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一百一十九章 血債,需血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九章 血債,需血償!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余寒幾乎用盡了全部真氣,朝向那幾名同門弟子的方向狂奔。

他握緊了拳頭,不肯耽擱一分一秒的時間。

那幾名同門弟子身側出現的兩方勢力,分明就是兩伙仙門弟子。

而他們之所以靠近過去的目的也很明顯。

眼見著雙方越來越近,那幾名仙門弟子已經舉起了屠刀。

余寒睚眥欲裂,卻沒有絲毫的辦法,因為他此刻所在的地方,距離那個地方太過遙遠了。

只是儘管解救的希望渺茫,他也不會放棄!

冰冷到了極點的目光,一直注視著那個方向。

然後,他看到了那兩方勢力,終於與講武堂弟子碰撞在了一起。

而且,幾乎沒有任何廢話,便相互動起手來。

結局可想而知,在人數和修為都不佔優勢的情況下,講武堂弟子雖然拚死反抗,可還是一個又一個的倒下了。

「仙門,該殺」

余寒看著越來越近的戰場,心中卻湧起一股深深的悲哀。

因為此刻,最後一名講武堂弟子,已經倒在了血泊之中,嫣紅的血液剛剛流淌出來,便化為了晶瑩剔透的紅水晶。

那是一條條鮮活的生命啊!

「真窮1七名仙門弟子將死去的幾名講武堂弟子整個搜了一遍,忍不住開口譏諷道。

七人之中,一名身材高挑的仙門弟子微微道:「雪獸擅於隱匿,想要找到十分不容易,而且以他們這樣的修為,即便能夠找到,恐怕也沒有能力將其擊殺1

這名仙門弟子,是這一行人中修為最高的,清微中期境界!

他的目光在其他六名弟子身上一一掃視了一眼,然後說道:「我們的實力,恐怕也很難獵殺到雪獸,所以眼下最重要的是和那些清微後期的師兄們會合,這樣把握才能大一些1

只是,他的話音方才落下,一個冰冷的聲音卻傳了過來。

「不用想那麼多了,你們一個都走不掉1

余寒的身形迅速逼近,終於降落在了七人的面前,目光帶著濃烈的殺機掃向了幾人。

「余寒?」

包括那名清微中期的弟子在內,幾乎所有人紛紛臉色大變。

「余寒」這個名字,絕對是仙門弟子心中的噩夢,是永遠都無法拂去的恐懼。

因為死在他手裡的仙門弟子實在太多了,這傢伙出手,永遠都是肆無忌憚。

最後時刻,即便面對長老的壓迫,他都敢將卓不凡斬落在劍下,自己這幾個人,哪裡奢望他會放過?

尤其是,他們才剛剛殺了幾名講武堂弟子?

「逃1

那名清微中期的仙門弟子反應最快,身形一閃,便要朝向遠處逃離開去。

然而他的身形只是飛馳了不過十餘米的距離,背後卻有一道纖細的劍氣激射而來。

只是眨眼間,便穿透了他的背心。

即便如此,那身體依然再次前沖了十餘米的距離,這才無力的墜落在厚厚的白雪之中。

余寒的嘴角勾起一絲冷漠:「沒有得到我的允許,你們走得掉嗎?」

冰冷的目光朝向旁邊已經噤若寒蟬的幾名仙門弟子掃去,看著他們不住倒退的恐懼目光,他的心裡卻沒有一絲一毫的憐憫。

「早知如此,何必非要出手?」

此刻余寒的聲音,聽在他們耳中便如同催命的符咒一般,身體都不由自主的顫抖了起來。

「血債,必須用血來償還,現在,是你們該償命的時候了1

他身形搶出,裹帶在了一片劍光之中,瞬間就將剩下的六名仙門弟子吞沒。

余寒將幾名講武堂弟子已經僵硬的屍身並排放好,以白雪塑造了一座墳墓,沒有立碑,卻將七名仙門弟子的屍體全部都打斷了腿骨,擺放在了這座墳墓的周圍。

「就讓他們在這裡給你們守陵來恕罪吧1餘寒抓起一把雪,灑在了墳頭。

「對不起,我沒有能力救得了你們,不過卻可以向你們保證,這一次最後的勝利,一定會屬於我們講武堂1

他大踏步的轉身,再也沒有回頭。

從那以後,余寒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師兄弟在自己面前慘死,而自己又沒有能力救助,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隕落。

這種感覺讓他痛不欲生!

如果自己的實力,連身邊的人都無法守護,那這修為還有何用?

