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道誅天>第一百一十六章 天玄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六章 天玄鏡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歷史穿越

「教書長老?」

包括那那名中年仙門長老在內,仙門這一方的所有人紛紛皺起了眉頭!

那道佝僂的身影,一步步走上了擂台,有些渾濁的目光漸漸落在一眾仙門長老身上。

他嘆息著搖了搖頭,嗤笑道:「我從前與外院的幾名長老說過,區區弟子之間的衝突,竟然會讓幾名長老出手,那就證明這個門派已經完了1

陽光照射下,教書長老的身影險些有些悲涼,他是真的老了。

看著那道身影,余寒都忍不住有些心酸,拳頭微微握起。

「教書長老來了,看這些仙門的傢伙該如何收場1內院弟子中有人說道。

勝利的天平,從教書長老到來之後,開始朝向講武堂一方傾斜。

那名中年長老眉頭緊皺,然而卻清楚,自己絕不是教書長老的對手。

那是一名貨真價實的陣法大師!

可是,他們既然已經出面,如果現在撤退回去,那麼三大仙門已經被那個叫余寒的講武堂弟子折損得幾乎喪失的臉面,便再也不存在了。

不僅如此,仙門弟子的士氣,也將會在這一次,全部消散。

所以無論如何,他都不能退,仙門也同樣不能退!

他猛地抬頭,眼中閃過一道精芒,分毫不讓的與教書長老對視。

「上官長老莫要衝動1在他旁邊,之前開口的瓊華派長老沉聲在他耳旁說道:「東玄宮的行雲長老還有幾日就要到了1

上官長老雙目微眯,眼中的精芒隨即散去。

同時,他長長舒出一口氣,有些焦躁的心神立刻恢復了平靜。

不錯,行雲長老的到來,就是為了對付講武堂的教書長老,倘若此刻自己衝動一戰,其結果很可能就是全軍覆沒!

一名暴怒的陣法大師,絕庋的實力!

所以這一次,還是要忍下來啊!

教書長老看著上官長老臉色和氣息的變化,忍不住冷哼一聲:「把東玄宮和瓊華派那兩個傢伙叫出來,你們三個聯手,或許還能和我一戰。」

「而你自己,就差的太遠1

上官長老臉色微微扭曲了一些,兀自擠出一抹冷笑:「放心,會滿足你這個要求的1

隨著他的話音方落,兩道身影也降落在了擂台上。

至此,仙門最頂尖的三大長老已經全部到齊。

「教書長老好雅興,都這麼大年紀了,不好好留在你那小院里安度晚年,非要管這樣沒有任何希望的閑事1東玄宮的行知長老冷笑道。

教書長老不屑的看了他一眼,伸手摸了摸下巴,搖頭道:「我之所以管閑事,是因為我是一個人,是人都是有感情的,不像你們這些畜生一般,眼睛里里只有利益1

教書長老的這番話,可以說十分狠辣,讓三大長老的臉色立刻大變。

「你莫不是以為,我們三個當真不是你的對手?」上官長老目光閃爍。

「我的確是這樣以為的,不相信,你們可以試一試1他淡笑著攤開手掌,一條條道紋在掌心瀰漫,密密麻麻的流轉著玄奧的軌跡。

「兩萬三千條道紋1見到教書長老掌心的道紋,余寒終於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道紋突破到了四級陣師之後,最低的便是一萬條,然後依次倍增。

直到一萬條道紋,可以轉為為一免才達到了陣宗的層次,脫胎換骨。

然而一萬條道紋,並不是四級陣師的標準。

在陣法大師的所有境界之中,就屬四級陣師的層次,存在著巨大的差別。

因為隨著陣道修為的不斷增加,道紋的數量也隨之增加,這是根本沒有任何上限的。

所以四級陣師彼此之間的差距很大。

有的只有一萬條道紋,而有的則會有幾萬或者是十幾萬之多。

此刻教書長老所擁有的道紋數量,達到了可怕的兩萬多條,這在四級陣師當中,也絕對是難得一見了。

怪不得他們會對教書長老這般忌憚。

同為陣師的余寒,看著他掌心那濃密如雨的道紋,都忍不住一陣頭皮發麻。

就在他掌心那些道紋不斷沸騰的同時,天穹之上,忽然出現了一道巨大的長劍。

這把劍,好像是遙掛天際的彩虹,充斥著一種可怕的氣息!

它懸浮在講武堂的正上空,劍鋒所指,帶著一股鋒銳的讓人不寒而慄的威勢!

「好厲害的劍意1餘寒雙目微眯。

與此同時,腰間的乾坤袋,忽然自動顫抖了起來!

他忍不住眉頭一皺,掌心亮起一道微弱的光芒,將乾坤袋的躁動壓制了下去。

乾坤袋裡,有一件神物,那是教書長老在上次離別的時候賜給他的棋盤。

此刻,這方棋盤卻傳來一陣激動的氣息,似乎想要從乾坤袋中衝破出來。

雖然暫時將其壓制了下去,但余寒的嘴角卻泛起一絲苦澀!

