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一百五十二章 突施辣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二章 突施辣手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西門清霜纖細的身形倒飛而出,凌空噴出三大口鮮血,凄慘至極。

但是余寒卻並沒有追擊,眼中閃過一絲可惜。

適才他在一連串的反擊之下,迅速的逼近到了她的面前,凝結出一個小型的八卦靈輪陣。

原本是想要在這一擊之下,就要了西門清霜的性命。

然而可惜的是,就在那六卦輪盤印在她胸口的那一刻,她的胸口出現了一道細不可查的冰甲,看上去很羸弱,卻有一股可怕的氣息流轉。

正是那一層冰甲,抵消了六卦輪盤大半的力量,也護住了西門清霜的性命。

而幾乎就在她倒飛而出的那一刻,早在一旁觀看的一衝身形騰空而起。

同時,一股可怕的氣息瞬間將余寒籠罩在了其中。

他知道,如果繼續追擊西門清霜,只怕不僅殺不了對方,連自己也會隕落當常

連續催動數道可怕的攻擊,已經讓他幾乎油盡燈枯。

如今再加上壓制下去的傷勢,如果此刻與一衝一戰,只怕連一招都接不下。

所以他退回到了眾人之間。

目光一眨不眨的注視著一臉不敢相信的西門清霜。

「你的賭約,也該兌現了吧1

莫道的七十多顆雪獸內丹已經落入他的手中,如今余寒手裡的內丹數量,已經遠遠超過了西門清霜和一衝。

如果西門清霜再將她自己的內丹交出來,余寒手裡的雪獸內丹,將會暴漲到一個可怕的數目。

「給他——」

西門清霜的聲音有些疲憊,張手一揚,百餘顆雪獸內丹化為一道線柱,堆落在了余寒面前。

「清霜1一旁的一衝眼中充斥著擔憂,能夠看出,此刻她情況並不好。

西門清霜揮了揮手:「技不如人,無話可說,我要療傷了1

說完,竟是不再理會一衝,兀自坐倒下來,開始運轉功法來恢復傷勢。

余寒心中有些發苦,此刻西門清霜做的事情,也正是他想做的。

只是這個一衝,或許不會給他這個機會啊!

果然,他心裡剛剛生出這個念頭,一衝的聲音便傳遞了過來:「我記得,她還答應過你,如果你贏了,會還給你一些人。」

「我們仙門,從不食言1

話音落,大手一揮,又是三十多人從那些俘虜的陣營之中被甩出,降落在了余寒的面前。

一衝目光閃爍著看向余寒:「我給你一個小時的時間調息,然後再來一戰!還是老規矩,贏了我,我身上的雪獸內丹也是你的,再加上他們1

他伸手指向了最後剩下的三十多名俘虜。

余寒心中一動,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的點頭:「好,我答應你1

他回答得很乾脆,同時看向掉落在身旁的講武堂弟子說道:「都趕緊回去吧1

一道道身影從身旁走過,紛紛朝向他投遞過來感激的目光。

余寒心中也忍不住有些欣慰,即便此刻渾身酸痛,然而既然已經到了這樣的程度。

那就能救多少救多少吧!

就在這時,一道經過他身旁身影忽然腳步一輕,朝向前方撲倒了過去。

「小心一些1

余寒眼疾手快,一把將那無力低垂著頭顱的身影扶祝

然而就在此刻,他心中忽然生出一絲莫名的警惕。

「不好1

腳下幾乎瞬間發力,朝後急速暴退了出去。

一隻手掌卻比他還要快,掌風如影隨形,印在了他的胸口。

「噗——」

余寒仰天噴出一大口鮮血,胸口如同被大鎚狠狠擊中一般,可怕的力量瞬間涌遍全身。

他重重的摔落在地,不可思議的看著那道身影。

「余寒——」

事發太過突然,步輕煙等人根本就來不及反應過來!

余寒已經重傷著跌落到他們身旁!

幾乎沒有任何猶豫,他們迅速的收攏,將余寒圍在了中心。

「反應真是不慢1那低垂的頭顱終於漸漸抬起,露出一張有些扭曲,卻又熟悉的面孔:「可惜沒有要了你的性命1

「宋天行1

與此同時,眾人終於看清楚這張面孔的主人,赫然正是此刻內院英雄榜排名第一的宋天行。

看著那道熟悉的身影,步輕煙的臉色一陣蒼白。

他終究還是讓自己失望了,在這種情況下朝向余寒出手。

雖然並未將他擊殺,但她卻清楚,從這一刻,宋天行便再也無法成為無數內院弟子敬仰的大師兄了。

「沒想到,你竟然會變成了這般模樣,宋天行,你太讓我失望了1步輕煙強忍著不讓眼淚流下來。

因為此刻,她覺得為了宋天行而流淚,是那麼的不值得。

宋天行淡笑著看向她:「我和余寒之間,註定只能活下去一個,不過現在看來,活下去的將會是我,輕煙,到我身邊來,那個余寒已經完了1

步輕煙帶著幾分嘲笑的搖了搖頭!

