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一百四十五章 十里風雪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五章 十里風雪嶺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風雪天玄域,漫天冰雪風吹曲,千里人蹤滅,望雲噓!

這裡無日無夜,儘是雪風呼嘯,單調的一片瑩白之色。

距離余寒開始恢復傷勢一直到現在,已經足足過去了一天一夜的時間。

隨著體內真氣開始流轉順暢,他的氣血也漸漸恢復了平靜,傷勢恢復的越來越迅速。

經歷了一日一夜的調息,余寒終於緩緩睜開雙眸。

入目處,赫然正是那十餘名緊緊守護的弟子,因為長時間沒有動過,周身已經被積雪覆蓋。

然而依然就那麼直挺挺的站立著,紋絲不動。

余寒心中劃過一道暖流,站起身來,將距離他最近的一名弟子身上的積雪掃落。

「大家,辛苦了1

他開口說道。

聽到他的聲音之後,那些守護的弟子們方才抖落身上的積雪,目光中卻沒有半分埋怨,有的只有對他的感激。

這些不善言辭的弟子們只是傻笑著撓了撓腦袋,卻一句話也沒有說。

「其他人呢?」

余寒掃了一眼四周,並未發現其他弟子的身影,臉色頓時一變。

同時心中生出一絲不祥的預感。

「大概三個小時前,步輕煙師姐帶著一部分師兄弟們趕了過來,見到你情況穩定下來就放心的帶著所有人離開了,只留下我們在此守護1

「不好1

聽到這句話之後,余寒臉色越發的凝重起來。

步輕煙他們都知道沈東玄和一部分講武堂弟子出事了,也清楚自己著急趕路的目的。

只是沒想到,自己會在這裡遇到了凌洛神和一風,從而耽擱了這麼久的時間。

他們之所以離開,恐怕已經先一步趕向風雪殿了。

想到這裡,余寒的心底愈發冰冷了起來。

那裡可是有些仙門三英的存在,論到單打獨鬥,自己或許能夠與仙門三英一戰,但同樣也會異常的艱苦。

然而仙門三英同時出動,自己根本就不是對手。

自己尚且如此,步輕煙他們此刻趕過去,根本就是自投羅網。

一念至此,再也不敢耽擱,朝向身旁的十幾分匆匆吩咐了幾句,當即展開身法,朝向風雪殿的方向疾馳而去。

「三個小時的時間,如果我足夠快的話,或許還能挽回一些損失1

急速趕路之中,漫天冰雪全部都被他撐開的護體真氣震飛了出去,身形化為一道流光,將速度催動到了極致。

而就在此刻,步輕煙和李歸藏等人,帶著將近兩百名講武堂弟子,已經來到了風雪嶺。

十里風雪嶺,山巔入神殿。

站在最下方,透過漫天風雪的遮擋,能夠隱約看到那座巨大的宮殿。

「那裡就是風雪殿嗎?」步輕煙目光閃爍,微微開口道。

李歸藏等人忍不住點了點頭:「那裡,應該就是了1

說到此處,所有人都沉默了下來,眼中有一絲凝重劃過。

仙門三英,此刻應該已經進入到了大殿之中,等待著天玄鏡最後開啟的那一刻到來。

步輕煙目光朝向周圍掃了一眼。

將近兩百名師弟,數量上,幾乎能夠與此行仙門所有弟子的數量差不多了。

然而一旦發生真正的戰鬥,這些弟子們,很可能一個都回不去了。

「余寒因為受傷,所以暫時無法與我們並肩作戰了1步輕煙櫻唇微啟,緩緩開口。

然後,她轉過身來,目光就那麼看向了一眾講武堂弟子。

「但是,我們不能眼看著同門弟子,就被那些仙門的傢伙血祭,要死,我們也應該在一起的1

「可我不想勉強你們,我相信,余寒也是不想勉強你們的1

「所以想要與他們拚死一戰,哪怕流盡最後一滴血,也要殺個天翻地覆的,就跟隨在我身後,不願意的,現在離開,或許等到試煉結束的時候,還可以存活下來1

步輕煙收回了目光,再次看向那十里風雪嶺。

這條路並不寬敞,然而卻充斥著一種說不出的肅靜,隨著冷風迎面吹來。

隱約的血腥氣息也傳遞了過來。

她黛眉微微一皺,踏步朝向前方邁去。

「我們隨你一戰1李歸藏與冷珍珍牽起手臂,哈哈大笑著也跟了上去。

蕭婉默不作聲,腳步輕移,也朝向前方走去。

「哈哈,大不了就是一死,那又能如何?十八年後,老子又是一條好漢1

講武堂弟子們紛紛大聲怒吼,竟是一個人也沒有離開,浩浩蕩蕩的跟隨在了大部隊的身後。

步輕煙行進的速度不慢,十里的道路,加上陡峭的山嶺,讓他們步伐越來越慢。

終於,在走到將近一里的終點時,步輕煙忽然停住了腳步。

「怎麼了?」李歸藏和冷珍珍同時閃身來到了她的身旁,手緊緊握住了劍柄。

步輕煙的眸子里,隱約的霧氣閃爍而出。

然後,她慢慢的朝向一側走去!

