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一百六十六章 戰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六章 戰旗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蓬——」

劇烈的撞擊之聲響徹!

光芒搖曳之間,余寒眉頭緊皺,忍不住雙手一陣酸麻。

那白骨所化的光芒之上,可怕的氣機不斷的震蕩不休!

「呼——」

幾乎想也不想,掄起手臂又是一劍狠狠劈斬下來,將那道光芒震得凌亂不堪!

「再有一擊,讓你破開1

余寒眼中有戰意狂飆而出,雙手同時握住那把大劍,再度劈落下來。

「轟——」

這一次,終於將那道瑩白的光芒劈成了漫天碎片。

然而下一刻,那破碎的瑩白光芒之中,忽然有一片可怕的驚濤駭浪掀起。

劇烈的爆炸之聲使得周圍百米範圍內,都充斥在一股暴虐的氣息之中。

不少處在這個範圍內的雙方弟子都被撕成了靡粉,連屍體都沒有留下。

一劍誅神陣所化的大劍,終於被那股力量震得粉碎,朝向四面八方激蕩了出去。

余寒的身體倒飛而出,重重的摔落在地,眼中閃過一抹濃濃的駭然之色。

口中不斷有大口大口的鮮血噴吐出來,凄慘無比。

行雲長老站立在一側,衣衫無風自動,帶著幾分飄逸出塵的仙人氣息,目光就那麼淡淡的看向余寒,嘴角有一抹笑容綻放開來。

「忘了告訴你,這根白骨是用爆炎獸的骸骨淬鍊而成,一旦被斬破,將會爆發出可怕的力量,所以很可惜,你上當了1

余寒掙扎著想要爬起身來,無奈渾身傳來一陣陣劇烈的痛楚,經脈如同火燒般灼燒。

他看著一眼不遠處的那面棋盤,眼中閃過一絲不甘。

「呼——」

衣袂破空之聲傳來,行雲長老的身形瞬間出現在那面棋盤的旁邊。

他目光帶著幾分戲謔,看向正努力朝向棋盤靠近的余寒,忍不住搖頭嘆息:「可惜了一個好苗子1

「還是不要做無所謂的掙扎了,任何方面,你都比我差了太多,即便擁有了操控一劍誅神陣的力量,也終究只是能夠操控而已。」

「因為這股力量太過龐大,而以你的修為,根本無法將其徹底掌控1

「能夠做到此刻的這般結果,已經很不錯了,所以你,雖死猶榮1

他目光落在身側的那隻黝黑的棋盤上,目光閃過一絲興緻:「這應該就是操控一劍誅神陣的那尊陣眼吧?」

余寒的目光帶著幾分殺機和不甘,看著彎腰朝向那尊棋盤抓落下去的行雲長老。

「這燕州講武堂,也算是一處寶地,不過以後,這裡將屬於三大仙門,所以這座陣法,也應該能夠用得上1

帶著點點笑容,他一把將地面的棋盤抓在手中,緩緩放在胸前!

然而,就在這時,原本目光黯淡的余寒,雙眸忽然閃過一道銳利的鋒芒!

那原本黯淡到沒有絲毫色彩的棋盤上,忽然亮起了一道道紋理。

繼而形成一道巨大的六卦輪盤,呼嘯著從那棋盤上衝出。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狠狠印在了行雲長老的胸口!

「蓬——」

行雲長老根本不曾想到,此刻的余寒還能夠擁有如此攻擊手段,連護體真氣都沒有來得及撐開,便被震飛的出去!

「噗——」

他張口噴出一口鮮血,眼中帶著幾分不可思議看向了余寒。

「竟然還有力量一戰,並且擊傷了我,真是厲害啊1

六卦輪盤的力量,只相當於清微後期境界強者的全力一擊,而眼前的行雲長老,最差也是化骨後期的巔峰境界。

所以儘管被結結實實的印了一個正著,傷勢卻並不沉重。

然而這已經是余寒所能夠施展出的最後手段。

他一把將行雲長老丟落到旁邊的黝黑棋盤抓住,抱在了胸前。

感受著它不斷傳來的冰涼感覺,嘴角綻放開一絲欣慰的笑容。

這一刻,他似乎看到了那道身穿冰藍色長裙的少女,正款款朝向自己走來。

她的臉上,帶著一抹別樣的笑容。

一個只會為了自己而存在的笑容。

「子魚,抱歉,答應你的事情,或許做不到了,但我已經儘力了,你會怪我嗎?」

行雲長老緩緩朝向他逼近,目光中閃爍出濃郁的殺機。

即便傷勢不重,但卻是一種莫大的恥辱。

在一名清微中期境界的小子手裡吃了一個大虧,如果傳揚出去,他的顏面將會盡數掃地。

所以他絕對不容許余寒活下去!

看著目光有些朦朧的白衣少年,帶著幾分稚嫩的面孔上,有一種說不出的安詳。

「如果讓你成長起來,必定會成為我三大仙門的心腹大患1

他掌心光芒涌動,流轉著一股強橫的氣機。

「所以那就死了吧1

掌心的光芒朝向余寒直接覆蓋了下去!

