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一百三十二章 皇者余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二章 皇者余荒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這」

余寒瞪大雙目,不敢相信的看著面前那具骸骨。

好像是受到了感應一般,他眉心處的那道符文,再次出現。

金色的符文時隱時現,閃爍不定。

與此同時,那骸骨額頭的符文,同樣也開始散發出一絲微弱的光芒,繼而越來越亮。

一陣陣刺耳而又整齊的聲音傳來。

余寒忍不住一怔。

他面前那排列得整整齊齊的石像戰士,竟然如同活了一般,紛紛動作了起來。

每一次動作,都有簌簌的灰塵灑落下來。

整齊劃一,沒有絲毫多餘的動作,朝向兩側緩緩分開。

在他面前,立刻出現了一條通道,直接通向那座帥椅所在的石台。

余寒深吸了一口氣,眉心的金色符文閃爍不定,他一步步朝向前方走去,並不是主動為之,好像是下意識的一般。

下一刻,眼前的情況陡然變化。

他所經過之處,那些石像紛紛掉下一層層石皮,竟是化為一具具血肉之軀。

那都是一尊尊真正的鐵血戰士,雙目平視著前方,一眨不眨。

眼中所凝聚的,都是久經沙場的那股堅毅和不屈。

終於,在余寒到達那尊石台面前的時候,他的腳步停止了下來。

石階一共有九層,踏上去,便可登上那座石台。

他緩緩抬頭,目光所及處,那尊帥椅上的骸骨,忽然變得影影綽綽起來。

與此同時,那尊帥椅上,忽然折射出一道刺目的光芒,將那尊骸骨包裹在了其中。

骸骨上面,漸漸有血肉生出!

在余寒驚訝的目光中,化為一名面如冠玉的中年人,大馬金刀的坐在那裡。

他頭戴金冠,身披黃袍,背後有一桿大旗獵獵招展。

「皇者,余荒1

看到那尊大旗,余寒渾身一震。

然後,赫然感覺到那帥椅上投遞過來的目光。

那個叫做余荒的中年人正看向他,目光帶著幾分審視和欣賞,終於點了點頭。

「呼」

他赫然站起身來,負手而立。

那目光似乎要將余寒刺穿:「我問你,身為余家弟子,你可知應該具備什麼?」

余寒的耳中,如同悶雷陣陣,僅僅一道聲音,卻不下於上一次平城那般怨靈捫心的一幕。

而且那道聲音,似乎直透心底,將他的肉身也完全洞穿了一般。

下一刻,他猛地咬緊牙關。

然後抬頭,分毫不讓的與那道身影對視。

「我一生堂堂正正,區區一句話,也想讓我屈服嗎?」面對著對面狂涌過來的壓力,余寒咬了咬牙,目光卻愈發堅定了起來。

「我姓余,卻並非爾之餘1

那中年人聞言明顯一怔,嘴角竟是有一些笑容綻放:「天下之餘,莫不是我之後人,你以為,你的血液里,沒有我的血脈存在?」

「身體髮膚,受之父母1餘寒依然平靜的回答道:「我這一身血脈,傳承自我父,至於再久遠的事情,抱歉,他沒有和我說過。」

「好一個有趣的小子1那中年人哈哈大笑:「你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可卻也回答得讓我非常滿意1

叫余荒的中年人目光飄向遠方,然後漸漸冰冷下來:「我余家弟子,無論何時,都有一身錚錚傲骨。」「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我孑然一身,可戰天1

「可戰天?」余寒驀然感覺到,這名很有可能是他先祖的人,此刻言語之中透露出來的那股強悍氣勢。

「不錯,大道無情,我一劍誅之!這天下,沒有什麼不可一戰1

「哪怕是這片天1

余寒目光閃爍,正如那一日他所見到的那株斬破虛空的小草一般。

他是親眼看著那纖弱的彷彿一碰就會折斷的草莖,直接將天地都斬開的可怕威勢。

那便是誅天!

