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一百一十七章 斬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七章 斬殺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余寒的眸子掠過一絲通透。

記得與教書長老上一次見面,他便說過要立刻前往隕落嶺的。

然而現在,卻再次出現,這本身就是一個矛盾的。

這也是自從眼前這個教書長老露面開始,他一直都沒有想明白的一個問題。

直到此刻,看到了教書長老穿著的那雙草綠色皮靴,這才恍然。

因為他清晰的記得,教書長老從來都不穿鞋子的。

至少見過的幾次,他都是赤著雙腳。

而且,擂台上那個「教書長老」的腳,也要比他印象中那雙赤足的要大一些。

所以,這根本就不是教書長老!

余寒想明白的同時,不禁生出一絲后怕,雖然擂台上那個偽裝成教書長老的前輩也同樣能夠打開護宗大陣。

可是那道紋,明顯空有數量,組成了玄奧的圖案,卻並沒有流轉動作,變化組合。

可見教書長老定是留下了什麼手段,讓他可以暫時藉助護宗大陣的力量。

僅此而已!

如果三名仙門長老當真較真的話,恐怕這一次絕對會是講武堂的末日。

好在他賭贏了!

或者說是教書上老賭贏了!

怪不得擂台上的那個「教書長老」的節奏會帶得有些快,言語之間的轉換也有些快,原來竟是因為這樣。

余寒雙目微眯,如果不是護宗大陣的效果,讓那幾名仙門長老心生忌憚,從而忽略了這些細節,恐怕根本無法瞞過他們的法眼。

他深吸一口氣,穩定了心緒,目光也落在了那道金光大道上。

「冰雪天玄域已經開啟,現在就都進去吧1那「教書長老」再次開口。

仙門弟子相互對視,卻誰也沒有率先動作動作。

目光全部落在了長老們的身上。

三大長老卻目光閃爍,帶著幾分警惕看向了講武堂這邊。

「如此膽也敢來我講武堂撒野?」

「教書長老」冷笑連連,大手猛地一揮:「既然仙門弟子如此沒種,爾等就給他們樹立一個榜樣吧1

聽到「教書長老」的聲音傳來,沈東玄與趙括同時哈哈大笑。

與此同時,兩道身影並肩飛掠而出,瞬間沒入到了金光大道之中。

「我們也走1內院弟子眼見著沈東玄和趙括率先進入,也不再耽擱,一面朝向仙門弟子那邊冷嘲熱諷,一面朝向金光大道撲去。

這一刻,他們沒有後悔,儘管前路一片黯然。

「竟然開啟了冰雪天玄域,如此的話,我們也來湊一湊熱鬧吧1

兩道身影由遠及近,降落在了一眾長老面前。

看到這兩人,余寒的嘴角勾起一絲莫名的譏諷,隨即別過頭去,看都懶得看上一眼。

宋天行並不知道,自己閉關的這短短的時間內,竟然出現了這麼多的事情。

只是目光觸及到余寒的表情,忍不住臉色一變。

「余寒,我已經突破到了清微後期,這冰雪天玄域,就是你的死期,到時候,我會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1宋天行握緊了拳頭,眼中的殺機一閃即逝。

他身旁,桓玄的目光同樣也帶著幾分陰冷。

然後,兩道身影迅速的進入到了金光大道中。

余寒一直沒有動,在他對面不遠處,莫道的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

直到余寒將目光投遞過去的時候,他伸手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然後伸手指了指那條金光大道:「有膽量就進來,我會好好招待你1

余寒伸手撓了撓腦袋,卻並未動作,搖頭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好天真啊,你現在最應該去的不是這裡,而是學堂,好好和夫子多學一些做人的道理1

莫道目光一閃,他自然不會因為余寒的一句話而亂了心神。

然而這句話,真是欠揍!

講武堂的弟子魚貫而入,很快就只剩下了余寒一個人。

他深深的看了「教書長老」一眼,終於來到了金光大道旁。

目光卻在仙門三英身上一一掃視而過:「莫道的話,我回敬給你們,一定要來啊,否則我會很失望的1

話音落,他身形一閃,瞬間沒入到了其中!

「真是一個有趣的傢伙1莫道嘆了口氣:「既然如此,我們也不能讓人看輕了1

一衝與西門清霜同時點頭,三道身影,率先沖入進去。

他們身後的仙門弟子,這才紛紛走進了金光大道!

