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大道誅天>第一百六十五章 血染山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五章 血染山河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女生小說

行雲長老方一出現,就展現出了可怕的實力!

金色大手死死的抵擋住向下斬落的大劍,眸子里有隱約的精芒涌動!

「給我破——」

他口中吐出一道白氣,體內真氣瞬間催動到了極致,那隻金色大手上,立刻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符文,恐怖的力量瘋狂的肆虐開來!

「轟——」

大劍直接被這隻金色的大手硬生生的捏得粉碎,朝向四面八方激射!

而那隻大手,也同樣沒有倖免,直接被一劍誅神陣的力量轟破!

余寒臉色一陣蒼白,棋盤在掌心險些震飛,體內劇烈的翻湧起來。

他雙目微眯,看向那道迎風而立的身影,眼中帶著幾分淡淡的光芒閃爍。

行雲長老也被那股力量震得退出三四步距離,然後哈哈大笑道:「果然不愧是燕州講武堂最強大的陣法啊,有意思1

他的目光遠遠投遞到了對面的余寒身上!

此刻的余寒手持黑鐵棋盤,道紋在棋盤上不住的交織,那一條條縱橫交錯的紋理,顯得愈發玄奧起來,散發著一股妙到毫釐的韻味。

隨著周圍的力量再次匯聚過來,那把消散的大劍終於再次出現,凌空懸福

「沒想到堂堂燕州講武堂,竟然會淪落到由一名後輩弟子來主持大局的地步,這樣的門派,早就沒有必要存在了1

他眼中帶著幾分不屑,然後落在了退到一旁,臉色蒼白的行知長老身上,聲音逐漸轉冷。

「來的時候,宮主告訴我,除了一衝和清霜之外,其他的直系弟子全部都隕落了!我最初是有些不太相信的,但是現在看來應該不會錯了1

他沒有反問行知,周圍並不見一鳴和一來等人的身影,那麼只能證明一點。

宮主所說的是真的。

行雲長老的臉色陰沉得可怕,一眨不眨的注視著行知:「你可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行知低垂著頭顱,一句話也不敢說,面對行雲長老的龐大威壓,渾身都忍不住顫抖了起來,囁嚅了兩下嘴角,卻一個字也沒有說出口。

「這意味著,東玄宮這十年來傾盡全力的培養,全部都付之東流了,而你,註定會成為東玄宮的罪人1

「噗通——」

行知長老直接跪倒在地,額頭上的冷汗已經駸駸落下,身體篩糠般的顫抖個不停。

「所以,你沒有必要活下去了1

「不過,念在你這段時間也有一些功勞,我可以給你一個體面的死法1

他伸手指向了講武堂弟子和長老們所在的方向,幽幽道:「殺了他們,或者戰死沙場,將丟失的尊嚴重新奪回來1

行知長老猛地抬頭,眼中有一絲決然閃爍而出。

「屬下明白,絕不敢有絲毫猶豫1

說完這句話之後,他身形俯衝而出,直接朝向講武堂那邊衝殺了過去。

行雲長老轉身看向了其他兩大門派的主事長老,畢竟不是自己門派的長老,所以他沒有權利決定他們的選擇。

「你們兩個門派的大長老,也正在前往這裡,估計用不了多少時間就能趕到了1

「我做不了你們的主,但相信,他們的想法和我是一致的,所以接下來要如何,你們自己決定吧1

上官長老等人看著行雲長老那張閃爍著淡淡光芒的眸子,緊緊咬牙。

「的確,雖然行雲長老的話很不中聽,但說的都是真的!一旦自己門派的大長老來到此處,那麼他們等待的,也只有死亡一途1

尤其是上官長老,連莫道都死了,無論他立下多麼巨大的功勞,都將不會有絲毫的活路。

之前所有長老的臉上都閃過一絲苦澀與決然的笑容。

身形凌空飛起,跟隨在了行知長老身後,朝向講武堂眾人衝殺過去。

這是屬於他們的選擇,一種沒有辦法的選擇。

「滾開1

余寒眉頭緊皺,心中暗暗提防著負手而立的行雲長老!

同時全力操控著一劍誅神陣,將仙門一眾長老的轟擊全部都阻攔住!

那把大劍帶動著周圍扭曲的空間,形成一道巨大的屏障,將講武堂的眾人全部護在身後。

「這樣,似乎和我想的不太一樣,所以如果你們非要如此,那我也只能再試一試你這座陣法了1

行雲長老淡淡的聲音響起,與此同時,他身體高高飛起。

雙手穿花引蝶般的幻化出一道道恐怖的印訣。

然後一掌拍出!

掌風所過之處,在身前形成一面巨大的輪盤!