那裡有一角灰色的衣角從雪地中露出,隨著冷風的呼嘯而不斷擺動。

她輕輕蹲下了身子,素手不斷將那衣角上面冰冷的白雪拂落,漸漸露出了一巨冰冷的屍體。

李歸藏等人目光閃爍,臉色立刻變得難看之極。

「大家快來幫忙,不止一名師弟遇害了1步輕煙的聲音帶著幾分哽咽。

十餘名弟子紛紛湧上前來,徒手將周圍的積雪一掃而空。

整整十具屍體,就那麼突兀的出現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還有地面已經乾涸成冰的血紅色冰晶,那十名弟子,就躺在冰晶之上,咽喉處有一道嫣紅的血線。

「他們真的進行血祭了1步輕煙目光看向了遠處的風雪殿,前方空無一人,那些仙門的傢伙,應該已經進入到了其中。

如此的話,這條路上,不知道還會有多少講武堂弟子的鮮血。

「這些仙門弟子,當真狠辣之極,如此喪心病狂,其心可誅1步輕煙握緊了拳頭。

李歸藏牙齒咬得咯咯作響:「今日即便拼了性命,也要將他們湮滅,為死去的師弟們報仇1

「走吧!希望沈東玄他們還活著1

步輕煙開口說道,然後伸手將一名女弟子的屍體扶起,就那麼抱了起來。

「帶著兄弟們一起走,我們無論生死,都要在一起1

講武堂第子們的眼眶濕潤了。

他們一言不發,紛紛將地上同門兄弟的屍體抱起,跟隨在步輕煙的身後,朝向前方走去。

隨著眾人不斷前行,越來越多弟子們的屍體被從雪地中清理了出來。

這條路剛剛走到一半左右,眾人身上的屍體,已經達到了五十具之多。

「一里十人,他們當真心狠到了極點,十里風雪嶺,一百講武堂弟子,就這樣隕落了啊1

李歸藏目光閃爍,手臂因為劇烈的憤怒而顫抖了起來。

「我講武堂弟子,從不畏懼任何挑戰,今日一戰,與仙門不死不休1他怒吼一聲,繼續朝向前方走去。

一眾講武堂弟子們紛紛齊聲怒吼,聲浪很快朝向遠處蔓延了過去。

風雪殿,那扇巨大的冰門已經開啟,如同玉石般雪白的冰門上,卻充斥著一股嗜血的氣息。

上面已經整個被鮮血染紅,說不出的妖異。

那大門之下的周圍,散落著十名講武堂弟子的屍體,凄慘無比。

透過大門,裡面便是大殿的正中心,此刻近百道身影就那麼站立在大殿的正中心。

在他們面前的不遠處,有一座祭壇。

祭壇周圍,被一層隱約的光罩守護,透露著一股玄奇的氣息。

而那光罩守護之下的祭壇上,並沒有任何神靈的神像,或者是太古前賢的靈位。

那裡有一面古樸的銅鏡。

擺放在一座青銅鏡架之上,不斷綻放出一道道光芒。

天玄鏡!

講武堂真正的鎮宗至寶,擁有無上的神威。

仙門三英站在隊伍的最前方,目光帶著幾分貪婪看向了天玄鏡。

「如果能夠將它弄出來就好了1莫道舔了舔嘴唇,微微笑道。

「你做夢1

在這近百道身影的另一側,將近百名講武堂弟子也紛紛聚集在了一處,被封印住了經脈,散亂的跌落在周圍。

眼見著莫道對天玄鏡生出了窺伺之心,沈東玄咬牙怒道。

此刻他的模樣凄慘無比,一身長衫幾乎被鮮血沁透,又因為寒冷而凍結,好像穿著一件盔甲一般。

臉上也掛著斑斑血跡,剛剛開口說話,又牽動了傷勢,大口的喘息起來。

「這裡也有你說話的份兒?」莫道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後笑道:「不過跟你周圍的這些蠢貨比起來,你還的確有說這話的資格1

「殺了我講武堂那麼多弟子,你們一定會遭到報應,天玄鏡乃是我講武堂至寶,即便你們能夠獲得前三,它也不會放過你們1

「哼1

莫道冷哼一聲,冰冷的目光掃過沈東玄。

「只是可惜,你根本就沒有機會看到了1

「還有不到十個小時,天玄鏡就要開啟了,到時候以你們百人的血脈力量為引進行血祭,必定會獲取品級最高的靈光灌頂1

「余寒不會放過你們的1沈東玄咬牙道。

這一刻他想到了余寒,不知道進來之後,他的修為有沒有進步。

「余寒?」莫道嘴角帶著幾分玩味,然後說道:「你也看到,我們進來的速度並不快,而殺了你們進行血祭,也是為了將余寒引出來。」

說到這裡的時候,莫道的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嘲弄。

「只是他的膽子太小了,到現在還不敢出現啊1

他的話音方才落下,風雪嶺上,兩百名講武堂弟子震天的怒吼聲傳遞過來。

包括西門清霜和一衝在內,三人相互對視了一眼,嘴角也咧開了一絲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