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一百五十七章 通靈玉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七章 通靈玉牒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轟——」

劇烈的轟鳴之聲震徹,似乎將整個大殿都震蕩得搖曳了起來。

余寒渾身劇烈的起伏,隨著瀚海騰雲手和毀滅之力的相互對撞,每一次都讓他的身體顫抖幾分,臉色越發的蒼白起來。

眉心那隻毀滅之眼不斷傳來一道道反噬的力量,那是被壓迫到了極致的可怕表現。

這是此刻他心中最為擔心的。

此刻的毀滅之眼,還被體內的諸多力量壓制。

然而一旦外界的壓力蜂擁而至,使得它再也無法承受住這股壓力,那麼接下來很有可能會讓它徹底失去了控制。

到時候,自己也將會步了司馬無雙的後塵。

那股反噬的力量越來越明顯。

余寒的眼神也越來越凝重,眉頭緊緊皺起。

「不能這樣下去1

他眼中光芒閃爍,眼見著毀滅之眼受到的壓力越來越多,而且因為那股壓力的降臨,竟然開始隱約間想要擺脫丹田和劍意星河鎮壓的趨勢。

這一刻,余寒全力催動體內丹田,真氣蜂擁著流轉開來。

與此同時,他轉頭看向人群中的那道纖細的身影。

「蕭婉,接通靈玉牒一用1

蕭婉立刻會意,屈指一彈,通靈玉牒直接化為一道流光,朝向他奔襲而去!

「呼——」

光芒搖曳,余寒瞬間收回了毀滅之眼,硬生生的將那股反抗的力量鎮壓下去。

同時,掌心一共八百條道紋全部融入到了通靈玉牒之中。

可怕的光芒呼嘯著朝向奔騰而出!

一道道璀璨奪目的光華漫天肆虐,逐漸形成一股無與倫比的可怕壓力!

感覺到道紋進入到了通靈玉牒后,立刻暴漲,一化為二,二化為三。

八百條道紋,瞬間衍變出一千六百條之多。

與此同時,那股力量在半空中不斷凝聚,交織成一副蘊含著天道至理的恐怖圖錄。

「八卦靈輪陣1

金色的光芒自余寒頭頂升騰而起,在半空中形成一個巨大的八卦圖案。

當初余寒的道紋數量突破到了八百條,可衍化出六卦,威力倍增,然而終究無法臻至圓滿。

使得這套陣法一直帶著幾分遺憾,沒有發揮出最強大的力量。

如今藉助通靈玉牒的威力增幅,道紋數量直接增加了一倍,儘管操控一千六百條道紋,以此刻余寒的實力來看,存在著太大的難度。

但他咬牙支撐,硬生生的將這座陣法完完整整的構建了出來。

八個卦位同時亮起,形成一個圓滿的巨大八卦。

此刻的八卦靈輪陣,才真真正正的達到了那種趨近於圓滿的境地!

八方神靈齊現,使得八個卦位到處都充斥著一種近乎狂暴的氣息。

然後,與那隻蔚藍色的大手轟然對撞在了一處!

「轟隆陋—」

余寒目光閃爍,那道巨大的八卦輪盤此刻所散發出來的力量,讓他都感覺到了一絲非同尋常!

這絕對是迄今為止,自己所能夠施展出來的最可怕力量之一。

浩瀚的偉力在半空中交匯,即便此刻余寒是藉助了通靈玉牒的力量,依然讓周圍觀戰的眾人感覺到了一種難以置信。

因為此時一衝所爆發出來的力量,絕對是堪比化骨初期境界的實力,而余寒不過是清微中期而已。

在這種實力等級懸殊的情況下,兩道攻擊卻在半空中針鋒相對,誰也沒有佔到絲毫的便宜,這種結果,是仙門弟子無法接受的。

瀚海騰雲手,在三大仙門所有的神通之中排名第二位,被稱為正道第一神通。

排名第一位的,是血宗的血符印!

因為血宗的特殊性,所以與其他仙門之間少有往來,所以除了最開始的時候,會將血宗列為仙門之外。

其他的情況下,三大仙門都不太願意與血宗產生交集。

所以除了血符印之外,這瀚海騰雲手,可以說是第一強悍的神通。

而一衝,則是近百年來,第一個將其修鍊成功的。

然而沒想到,此刻竟然被這個叫做余寒的小子硬生生的抵擋住了。

就在瀚海騰雲手被祭出的那一刻,那些仙門弟子眼中閃爍的是一種等待勝利的光芒。

因為只有他們知道這套神通的可怕。

現身之處,幾乎全部都是主宰了戰鬥。

但是眼前的那一幕,卻讓他們心中猛地一縮。

巨大的八卦輪盤,硬生生的抵擋住了蔚藍大手的碾壓。

隨著一道道波紋力量的衝擊,八卦不斷交替變化,將那些滲入其中的力量不斷消弭。

余寒雙目微眯。

然後與對面的一衝遙遙對視在了一處。

兩人的眼中,同樣閃爍出一絲欽佩之色!

「轟——」

劇烈的對撞之下,兩股力量終於轟然破碎了開來!