那輪盤之上,分成了數道顏色,最外圍呈現出鋸齒狀,竟是完全由黑色的真氣組成。

「竟然也是多種屬性真氣的組合?」

眼見著行雲長老出手,余寒雙目微眯,能夠遠遠感覺到,那股可怕力量正朝向自己這邊不斷襲來。

余寒目光微微閃爍,大劍直接偏轉了一個方向,從正面迎上了那道輪盤。

「這老傢伙,好強橫的實力,竟然憑藉著一人之力,就這樣硬生生的抵擋住了一劍誅神陣,與天道的偉力相互抗衡1

大劍終於與那面輪盤相互接觸在一起。

雙方都是蘊含著一種特殊軌跡大道的力量,如今相互消磨,相互碰撞,散碎的光芒已經朝向四面八方開始沸騰起來。

余寒渾身劇烈的顫抖,眼中也閃過一抹焦急之色。

不是因為行雲長老的力量太過強橫,讓他感覺到了不可阻擋的恐怖壓力。

而是因為此刻他以一人之力抵擋住了一劍誅神陣的可怕神威,從而給行知長老和上官長老等人創造出了一個機會。

眼見著眾人再度交手在了一處。

尤其是在一眾仙門長老不畏生死的連番攻擊之下,開始漸漸出現了傷亡!

即便有不少內院的精英弟子也加入到了戰場之中,仙門依然佔據了絕對的優勢。

雙方之間你來我往,不斷衝殺。

幾乎每一個瞬間,都會有一道身影失去了所有生機,然後被狂涌過來的人群踐踏在腳下。

空氣中開始漂流著一股濃重的血腥之氣。

因為仙門眾人的單體實力要比講武堂一方強大一些,所以儘管在數量上不如講武堂,依然能夠佔據不小的優勢。

這場戰鬥,已經逐漸衍化為雙方之間永無休止的死亡。

每每有一名仙門長老或者弟子隕落,便會有五六名,甚至更多的講武堂長老和弟子倒在他的身旁。

這是很正常的比例!

大規模的傷亡,讓余寒心中湧起一絲深深的無力。

儘管全力催動著一劍誅神陣與行雲長老對抗,但是這老傢伙十分狡猾,那面光輪上的氣息龐雜無比,然而卻充斥著一種相互補充的神秘感。

往往在那把大劍即將撕開這面輪盤的時候,陡然間變換一個方位,再次抵住了一劍誅神陣的轟殺。

「就只會做縮頭烏龜嗎?」余寒忍不住怒道。

行雲長老卻是淡淡一笑,嘴角帶著幾分不屑看向他:「年輕人還是不要太過衝動了,難道你能夠控制住每個人,都會一上來就和你硬拼嗎?」

他的一句話,讓余寒心中一突。

「是了!這老傢伙,分明就是在破壞我的心神。」

「所以才會說出之前那樣的話,又派出所有弟子大舉進攻,從而讓自己無法承受同門弟子的損失,主動退出護宗大陣1

「果然是打得好主意1

余寒暗暗咬牙,雖然猜出了對方的意圖。

但一條條鮮活的生命隕落在自己身旁卻是真真切切的存在。

所以他體內的道紋,幾乎在這一刻催動到了極致。

無匹可怕的氣息瘋狂運轉,全部都注入到了那把布滿古怪符文的大劍之中。

「給我斬開——」

隨著余寒將這把大劍的力量徹底點燃!

那劍身之上光芒大作,詭異的符文瘋狂亮起,釋放出無與倫比的可怕力量。

「轟陋—」

巨烈的爆炸聲中,行雲長老幻化出來的那面巨大輪盤終於被斬得支離破碎了開來。

「死吧1

那大劍余勢未衰,余寒強行將體內翻騰的氣血壓制下去,繼續催動大劍,順勢要將行雲長老劈成兩半!

「想這麼快就結束戰鬥,恐怕你還沒有這個實力1

他雙目微微眯起,屈指一彈,一段白骨出現在手中,流轉著瑩白的光芒!

「妖骨殺——」

那是一隻凶獸的臂骨,以一種特殊的秘法重新煉製,能夠擁有莫大的殺傷力。

如今行雲長老全力將其催動,真氣灌注其中。

那瑩白的骨節上,隱約的符文閃現出來。

然後,他竟然將其當做一把長劍般,狠狠劈斬了出去!

「嗡——」

劇烈的震蕩之聲轟鳴降臨!

那段白骨所過之處,出現了一道巨大的劍罡,然後狠狠迎上了余寒催動的大劍!

「蓬——」

沉悶的聲響傳來,在這一次對撞之中,所有的光芒全部都破碎了。

余寒仰天噴出一大口鮮血,身體倒飛而出!

行雲長老也忍不住踉蹌著後退,雖然並未受傷,可目光卻帶著幾分凝重。

「這小子,實力真是不錯,竟然將一劍誅神陣操控到了這般地步,以他的實力來講,已經十分難得了1

「只可惜他是講武堂的弟子,否則加入東玄宮,一定會成為第二個一衝1

他心中閃過一抹可惜之色:「所以現在,只能將你毀掉了1

雙足狠狠一踏地面,身形飛速掠出!

掌心的那段白骨,一瞬間脫手飛出,化為一片蓬然爆發的可怕勁芒。

與此同時,余寒咬牙強行支撐著受傷的身體,再次將那把大劍凝聚了出來!

「呼——」

他雙手同時抓住那把大劍的劍柄。

竟是直接將其輪了起來,狠狠斬在那那道光芒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