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道誅天>第一百四十四章 殺無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四章 殺無赦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歷史穿越

沒有了凌洛神和一風的看守,其他仙門弟子也不敢對講武堂弟子太過逼迫。

雖然這些講武堂弟子的實力不如仙門,然而人數卻是他們的數倍之多。

所以一旦拼起命了,他們也沒有絕對的把握就會取得最後的勝利。

而且即便能夠勝利,也終究會是慘勝,至少周圍的這三十多名仙門弟子中能夠活下來的,絕對不會超過一隻手。

而將無糖弟子也正因為看出了這一點,所以紛紛從與雪獸激戰的圈子裡退了出來。

這些仙門弟子眼見他們如此,只是靜靜的站在旁邊看著,不敢開口逼迫。

一種講武堂弟子將受傷的師兄弟們扶到一旁,簡單的處理起來。

三頭雪獸並沒有追擊,就站在了原地,目光帶著幾分警惕的看著周圍的眾人。

看著眼前的這一幕,桓玄目光閃爍,嘴角掛著幾分冷漠的笑容。

他此刻站在了仙門的隊伍之中。

就那麼淡淡的看著講武堂那邊不斷投遞過來的冰冷目光。

很顯然,適才自己出賣余寒和講武堂的事情,已經徹底的激怒了這些弟子。

一開始的時候,的確還有一些難以接受。

不過思量了片刻之後,便漸漸想明白過來,臉上也浮現出一絲莫名的得意。

余寒實力雖強,但面對兩名仙門二號弟子的圍殺,絕對難逃一死。

到時候不僅是他,連同這些講武堂弟子,在被利用完之後,也將會被擊殺。

所以自己的選擇無疑是明智的,不僅能夠明哲保身,還得到了仙門的認可。

「一群蠢貨,竟然如此愚忠1看著對面的講武堂弟子,桓玄微微冷哼了一聲:「講武堂早就已經拋棄我們了,否則怎麼可能連一名核心弟子都不曾派出來?」

他踏前一步,繼續說道:「無論仙門三英還是他們的二號和三號弟子,全部都是講武堂核心弟子的級別,長老們卻只是派了我們這些內門弟子進來,這完全就是讓我們送死1

「你們就從未想到過這樣的事情嗎?我們辛苦的修鍊是為了什麼?就是為了有朝一日,可踏臨巔峰,舉世矚目1

「可如果連命都沒有了,想再多的事情還有什麼用?」

說到這裡,桓玄微微一笑:「你們不要再等余寒了,凌洛神和一風都是仙門的二號弟子,是除了仙門三英之外,這代弟子中的最強者。」

「他們每個人都是清微後期巔峰的境界,又有仙門層出不窮的可怕手段,所以如果你們還想著他能夠活著回來的話,那我不妨奉勸你們一句1

「還是死了這條心吧1

說到這裡的時候,桓玄眼中閃爍著一股快意的笑容。

對他來說,只要余寒死了,無論是不是死在自己手裡,都替這一條手臂報了仇。

至始至終,他還是將這斷臂之仇怪罪在了余寒的身上。

「你閉嘴1講武堂弟子中,有人呵斥道:「這裡,唯獨你沒有資格說出這樣的話1

「是啊,講武堂培養了你,你的修為能夠成長到如今這種地步,耗費了講武堂多少資源?現在卻反過來倒打一耙,簡直就是白眼狼1

「余寒不會失敗的,他一定會提著凌洛神和一風的頭顱回來,你等著看吧1

桓玄目光閃爍,心中卻冷笑不已,還真是小看了余寒在這群蠢貨心中的地位呢!

「冥頑不靈,等凌洛神和一風回來,便是你們的死期1

他嘴角始終帶著一絲微笑,顯然因為余寒的事情心情大好。

就在此刻,半空中忽然有兩道黑影凌空激撞而來,其目標赫然正是桓玄。

「誰敢偷襲?」

桓玄眉頭一皺,側身避過那兩道黑影的衝擊,不禁定睛瞧去!

隨著兩聲沉悶的聲響傳來,他也終於看到了掉落在厚厚積雪上面的兩道身影。

然後帶著笑容的面孔漸漸收斂,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片不敢相信的驚駭莫名。

最後連同整個身體都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不可能怎麼會這樣?」

這一刻不僅是他,連同周圍那些仙門弟子,心裡也紛紛「咯」一聲。

一股徹骨的冰寒瞬間涌遍了全身。

凌洛神和一風早已經僵硬的屍體就那麼直挺挺的插入到了雪地之中,露出兩張因為冰凍而慘白的面孔。

紛紛瞪大雙目,似乎到死都不敢相信他們會是這樣的結局一樣。

「很抱歉,讓你們失望了呢!最後的結果,似乎和你們想象的有些不太一樣1

隨著一個淡淡的聲音傳來,他們終於看到了那道白色身影,緩緩出現在面前。

「絲」

所有人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甚至連他身後的那些講武堂弟子,都不敢相信的看著那道風雪中傲立的白色身影。

