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大道誅天>第一百二十九章 跨越時間長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九章 跨越時間長河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女生小說

狹長的石洞內,燃起了一條火龍,蔓延出了不知多遠的距離。

余寒走在隊伍的最前方,手裡擎著一支火把,火光照亮了周圍的空間,顯得十分空曠。

石洞很古老,隨著眾人繼續前行,蕭婉口中的古圖時刻也漸漸出現。

余寒雙目微微眯起,看向兩側的石刻。

「這些石刻好像有些古怪1

那些畫面所描述的,應該是太古時期的戰常

據說太古洪荒還未完全統一的時候,戰亂不斷,到處都是一片餓殍。

大能雲集,組建多方勢力,因為往複爭奪土地而進行著殊死戰爭。

石壁上面所刻畫的,應該就是某一場大戰時期的場景。

內容很詳細,將整個戰場都連接在了一起,而不是分開的一幅幅畫面。

雖然並未經歷那個年代,但從那顯得悲壯而又凄慘的一幕幕便可看出,當時的那一戰會有多麼慘烈。

僅僅是一副存在了不知多少年代的陳舊浮屠,便可清晰的感覺到那股肅殺的氣息。

突然!

余寒的眉心處,一枚古怪符文再次浮現出來。

那是之前,從太古平城中得到的。

除了淬鍊祭壇神水的時候,它曾經展露過龐大的威力之外。

這枚符文一直都隱藏在他的血肉中。

好像沉睡一般,從未出現過。

然而此刻,面對這幅太古石刻,它竟然再度顯現。

而且,就在那道符文出現的剎那!

余寒的眸子一瞬間變得深邃無比!

好像洞穿了萬古,來到那座戰場之上。

各種沒有看到過的妖獸不斷咆哮,夾雜著喊殺聲、慘叫聲充斥在周圍。

「余寒1

蕭婉眼見著余寒渾身劇震,然後停止了腳步,聲音充滿擔憂。

旁邊的李歸藏等人也看到了余寒此刻的異狀,當即紛紛臉色一變,聚攏到了他的旁邊。

「他怎麼了?」

李歸藏皺眉問道。

蕭婉搖了搖頭,俏臉一陣蒼白如紙:「我也不知道走著走著,他就停下來了1

「他的目光一直注視著石壁上面的圖騰,是不是發現了什麼?」冷珍珍在一旁提醒道。

前方的幾人將余寒圍在中心,目光充滿著擔憂,此刻余寒不僅是他們的救命恩人,同樣是他們的主心骨。

一旦他出了什麼事情,只怕此刻周圍的這些人,都會變得茫然而不知所措。

「我試一試,看看能不能叫醒他1李歸藏終於咬牙道。

同時伸出手,朝向余寒的肩頭就要拍落下去。

「如果我是你,最好不要動他1一個淡淡的聲音傳來。

眾人忍不住紛紛回頭,正好看到步輕煙那張顯得憔悴而又有些蒼白的面孔。

步輕煙穿過人群,一步步走到了余寒的面前。

黛眉微微皺起,落在了余寒眉心的那顆符文上面,凝重道:「他眉心的這枚符文,以前從未出現過。」

李歸藏等人這才發現余寒眉心那突然出現的符文,同時露出一絲疑惑。

的確,以前他的眉心,並沒有這道符文印記。

而此刻,那枚符文不斷散發出陣陣波動。

隱約之間,有一股若有若無的氣息從那符文之中流淌出來,與面前的石刻圖騰之間,相互聯繫在一起。

「如果我沒有看錯,他體內,應該有一種力量,得到了周圍這些石壁的認可1

「或者說,他曾經也是太古某一個種族的遺民,具有那個種族的血脈。」

「所以到了這裡,血脈的力量開始共鳴。」

說到這裡,步輕煙輕輕嘆了口氣:「對他來說,這或許是好事,所以還是不要叫醒他,否則失去了天大的機緣,不是你們能夠彌補的1

步輕煙的話,讓李歸藏等人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

雖然她的語氣很不客氣,但眾人誰也沒有去在意,反而有些感激。

如果當真就那麼叫醒余寒,恐怕後果會更加嚴重。

想到這裡,李歸藏和冷珍珍等人心中暗暗僥倖。

當即,眾人紛紛退到了一旁,沒有繼續圍在余寒旁邊,生怕會影響到他。

而此刻,在不知道的情況下進入那片太古戰場后的余寒,心中也同樣震驚無比。

周圍的場面很真實,有血、有肉,也有聲音。

只是就那麼定格在了那裡,好像要將這幅畫面永遠定格一般。

有些人依然保持著那種衝殺的姿勢。

「我是怎麼進來的?」余寒正在疑惑的同時,也感覺到了眉心處傳來的陣陣溫熱。

輕輕撫摸著額頭上那道硃紅色的印記,余寒臉色微微一變。

記得在十萬大山的葯園時,同樣身為太古平城遺民的白衣人便曾經隱約說起過這道符文的來歷。

只是說得並不詳細。

然而既然他能夠清楚,那麼就是說,在太古平城還沒有完全被毀滅之前。

這道符文在平城居民中便已經出現了。

而不單單是如同之前猜測的那般。

因為自己和子,通過了怨靈捫心。從而得到了太古平城居民的認可所形成。

而此刻,這枚符文的再次出現,讓余寒有些懷疑,難道眼前的這場戰鬥,同樣也是太古平城的那支隊伍以前所經歷的戰鬥?

