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大道誅天>第一百五十一章 我可以做你的道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一章 我可以做你的道侶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武俠修真

西門清霜的劍,宛若一條靈蛇,洞穿了虛空,然後蜿蜒而下,朝向余寒籠罩過去。

看著那道蘊含著冰冷氣息的劍氣,余寒再次想到了子魚。

子魚的劍氣,是冰冷之中帶著一絲懵懂的純凈無暇。

而西門清霜的只是單純的寒冷。

而且是一種讓人透徹心扉的寒冷。

感覺到那迎面而來的可怕劍氣,余寒嘴角的寒意越來越盛。

這少女,從一開始就想迅速的結束戰鬥。

所以招式施展出來的時候,根本沒有絲毫的留手和試探,全部都是最終極的神通。

面對著這迎面而來的一劍,他雙目微微眯起,雙手從身體兩側緩緩向上平托而起。

兩隻手掌心,各有一彎新月浮現出來。

隨著兩彎月牙冉冉升起,清冷的白焰將他周身盡數籠罩。

余寒的雙眸,同時升騰起兩道白色的火焰,靈動脫跳。

「二月焚天1

淡淡的聲音響起!

那兩彎新月同時綻放出無窮無盡的清冷火焰,所過之處,空間劇烈的扭曲。

刺骨的寒意讓原本就被西門清霜劍氣所充斥的大殿更加的冰冷起來。

不少修為低下的弟子,都忍不住蜷縮了起來,開始催動護體真氣抵擋。

然而如同沈東玄那樣被封印了修為的一眾講武堂弟子,因為無法以真氣來抵擋住寒冷。

在劇烈的寒意籠罩之下,渾身都忍不住顫抖起來。

「這套神通,果然還未達到極限,余寒啊余寒,你還真是讓我驚喜呢1一衝目光閃爍。

在所有人目光的注視下,那兩道看似普通的彎彎月牙,就那麼與西門清霜的劍氣對撞在了一處。

劇烈的爆破之聲傳來,可怕的氣勁在兩人之間往複回蕩。

余寒咬緊牙關,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隨著真氣不斷鼓盪,他的臉色愈發蒼白起來。

而西門清霜也不好受,二月焚天的力量,擁有著一股不下於她的可怕氣息。

最初在旁邊眼看著余寒與莫道之間的戰鬥,雖然在點滴的評價中,也充滿了對余寒深深的戒備。

但此刻當真在這種情況下交手,她才切實的感覺到了余寒的恐怖。

以清微中期境界,爆發出這等可怕的實力,再加上他的出身,此人若是能夠逃過這一劫不死,必定會成為為仙門的頭號敵人。

怪不得連玄宗和倚天教的人都栽在了他的手裡,這份實力,已經不能用可怕來形容了。

西門清霜毫不懷疑,如果兩人處在相同的境界,自己絕對不是他的對手。

即便此刻,在超出對方一個等級的情況下,她依然感覺到鋪天蓋地席捲而來的壓力。

「你的手段真是不錯,如果不是之前與莫道一戰傷勢未愈,只怕還真會被你翻盤1

西門清霜目光閃爍的看著余寒,然後說道:「給你一個機會,加入我奉天道門,我做主給你最好的修鍊資源。」

「這麼快就開始收買人心了嗎?」余寒咧嘴一笑。

目光肆無忌憚的在她姣好的身材上打量著:「如果再加上一點籌碼,我或許還能考慮一下1

他這句話,意在激怒西門清霜。

然而下一刻,西門清霜的回答卻讓他目瞪口呆:「一切隨你,倘若你可加入我門,我可以答應成為你的道侶1

西門清霜的這句話,讓周圍的眾人,甚至包括一衝在內,都忍不住眉頭緊皺。

一抹寒芒在他眼底一閃即逝。

對於西門清霜這樣的絕世佳人,再加上超絕的身份地位。

幾乎是三大仙門所有優秀弟子心中的偶像。

那是只能夠在心中生出無盡遐想,卻連付出實際都不敢的存在。

然而此刻她卻說,只要余寒加入奉天道門,便甘心做他的道侶。

這讓一直傾心於她的所有人都難以接受。

只是,他們並不知道。

其實西門清霜的這個回答,讓余寒同樣也難以接受。

「似乎……和想象的不太一樣啊1他有些苦澀的搖頭自語。

不過雙手催動二月焚天卻沒有絲毫的停滯,可怕的光芒在雙手之間不斷的蒸騰。

「我想你有些誤會了,我想要提的條件,並不是為了我,因為我還真沒看上你1

他嘴角再次浮現出那熟悉的溫柔:「雖然你的氣息和她差不多,但本質卻差了太多,和她相比,你即使倒貼,我覺得也沒什麼了不起的1

「不過我有個兄弟,應該會喜歡你1

他想到了丁進,繼續說道:「不過以你的身份,只能做個小妾了1

「呼——」

所有仙門弟子幾乎都沸騰了起來,心中的女人被折辱,甚至讓他們忘記了對面余寒的可怕。

「你在說什麼?竟敢如此褻瀆西門師姐?師姐暫且退下,這一次我拼了命也要將他斬殺1

「就是,此子竟敢這般口出狂言,其心可誅1