心中忽然生出一絲莫名的豪氣,然後抬頭看向了余荒。

他沒有開口,卻重重的點頭。

「好1餘荒轉身回到了帥椅上,就那麼坐了下來。

「你走上前來1

余寒一步步的踏上了石階,身形出現在了那座石台上。

台下,傳來一陣陣興奮的呼聲,那是無數戰士齊聲怒吼的聲音。

在距離余荒十多米處,他微微停止住了身形。

「你,是第一個來到這裡的余家弟子,我很欣慰,因為你沒有經過我的指點和傳承,走到了這一步1

「余青說的沒有錯,你果然很不一般,也不枉我出來見你一面1

余寒先是一怔,隨即才恍然,原來那個騎著穿雲雕的男子叫做余青,竟然也是余家弟子。

「你當真是我先祖?」他抬頭看向余荒,自己與他,在樣貌上的確有幾分相似之處。

然而一切彷彿是在做夢一般,他一直到現在都沒有想到,齊州的余家,竟然有如此輝煌的曾經。

他想到父親曾經教過自己和余飛做人的道理。

赫然與這名自稱是自己先祖的余荒一般無二。

所以即便如此發問,他心裡卻已經相信了這個事實。

「或許父親是知道的,只是出於什麼原因,他沒有說而已。」

余荒目光深邃的看著對面那道年輕的身影,嘴角掛著一絲淡淡的笑容。

「你的體內,有一股連我都看不透的力量,很強大。」

「本來這一次出來,是想要指點你一番的,但是現在看來,或許不需要了1

「可是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1餘寒很認真的說道。

余荒嘿然一笑:「你的心裡已經有了答案,還需要我來確認嗎?」

聽到這句話,余寒低頭苦笑。

是啊,自己,其實早就已經相信了,不是嗎?

他沒有繼續開口,也沒有發問。

余荒的聲音卻再次傳來:「對我來說,你既然敢走上來,那就足夠了,這片古洞的盡頭,有餘青留下的九道傳承,然而你只能選擇其中的一道。」

「所以最後能夠選擇到什麼,就看你自己了1

「至於我,給你太多,只會給你的未來創造無盡的麻煩1

他再次站起身來,看著余寒說道:「以後無論身在何處,切記不要顯露額頭上面的印記,否則很有可能會給你帶來殺身之禍1

「這枚印記到底是什麼?」余寒終於再次問道。

余荒輕輕搖頭:「不要問,等你該知道的時候,或許便是我們再次重逢之時1

「可是我不知道這印記如何收斂?每次出來,都是它自願的1

那被無數戰士尊敬的皇者,此刻看來就像是一個長輩一樣,搖頭看向余寒:「這道印記,來自你體內的血脈,控制好血脈的力量,便可以了1

「血脈力量?」

余寒皺起了眉頭。

「仔細體會體內血液的翻騰,你會感覺到一種特殊的律動,然後嘗試著,用自己的心與之溝通,逐漸掌控這種律動1

余荒的話,宛若楔子一般深深印在了他的腦海之中。

余寒微微閉上雙眸,心神在這一刻達到了通明的狀態。

他終於感覺到了之前余荒先祖所說的血脈律動。

那是一股如同大江奔騰一般澎湃的力量,彷彿從九天之上傾瀉而下的長河,運轉著一種異常恐怖的氣息。

「這就是我的血脈力量嗎?好厲害啊1

依照著先祖的指點,他開始漸漸將心神與血脈力量融合。

果然,漸漸生出了一絲掌控的感覺,隱約之間與那血脈之間的運轉契合。

「好奇妙的感覺1

余寒心中忍不住嘆息,這一刻他對自身的血脈力量,有了長足的認識。

不僅如此,通過對血脈力量的控制,連同對肉身的掌控,也水漲船高。

看著他額頭上漸漸消失的那枚金黃色印記,余荒的眉頭微微舒展。

「竟然是龍鳳祖印,與他一同得到祖印的,應該還有另外一個少女。」

說到這裡的時候,余荒看向余寒英秀挺拔的面孔,嘿然道:「在這方面,比我年輕的時候強多了1

「不過能夠在這麼短暫的時間內,就掌握了控制血脈的方法,資質似乎也不弱於我啊1

「後輩,快點成長起來吧1

「或許,我們真的會有見面的那一日1

余荒輕輕嘆了口氣,他取下背後那面迎風招展的大旗。

「皇者,余荒1

有些破損的戰旗上面,卻蘊含著一絲莫名的鐵血戰意。

當他將這面戰旗取下的同時,所有戰士的目光,都變得虔誠無比。

信手一捻,戰旗上面指甲大的一角被撕扯下來。

然後,將其輕輕貼在了余寒的胸口。

那一小片戰旗直接化為一道光芒,融入到了余寒的體內。

皇者余荒輕輕一展手中的戰旗,無數戰士齊聲吶喊。

「我們,也該走了1他伸手指向了遠處,似乎要將這片虛空穿透。

「那裡才屬於我們1

余寒醒來的時候,周圍已經空曠一片,包括先祖和那些石像在內,已經全部都消失了。

只剩下一塊塊冰冷大石矗立在那裡。

「是真的嗎?」

如果不是體內澎湃洶湧的血脈力量,他或許不敢相信適才所見到的那一幕。

「余家的先祖,竟然是皇者1

他雖然不知道,皇者代表著什麼。

但是,絕對非同凡響!

「此事,如果能夠回到齊州,一定好好問一問父親1

余寒收攝了心神,沒有被牽絆住心神,大踏步的朝向前方走去。

他的面前,先祖口中提及的九條岔路出現在那裡,只是最中間的那一條已經崩塌了。

「看來那個人,已經選走了一條1

余寒雙目微眯,在剩下的八條道路上一一掃視而過。

然後,嘴角漸漸浮現出一絲淡淡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