而仙門三大長老,見到這把大劍之後,臉色全部都變得難看之極。

因為這把劍,是講武堂的護宗大陣。

「一劍滅神陣1

這是真正的四級陣法,而且品級不低!

雖然還未降臨下來,那股可怕的氣息已經讓幾人臉色難看。

「教書長老,你到底想要怎麼樣?」行知長老終於皺眉問道。

教書長老不屑的看了他一眼:「不是你們非要與我一戰的嗎?既然如此,我當然會成全了1

三人又被教書長老噎得啞口無言!

「明人不說暗話1行知長老沉聲道:「你先撤去這一劍滅神陣!我們會給你一個交代1

「早這麼說不就不用那麼麻煩了?」

見他態度改變,教書長老不逼迫的太緊,有些不耐煩的撇嘴說道。

掌心光芒涌動,道紋交織出,那把大劍化為漫天光點逐漸消散。

他渾濁的目光在三名仙門長老身上掃視而過,然後說道:「非要那麼賤兮兮等我發火,然後你們再來認慫,這樣很有意思嗎?」

「夠了1

行知長老冷聲道:「你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到底想要怎樣?」

教書長老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雙目漸漸眯起一道精芒:「弟子們的事情,就由這些弟子自己來決定!你們這些老傢伙,就在一旁好好看著吧1

他回頭看向了余寒,不著痕的點了點頭,那眼神包含了太多的情緒。

然後朝向仙門三大長老微微開口道:「如果有膽量,就讓他們自行進入冰雪天玄域,在那裡進行一次生死不論的試煉,你們可敢?」

仙門三人同時皺眉,這種事情,確實不是他們能夠做決定的。

其他的仙門弟子倒還好說,而仙門三英,卻承載著一個門派的未來。

所以他們不敢下定論。

「怎麼?不敢答應嗎?」教書長老步步緊逼。上官長老忽然目光閃爍,冷聲道:「當我們是傻子嗎?你們一直都不讓那些核心弟子露面,等的就是這一天吧1

他話鋒一轉,嘴角湧起一絲嘲弄:「果然是好算計,你們那麼心弟子對付仙門三英,即便他們再強悍,也雙拳難敵四手1

「到頭來,還不是便宜了你們?」

教書長老恨鐵不成鋼的搖了搖頭:「對付你們這樣的貨色,也需要我講武堂核心弟子出手?」

他眼中的譏諷越來越濃郁,回頭看向以余寒為首的那些內院弟子:「有他們就足夠了1

此言一出,連同上官長老也忍不住一怔,接下來的話全部都咽了回去。

講武堂的核心弟子,一直是他們所忌憚的一股力量。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在核心弟子中埋下了一根釘子。

一直掌握著講武堂十幾名核心弟子的行蹤!

而自己門下的弟子在講武堂如此猖狂,都不曾見到那些核心弟子出來,足可見,那些核心弟子正在密謀一件大事。

或者說,是講武堂在謀劃一件大事。

「陳風那邊有消息了嗎?」行知長老壓低聲音問道。

旁邊的一名長老不著痕的點了點頭:「我和秋長老適才已經與他碰了頭,那些核心弟子,都在七傷火域之中1

「而且據陳風掌握的情況,他們還需要一個月的時間才能走出來1

行知長老聞言不禁點了點頭:「一個月嗎?已經足夠了1

他看向了教書長老,淡淡的開口:「教書長老的這個提議我也認為不錯,講武堂至寶天玄鏡衍化出來的冰雪天玄域,能夠進入其中歷練,也是我仙門弟子的一次機緣1

「是機緣還是隕落,還很難說1教書長老毫不猶豫的唉開口。

行知長老心中暗暗冷笑,嘴上也擠兌道:「不要怪我沒有提醒你,憑你身後這些廢物弟子,這一次試煉,只怕會全軍覆沒1

「這個就不牢你費心了1

教書長老搖了搖頭,單手一招,不遠處,有一股來自古的洪荒氣息湧出。

與此同時,一道金芒從那深山谷地中探出頭來,蔓延到了眾人的面前。

那是一條金光大道。

是通向冰雪天玄域的大道。

「按照老規矩,冰雪天玄域內,存在著大量的雪獸,你們歷練的規則就是,獵殺雪獸,按照所得內丹數量最多者排列名次1

教書長老微微開口,聲音卻帶著幾分急促:「前三名的弟子,會得到天玄鏡的靈光洗髓,獲得巨大的好處1

這一刻,仙門長老齊齊動容。

天玄鏡的靈光洗髓,等於一名絕世強者的灌頂。

得到的好處絕對是巨大的!

「我的話依然有效,講武堂這一次,只有內院弟子參加1教書長老沒有移開目光。

「你們,有這個膽量嗎?」他帶著不屑的目光看向了行知長老。

行知長老雙目微眯,卻轉頭看向仙門三英。

直到三人同時點頭,這才笑著轉過頭來:「有何不敢?既然你們講武堂劃下了道,我三大仙門,一一接下便是了1

所有人紛紛握緊了拳頭,看向那條延展到面前的金光大道。

只有餘寒,沒有看向那裡。

他的目光,正看著教書長老那蒼老而又佝僂的身影。

眸子里終於閃爍出一抹釋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