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一百五十九章 靈光灌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九章 靈光灌頂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冰雪天玄域外,演武場周圍,此刻已經是一片鴉雀無聲。

眾人的目光,幾乎全部落在了那面布滿名字的鏡面之上。

此刻排名第一的,赫然正是余寒。

收納了西門清霜和莫道的雪獸內丹之後,他身上的內丹數量已經達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

連排名第二的一衝,比起他都差了很大的一段距離。

仙門包括上官長老和行知長老在內的幾名領頭長老,臉上從未有過半點輕鬆。

他們親眼目睹了莫道和西門清霜從前三的位置上跌落。

然後擁有內丹數量直接清零。

這對在二號弟子全部隕落後,幾乎將所有的希望全部集中在仙門三英身上的他們來說,是一個無與倫比的打擊。

看著排名的不斷交替變化,在場眾人都能夠猜測得出冰雪天玄域中發生的一切。

只是不太敢相信,那個叫做余寒的小子,竟然能夠擊敗身為仙門三英的西門清霜和莫道。

幾家歡喜幾家愁。

此時包括「教書長老」在內的一眾講武堂長老則是滿臉笑容。

然而雖然看似輕鬆,他們的拳頭也一直都沒有放鬆,手心甚至都生出濃密的汗珠。

誠然,余寒的表現,已經足夠讓他們驚艷。

但是越到後來,戰鬥將會越來越難以控制。

一衝的可怕,是連他們這些長老都有目共睹的,他一路成長的戰績太過輝煌了。

相比之下,余寒雖然一直都在創造奇。

但每一步都如履薄冰。

看著那兩個不斷閃爍的名字,所有人都知道,那是他們之間的一場大戰。

同時也代表著仙門和講武堂之間的最後一戰。

在這一戰之前,無論誰擁有的雪獸內丹數量,都只是一個數字罷了。

它會隨著勝利者而更改自己的主人。

所以一直到最後,此刻排名的結果都不是真實的結果。

這也是為何西門清霜和莫道落到如此地步,仙門長老還未完全進入暴走狀態的原因。

他們也同樣在等待這個結果。

一個能夠讓他們可以接受的結果,甚至也可以說是希望。

而就在這些長老們心神搖曳,密切關注著戰場的同時,冰雪天玄域內,天玄鏡籠罩之下的靈光,終於灑落了下來。

正中心的祭壇上面流淌出一道道金色的紋理,然後在所有人弟子們緊張急促的呼吸聲中,緩緩升起!

「要開啟了嗎?」莫道眼中閃過一絲狂熱,同時握緊了拳頭。

那三個由氤氳光芒凝聚而成的神位,光芒也漸漸越來越強盛。

「哼1

「得到再多的雪獸內丹又有何用?只有登上了其中一座神位,才可真正得到靈光灌頂,也才能在最後一刻獲得成功1

他目光閃爍之間,帶著點點寒芒,然後落在了余寒的身上:「就先讓你多活一些時間,一旦啟靈成功,我也將步入化骨境界,到時候,你重傷未愈,我看你還如何抵擋?」

西門清霜也站立了起來。

她的傷勢因為之前一衝的阻止,所以比莫道要輕一些。

經過短時間的恢復,如今也恢復了將近五成的實力。

眼見著三道神位光芒越來越強盛,她美麗冰冷的眸子,同樣也閃爍著一絲灼熱。

「看來你要進去,也沒有那麼簡單呢1一衝看著氣息開始穩定下來的余寒,忍不住搖頭嘆息道。

余寒坐直了身軀,白衣上沾染的血跡顯得觸目驚心。

然而目光卻帶著幾分清微的不屑:「那三個神位,有你一個,有我一個,另外一個,由我來支配吧1

一衝有些好奇的看著他,笑道:「你有這麼大的把握?」

余寒帶著幾分深意的看著那座祭壇:「我不是有把握,是相信我們講武堂的長老,他們設定的這個規矩,並不是鬧著玩的1

說完,目光朝後看了一眼,最後落在了沈東玄的身上。

無論是從私人來講,還是單純的實力,沈東玄都是眾人之中最高的。

即便步輕煙的排名要高過他,但如果真正的拼力一戰,輸的肯定是步輕煙。

「沈東玄師兄1

他話音方落,沈東玄已經飛掠過來,他的傷勢同樣還未完全恢復,此刻比起余寒的狀態好不到哪裡去。

伸手扶住余寒的肩膀,緩緩站立起來。

然後目光帶著幾分警惕,看向了旁邊的一衝。

「師兄,稍後隨我們一同進入神位,接受靈光灌頂1

余寒的一句話,讓沈東玄渾身一震,不可思議的看向了他。

「不要問,現在已經來不及解釋1

他直接取出一半的雪獸內丹,塞入到了沈東玄手中。

與一衝一起,三人同時看向了那已經升到了大殿最頂部的天玄鏡上。

「嗡——」

隨著時間的流逝,所有人的目光幾乎全部都變得狂熱起來。

講武堂弟子自動形成一個半圓,將余寒和沈東玄守護在了其中,以免其他仙門弟子會出手偷襲。

而莫道和西門清霜,則是隨著天玄鏡光暈的閃爍,一點點的朝向前方靠近。

近水樓台先得月!

