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大道誅天>第一百二十八章 仙人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八章 仙人遺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武俠修真

余寒的確是在考慮,要去什麼地方。

此刻他們所遇到的,還僅僅是仙門的三號弟子,真正的二號弟子和仙門三英還未露面。

如此之下,自己依然生出了一絲無力之感。

面對冷無極和一來兩人的圍攻,只能依靠外力來暫時進行壓制。

如果不是藉助了雪獸王者的力量,根本就不可能取勝。

而一旦自己失敗,身後的這些講武堂弟子,甚至包括所有參與試煉的講武堂弟子,都將會隕落在這冰雪天玄域之中。

這份壓力

教書長老,還真是看得起自己埃

然而余寒只能在心裡微微嘆息,如果將這份情緒表現出來,只怕會影響到其他講武堂弟子的信心。

而且,他對自己後面的路很堅定,藉助任何條件來迅速的提升實力。

幸好,這一次得到了至尊法蓮的蓮子。

不僅如此,還一下子得到了四顆,再加上一枚或許會更加可怕的蓮蓬。

足夠晉級到清微中期境界了!

到時候不僅是三號,甚至是二號弟子和仙門三英,自己都將會有一拼之力。

但是要去哪裡閉關呢?這裡一片茫茫冰雪,沒有藏身之處,若是被人發現,到時候依然無法逃脫被狙殺的命運。

這也是他會不知道取哪裡的原因。

所以他是真的茫然而不知道要去哪裡了。

直到此刻,蕭婉的一句話,讓他不禁心中微微一動。

先是看了一眼已經催動鈞天圖,再次將雪獸王者壓制的冷無極和一來,然後看向想要繼續說下去的蕭婉,輕聲道:「邊走邊說1

當即,在余寒的帶領之下,眾人紛紛朝向遠處飛掠而去。

一眾仙門弟子竟是無人敢阻攔。

余寒那果斷的殺伐,已經徹底的讓這些仙門弟子恐懼。

連一鳴等直系弟子都敢一劍擊殺的人,他們如何還敢繼續去挑釁那把劍的鋒芒?

只有步輕煙在幾名弟子的攙扶之下,默默的跟隨在眾人身後,此刻的她,已經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眾人很快就翻越了幾座山峰,遠遠離開了那座天池所在之處。

只是因為沒有樹木叢林的遮掩,所以依然不算是進入到了安全地帶。

「你說的地方,是什麼樣的地方,足夠安全嗎?」余寒偏過頭來,朝向帶路的蕭婉問道。

感受到余寒看向自己的目光,蕭婉精緻的面孔有些微微泛紅:「我知道,你下一步是要藉助這些蓮子來晉級修為的,所以那個地方,很安全1

余寒驚訝於蕭婉竟然會猜出自己心中所想,不過卻並未多想,只是輕輕點頭。

蕭婉的臉色卻顯得愈發的紅暈。

她不敢轉頭去看余寒,貝齒輕咬,然後說道:「繼續向前,那裡有一個被四座山峰包繞的雪谷1

「我當時也是和師兄弟們誤入其中,還險些丟掉了性命?」

余寒聞言不禁皺了皺眉頭:「你是說,那雪谷之中,會有危險?是雪獸?」

蕭婉搖了搖頭,情緒稍微平復了一些,繼續回答道:「那雪谷深處,有一座山洞,裡面很有可能是仙人的遺1

「仙人遺?」這一次不僅是余寒,連李歸藏和冷珍珍等人都忍不住微微一震。所謂的仙人,是對太古時期大能強者的一種統稱。

而且,能夠被稱為仙人者,無一不是整個洪荒最頂尖的存在,幾乎達到了讓所有人仰望的地步。

一處仙人遺,往往存在著天大的機緣,如果有幸得到,必定會突飛猛進。

然而無獨有偶,想要得到仙人的遺傳承,也同樣危險重重,甚至隨時都有隕落的可能!

「你確定嗎?」余寒的聲音有些急促。

這個消息對他來說實在太重要了。

現在他所攫取的實力的方法,除了強行煉化天材地寶之外,就只有藉助強大的神通、法寶或者是陣法等手段。

所以一座仙人遺,絕對是反敗為勝,甚至是打破那種劣勢的最大依仗。

蕭婉堅定的點了點頭:「我們進入古洞的時候,看到了石壁上面的圖紋石刻,呈現出來的畫面也正好是太古洪荒時期的幾場大戰。」

她略微頓了頓,似乎是在整理一下思緒,這才繼續道:「只是,我們沒敢繼續深入驗證,因為裡面傳來的氣息太可怕了1

說到這裡,她平靜的眸子依然忍不住帶著幾分恐懼。

「那裡有無數的血蝙蝠,鋪天蓋地的籠罩過來,那些血蝙蝠都有劇毒,足足有三名師弟在猝不勝防之下,被血蝙蝠擊中,劇毒很快開始蔓延,將他們融化成了一灘血水1

蕭婉忍不住打了一個冷戰:「我們好不容易從那座古洞中退了出來,後來才遇到了李歸藏和珍珍他們1

余寒聞言不禁雙目微眯:「依照你所說的,那座古洞,很有可能真的是仙人遺,如此的話,我們說不定還真要去見識一下呢1

「可是那裡面有著太多的血蝙蝠,我們弟子眾多,單靠你一個人也無法盡數守護住1李歸藏說出了心中的擔憂。

「大家看一看,乾坤袋裡有沒有能夠生火的東西,我們盡量多弄些火把出來,這血蝙蝠雖然厲害,但依然是蝙蝠,它們怕火的本質不會變1

余寒目光閃爍:「我們可以試一試,最起碼有六到七成的把握1

聽到他的話,眾人的眼前不禁微微一亮,這的確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尤其是蕭婉,抬頭看向余寒的目光,更加多了幾分喜歡和欽佩。

