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大道誅天>第一百三十三章 司馬無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三章 司馬無雙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武俠修真

「這個余青前輩,還真是調皮啊1當余寒的目光在九條岔路上掃過的時候,忍不住笑了。

一共九條岔路,其中八條都是十分寬敞。

只有一條,看起來很狹甚至僅容一人通過,相比之下顯得十分突兀。

而且這條岔路與其他八條岔路之間的距離也是最遠的。

尤其讓他注意的是,那八條寬闊的岔路,每四條屬於一種氣息,而且兩者之間相互對峙,竟是隱約有一種敵對的氣息。

這一幕,儼然與自己跨越時間長河時所經歷的那一幕相同。

其中四條所代表的,應該是那騎著象鼻獸的男子。

而另外四條,則是代表著余青。

只有最小的那條道路,方才是自己的道路。

如果沒有經歷過那一次,誰也不會聯想到這一點,更加會因為心理作用,不會去選擇最狹小的那條岔路。

然而自己不同。

「余青前輩,多謝了1餘寒朝向屬於余青的四條岔路輕輕一拜,如此布置,定然是余青有意為之。

雖然也包含著前輩試探自己之意,然而更多的還是用心的良苦。

他眼中閃過一絲暖意,大踏步的朝向那條岔路走去。

直到身影漸漸隱沒在黑暗中。

一道淡淡的身影突兀的浮現出來,他伸手拍了拍身旁的穿雲雕,搖頭道:「人家是寧可選擇自己的那條路,也不願意選擇屬於我的傳承呢1

穿雲雕好像聽懂了一般,輕輕低鳴了兩聲。

「然而,他如果真的走進了這四條中的一條,或許我會很瞧不起他呢1

「真是一個不錯的小傢伙啊1

他的身影,終於漸漸淡去。

隨之消散的,還有其他的八條道路,就在余青和那隻穿雲雕的虛影消散之後,徹底的崩塌了。

古洞外,看著滿地凍僵的屍體,一道青色身影站立在那裡,眸子里閃爍出一抹冷冽的寒芒。

「看這些傷勢,都是一人所為,講武堂弟子中,能有這樣手段的人,幾乎沒有1一名身穿藍色長衫的少年從那些屍體中站起身來。

青衣少年眉頭微微一皺:「不一定,或許有一個人能夠做到1

「司馬師兄指的是,余寒?」藍衣少年雙目微眯。

瓊華派的二號弟子司馬無雙,僅次於莫道的存在,據說在瓊華派,司馬無雙的地位並不比莫道要低多少。

甚至兩人還一起被稱為瓊華派的絕代雙驕。

足可見司馬無雙的可怕實力,即便不如莫道,也差不了太多。

而那名青衣少年,則是瓊華派的三號弟子,也是三大仙門三號弟子中僅存的一人。

他叫風修羅。

聽到他的話,司馬無雙輕輕點了點頭:「他絕庋的實力。」

「可是,那個余寒只有清微初期的修為,即便有所進步,也不可能會是他們兩個聯手的對手1風修羅皺眉道。

司馬無雙淡淡一笑:「那余寒,入門僅僅不到一年的時間,就連續創造出講武堂的多項紀錄,更是一躍成為前途最光明的弟子,備受他們堂主的重視。你認為,這樣一個人,不會創造出奇?或者還是,你根本就沒有將他放在眼裡?」

他的話語中,帶著一絲責備的意思。

風修羅卻低下頭,不敢有絲毫的忤逆,沉聲道:「是我大意了。」

司馬無雙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輕輕哼了一聲道:「連倚天教傾力培養出來的弟子,都被他擊敗了,你以為,這樣的人會簡單嗎?」

風修羅低垂著頭顱,卻忍不住暗暗咬牙:「余寒,真的是你嗎?已經強大到這般地步了嗎?」

想念之間,司馬無雙的聲音再次從背後傳來:「但這一次,還真不是余寒做的1

風修羅幾步走了過去。

司馬無雙正蹲在冷無極的屍體旁邊,仔細查看著,然後繼續說道:「冷無極死的時候,承受了巨大的痛楚。」

「可以說,是被對方以極端殘忍的手段虐待致死,吃了不小的苦頭。」

他站起身來,哼聲道:「余寒那傢伙,雖然實力不錯,但從他之前出手的方式來看,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所以,講武堂中,應該還有一個人,是我們這一次最大的敵人1

「司馬師兄可能猜出此人是誰?」風修羅眼中閃爍著濃郁的殺機。

「無論是誰,如此對付我仙門弟子,都將只有死路一條1

司馬無雙抬頭看了看天空,然後目光落在了對面的四座山峰上。

「那裡,有氣息的波動,裡面好像有人在修鍊,我們這便過去看看吧,或許能夠有所收穫也說不定1

他一步步朝向前方走去,聲音卻再次傳了過來。

「那個人,很可能是內院英雄榜上排名第一的宋天行1

子魚晉級為核心弟子后,便從英雄榜上消失了,現在英雄榜第一的名字,是宋天行。

聽到這句話之後,風修羅不禁點了點頭,進來的這些人中,除了余寒之外,就只有宋天行的修為最高,所以是他的可能性非常大。

不過,這傢伙到底得到了什麼奇遇?實力竟然一下子進步了這麼多!