他一步步的在戰場上穿梭,周圍的一切不斷在眼前劃過。

「好像,並不僅僅是平城這麼簡單啊1餘寒的臉色愈發凝重起來。

「交戰的雙方,應該不是同一個族群1

這一點,從交戰雙方的身軀上就能夠看出來。

其中一方,是與自己身形差不多的,這應該就是太古洪荒時期的普通人族。

然而另一方身形比較高大的是誰?

並沒有過任何的傳說,太古時期有哪一個種族天生就是身形高大的?

余寒心神陷入到了一種莫名的疑惑之中。

這場戰鬥,似乎不僅僅是一場太古洪荒時代,普通勢力之間的戰鬥啊!

「呼」

正在想念之間的余寒,忽然感覺到背後傳來一股冰冷蝕骨的寒意。

下一刻,他們猛地轉身,劍早已經出現在掌心,劍芒吞吐。

百米之外,有一道高大的身影,正坐在一頭巨大的象鼻獸身上,目光朝向此處遠遠投遞了過來。

余寒眉頭緊皺,在那道目光的注視之下,通體一陣冰寒。

「這傢伙,好像是活著的1

果然,他這個念頭剛剛升起,一個聲音就遠遠傳遞了過來。

「你,不屬於這個時代1

聲音如同悶雷滾滾,夾雜著龐大的氣勢,朝向余寒籠罩了過來。

那股可怕的氣勢,還未完全靠近,便已經讓他臉色蒼白如紙,冷汗順著臉頰流淌了下來。

然而,就在這時,地面震蕩,狂風驟起!

一隻通體漆黑的穿雲雕從天而降,落在了余寒的面前。

「哼」

一聲輕哼自他口中發出,聲浪瀰漫,立刻就將那名騎著象鼻獸男子的氣勢震得粉碎!

「真出息,竟然對我人族後輩動手?」

「你難道不知道,他是從什麼地方來的嗎?有他在,很可能會破壞這一方空間1騎著象鼻獸的男子目光一眨不眨的盯著來人說道。

余寒看著那騎在穿雲雕身上的寬厚背影,一股莫名的安全感湧出。

然後,那道身影緩緩回過頭來,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

尤其是,他的眉心處,同樣有一枚符文。

與余寒眉心的那一枚,一模一樣!

看著那熟悉的符文,這一瞬間余寒忍不住有些錯愕,然而更多的還是迷茫。

「怪不得能夠進入這裡,原來你也得到了它1

他伸手指向余寒的眉心,目光中帶著幾分欣慰。

不等余寒開口,他又輕輕嘆了口氣,表情變得有些落寞:「你是跨越了時間長河而來,卻因此而影響了整個戰場1

「晚輩是看到了後世留在石壁上面的圖騰石刻,然後不知怎麼回事就出現在了這裡。」余寒有些苦澀的開口。

騎著穿雲雕的男子微微搖頭,沒有回答余寒的疑問。

他帶著警告的目光狠狠的看了騎著象鼻獸男子一眼,然後轉移話題道:「以你現在的修為,還不具備知道這件事情資格,但是能夠來到這裡,也算是緣分。」

「原本我以為,這一場戰事之後,這片戰場會因此而長埋於地下,卻沒想到,會有一名後世弟子,來到此處。」

「如此的話,是上天眷顧我人族1

他忽然哈哈大笑,目光掃向那名騎著象鼻獸的男子。

「你還看不明白嗎?這是未來」

騎著象鼻獸的男子臉色一瞬間陰鶩了下來,目光充斥著可怕的殺機。

他冷笑連連:「未來嗎?如果死了,那就沒有未來了1

隨著話音落下,帶著象鼻獸那巨大的身軀一起,朝向這邊衝殺而來,目光赫然指向了余寒。

「想要殺他,先過我這一關1

穿雲雕發出一聲刺耳的鳴叫,載著男子一起,與那騎著象鼻獸的男子戰在一處。

看著兩大強者之間在半空中瘋狂的廝殺。

余寒渾身都忍不住微微顫抖了起來。

「好可怕的力量1

「這兩人的實力,到底達到了怎樣的程度?」

他看不懂,至少以前也從未看到過如此可怕的殺伐,尤其是兩人的實力,即便是堂主,也差了太多。

「後輩弟子,集中精力,我送你離開1

一道聲音自他耳中響起。

余寒猛地抬頭,看向那坐在穿雲雕上面的男子。

然後,九天之上,有一束光芒投射下來,直接沒入到了他的眉心之中。

「你得到的符文,還不完整,我來幫你補全了吧1

看著余寒漸漸扭曲淡去的身形,那男子眼中閃爍著濃濃的欣慰。

「總有一日,你會發現這符文的秘密1

「去吧,孩子1

「也許你不知道,這一次你無意間跨越了時間長河,卻給我人族留下了一顆復活的種子1

「總有一日,必將捲土重來1

剛剛寫完的,先傳一章,現在馬上寫下一章,晚八點之前一定到位!

儘管這三天已經折磨的精疲力荊

有你們的支持,依然會鬥志滿滿,我們一起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