「還有多遠?」余寒的聲音,讓神遊天外的蕭婉嚇了一跳。

尤其是轉頭看向冷珍珍正偷偷掩嘴的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更是羞得連脖子都紅了。

「沒沒有多遠了?」蕭婉忽然覺得自己很不爭氣。

只是余寒的心神,全部都放在了那有很大可能是仙人遺的古洞上,並沒有發現蕭婉此刻的異狀。

眾人的速度再次提升了幾分,這支隊伍有了步輕煙等人的加入,更加壯大了。

然而所帶來的麻煩,也是顯而易見的。

人數越多,說明他們的目標及越大,越是容易被人發現。

余寒轉頭看了一眼在身後默默跟著的步輕煙。

她身上的封印依然沒有被解開,全部依靠著兩名師妹的攙扶,這才勉強跟上了隊伍。

不過饒是如此,俏臉早已經被汗水浸透,即使在如此冰冷的天氣里,也有隱約的熱氣蒸騰。

他不由得輕輕搖了搖頭,腳下緩慢了幾分,一直等到步輕煙等人追趕了上來。

步輕煙也看到了余寒,知道他是故意過來找自己的。

當即咬了咬牙,也不抬頭去看他的目光,有些自嘲的說道:「我知道你要說什麼,我也不需要你來看得起,自己活得足夠好就行了1

聽出了她語氣中的一絲賭氣,余寒忍不住嘆息著搖了搖頭。

對步輕煙這樣的女人,一個是她與子魚之間的針鋒相對,另外一個就是她選擇了宋天行而放棄了君相合。

然而無論是哪一點,都是余寒最為反感的,所以註定兩人已經不可能成為朋友。

但總歸還是同門的。

面對步輕煙的自嘲,他沒有半分的感情波動,只是淡淡的開口道:「看得起與看不起,都是自己爭取來的,而不是別人給的1

「從你說出這句話開始,我才真正的開始看不起你1

話音落,他掌心輕輕一動,真氣瞬間從掌心脫跳而出,湧入到了步輕煙的體內。

「禁制我已經幫你解開了,至於後面的選擇,你自己決定,不過如果讓我知道你敢不顧全大局,就如同宋天行一樣1

他的眸子逐漸轉冷:「我會親手取了你的性命1

說完這句話之後,余寒收回了目光,身形也再次朝向隊伍的最前方飛馳而去。

眾人的面前,出現了四座矗立的山峰,巍峨而相互環繞在一起。

看到了這四座山峰,蕭婉眼睛微微一亮,脫口道:「就是這裡了1

一片漆黑的古洞內,一道身影站在那裡,古洞內流淌著一道道寒風,將他的衣衫吹得獵獵作響。

英俊的面孔上,有著一雙狹長的眸子,此刻正注視著前方。

他的眉頭微微皺起,帶著幾分莫名的凝重。

出現在他面前的,一共有九條岔口,前方儘是一片漆黑,根本看不到前面的情況。

少年伸手撫摸著手中的長劍,氣勢逐漸升騰而出。

與此同時,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再次被崩裂,鮮血如同泉涌般噴洒出來。

他輕輕咬了咬牙,目光閃爍不定:「我一路闖到了這裡,經歷了那麼多困難,區區九條岔路,就想讓我放棄嗎?」

這一刻,他的面孔有些微微的扭曲了起來:「我一定要得到這裡的傳承,而且,已經通過了之前的考驗,這最後的選擇,我也一定能夠成功1

「仙人,倘若您尚有一絲元靈未泯滅,可以守護這裡,那麼您一定能夠看到,弟子宋天行的誠心誠意,所以懇請仙人能夠賜下傳承1

他目光閃爍,終於落在了最中心的那條岔路上。

腳下再也不再猶豫,朝向前方大踏步走去。

九條道路,便是最後的傳承歸屬,這一關沒有任何危險,卻是最後的選擇。

他大踏步向前,身形很快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余寒,你的成長,真的超出了我的預估,不過不要急,這一次如果能夠得到仙人的傳承,你應該就再也無法逃出我的手心了1

宋天行的目光中,帶著幾分淡淡的殺機。

回老家了,送老人家最後一程。老家沒有絡,也沒有電腦,所以特意買了一個筆記本,現在在吧傳給大家,明天的兩更可能還會一起上傳,時間不定,所以大家都不要等了,晚上一起看吧,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