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大道誅天>第一百四十三章 也是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三章 也是劍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科幻小說

看著同樣被那把斷劍震得光芒搖曳的劍意星河,余寒雙目微微眯起,有一道冷芒電射而出。

與此同時,他的眉心處,一道紅色的細線悄悄開啟了幾分,可怕的毀滅氣息流淌出來。

「這麼快,就要用到這一招了嗎?」

他雙目精芒閃爍,帶著幾分嗜血的衝動,掃向兩人。

眉心的那道紅線,此刻便如同一道毀滅之門般,一旦開啟,將會爆發出不可阻擋的恐怖神威。

然而,就在他即將開啟毀滅之眼力量的同時。

背後的劍,忽然發出一陣清脆的嗡鳴之聲!

「鏘」

不等他反應過來,背後的劍竟然自動脫鞘而出,化為一道長虹般的劍氣,貫穿了天穹。

然後在半空中沿著一道蘊含著天地至理的詭異弧線俯衝下來。

「這慫貨,今天怎麼這麼主動?」

余寒心中忍不住有些驚訝!

想到當初面對一件下品法器都害怕的如同麵條一樣耷拉下來的慫貨。

此刻竟然自動發動攻擊,散發出可怕的力量。

這一變故,讓他生出幾分不解。

同樣也是一把劍,只不過余寒手中的是一把完整劍。

而一風和凌洛神催動的卻是一把殘缺的斷劍。

然而,那把斷劍擁有上品法器的品級。

而余寒背後的那把劍,當初卻都不敢與下品法器正面一戰。

看著再次飛回到了自己面前的劍,余寒本就有些驚訝的目光,忍不住更加驚訝起來。

「我靠,不會吧1

此刻懸浮在他面前的那把劍,劍身上所有的跡全部褪去,取而代之的則是雪亮得如同白雪般的劍身。

一股可怕的能量在其中流轉,繼而釋放出一種古樸而又鋒銳的氣息。

「好可怕的氣息!這慫貨,什麼時候擁有這樣的能力了?」余寒皺起了眉頭。

從得到這把劍開始,無論教書長老還是之前的劍閣長老,都說過這把劍的不凡之處。

只不過自從它來到自己手上后。

除了那一次降服御器環的時候,展露過一次驚天大逆轉之外,便再無任何輝煌的情況出現。

甚至余寒也一直都在暗暗研究,這把背後不知道隱藏著多少秘密的劍,到底有什麼不同凡響之處。

然而卻一直都沒有任何收穫。

直到此刻,劍所展現出來的力量,讓他這個主人,都有些疑惑。

如果不是劍身傳遞過來熟悉的氣息,他甚至已經開始懷疑,此時眼前出現的這把劍,到底是不是自己之前擁有的那把劍。

「嗡」

劍懸浮在他面前,不住的嗡鳴顫抖了起來,顫抖之中,還帶著幾分激動。

與此同時,一風和凌洛神催動那把上品法器斷劍,終於破開了劍意星河的防禦!

余寒眉頭一閃,劍意星河化為一道光芒,重新沒入到了體內。

劇烈的震蕩讓他原本就有些蒼白的臉色,顯得愈發的蒼白起來,嘴角也沁出一絲血跡。

「呼」

劍自動飛回到了他的手中,竟然與余寒產生了一絲共鳴!他雙目微微眯起,掌心不斷傳遞過來的一股股迫切一戰的暴虐氣息。

「拼了1餘寒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應不應該相信這曾經坑了自己的慫貨。

然而此刻,已經沒有其他的辦法,只能夠順勢刺出了手裡的劍!

他沒有施展出任何的功法神通,也沒有摻雜出任何的劍意,就那麼平華無奇的刺出這一劍。

只是,就在他這一劍刺出之後,一道宏大的劍氣直接從劍尖噴涌而出。

可怕的氣息讓周圍的空間都產生了一陣陣扭曲。

余寒臉色驀然變化,因為他明顯感覺到了這道劍氣的恐怖,甚至超越了自己的劍意星河。

然後,與對方那道劍氣,相互對撞在了一處!