「余寒——」

那些曾經在冰雪天玄域內被余寒救出的弟子們紛紛睚眥欲裂,然而卻沒有足夠的實力相救。

即便是步輕煙和沈東玄等人,眼睛里也全部都是一陣酸楚般的劇烈疼痛!

那隻手掌所綻放出來的光芒,頃刻間就將余寒的身形徹底吞沒在了其中。

只是,就在這時,余寒的胸口處,忽然有一抹血色光芒穿梭而出!

化為一點指甲大小的血紅色光印,懸浮在他面前。

雖然僅有那麼一點大校

但當它出現的那一刻,卻有一股來自太古洪荒的無邊戰意瘋狂著湧出!

那是一種嗜血的氣息。

不知道沾染了多少人的鮮血鑄就而成!

單單是散發出來的那股寒意,便讓讓距離最近的行雲長老忍不住打了一個寒戰。

目光有些凝重的看著那一小片妖異的血紅色,眉頭緊緊皺起。

「這是……」

在他愈發化為驚駭的目光中,

那一小片血紅色光芒,竟是陡然間爆發,狂猛的氣息朝向四面八方近乎瘋狂的擴散開去。

然後化為一面戰旗出現在了余寒的頭頂!

隨著旗面的抖動,無邊戰意瘋狂肆虐!

只是一個片刻,就將行雲長老的掌風徹底震成了靡粉。

「呼——」

那面戰旗,僅僅是一片血紅之色,卻沒有任何的圖騰和花紋,根本分辨不出,是哪一個時代流傳下來的古旗!

上面也沒有任何的氣息流轉出來,只是隨風抖動,以最原始的力量,發動了護主的攻擊!

「他到底是誰?怎麼會有這麼古老而又恐怖的東西?」

行雲長老目光閃爍之間,帶著一股深深的恐懼,身形也飛速的後退,想要脫離開那面戰旗的籠罩範圍。

然而,那面戰旗如影隨形,直接掀起了漫天狂卷的浪潮,瞬間就將行雲長老籠罩在了其中。

眼見著這一變故的出現,連余寒自己都忍不住皺了皺眉頭,有些朦朧的意識稍微清醒了一些。

他想到了那一次在冰雪天玄域內,那座仙人遺的古洞里所遇到的余荒。

當時他的背後,也插著這樣一面戰旗。

不同的是,那面戰旗上,有著霸氣的幾個大字,形成一個擁有無邊戰力的軍魂。

但是此刻自己頭頂的這面戰旗,從氣息上比那面戰旗就弱小了不少。

而且旗面上除了血紅之色外,什麼都沒有。

他雙目微微眯起,心中卻很確定:「這面戰旗,一定與余荒先祖背後的那一面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與此同時,他忽然想想到了一個可能,眼中不禁閃過一絲感激之色。

「必定是我覺醒體內血脈力量的時候,余荒前輩留在我身上的一股力量,在這最危急的關頭,救了我的性命1

除了這一點之外根本沒有辦法解釋這忽然出現的一幕。

而此刻,那被血色光芒包裹住的行雲長老,則是滿臉的駭然。

渾身幾乎被冷汗沁透!

目光所及處,依然是一片血紅色的海洋,翻騰著一種駭人的氣息。

「那面血紅色的旗幟,好像是太古時期戰亂年代所流傳下來的一面旗幟,因為沾染了無數戰士的鮮血,才會擁有如此可怕的戰意1

他慌亂的目光漸漸安定下來。

索性那些氣息並沒有朝向他進行攻擊,只是圍困在了其中。

「我若不是攻擊,它也不一定就會朝向我攻擊,雖然我無法抗衡這股力量,但可以掩蓋住自己的氣息,從而移花接木。」

他嘴角露出幾分凝重:「畢竟是死物,無法真正的擁有靈智1

話音落,他手臂漸漸動作,就要催動真氣,再度幻化出一道與自己氣息相仿的光影出來。

只是就在這時,他微微抬起的目光注視下,忽然出現了一道鬼魅般的身影。

那是一個年輕人,站立在無邊的血海之中,淡淡的看著自己。

眼中帶著幾分戲謔和嘲諷。

「你剛剛的想法,或許有幾分道理,只是很可惜卻被我聽到了呢!本來是想要留你一命,讓他自己發落的,但是現在看來,應該不用了1

那年輕人微笑著開口,卻有一種不容置疑的堅定!

然後,行雲長老駭然發現,周圍的那些血海,竟然開始朝向自己瘋狂的碾壓過來。

「不——」

他駭然的催動全身真氣和手段進行抵擋,卻如同螢火一般迅速的覆滅,徹底的被血色的氣息掩埋在了其中。

所有人都聽到了行雲長老的慘叫聲,然後才似乎明白髮生了什麼。

尤其是那些仙門弟子,臉色全部化為不可思議的慘白。

余寒目光閃爍,看著那片逐漸消失的血色光芒之中,一片纖細如同鴻毛般的絹帛緩緩飄搖著降臨下來。

那片絹帛上面的光澤已經盡數消失了。

顯然適才那一擊,已經讓它失去了所有的靈性!

「果然是那面旗幟上面的一角布料1

他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剛要開口,忽然有所感應般,心中生出一絲莫名緊迫的感覺。

不禁眉頭緊皺,看向了遠處。

那裡,有兩道模糊的身影,正迅速飛掠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