余寒帶著莫名的悲慟離開了。

然而卻踏上了另外一條道路,那是一條獵殺之路。

凡是在這條路上遇到的仙門弟子,全部都隕落在他手中。

雖然出手狠辣無情。

卻殺得義無反顧。

這種殺戮,一直持續了第四天方才停止。

余寒對仙門弟子的殺戮,不僅僅是為了替那幾名講武堂弟子報仇,同時也在釋放著自己心中的苦悶。

四天的時間,死在他手裡的仙門弟子已經不下二十人,當然,這並不算之前已經擊殺的那七個。

除了殺人之外,還擊殺了四頭雪獸,都是普通級別,比之前遇到的那頭要弱小不少。

所以也沒費什麼力氣。

「第二十七個了1餘寒甩掉劍上沾染的血跡,看著身前已經隕落的三具屍體,嘴角勾起一絲如釋重負的笑容。

「殺戮了四天,斬殺二十七人,逝溶們,以他們的鮮血,替你們送行了1

說完這句話之後,他眼睛里已經蒙上了四天的愧疚和陰影盡數消失了。

已經恢復清明的目光漸漸變得通明起來,與此同時,他輕輕嘆了口氣:「我傳送的地方,好像並不是中心地帶,否則仙門那些真正的核心弟子,怎麼一個都沒有出現?」

他知道,韓鐵衣和卓不凡三人,並不是仙門弟子中修為最高的,只是勉強能夠排到中下游的位置。

而真正棘手的,除了仙門三英之外,還有三大仙門的二號人物。

東玄宮的一風,奉天道門的司馬無雙,以及瓊華派的凌洛神。

這三人是僅次於仙門三英的人物,實力絕對不容小覷。

余寒清楚,以自己此刻的實力,單獨面對他們三人都不一定能夠取勝,更不用說是傳說中強大之極的仙門三英。

他看了一眼遠處漫天席捲的風雪,漸漸握緊了拳頭:「還是需要實力啊1

「一定要儘快突破到清微中期,這樣才有把握面對後面的事情,否則的話,將會一直這樣被動下去1

不過隨即他的臉色又泛起幾分苦澀。

自己修為進階迅速的原因,大部分都是因為大乾坤訣的變態功效,能夠煉化和吸納天材地寶中存在的本源力量。

從而融入自身,獲取最大的好處。

然而,這一眼望不到邊際的茫茫一片,哪裡才有天材地寶啊?

而且這冰雪天玄域,是至寶天玄鏡衍化出來的一方空間,裡面到底能不能夠衍生出天材地寶還不一定。

想到這裡,余寒就忍不住輕輕嘆了口氣。

「總歸還是會有辦法的1他搖了搖頭,不繼續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結,轉身沒入到了漫天風雪之中。

風聲呼嘯,伴隨著冷冽如刀的寒風襲來,堅硬的雪粒不斷拍打在臉上,一陣生疼。

那遮住了視線的無盡風雪之中,隱約的光芒透過阻隔透出。

而那兵器交擊的聲音,卻完全掩蓋在了呼嘯的寒風之中。

「真不知道,你們那個教書長老到底是怎麼想的,就派了你們這些內院弟子過來,除了余寒之外,你們最強的也只是清微中期而已,憑什麼和我們搶奪雪獸?」

倨傲而又狂妄的聲音響起。

一鳴的嘴角帶著點點笑容看向被十餘名仙門弟子圍在中心的六道身影,眼中滿是譏諷的不屑之色。

李歸藏嘴角不由自主的抽動了幾下,目光掃視了一眼周圍的仙門弟子。

然後落在了沒有出手,卻一直都站在旁邊的一鳴身上。

「不要忘了,余寒也只是清微初期而已,卻連你和卓不凡聯手都不是他的對手1他嘴角同樣露出一絲不屑。

看著臉色逐漸陰冷下來的一鳴說道:「現在,不知道哪來的資格來嘲笑我們1

被揭穿了那段傷疤,一鳴眼中殺機爆閃,他終於一步步的朝向李歸藏等人走去。

「講武堂弟子,果然都是死鴨子嘴硬,我承認我打不過余寒,然而殺了你們幾個卻綽綽有餘1

「而且,這是你們自己找死的,怨不得我1

李歸藏索性沒有看向他,大手將一隻冰冷的小手緊緊握在了掌心。

看著近在咫尺的冷珍珍,他的嘴角牽起一絲溫柔的弧度:「對不起,這一次,恐怕保護不了你了1

冷珍珍明亮的眸子輕輕閃動,瀕死之際,竟是帶著幾分洒脫:「能和你死在一起,對我來說已經足夠了1

李歸藏深吸一口氣,握住她的大手緊了緊:「好,那今日,我們就一起隕落吧1

「鏘」

長劍出鞘,鋒銳的劍氣一瞬間瀰漫而出。

「可是,即便是死,也要站著死去1

「歸藏劍1

他一劍刺出,劍氣化為匹練般飆射而出!

與此同時,身旁的冷珍珍也祭出一顆通體透明的珠子,脫手飛出!

兩人的攻擊,全部都朝向了對面的一鳴籠罩過去。

這裡所有人中,就屬他們兩個的修為最強悍,所以那個一鳴只能由他們兩人來對付!

看著兩人聯手的這一擊,一鳴也忍不住有些驚訝。

「原本是想著,陪你們好好玩一玩的,不過現在看來,你們也並非完全不堪一擊1

他淡笑著看向兩人,頭頂浮現出一道巨大的刀罡。

「所以我會給你們一個體面的死法1

「偷天斬,送你們一程,應該不會辱沒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