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一百二十七章 鈞天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七章 鈞天圖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我記得,我們之間的約定就是1

「所有得到的蓮子中,你只能得到兩成的1

說完這句話之後,冷無極滿是戲謔的看著余寒,嘴角也咧開一絲嘲弄的笑容。

余寒搖了搖頭,轉頭看了一眼正與冷無極一樣目光看著自己的一來。

他的目光漸漸變冷,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

「早就說過,你們仙門弟子的話,就跟放屁一樣,不能相信的1

聽到他帶著幾分悔意的話,冷無極與一來紛紛相視一眼,臉上的笑意更加濃郁起來。

「你說的,還真是一點都不錯呢!所以接下來,你是自己將蓮子送過來,還是我們親自過去取來?」

一來嘿然笑道,只是眼睛里,卻有濃郁的殺機閃爍出來。

余寒轉過頭去,看向了一臉焦急的一眾講武堂弟子,平靜的眸子帶著幾分肅殺之氣。

講武堂弟子一方,為首的李歸藏和冷珍珍等人幾乎同時握緊了拳頭。

「余寒,我們掩護你,你立刻帶著蓮子逃離1李歸藏咬牙道:「一定要記得,替我們報仇。」

「還沒到那種程度呢1餘寒目光閃爍的笑了笑。

然後他驀然轉過頭來,冰冷的眸子看向了一來。

「你說的,我自己交出蓮子,或者是你們自己過來拿,這有什麼區別嗎?」

一來雙手抱在胸前,就那麼看著余寒到:「當然有區別1

「你自己送過來,那麼你身後的這些人就不用死了1

「如果非要我們過去取,那結果就是,你們所有人都要死1

余寒搖了搖頭:「就是無論如何,我都要死了?」

一來點了點頭,很誠實的說道:「當然,你的手上,沾染了那麼多我仙門弟子的血,你以為,我們還會給你留下活口嗎?」

余寒無奈的聳了聳肩膀,有些無奈的嘆息道:「看來,是沒得商量了1

「的確沒得商量了1冷無極淡淡的聲音傳來:「從你對我仙門弟子出手的那一刻,就註定了今日的結局,能夠讓你多活這麼久的時間,對你來說也足夠了1

「哎1餘寒忽然抬頭,看向了正被那座山峰虛影鎮壓住的雪獸王者。

「好在還留了一手啊1

他的聲音,帶著一種莫名的肯定,從一開始落入下風,好似陷入絕境一直到現在。

無論是眼神,還是說話的語氣,都沒有半分的慌亂。

有的只是平靜如水!

聽到他的話,冷無極與一來齊齊冷笑,他們絕對不相信,一個清微初期的小子,還會有能夠抵擋住他們兩人的底牌。

兩道身影緩緩的形成合圍之勢,將余寒的退路全部封死。

「希望你不要和這些人一樣,否則我會很看不起你的1餘寒單手輕輕揚起,朝向天空上,那舒捲開來的鈞天圖輕輕一按。

剎那之間,五百條道紋盡數從掌心激射而出,密密麻麻的交織在了一處,朝向那鈞天圖席捲而去。

「你要做什麼?」

冷無極臉色一變,直覺告訴他,余寒這傢伙剛剛說的後手是真的。

尤其是在那五百條道紋朝向鈞天圖撲去的時候,冷無極的臉色更是越發難看起來。

因為鈞天圖是他與余寒合力打開的。而且只能夠將其開啟,至於控制,卻萬萬無法做到的,這也是法器品級太高的約束。

以他的實力,根本無法真正的將其操控,所以余寒如果當真在其中做了一些手腳,自己根本就無法感應到。

而此刻,眼前的一切,愈發證明了他心中的擔憂。

尤其是在那五百條道紋整個碰觸到了鈞天圖上的時候,無論是冷無極還是一來,都駭然發現,那展開的巨大圖面周圍,突兀的出現了十八幅詭異的道圖。

「這是」

看著一幅幅道圖逐漸成型,余寒的眸子,眯成了兩彎新月:「在你的鈞天圖周圍,下了一點料而已,雖然都是一級陣法,不過這數量,卻足夠了1

說話之間,他雙手同時朝向兩側狠狠一拉。

鈞天圖周圍,十八幅道圖同時光芒大盛,可怕的光芒漫天激射出來!

「我以十八座一級隔絕陣法,組成十八遮天陣1

他冷哼道:「徹底屏蔽了這幅鈞天圖的氣息,化骨初期境界的雪獸王者,應該不會讓你們失望的1

「嗡」

漫天光芒四散激射,十八座隔絕陣法立刻開啟,遠遠望去,好像是十八顆閃爍的星辰。

然後,十八顆星辰再次迅速的組合,驀然形成一條巨大的屏障,橫貫在了鈞天圖的面前。

鈞天圖投射出去的光芒一陣搖曳,氣息也變得凌亂了起來。

「不好1冷無極最先反應了過來,身形高高飛起,朝向鈞天圖撲了過去。

這件上品法器,不僅僅是自己的至寶,同樣也是門派的至寶,不容許有失。

否則不需要余寒動手,長老也會立刻處決自己。

就在他朝向鈞天圖撲去的同時,也不忘記朝向一側的一來和韓鐵衣三人喊了一聲。

「快些出手幫忙,我們一起穩住鈞天圖,否則一旦那畜生脫困而出,我們誰也不是對手1

三人也都不是平凡之輩,自然能夠看透眼下的形勢。

所以幾乎就是在冷無極話音方落的瞬間,三道身影同時搶出!