然後,終於發現眼前的一切是真的。

至此,在講武堂弟子中,爆發出一陣震耳欲聾的歡呼聲。

這一刻,他們眼中有熱淚滾燙,似乎要將之前所有的委屈全部都抒發出來一般,聲音直接穿透了漫天風雪,飄向遠處。

讓那三頭守在一側的雪獸都忍不住露出幾分駭然之色,警惕的看著講武堂弟子一方。

「你怎麼可能殺了他們?」

桓玄臉色早已經蒼白如紙,聲音帶著幾分顫抖看向了余寒。

「一點都不意外1餘寒輕蔑的看著他,繼續說道:「不過你的表現,卻讓我很意外,所以接下來,你也不必繼續活下去了1

他雙目微微眯起,一抹殺機在眼底一閃即逝。

「順便告訴你,講武堂從來都不曾拋棄任何一個弟子,這一次我們雖然九死一生,危險重重,但一旦取得最後的勝利,我們便是講武堂的歷史1

他一步步的朝向桓玄走去。

周圍的仙門弟子,竟無一人敢出手,反而朝向兩側潮水般的退了出去,將桓玄整個暴露在了他的視線之中。

桓玄不住的後退,看著余寒眼中越來越盛的殺機,拚命的搖頭。

「我只是一時糊塗,念在大家是同門,放過我1

他哀求道,眼中的快意和嗜血全部都不見了。

這一刻,余寒反倒有些可憐這個傢伙了。

然而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所以此刻,他不會有半分的留手,一掌拍出,掃落了漫天風雪,將桓玄的身體漸漸掩埋在了其中。

「你們這些人,都該死了,不過念在你們只是幫凶,並無傷人之心,所以這一次我不殺你們1餘寒雙目微眯,掃向了周圍的仙門弟子。

講武堂弟子這邊則是目光閃爍,雖然他們很想親手殺了這些傢伙,但余寒既然已經開口,他們也只能遵從。

那些仙門弟子自然如蒙大赦。

余寒的凶名在仙門弟子心中便如同夢魘一般。

所以就在他說出放過他們的那一刻,所有仙門弟子瞬間便消失在了原地,不敢有半分逗留。

直到他們所有的身影都消失不見了蹤跡,余寒這才彎下腰來。

「噗」

他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落在皚皚白雪之上,說不出的怵目驚心。

然後一屁股坐在地上,滿臉都是苦澀的笑容!

「余寒」

因為放過了那些仙門弟子而心中稍微有些不太痛快的講武堂弟子,見到他吐血跌倒,立刻紛紛明白了過來。

對付兩名仙門二號弟子聯手,能夠取勝已經殊為不易。

有怎能不受傷?

他定然一直都在壓制著自己的傷勢,無力擊殺其他的仙門弟子。

否則以余寒的處事風格來看,絕對不會這樣做的。

十餘名弟子立刻蜂擁了上去,將他守護在了中心。

更是有一些弟子們掏出了自己的療傷聖葯,遞到了余寒的面前。

余寒揮了揮手,搖頭道:「我的傷勢,普通的療傷葯沒有用,你們先幫我護關,我先自行運功療傷1

說完這句話之後,他便直接進入到了入定狀態。

只是,眾人誰也沒有發現,此刻余寒的背後,那把劍已經消失了。

與凌洛神和一風一戰中,余寒最後催動了毀滅之眼的力量,才最終將兩人擊殺。

而自己也遭到了毀滅之眼的反噬,受了不輕的傷勢。

兩名仙門的二號弟子也絕對不是普通人,就在毀滅之眼催動的那一刻,他們也發動了瀕死的反擊。

讓余寒傷上加傷,險些倒地不起。

最後一次對撞中,合著毀滅之眼的力量,劍終於一舉擊敗了那把斷劍!

然而它也如同餘寒一般,遭到了不輕的創傷。

劍身再次恢復了從前一般的跡累累。

不僅如此,表面還有斑駁的裂痕出現。

這讓余寒有些忍不住心疼,心中與劍的那一絲莫名的聯繫再次出現。

它輕輕顫抖了幾下,便徹底的斷開了這股聯繫。

好像在告訴自己,已經走完了最後的一程。

余寒將它收入到了劍意星河之中,依靠著劍意星河的力量進行溫養,同時又擔心講武堂的弟子們,所以強行壓制了傷勢,馬不停蹄的趕了回來。

之後又閃電般的擊殺了桓玄,嚇退了仙門弟子。

終於重傷不支,匆匆吩咐了一句,便陷入到了恢復之中。

旁邊的講武堂弟子自動將余寒護在了其中,這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守護。

此時,仙門三英終於來到了風雪殿的大門口。

望著那巨大的山嶺之上迎風矗立的大殿。

莫道與一衝臉上同時閃過一抹笑容。

然後相視一眼,又落在了後面將近兩百名講武堂弟子身上。

「聽說這風雪殿外的風雪嶺共有十里,一里一血祭,方可開殿門1

「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1

他嘴角掠過一抹冰寒的笑意。

「所以那就只能試一試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