隨著最後一道身影消失,周圍只剩下了雙方的長老,弟子們幾乎全部都參加了這次歷練。

教書長老單手一指。

那金光大道中,有一道金芒脫離出來,化為一尊巨大的金色鏡面,懸浮在眾人面前。

然後,屈指彈出一道光芒,注入到了其中。

巨大的鏡面上,立刻出現了一個又一個名字,赫然正是進入其中的講武堂和仙門弟子的名字。

「既然大家都很閑,那就都坐下來看一看吧,左右也就只有十天的時間,一晃就過去了1

教書長老又伸手指了指那面金色的鏡面,繼續道:「他們的成績,會顯示在那鏡面上,所以你們也不用擔心我會耍什麼花樣1

他的話,讓行知長老和其他幾位長老紛紛點頭,他們也害怕教書長老會施展什麼手段,將核心弟子悄悄送入進去。

能夠全部都留在這裡,自然會心安不少,所以紛紛同意了他的話。

所有長老紛紛找到一處地方坐下之後,行知長老朝向身旁的一名長老揮了揮手。

直到他靠近過來,這才壓低聲音說道:「你立刻回到陣盤處,一旦陳風有消息傳來,就立刻與他相見,一定要密切關注核心弟子的動向1

那長老點了點頭,趁著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落在那金色鏡面上時,悄然離開了此處。

七傷火域之中,原本正在修鍊的許飛忽然睜開雙目。

他微微皺起了眉頭,從懷中掏出一塊陣盤,上面有幾道複雜的符號閃爍不定,像是在傳遞某種信息。

「可以離開了嗎?」

他緩緩站起身來,目光卻看向了遠處,似乎要透過重重虛空,看到那白色身影。

許飛的眼中有一抹歉然閃爍:「對不起兄弟,本來說好了,要和你一起並肩作戰的,然而你說得對,他們不容許我這樣做1

「所以只能和你說聲抱歉了,不過我相信,你一定能夠活下來,到時候,我會在天空之城等你1

他大踏步的朝向下方走去。

一道道身影跟隨在他身後,這是早就已經決定好的,所以許飛只是一個眼神,他們就立刻停止了修鍊,從而靠近過來。

隨著他漸漸走出了七傷火域,那些核心弟子紛紛從修鍊之中回過神來,跟隨在了許飛的身旁。

包括子魚在內,講武堂一共也只有十四名核心弟子。

此刻除了子魚之外,已經全部都聚集在了許飛的身旁,甚至包括大師兄東方。「已經開始行動了嗎?」東方微微開口,眼睛裡帶著幾分凝重之色。

許飛點了點頭:「已經開始了,所以,我們也該離開了1

只有陳風,聽到兩人的話之後,心中不禁狠狠一顫:「聽他們說話的意思,核心弟子是要離開嗎?」

想到此處,他心中暗暗著急了起來:「這個消息,一定要儘快傳出去1

「我們要去哪裡?」陳風的表情很快恢復了自然,開口問道。

許飛的表情也一如往常:「我適才接到了長老的消息,稍後會啟動渡天舟,立刻送我們前往天空之城1

「天空之城?」陳風心中暗暗叫苦。

他終於知道,講武堂到底打得什麼算盤了!

竟是要將核心弟子全部轉移到天空之城,真是一步好棋啊!

因為那是通往七州武院的一座堅固城池。

也可以說是七州武院的門戶。

而核心弟子的撤離,更是傳遞了一個重要的信號!

講武堂,是要和仙門拚死一戰了。

所以才將核心弟子轉移開,不僅是為了給講武堂留下火種,同時也會將這裡的消息送到七州武院。

陳風心中不禁翻起了驚濤駭浪:「此事絕對要迅速傳出去,否則一旦上了渡天舟,就再也沒有機會了1

想到這裡,陳風目光閃爍道:「既然是長老要求,必定十分緊急,幾位師兄師弟先去準備,我立刻去找子魚師妹1

東方微微點了點頭:「那就辛苦陳師弟了」

見到眾人沒有懷疑,陳風心中這才暗暗鬆了口氣,出了七傷火域之後,直接朝向子魚居住的別院飛馳而去。

看著他的背影,許飛眼中掠過一絲擔憂:「小師妹會是他的對手嗎?」

東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搖頭道:「連你都不一定會是小師妹的對手,陳風更不行了1

許飛深深嘆了口氣:「只是可惜啊,這麼多年的師兄弟,他竟然會做出這樣的選擇1

「這個世界上最難懂的就是人心,我們也給了他最後一個機會,若是真做不到,那也只能一死了1東方無奈的嘆息。

陳風離開了眾人之後,速度激增起來,他沒有繼續朝向子魚所在的方向行進,而是在半路直接拐入到了一個偏僻的山坳里。

小心的四下查看了一眼,並未發現其他身影,身份略微鬆了口氣。

他伸手從懷中取出一塊陣盤。

「如果這個消息是真的,必定能夠將講武堂的核心弟子一打盡,到時候我也會立下不朽的功勛,得到豐厚的賞賜1

他臉上的笑容愈發的濃郁起來。

同時,掌心光芒閃爍,就要與陣盤進行溝通。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纖細的水藍色身影忽然出現在了他的身旁。

「鏘」

清脆的劍鳴之聲響徹,打破了這座安靜山坳的靜謐。

子魚美麗的眸子閃爍著一抹冰冷的殺機。

「我聽說,你是一直都想要殺了余寒的1

「可是,連我都捨不得殺他,你又算什麼?」

「所以,還是你死比較好一點1

劍鋒冷冽,斬破了虛空!

落日下的講武堂,有一艘孕育著太古氣息的戰船,朝向遠處漸行漸遠。

那船頭,一道水藍色的身影靜靜的站立,痴痴的目光一直注視著講武堂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