看著四人距離鈞天圖越來越近,余寒微微眯起的眸子閃過一絲不屑。

「現在才反應過來,已經來不及了啊1

「雪獸之王,出來吧1

十八顆星辰同時流動,鈞天圖投射出來的巨大山峰虛影,終於在這一刻徹底崩潰,消失在了漫天風雪之中。

「吼」

隨著那一聲低沉的吼叫之聲傳來,幾乎所有人心中都忍不住狠狠顫抖了一下。

「完了1

已經幾乎衝到了鈞天圖旁邊的冷無極四人同時臉色大變。

還未來得及反應,便只見那隻龐大的身影陡然間衝天飛起,銅鈴般的雙眸閃爍著憤怒的殺機和滲人的寒芒。

而那兩道目光所注視的,赫然正是冷無極。

冷無極如遭電擊!

別一名化骨境界強者如此目光掃視,饒是他修為超絕,也有一股冰冷浸透心脾!

「吼」

巨大的白色身影衝天飛起,帶著漫天凌厲而又可怕的氣芒,朝向四人狠狠的衝殺了過去!

「余寒,我一定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1冷無極近乎瘋狂的聲音傳來。

然而很快就被那巨大的身體遮擋住,包裹在了其中。

雖然血手之王堪比化骨初期境界強者,然而包括冷無極在內的四名仙門弟子也都不是普通人。

其中兩人更是一個仙門這一代的三號弟子。

如此人物,怎麼可能會簡單?

就在冷無極和一來的帶領之下,四道身影同時衝破了余寒構建出來的巨大陣法。

同時,四人各自催動自身的真氣,朝向鈞天圖灌注了下去。

合他們四人之力,依然不是這頭雪獸之王的對手,所以唯一能夠取勝的,就是再次催動鈞天圖。

然而鈞天圖因為之前余寒暗中構建在周圍的十八座隔絕陣法所組成的十八遮天陣阻隔,已經徹底的失去了與冷無極之間的聯繫。

但是鈞天圖因為沒有了力量支撐,早已經自動關閉了。

所以此刻,他們最要緊的事情就是,再次將鈞天圖激活。

「韓鐵衣,你和扁飛暫時抵擋住雪獸之王,我和一來催動鈞天圖,給我們一息的時間即可1冷無極有些急促的聲音傳出。

可是聽在韓鐵衣和扁飛的耳中,卻如同悶雷炸響。

「一息的時間嗎?」兩人同時苦笑。

這一息的時間,就等於他們兩個需要抵擋住雪獸王者的一到兩次攻擊。

化骨初期強者的兩次攻擊,他們能夠抵擋嗎?

顯然很吃力,甚至結果可以預見!

然而,這是一個無法抵抗的命令啊!

所以兩人只能硬著頭皮同時發出了屬於自己的最強大攻擊,朝向雪獸王者轟殺了過去!

「轟鹵

兩人所釋放出來的那道攻擊,放在平常弟子眼中,或許足夠強悍,但是相比於幾乎遮住了半邊天際的雪獸王者幻化出來的可怕力量,便如同天壤雲泥之別。

所以,兩道攻擊幾乎剛剛碰觸到一起,破碎的聲音便瀰漫開來。

不是韓鐵衣兩人與雪獸王者之間的力量相差太多,而是他們實在太倒霉。

雪獸王者被鈞天圖鎮壓了這麼久,本就窩了一肚子氣。

再加上眼睜睜的看著至尊法蓮被這些人搶奪,心中怒火幾乎全部都釋放在這一擊之下。

所以,首當其衝的韓鐵衣兩人,連一招都沒有支撐住,就直接被那股巨大的力量撕得粉碎。

「真是厲害啊1

看著死狀凄慘的韓鐵衣兩人,余寒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化骨境界強者的一擊,竟然強悍到了這般境界!

而與此同時,半空中那巨大的鈞天圖,在冷無極和一來的全力催動之下,再次被開啟。

恐怖的光芒狠狠的朝向雪獸王者籠罩了過去。

雪獸王者也不甘示弱,之前是因為沒有防備,所以那麼容易就被鎮壓了。

此刻它斷然不會讓兩人如此輕易的得手。

雙方之間,展開了劇烈的爭奪,開始僵持不下!

「余寒,我們怎麼辦?」旁邊的李歸藏眼見著奇再次被面前這個白衣少年創造出來,忍不住開口問道。

余寒轉頭看向了李歸藏,嘴角露出一絲苦澀:「當然是跑了,可重點是,我不知道該往哪裡跑1

旁邊,一直沒有開口的蕭婉忽然眼前一亮,脫口道:「我倒是知道,有一個地方可以去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