面對著驚濤駭浪般狂涌過來的聲音和謾罵,余寒忍不住眉頭一跳。

「還真是低估了這少女在仙門弟子心中的地位啊1

而作為當事人的西門清霜,此刻臉上依然是那副無喜無悲的表情,目光帶著幾分寒意注視著余寒。

「虛真偽1

見到她的模樣,余寒忍不住冷哼道:「明明很憤怒,卻還非要硬撐著如此冷漠的表情,你這份虛偽,是做給其他人,還是做給自己看?」

「所以我說的一點都沒有錯,雖然你和她都是同樣的惜字如金。」

「但唯一不同的是,她是真的不想說,而你是想說又強忍著不說1

「這就是你和她之間最大差距,也是你不如她的地方1

看著西門清霜目光中越來越強盛的殺機,余寒卻笑了,他知道,這番話說到了她的心裡。

以她這般驕傲的人物,絕對不可能承受住如此輕視,更加不容許會有另外一個女人會比自己更加強悍。

所以接下來,西門清霜徹底的暴怒了,那道蜿蜒而下的巨大劍氣,近乎瘋狂了一般,迅速的暴漲。

可怕的壓力席捲而來,將余寒震得接連後退,連同兩彎新月上沸騰的白焰,也開始明滅不定,被壓制在了下風。

「噗——」

他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目光卻帶著幾分堅毅的不屈之色。

「你會為你今日說出的話,付出代價1西門清霜素手輕輕壓下,那道秋水般的長劍,通體都運轉著一股玄奧的波動。

劍意充斥其中,形成一道道詭異的波紋,注入到了那道巨大的劍氣之中。

余寒越發的感覺到了壓力的巨大。

不僅如此,整個身體也在那股巨力的碾壓之下開始變得佝僂了起來。

「余寒……」

所有講武堂弟子紛紛臉色大變,眼見著余寒此刻已經陷入到了無比的危機之中。

他們的心全部都糾了起來,狠狠的顫抖著。

「大家,做好戰鬥的準備,倘若余寒不敵,便是我們戰死之時!以我殘軀,焚我熱血,捍我講武堂之威嚴1步輕煙目光閃爍道。

這一刻,她眼中充斥著一抹水霧,那道被鎮壓的白色身影,在她看來便如同一座山峰一樣,即便倒塌下來,依然還是那座山峰。

「余寒,不要怕,我們和你同在1

所有講武堂弟子嘶聲怒吼!

那一道道心底的呼喚,回蕩在余寒的耳中。

龐大的壓力之下,他眼中有隱約的精芒閃爍:「你們這樣相信我,我又豈能讓你們失望呢?」

「莫道沒有完成的手段,今日我便盡數奉還給你們吧1

「呼——」

一瞬間,余寒周身氣息暴漲,兩彎本來被壓制的光芒暗淡的新月光芒暴漲!

與此同時,他的頭頂,一道長虹瞬間狂涌而出,化為凌空橫貫的星河,一舉就破開了那道巨大劍氣的阻隔。

那憑空出現的巨大星河內,一百零八顆大星流轉不定,形成一道緻密的軌跡,相互以一種特殊的玄奧軌跡在流轉。

一切都在電光火石之間發生!

連西門清霜都不曾想到,在被壓制到如此情況下,余寒還有能力發出這樣的一擊。

劍意星河狠狠擊破了她的劍氣,驚濤駭浪般奔襲到了她的面前。

「不好1

西門清霜冷哼一聲,掌心的長劍忽然一瞬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片繞體疾走的精芒。

幾乎是在同時,劍意星河的另一端,狠狠的擊中了那一層劍氣守護。

「蓬——」

沉悶的聲響傳來,劍意星河凌空爆碎,同時也將那些護體劍氣全部碾爆了開來。

「擋住了1

因為情況巨變而緊張不已的仙門弟子終於同時鬆了口氣。

西門清霜也是如此。

劇烈的震蕩之下,檀口微張,一口鮮血噴出。

原本白皙的面孔,此刻顯得更加蒼白起來。

她這一招,並非是倉促之間凝結出來的護體劍氣,而是一招極其厲害的防禦神通。

名為劍域!

以劍氣化為場域,凝結在周身處,最後形成最強大的守護。

否則,又怎能如此輕易的將劍意星河震碎?

好在這一招防禦神通,終於抵擋住了余寒那道足以翻盤的攻擊。

雖然臉上雖然沒有半分的波動,但她的心裡,卻泛起了一片驚濤駭浪。

然而,還未來得及徹底的輕鬆下來,一股危險的氣機忽然間傳來。

西門清霜瞳孔劇烈的收縮。

不知何時,那道白色身影已經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微微勾起的嘴角上,還沾染著斑斑血跡!

甚至連胸口的白衣都被染紅了,凄慘之極。

但這一刻,他眸子里的冷靜和戲謔,卻讓西門清霜臉色驟變。

然後,她看到了一道小巧的光輪,上面有六道卦位流轉不定,蘊含著一種暴虐的氣息。

「呼——」

此刻的西門清霜,忽然感覺到一股涼透心底的冰寒。

根本來不及反應,便被那道光輪印在了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