兩人身後有三十多名仙門弟子緊緊跟隨,朝向古洞的洞口大踏步走去。

「的確有人進來了,而且人數似乎還不少1司馬無雙指著透過光亮,大概能夠看清的十多米距離說道。

果然,那裡有許多殘留下來的積雪。

而且有著人為的痕,並不是單純風雪自然吹入進來的。

風修羅等人眼中閃過一絲欽佩。

「司馬師兄,我們現在進去,應該可以將他們盡數剿滅1

司馬無雙的嘴角,卻蕩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你不覺得,讓他們幫我來採集雪獸內丹,會比殺了他們更加有趣嗎?」

「師兄英明1風修羅忍不住拍了一個響亮的馬屁。

司馬無雙卻受用之極,哈哈大笑著走入了進去。

「李師兄,余寒已經進去三個小時了,怎麼還沒有一點消息傳出來?他是不是遇到了什麼麻煩?」蕭婉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

李歸藏笑了笑。

身旁的冷珍珍卻先一步開口:「余寒的實力是我們之中最強的,除了仙門三英和他們的二號弟子之外,沒有人是他的對手,他沒有出來,反倒是好事。」

冷珍珍看著蕭婉:「或許他已經得到了裡面的傳承1

蕭婉有些緊張的面孔這才稍微放鬆了一些。

「我勸你,還是少將心思放在他的身上了1人群中,步輕煙的聲音卻傳遞了過來。

蕭婉目光閃爍,看著步輕煙道:「這與你有什麼關係?」

步輕煙輕輕嘆了口氣:「你這樣下去,不會有任何的結果,余寒喜歡的人是子魚,即便你再努力,恐怕也得不到什麼。」

她搖了搖頭,笑容有些苦澀:「我沒有惡意,只是單純的想要提醒你一下罷了,信不信由你1

蕭婉臉色蒼白,如遭電擊,身體也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怪不得他會對我如此冷淡,原來竟是與子魚是一對1

想到此處,心中生出一絲莫名的酸楚。

冷珍珍走到她的身旁,輕輕攬住了她的香肩:「子魚和余寒的事情,不少弟子們都已經知道了。」

「若是真的喜歡他,看著他高興就好了,太過執著,只會害了自己1

蕭婉抬頭看向冷珍珍,然後輕輕點頭:「你說的對,我只要看著他幸福就好了1

李歸藏見到蕭婉似乎並未受到什麼影響,也暗暗鬆了口氣。

同時轉頭看了一眼眾人,雖然蓮子的數量被大家平分以後,數量略顯不足。

然而這三顆蓮子給他們帶來的好處,絕對是明顯的。

弟子們的修為,都在這短短的時間內有了長足的進步。

尤其是看著他們眼中因為實力增加,而透露出的堅定光芒,李歸藏心中便是一陣的欣慰。

「或許,這便是長老們選擇他的原因1

「而他,也的確當得起這份責任1

「余寒,我們都相信你,一定能夠平安將我們帶出風雪天玄域,堅定不移的相信1

一陣打鬥的聲音忽然從石洞的另一頭傳了過來。

讓一眾講武堂弟子忍不住紛紛將目光投遞了過去,眉頭也緊緊皺起。

「有人要闖進來了1

步輕煙應該是這群人中修為最高的,感覺也最為明顯。

此刻她黛眉微皺,已經暫時將宋天行的事情壓制了下去。

現在最要緊的就是保存性命。

「定然是冷無極他們發現了這處古洞,從而追尋了進來1有人猜測道。

李歸藏目光閃爍著幾分擔憂:「以冷無極和一來兩人聯手的實力,那些血蝙蝠雖然厲害,卻擋不住他們,所以他們很快就會到達這裡1

氣氛一下子變得緊張了起來。

他們若是繼續後退,就只能追隨著余寒的腳步走進去。

如果此刻余寒正在修鍊之中,那麼很可能所有的希望都會消失了。

所以,他們要守在這裡,半步不退。

儘可能的給余寒爭取時間!

「所有人都站在我的背後1李歸藏沉聲說道。

然後轉頭看向了冷珍珍和蕭婉:「珍珍,蕭婉,你們過來,這一次,恐怕唯有死戰了1

感覺到打鬥的聲音越來越近,李歸藏的眉頭也緊緊皺了起來。

他看向了步輕煙。

未等開口,那道窈窕身影已經一步走了過來。

「不必說了,我與你們一起戰鬥1

她微微眯起的眸子里,也帶著幾分閃爍的光芒。

「這種感覺,似乎真的挺好的,看來以前的活法,都錯了1

所有人都緊緊握住了自己的兵器。

目光一眨不眨的注視著前方。

打鬥的聲音已經漸漸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連串的腳步聲,越來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