「嗡」

兩股同樣蘊含著古樸氣息,但卻又截然不同的氣息,在半空中針尖對麥芒的相互爆破。

每一次爆破,余寒的手臂就微微顫抖幾分,催動劍發動如此攻擊,對他自己來說的壓力也非常巨大。

而對方是由兩人聯手催動,單單是這一點,就比自己佔據了不小的優勢。

然而,余寒心裡卻並沒有多少恐懼。

目光中精芒閃爍,似乎受到了劍的感染,戰意飆升而出。

劍身之上蓬然爆發的力量,與他自己沸騰的血脈力量達到了最直接的契合和共振。

「難道,是我在淬鍊血脈力量的時候,喚醒了這把已經沉睡的古劍?」余寒的心中剛剛生出這個想法,便自己將其否定了。

因為雖然此刻劍中透露出了自己血脈的氣息,但卻並沒有與自己產生絲毫的聯繫,而且這把劍,並沒有劍靈的意識出現。

所以,它並沒有被喚醒。

但是自己的血脈力量,卻能夠將它曾經所受到的創傷抹平了一部分。

從而可以展現出從前的一部分力量,達到了如今這樣的程度。

「可是,僅僅恢復了一部分,又有如此威力,當著好厲害1

眼見著半空中僵持不下的兩道劍芒,一風和凌洛神眼中也驚訝無比。

「這傢伙,竟然擁有能夠與上品法器抗衡的神物,真是了不起啊1他們心中暗暗咬牙。

「轟隆鹵

可怕的震蕩之中,兩道劍氣轟然破碎,一寸寸的相互消磨殆荊

然而他們的劍勢卻並未停止下來。

一把劍。

一把斷劍。

兩件神物的本體就那麼相互抵觸在了一處,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響。

余寒臉色微微一變,透過劍,不斷有恐怖的力量衝擊過來,讓他五臟六腑都開始翻騰起來。

如果不是體內象徵著大乾坤訣的陰陽魚圖案不斷釋放出一道道鎮壓的力量,恐怕這一刻必定會受到重傷。

「沒想到,你還有這麼多的底牌,真是小看了你,不過既然已經戰鬥到了這般境地,你已經沒有任何機會了1凌洛神看著余寒咬牙道。

他旁邊的一風也冷哼了急聲,目光落在了余寒的身上:「今日無論你有多少底牌,都將隕落在斷劍之下1

「是嗎?」余寒嘴角勾起一絲淡漠的笑容,目光掃了兩人一眼,然後落在了直接碰撞在一處的兩把古劍上。的確如同他們所說的那樣,此刻自己以一人之力面對他們兩個的聯手一擊,本就佔據著絕對的劣勢。

再加上這兩把古劍的力量在伯仲之間,所以最後的勝負,很有可能取決於神兵利器的使用者本身的實力。

而相比之下,自己絕對扛不過他們兩個聯手。

這也是為何一風和凌洛神會變得輕鬆的原因,他們也看到了這一點。

然而,雖然結果似乎已經確定,余寒的嘴角,卻輕輕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

他的臉上,有隱約的笑容流轉。

「你們高興的也太早了,還沒到最後一刻,結果就永遠都不能確定1

凌洛神不屑的看著他,冷哼道:「我就不相信,你還有其他的底牌!如果真是這樣,那麼這一次我認栽了1

余寒聞言忍不住笑了起來,他目光一眨不眨的注視著凌洛神。

眉心那道紅線再次濃郁了幾分。

然後輕輕開口道:「恐怕會讓你失望了,因為我還真有一張底牌沒有用出來呢1

話音落,眉心那道紅線,漸漸變得寬大了起來。

而且隨著一股股絕強的毀滅氣息瀰漫,那隻毀滅之眼,終於緩緩開啟了一道縫隙。

正在全力催動斷劍的一風和凌洛神,幾乎同時感覺到了這股可怕的氣息,目光落在余寒眉心的時候,已經化為了一片驚駭莫名。

「毀滅之眼?怎麼會到了你們的手裡?」凌洛神問了一個很白痴的問題。

所以回答他的不是余寒,而是身旁的一風。

一風的眉頭,此刻已經擰成了一個「川」字,之前淡漠的目光,已經化為出奇的凝重。

「殺了司馬無雙,還能夠將他體內封印的毀滅之眼得到,融入到自身體內,將毀滅之眼的力量壓制1

說到這裡的時候,一風猛地抬頭,咬牙道:「你們講武堂竟然作弊,派出長老進入到了這裡1

余寒聞言忍不住嘿然冷笑道:「區區一顆破眼球,有什麼了不起的?也值得我們講武堂長老出手?」

他平靜的目光在兩人驚駭到了極點的臉上掃過,然後繼續道:「如果不相信,我可以留你們一條狗命,然後到外面的時候,自己問一問你們仙門的長老,講武堂到底有沒有作弊1

「當初為了鎮壓這顆毀滅之眼,瓊華派足足出動了六名長老,聯手布下陣法才將其封印,並且鎮壓住1

「你的實力如此弱怎麼可能鎮壓住毀滅之眼的力量?」

余寒輕輕搖了搖頭,帶著幾分玩味的看向了他們兩人:「我倒是真沒有覺得,這隻毀滅之眼有什麼厲害的地方1

「現在我覺得最重要的事情也不是這些,而是這時間已經差不多了,那就送你們一起上路吧1

隨著話音落下,那道微微開啟一條縫隙的毀滅之眼,再次張開幾分。

直到開啟到了三分之一的程度,這才停止了下來。

無窮無盡的毀滅之力,從那道沒有完全開啟的毀滅之眼中迸發而出。

直接形成一道毀滅的風暴,翻翻滾滾的朝向兩人覆蓋了過去。

一風和凌洛神,眼中同時閃爍著濃濃的駭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