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大道誅天>第一百三十四章 心火祭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四章 心火祭煉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女生小說

余寒站立在那狹小岔路的盡頭,面前出現了一個僅有一間房間大小的石洞。

石洞空空如也,只有周圍的石壁,好像是經過了特殊的手段淬鍊。

使得四面都如同銅鏡一般,光滑而又明亮。

因為鏡面反覆的折射,余寒的周圍,好像出現了無數個自己一般。

除此之外,這石洞內再無其他。

他眉頭微微一皺,陷入到了沉思之中,同時伸手試探了一下。

的確僅僅是普通的石壁,沒有什麼機關和特殊東西摻雜其中。

余寒的嘴角不由得牽起一絲苦澀的笑容:「余青前輩,我辛辛苦苦走到了這一步,你該不會就是想要和我開個玩笑吧1

他沿著那些石壁不斷的轉著圈,試圖尋找這裡面的蘊含的玄機。

然而卻一無所獲。

「難道,真的只是一個玩笑?」

目光不住的朝向四周看去。

石壁上折射出來的「自己」,也同樣跟隨他的一舉一動而動作。

這一刻,余寒忽然間雙目微眯,隱約之間似乎抓到了一絲什麼。

然後,他握緊了拳頭,開始打起了一套曾經在齊州余家時候修行的一套普通的修身拳法。

雖然沒有摻雜真氣,一拳拳卻是行雲流水。

一套普通的修身拳術,以他此刻的修為施展出來,竟然別有一番韻味。

看著石壁上一拳拳疊加在一起的影子,余寒的目光越來越亮,有一絲明悟閃爍。

終於,他的動作停止了下來。

嘴角也咧開一絲會心的笑容:「原來是這樣,余青前輩真是用心良苦,小子駑鈍,險些曲解了前輩的意思,真是慚愧。」

話音落,他微微盤膝坐倒了下來。

「前輩定是看出了我體內,因為過多煉化一些天材地寶強行提升修為,從而導致根基有些虛浮,再加上那突然出現的丹田,還有丹田上面的劍意星河,這些都不是真正屬於我自己的東西。」

「所以他才設下了這四面石壁鏡子,就是讓我真正的看清楚自己,那些力量,或許很強大,甚至能夠支撐我創造出輝煌的戰績1

余寒眼中閃過一道銳利的鋒芒:「然而終究不是我自己的東西1

「余青前輩在這裡雖然沒有給我留下任何的傳承和功法神通,卻留給了我一個更加寶貴的東西1

「如此,我又豈能讓他失望?」

他目光閃爍之間,頭頂忽然有一陣光芒繚繞。

橫貫在體內的劍意星河緩緩懸浮,飄蕩出了體內。

與此同時,渾身氣血涌動,隨著心神不斷的釋放出一道道精純的元力。

「今日,我便以我自身血脈之力,融合大道本心,祭煉自身,這樣,我才是真正的自己1

「呼」

隨著血脈力量的催動,余寒渾身上下就那麼突兀的激蕩出一道道炙熱的火光。

那是他自己的本命心火,此刻竟然被催動了出來。

然後,那道火光漸漸縮直接化為一道燭火般的微弱火焰,散發著淡青色的光芒。

然而,那火光雖然看似弱卻流轉著一種堪稱可怕的氣息。

隨著火光顫抖而釋放出來的恐怖熱量,使得周圍的空間都產生了一絲絲的扭曲。

然後,他微微托起的手臂,朝向那條劍意星河緩緩降落了下去。「嗡」

就在那一簇火苗降落在劍意星河之上的時候,整條星河好像沸騰了一般,開始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連帶著他的身體,也如遭電擊般猛地一震,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