以前的時候,即便排名只差了一位,她看向宋天行的目光也是帶著幾分崇拜的。

然而此時,宋天行那張幾乎充斥在她整個世界的面孔,竟是如此的厭惡。

「你可知,余寒如果有事,你面前這些講武堂的弟子,都將會死,連你也一樣?」她的聲音愈發的冰冷起來。

聽到這句話,宋天行的臉色越發的扭曲起來。

「你們之所以如此看重他,就因為他無數次救了你們,然後你們就天真的以為,他會帶著你們走到最後的勝利1

「簡直就是笑話1

他咬牙看向步輕煙,連笑容看起來都帶著幾分猙獰之色。

「他能做到的,我一樣能夠做到,而且會比他做的更好,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念在同屬講武堂,你們現在讓開,我可以既往不咎!」

「而且殺了余寒之後,我會帶領你們,將這些仙門的傢伙徹底擊殺,到時候,天玄鏡賞賜下來的所有機緣,全部都是我們的,如何?」

他帶著幾分狂妄看向了面前所有的講武堂弟子。

然而回答他的卻是一道道冷冽的目光!

宋天行駭然發現,這些講武堂弟子看向他目光中所蘊含著的恨意,竟然不比對仙門弟子的要少。

「你們都傻了嗎?我比余寒更加強大,你們要的不就是最後的勝利嗎?我可以給你們啊!為什麼還要拚命的守護他?」

宋天行的臉色越發的難看起來,此刻他覺得,這些人實在是太愚蠢了。

有著光明的大路不走,非要跟隨那個可惡的小子一起隕落。

他嘴角漸漸泛起一絲冰冷:「余寒,我是一定要殺的,如果你們繼續阻止,那就不要怪我不念及舊情了1

「舊情嗎?」步輕煙臉上閃過一絲嘲諷的笑容,想到那一次宋天行沒有絲毫猶豫的將自己推向了對方,那個時候,他就沒有舊情了吧!

或者說,他心裡根本就沒有感情。

「我想,你還是不要再說這兩個字了,放馬過來便是,我們面對仙門也不眨一下眼睛,面對你這樣的人,更加不會有分毫的畏懼1

這一次開口的是李歸藏,長劍鏘然出鞘,可怕的光芒在體內不斷的沸騰。

「既然你們如此冥頑不靈,那就只好先送你們一程了1

宋天行眼中凶芒大盛,一步步的朝向前方走去。

他右臂微微亮起一道雪白的光芒,蘊含著一種說不出的可怕氣息。

「呼——」

一道身影忽然降落在了他的面前,擋住了他繼續前行的腳步。

那是仙門三英中,修為最強大的一衝。

從宋天行出現開始,一直到他出手擊潰余寒,再到此刻的趕盡殺絕。

一衝可以說是看了一場好戲。

如果放在余寒沒有挑戰仙門三英之前,他或許會很樂意看到這樣一場戲。

但是現在不行。

仙門有仙門的尊嚴。

余寒已經將莫道和西門清霜的驕傲踐踏在腳下,那麼仙門三英的榮耀,需要自己去重新奪回來。

而不是讓宋天行乘機撿了這個便宜。

儘管最後的結果一致,但這個執行者,必須是自己。

余寒只能死在自己的手上,以他的鮮血,來換取仙門的失去的尊嚴。

所以他目光閃爍,看著宋天行:「連自己的同門都要出手,看來講武堂,也並非如同想象般的鐵板一塊,像你這樣的人,還是有的。」

宋天行目光閃爍,面前的一衝帶給他一股龐大的壓力。

如果不是正面對抗,他絕對不願意與一衝動手,這個仙門三英的最強者,實力絕對非同小可。

即便自己融合了仙人手骨,也不一定就會穩穩勝過對方。

「這不也正是你想要的嗎?我來出手,也間接幫了你?難道你還要出手阻止?」

一衝淡淡一笑:「我會給他一個死法,但不是由你來出手,所以退下吧,雖然你的體內有一股讓我感到危險的氣息,但就憑你,還不是我的對手。」

宋天行暗暗咬牙。

先一步,一衝還主動約戰余寒,然而此刻面對自己,卻說出這般輕視的話。

同時也在向他說明,余寒要強過他。

這是宋天行最不願意聽到的話。

所以下一刻,他的嘴角漸漸泛起一絲寒芒:「不是你的對手嗎?我倒還真不這樣認為呢1

他微微探出的右手上,有一層神聖的光芒流轉,蘊含著可怕而又暴虐的氣息。

「余寒,一定要死在我的手裡,這一點,你擋不住1

話音落,他的身形直接俯衝而出。

右手握拳轟出,恐怖到了極點的光芒轟然炸響,將一衝籠罩在了其中。

而就在兩人陷入爭鬥的同時,被人群包裹住的余寒,強忍著渾身的劇烈痛楚,掏出那朵蓮蓬。

然後輕輕剝開,一顆飽滿的黝黑蓮子出現在蓮蓬中間。

一絲氤氳的光芒在那顆蓮子上流轉不定。

「這是……母蓮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