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大道誅天>第一百二十三章 扭轉乾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三章 扭轉乾坤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女生小說

仙池幾乎蔓延了整座山峰頂部的一半,周圍布滿了嶙峋的巨石。

所有的霞光,都是從這座仙池之中映射出來的,連同那池中的水,都染上了一層七彩光華。

而此刻,那仙池旁邊,正在經歷著一場血戰。

並不是仙門弟子與講武堂弟子之間的血戰。

整整數十名講武堂弟子,正在與十三隻高大的雪獸糾纏不休。

余寒握緊了拳頭,眼中的殺機冰冷如刀,連同呼吸都急促了幾分。

雖然佔據了人數優勢,但雪獸的力量太過強大,伴隨著慘叫聲,不斷有弟子隕落在那鋒利的利爪之下。

而戰場旁邊的巨石上,同樣站著數十道身影,看戲一般的看著眼前的打鬥,眼中滿是戲謔。

「你們講武堂的弟子,實在是太弱了,這麼多人對付幾頭畜生都打不贏,怪不得你們越來越弱小1為首的冷無極淡淡的開口。

他一身藍色長衫無風自動,雙手負於背後,狹長的眸子里儘是無情的漠然。

而他的身旁,還站著一名身穿彩裙的少女。

她很好看,而且很熟悉。

因為她是步輕煙。

內院英雄榜排名第三,能夠與子魚在容顏和修為上都不遜色的少女天才。

然而此刻,卻被對方封印住了經脈,只能站在旁邊看著同門弟子一個又一個的死去。

「你放開我1步輕煙咬牙說道,她的聲音帶著幾分沙啞,一雙妙目也通紅一片,隱約的淚水在蒸騰。

冷無極伸手捏住了她如玉般的精緻下巴,輕浮的看著她,嘴角勾起一絲玩味般的笑容。

「放開你?怎麼可能?你們講武堂的那些蠢貨既然敢進來這裡,就註定了隕落的結局,而你天生了這麼一副好皮囊,何必非要和他們同流合污?」

他看著步輕煙眼中因為屈辱而流淌出來的淚水,嘿然道:「做我的道侶,我可保證你享受到以前從未有過的待遇1

「你做夢1步輕煙艱難的開口,眼中滿是不屈,然而經脈被盡數封印,根本無法掙脫。

她雙目如火的看向冷無極,聲音冰冷之極:「我是講武堂的弟子,不可能與你同流合污?更加不可能會做你的道侶?」

「講武堂?」冷無極哈哈大笑:「你大概忘了,你是怎麼落到我的手裡了,那個宋天行,可比你聰明多了,不過這麼漂亮的女人都捨得推出來當擋箭牌,從而換取一線生機,你口中的講武堂,也著實不怎麼樣1

聽到宋天行的名字,步輕煙心中忍不住一寒,那是一股發自內心的寒冷。

她是追隨著宋天行進入到冰雪天玄域的,而且很順利的與他會合在了一起。

然而卻沒有想到,就在那一日遇到冷無極之後。

宋天行在與他對戰而被擊敗之後,竟然將自己推向了他。

利用這短暫的瞬間,創造出逃走的機會。

那一刻,步輕煙心如刀割。

自己喜歡了他那麼久,他卻始終沒有留給自己過一絲感情。

而所有的一切,都僅僅是利用。

此刻的步輕煙,忽然想起了君相合,如果換成是他,絕對不會就那麼放棄自己的。

至少會在最危險的時刻,擋在自己面前。

「你好好想想吧,我的耐心也是有限的1冷無極放開了捏住她下巴的手,目光落在那張精緻無暇的俏臉上。

「冰雪天玄域試煉結束的那一日,便是你們講武堂滅亡的那一日,到時候,不僅你們進入到這裡的內院弟子都會死,連你們的長老也都會死1

他的眸子里閃爍出一股驕傲,輕輕嘆了口氣:「從那一日起,整個燕州,將不會再有講武堂1

「不可能1步輕煙似乎還想開口反駁。

只是就在這時,又是一聲慘叫傳來,一名內院弟子躲避不及,被雪獸的利爪掃過肩膀,將一條大好的臂膀硬生生的撕裂了。

看著那名師弟凄慘的模樣,步輕煙的臉色終於化為了一片凄然。

她止住了流淌的淚水,就那麼看向冷無極!

「我可以答應,做你的道侶1

冷無極有些驚訝的看向了她,嘴角也露出一絲笑容。

步輕煙輕咬貝齒,眼中閃過一絲決然:「不過你要放過他們1

「抱歉,這個我做不到1冷無極無情的拒絕道。

「我只能保證你的安全,其他人卻不行1

「如果你不放過他們,我會死在你的面前1

步輕煙的話很輕,卻斬釘截鐵!

那堅定的態度,讓冷無極也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步師姐,我們都是堂堂七尺男兒,若是以犧牲你一生的幸福來換取性命,倒不如隕落在這裡1講武堂弟子中已經有人開口。

步輕煙可以為了他們犧牲自己。

他們又何嘗不是為了步輕煙而留下來?