劍意星河與他的元神相互連通,如今遭到自身心火的淬鍊,那股可怕的淬鍊之力,竟讓自己的元神都被震傷了。

他咬了咬牙,眼中閃爍出一股堅定與不屈。

心火不斷的燃燒,那淡青色的火光,將整條星河全部都包裹在了其中。

終於,體內遭到的震蕩略微減弱了一些。

「既然要淬鍊,那就都一併來了吧1

一縷心火再次出現。

不過這一次,卻並沒有出現在他的面前,而是出現在體內丹田的位置。

與之前的情況一樣,他的丹田直接被那股淡青色的火苗吞噬。

金色丹田上,那些密密麻麻的紋理不斷浮現出來,不過卻沒有如同他想象中的那樣,會產生一絲反抗和抵觸的力量。

反而自動吸收起那些心火的熱量,從而融入到了自身之中。

「看來,它早就等待著與我真正融合的那一天了,只是我始終都不曾想到這一點,反倒耽誤了它的成長1

余寒蒼白的臉色微微一動,有些自嘲的開口。

「轟鹵

劍意星河的震蕩愈發的激烈起來,讓他受到的震蕩,也忽然呈現出幾何倍數的增加。

可怕的氣流在體內橫衝直撞,連同半空中那染上了一層淡青色光芒的劍意星河,在這一刻都顯得暴躁了起來。

余寒口中不斷咳出大口大口的鮮血,臉色也變得難看之極。

「這樣下去,恐怕身體無法支撐住這股震蕩1他心中暗暗著急。

掌心一翻,那顆至尊法蓮的蓮子赫然出現。

龍眼大小的蓮子散發著一陣陣淡淡的香氣和氤氳的光芒。

好像當真是一顆無上神葯一般,充斥著一股本源的神聖氣息。

幾乎想也不想,他一口就將這顆蓮子吞服了下去。

此時此刻,他也是在賭,雖然清楚,余青既然將自己一路引到了這條路上,一定能夠平安的度過這一劫。

但真正的現實里,他卻沒有太多的時間了。

李歸藏等人此刻雖然暫時還算安全,但那畢竟只是暫時的。

因為這座古洞並不十分隱蔽。

所以如果冷無極和一來兩人存心要將他們找出來,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找尋到此處。

所以他必須要快速的度過這一關。

正因為這樣。

才會選擇了這種激進的方式,而沒有選擇穩妥的以心神之力淬鍊。

這樣一來,固然危險度大大提升,甚至隨時都有可能承受不住心火的祭煉而煙消雲散。

但卻能夠將時間大幅度提前。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至尊法蓮的蓮子方一入口,便化為一道清涼的氣流,瞬間涌遍全身。

這株曠世奇葯所釋放出來的藥力絕對是恐怖的,所以就在那些藥力朝向渾身上下不斷瀰漫開來的時候。

他臉上的痛苦也稍微減弱了一絲。

額頭上大滴大滴的汗水不斷滴落下來,臉色更是蒼白如紙。

好在有了那股藥力的支撐,顫抖的身體開始漸漸平復了下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懸浮在他頭頂的那道劍意星河,終於凌空綻放出一道眩目的光華。

一百零八顆大星,全部都如同剛剛被雨水沖洗過一般,出奇的明亮。

閃爍的星芒之中,也帶著一股純凈的氣息,而且,明顯有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傳來。

余寒輕輕鬆了口氣,那道心火再次化為一簇火苗,重新被他納入到了體內。

與此同時,金色的丹田表面,那些密密麻麻的紋理也漸漸淡去,終於徹底的消失不見。

丹田內,那股刺穿天地的凌厲劍意也紛紛隱去。

但余寒卻知道,它雖然消失,但卻並未失去,而是全部內斂了起來。

包括那些紋理,從前是以自主的形態存在,而此刻,經過一番淬鍊之後,已經與自己的血脈徹底融為一體。

至此,那才真正是自己的丹田。

擦掉嘴角的血跡,余寒輕輕站起身來。

他信手一招,那條劍意星河凌空盤桓,然後重新沒入到了頭頂。

空閑的右手輕輕一握,一股可怕的引爆之聲陡然傳來。

那是一種充斥著力量的感覺。

「竟然到了清微中期!真是得來全不費功夫啊1餘寒的嘴角,有一抹笑容漸漸綻放出來。

同時心中也有些慶幸。

從他掏出至尊法蓮蓮子服下的那一刻,並沒有真正的想要以此來突破清微中期境界。

當時的使用,僅僅是為了守住肉身不會被撕毀而已。

只是沒想到,就在心火祭煉體內的氣息成功之後,連同他的修為也被提升到了清微中期境界。

而且此刻,體內的所有大道都變得十分精純,在心火的淬鍊之下,虛浮的雜質全部被一掃而空。

取而代之的則是真真正正屬於自己的氣息。

「富貴險中求,這一次,還真是有些危險,下次,斷然不能這樣拚命了1餘寒輕輕嘆了口氣,目光也朝向四周掃視了過去。

然後微微一怔!

他周圍的那四面鏡面一般的石壁,不知何時已經徹底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則是再普通不過的石壁,好像那些鏡面,從來都沒有存在過一般。

「怎麼回事?」

他眼中閃過一絲凝重,因為那些鏡面消失的時候,並沒有感覺到絲毫的氣息變化。

正對著他的方向,忽然有一陣氣息的波動傳來。

與此同時,他體內的丹田也產生了一絲淡淡的共鳴。

「丹田竟然又有所感應,難道除了這四面鏡子的考驗之外,還有其他的東西?」

想到這裡,他一步步的朝向那道波動傳來的方向走去。

直到走到了石壁的正對面,那股波動也越來越密集。

余寒目光閃爍,石壁上,鑲嵌著一段骨。

那是一根指骨。

應該是食指的指骨。

這一截指骨光滑如玉,即便經歷了這麼多年的陳放,依然沒有感覺到一絲一毫破損。

余寒伸手將那段指骨握在掌心。

既然丹田已經提醒了自己,那麼這節指骨中,必定有所機緣。

冰涼的感覺從掌心瀰漫開來。

他的腦海中,大量的信息狂涌而入。

他渾身忍不住渾身重重一震,眼中也化為了一片震驚之色

「九月焚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