這是莫道和西門清霜心中所想,所以他們在不斷的靠近,同時也佔據著有利的先機。

這也是他們為何會不在乎雪獸內丹的原因。

因為他們從未想過依靠著雪獸內丹的數量來獲取接受靈光灌頂的資格。

從始至終,他們都要強行破入其中,甚至不惜血祭來提高靈光灌頂的層次。

天玄鏡折射出來的光芒越來越烈,甚至將整座大殿內部全都囊括在了其中。

余寒雙目微微眯起,東玄宮的療傷聖葯果然不同凡響,甚至比起之前的母蓮子也不遑多讓。

只不過這顆丹藥是純粹的療傷聖葯,所以單純從療傷效果這一點來看,是要超過母蓮子一些的。

短短片刻之間,他體內的真氣已經能夠自動運轉。

煉化藥力,然後恢復的速度越來越快。

隨著傷勢的恢復,眼中開始閃爍出濃郁的精芒。

看著已經脫離了隊伍,好像達成了聯盟,站立在祭壇周圍,還不斷投遞過來警惕目光的西門清霜兩人,余寒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恐怕這一次,你們要失算了,到頭來,不過是一場空1

隨著他話音漸漸落下,祭壇外面的那一層光罩,終於出現了一道道裂紋。

繼而,隨著天玄鏡光芒逐漸綻放,光罩轟然炸裂了開來。

無數道軌跡瘋狂運轉,形成一道光柱,被天玄鏡吸納到了其中!

「呼——」

莫道與西門清霜幾乎同時握緊了拳頭。

「終於……要開始了嗎?」

兩道目光帶著幾分灼熱,全部落在了三尊神位上。

無論如何,也要登上其中一座。

這一次灌頂,不容有失!

一衝已經失去了信念,那麼接下來的事情,只能由他們兩個來做了。

半空中的天玄鏡,折射下一道道七彩光芒,落在之前承載它的那座石台上。

與此同時,那一層光罩終於徹底的破碎開來。

所有的光芒,全部都被天玄鏡納入其中。

這是所有人第一次看到天玄鏡的真正模樣。

上面的光華瘋狂搖曳,而那座石台,也因為它光芒的注入,越發的光芒大盛起來。

余寒臉色微微一變,目光也帶著幾分凝重。

能夠明顯感覺到,體內的雪獸內丹,開始隱約顫動了起來。

他臉上終於閃過一絲笑容:「我的猜測果然沒有錯,三座神位的開啟,並不是需要血祭,而是以雪獸內丹為祭品,仙門的理解都錯了,這種獻祭的方式,應該是雪祭,而不是血祭1

「呼——」

天玄鏡再度折射出一道璀璨的光柱,然後光芒漸漸斂去!

本體逐漸下沉,重新落在了那座石台上。

而此刻,那座石台,已經灌注了大量天玄鏡的力量。

上面的紋理越來越多,透露著一股玄奧的大道至理。

「嗡——」

光芒搖曳,石台裡面蘊含的力量,終於在這一刻達到了鼎盛。

然後,從那石台之中,出現了三顆閃爍著氤氳光芒的晶體,每一個都有拳頭大小,懸浮在石台的正前方。

「這應該就是天玄鏡灑落下來的力量所凝結成的晶體1

一衝握緊了拳頭,轉頭深深的看向余寒。

余寒微笑著點頭示意,自己能夠感覺到的東西,他也一定能感覺到。

所以此刻不需要多說了。

那三個晶體,徑直的飛向了三座神位。

幾乎是在同時,西門清霜與莫道同時搶出,各自朝向一座神位撲去。

「還留給你們一座,你么自己決定,到底誰應該上來吧1

莫道轉頭咧嘴笑道。

然而,他目光所觸及的一幕,卻讓剛剛綻放開的笑臉瞬間就消弭了開去。

後面的余寒和一衝三人,周身也同樣繚繞在一團瑩白的光芒之中。

他們每個人的頭頂,都有百餘顆雪獸內丹懸福

那些光芒,正是從這些雪獸內丹之中綻放出來的。

「這是……」

他心中忽然生出一種不祥的預感。

急忙轉頭看向了三座神位。

每一顆晶體,都懸浮在其中一座神位之上,與那神位上面蘊含的光芒聯通在了一起。

「靈光,開始出現了1

莫道與西門清霜幾乎同時搶出,各自落在了其中一尊神位的面前。

眼見余寒三人紛紛沒有動作,他們再次回頭警惕的看了一眼,身形一閃,便坐在了神位之上。

余寒三人的頭頂,數百顆雪獸內丹所綻放出來的光芒越來越盛。

幾乎是在西門清霜和莫道坐上神位的同時,化為一道長河,各自朝向一尊神位席捲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