「對,我們不會退,哪怕今日全部隕落,也不會退1

悲愴的情緒在整個山頂不住的蔓延,步輕煙好不容易止住的淚水,再一次流淌下來。

就在這時,一道白色的身影閃電般的穿梭而出。

迅捷的身影拖曳出一串長長的殘影,直接撲入到了一頭雪獸的頭頂!

「放心,大家都不會死的!想要講武堂滅亡,區區幾個仙門的蠢貨,還沒有那個實力1

隨著一個淡淡的聲音響起,眾人目光所及之處,赫然看到了一輪巨大的法印,狠狠拍擊在了那頭雪獸的頭頂。

之前任憑他們劍氣都無法割開一道傷口的雪獸,只來得及慘叫一聲,碩大頭顱便被拍的粉碎!

余寒閃電般擊殺一頭雪獸之後,身形不再停留,繼續朝向另外一頭雪獸撲去!

「余寒?」

步輕煙絕望的眸子里,閃爍著一股異樣的波動。

她並未看到余寒接連擊敗韓鐵衣和一鳴三人的經過,卻聽到身旁的師兄弟們講過那一戰的過程。

當時她也有些驚訝,不敢相信當初那個自己都不會真正將他當做對手的傢伙,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徹底將自己甩在了身後。

記得那個時候,她是嘲笑子魚的。

嘲笑她不肯接受宋天行,反而與那個修為低微到不屑一顧的小子眉來眼去。

然而此刻,她看著余寒大發神威,以一人之力扭轉戰局,將那些雪獸震得接連後退,不斷隕落的場面。

心中滿滿的都是羞愧。

「子魚,你又贏了,不僅是修為,連眼光,也比我好了太多1

步輕煙的心裡苦澀一片。

自己喜歡的那個宋天行,在危機關頭拋棄了自己,獨自逃離。

而子魚喜歡的余寒,會在最危險的這一刻,悍然出手,哪怕眼下的局面九死一生,他卻沒有半分的猶豫。

單單是這一點,自己便一敗塗地了!

就在步輕煙思緒非轉的時候。

余寒催動大五行法印,四種屬性的法印瘋狂碾壓,短短不到片刻的時間裡,便擊殺了四頭雪獸。

這些雪獸,比起他第一次擊殺的那頭,簡直如同天壤之別。

所以即便數量諸多,依然沒有讓他感覺到壓力。

而且在余寒到來之後,那數十名講武堂弟子都沒有退卻,他們主動分成一個個團隊,配合著余寒不斷困住其他的雪獸。

這也是他能夠如此高效率的擊殺雪獸的原因!

直到他手下再度拍碎一頭雪獸的頭顱之後,剩下的八頭雪獸終於恐慌了。

它們不再朝向講武堂弟子進攻,而是退回到了一塊大石的周圍,守護在了那裡。

余寒雙目微眯,看著那塊巨石上,一株不足尺余長度,閃爍著氤氳光芒的蓮花。

「至尊法蓮?」

他握緊了拳頭,那些講武堂弟子紛紛潮水般的退到了他的身後。

死裡逃生的這一刻,他們紛紛將目光轉移到了最前面的那道白色身影身上。

心中湧出一股特殊的寧靜。

「你應該就是殺了卓不凡的那個余寒吧1冷無極也有些驚訝於余寒的實力。

同時冷笑道:「不過清微初期的修為,竟然能夠爆發出堪比清微後期的戰鬥力,也難怪韓鐵衣他們會輸在你的手裡1

余寒的目光與冷無極針鋒相對的碰撞在一起,臉上有淡淡的光芒閃爍。

「我可以認為,你這句話是在誇我嗎?」

冷無極聞言不禁一怔,所以莞潰骸澳悖還真是有趣啊1

「不過,剛剛的話,我卻並不認同,講武堂這一次,絕對沒有翻身的可能1

他深深的看著余寒,拋出了橄欖枝:「以你的資質,如果加入我奉天道門,絕對會前途光明,不知道有沒有興趣?」

余寒饒有興緻的偏過頭,伸手彈掉飄落在頭髮上的一顆雪花:「奉天道門的廟太小了,容不下我這尊大佛啊1

「而且你不怕,整個奉天道門會被我攪得天翻地覆?」

「哈哈1冷無極哈哈大笑,笑容中帶著幾分憐憫,隨即輕輕搖了搖頭:「真是個有趣的傢伙啊1

「想要將奉天道門攪得天翻地覆,以你的實力,差得太多了1

「是嗎?」余寒臉上的笑容忽然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臉的冰冷,那雙充斥著殺機的眸子一眨不眨的注視著冷無極。

「那就試一試,我到底差了多少吧1

他一步踏出,可怕的氣息蔓延而出。

與此同時,劍出鞘,遙遙指向冷無極!

劍鋒處,有一道道鋒銳的劍意流轉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