藍色和金色兩種光芒摻雜在了一處,朝向四面八方沸騰。

周圍觀戰的弟子不得不撐開護體真氣,才堪堪抵擋住了那些真氣餘波。

余寒踉蹌著後退出了十餘步距離,臉色略微有些蒼白,通靈玉牒也被他收起。

他目光閃爍的看著對面同樣退出了十多步的一衝,卻有一絲複雜在眼底生出!

這一擊之下,自己的傷勢不重。

然而一衝的傷勢,應該比自己還要輕!

雖然他施展出的這套神通,從力量上來看,幾乎已經將實力發揮到了極致。

但卻並不是終結!

一衝作為仙門三英之首,絕對不可能只有這樣一點手段!

如今戰鬥到了這一步,接下來,恐怕才是真真正正壓箱底的本事。

而自己一路激戰到現在,所有的底牌幾乎全部都用了出來,這場戰鬥如果繼續僵持下去,恐怕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真的很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以初入化骨境界的實力與你一戰,連瀚海騰雲手都催動了,竟然沒有將你鎮壓1一衝嘴角蕩漾起一絲會心的笑容。

余寒也笑了,他深深嘆了口氣,嘴角也漸漸釋放出一抹輕鬆:「你隱藏的,竟然比我還要深,最後一擊吧,時間也差不多了,靈光灌頂即將開啟,該結束了1

一衝淡淡的看向余寒:「說實話,我真的不想用出這一招,因為一旦施展出來之後,連我自己也無法控制,或許真的會殺了你1

「然而既然已經戰鬥到了這種地步,也只能以生死而論了1

「如果力量超出了自己的控制之外,那麼生與死,也就沒有那麼重要了1餘寒目光閃爍。

然後看向了一衝,嘴角露出一絲笑容:「放手一戰吧,已經達到這一步了,只有酣暢淋漓的結束,才是對對手的尊重1

「好1

一衝忽然哈哈大笑起來。

與此同時,他周身的氣息,彷彿要爆炸一般,迅速的沸騰起來!

「我知道,這也不是你的極限,如此的話,就痛快的進行這最後一擊吧!我們——生死不論1

「呼——」

幾乎是在同時,那股可怕的氣息嗡鳴著爆發了開來,可怕的光芒在周身繚繞不定。

越來越多的氣息瘋狂的凝結,然後在他頭頂,形成一片光雲!

一衝掌心輕輕一番,有一塊流轉著淡青色光芒的玉牌赫然出現!

玉牌上面,刻著兩個古篆體的小字!

「滅神1

毀滅的氣息,立刻隨著這塊玉牌的出現,開始瘋狂的搖曳了起來。

「這是……」

余寒的眉頭一瞬間皺了起來。

這塊玉牌,對他來說再熟悉不過,因為最初的時候,他也曾經得到過一塊。

上面刻畫的是「鎮神」二字。

只不過施展過數次之後,裡面蘊含的力量也被消耗殆盡,徹底的消失了。

只是沒想到,一衝的最後壓箱底神通,竟然也是這樣一塊玉牌。

「嗡——」

一衝的周身光芒亂顫,掌心的那塊玉牌也脫手飛出,直接沒入到了頭頂的那片光雲內。

「呼——」

那道光雲一瞬間光芒大漲!

可怕的氣息蒸騰而出!

隨著光雲被那塊玉符飛速的吸納到其中,那塊玉符也迅速的張大,上面的大字越發明顯起來。

余寒眉頭緊緊皺起:「不對,我之前所得到的那枚玉符,不如他這枚的力量強大,雖然殊途同歸,但是他這塊,應該才是真正的法器,而我那個,只是以這種法器為藍本,拓印出來的仿製品1

他倒吸了一口涼氣,看向半空中逐漸凝結暴漲的巨大玉符。

不僅是他,連同西門清霜和莫道,此刻也一眨不眨的盯著那道玉符,臉上的驚訝,不比余寒要少多少。

「滅神符1

西門清霜黛眉緊皺,冰冷的眸子裡帶著無匹的震動。

「東玄宮第一至寶,竟然交到他的手裡了嗎?」

莫道臉上也帶著幾分苦澀和無奈:「我們都被各自的門派賜以重寶,以一衝在東玄宮的地位,怎麼可能沒有保命的手段?」

他又看著那巨大玉符壓制之下的白色身影,嘴角露出一絲可惜:「本來是想要親自動手的,不過看著樣子,應該不需要了1

講武堂弟子一方,幾乎所有人都握緊了拳頭,恨不得立刻就衝上前去相助余寒。

因為那股力量,實在是太可怕了。

在那巨大玉符的籠罩之下,余寒的身影顯得如此的悲涼和無助。

只是對他們而言,同樣也沒有任何辦法!

一衝目光閃爍,臉色也略微蒼白了幾分:「滅神符與血宗的鎮神符被稱為兩大祖符,是太古仙門長輩傳承下來的1

「你當初從血宗那幾個沒出息傢伙手裡搶到的,只是拓印的仿製品,雖然具備一些力量,但比起祖符卻差了太多1

看著余寒始終不見任何動作的身形,他微微搖頭:「滅神符下,萬物皆滅1

「這一招,對不起,只能和你說聲抱歉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