關,這小子,真是陰險,竟然試圖用這種方式來逼我出手!

此刻,他已經沒有別的選擇了。

所以他目光閃爍,聲音逐漸轉冷:「手段真是不錯,只是可惜,你會後悔逼我出手的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