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一百六十八章 生死之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八章 生死之間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那把寬厚的大劍方一出現,立刻就綻放出無窮的劍意,繼而形成一道道鋒銳無匹的劍芒,一舉將奉天道門長老籠罩在了其中。

講武堂弟子中,一道身形衝天飛起。

他的頭頂,出現一尊漆黑的棋盤。

隨著雙手不斷舞動,一條條道紋不住的交織,繼而注入到了那道棋盤之中。

周圍的力量不住的朝向上方匯聚,那把大劍的光芒也越來越亮。

奉天道門長老眉頭一皺,看著那迎面而來的大劍:「一劍誅神陣?」

下方,行知和上官兩名仙門長老在見到這道大劍之後,眼底也劃過一抹驚訝!

適才那小子因為行雲長老的出手,幾乎陷入到了萬劫不復的境地。

如果不是最後那面戰旗的相助,恐怕早已經身首異處。

饒是如此,那沉重的傷勢依然讓他失去了戰鬥力。

可是這短短片刻之間,他的傷勢竟然再次恢復了,從而能夠繼續凝結出一劍誅神陣。

「這小子的韌性,怎地如何可怕?」

而此刻,處在那把大劍鎮壓之下的奉天道門長老,臉色同時也是一變。

他眼中閃過一絲凝重,單手在身側劃了半個圓圈。

「幽冥鶴勁1

隨著一掌拍出,黝黑色的大鶴憑空出現,細長的尖喙凌空一啄。

針尖對麥芒,正好與那把大劍的劍尖對撞在了一處!

二者之間,全部都是最鋒銳之處的力量展現,從而相互碰撞到了一起!

「蓬——」

沉悶的聲音響起,余寒的劍尖處,崩開一道深深的缺口,大劍也被震得倒卷而回。

而那隻黝黑的大鶴,尖喙足足有將近一小半被炸得粉碎,凌空發出一聲悲鳴!

兩道身影同時後退而出。

與此同時,瓊華派的大長老和護鏡長老之間也進行了一次最直接的對撞,也紛紛倒退了出去。

余寒與護鏡長老兩人並肩而立,目光死死的注視著眼前的兩人,眉宇間有隱約的光芒閃爍出來。

「如果正面對戰,我們不是他們兩個的對手,無論是繼續纏鬥下去,還是最直接的硬拼,都不佔優勢1護鏡長老微微開口。

他蒼老的面孔上閃爍著一絲沉重。

余寒點了點頭:「我們不如全力催動一劍誅神陣和天玄鏡的威力,互為犄角,化為守護光罩,將這裡盡數守護住,不發動進攻,如果全力防守的話,應該還能夠堅持一些時間1

護鏡長老輕輕嘆了口氣:「可是一旦如此,我們便落入到了下乘,被破開光罩僅僅是時間問題而已1

「可是現在,也只能這樣做了,我們的實力本就不強,只能暫時抵擋住他們兩個的進攻,然後讓其他弟子能夠趁機逃離1

聽到余寒的話,護鏡長老眉頭微微一皺:「余寒,所有弟子之中,你的修為是最強大的,如今外院弟子紛紛被留在了外院中,不會參加這場戰鬥,而內院弟子幾乎也都在我們的身旁,經過適才的戰鬥,有一些甚至隕落了。」

「以你的實力,催動一劍誅神陣,必定能夠率先突破所有人的阻隔,從這裡殺出一條血路,但是其他弟子,恐怕沒有這個實力。」

「所以接下來,我暫時催動天玄鏡的力量抵擋住他們兩個,你趁機帶著眾人逃離。」

他深深的看了余寒一眼:「如果你能夠活下去,我敢保證,不出十年,三大仙門必定能夠滅亡1

護鏡長老的堅持,讓余寒不由得搖頭苦笑:「我師尊臨行的時候,就只是託付了我這一件事情,沒有給他一個交代,我怎麼可能離開?」

「而且,這裡還有我的朋友1

「沈東玄,東方靖康,還有外院的丁進等人,我如何能夠看著他們在我眼中一個又一個的隕落?」

余寒深深的看著護鏡長老:「更重要的是,雖然長老可以藉助天玄鏡的力量,但卻無法全力施展出來,所以一旦他們聯手之下,長老很有可能在三招之內便會被擊潰。」

「這麼短的時間內,已經來不及去做太多的事情了1

護鏡長老也忍不住微微嘆了口氣,余寒的理由,讓他已經無法反駁了。

「你們兩個,到底商量好了沒有?」

一個不耐煩的聲音出來,還帶著幾分淡淡的不屑。

瓊華派長老在兩人身上一一掃蕩過來:「真不知道憑你們這些人,是如何抵擋我仙門這麼久的,還真讓人失望啊1

面對此人的囂張和不屑,余寒只是咧嘴一笑,然後說道:「不要著急,很快你就不會覺得失望了。」

然後朝向身旁的護鏡長老使了一個眼色!

兩人幾乎同時動作。

護鏡長老率先出手,大手一揮,身後那條金光大道折射出一股渾厚的金色神力。

然後從他雙手之間噴洒出來,化為一道巨大的屏障,將所有講武堂眾人全部都籠罩在了其中。

「咦?要弄出一個烏龜殼出來嗎?虧你們想的出來,不過要抵擋住我們攻擊,可沒那麼容易啊1

他的話音方落,余寒再次動作,那把同樣閃爍著金黃色光芒大劍不住的凌空搖曳。

繼而化為一道光芒,直接射入到了那層光罩之中。

巨大的光劍已經消失不見了蹤跡,反而衍變成億萬道細小的劍氣,整個充斥在那一層厚厚的金色光罩之中。

見到這一幕,連護鏡長老都忍不住側目看了余寒一眼。

「這小子,適才那一次受傷,竟然讓他對一劍誅神陣的把握更加精妙的幾分,單單是這份劍意衍化的手段,就顯現出了完美的操控能力1

「呼——」

瓊華派長老的大手,終於狠狠的拍擊下來。

光芒蓬然爆發,巨大的手掌虛影凌空怒卷,形成一股恐怖的力量,重重的印在了那層光罩之上。

所有人的目光,幾乎同時落在了那層光罩之上。

隨著大手的拍擊,光罩微微晃動了兩下。

上面無數道劍氣瘋狂運轉,竟是將那些傳遞過來的力量卸掉。

「竟然擋住了1

甚至包括那些仙門長老在內,眼中也紛紛露出一絲震驚之色。

瓊華派長老雙目微眯,冷哼道:「還真是一層足夠堅硬的烏龜殼呀,不過我倒是,是我的刀子快,還是你們的烏龜殼堅韌1

他一掌又一掌的接連拍出,巨大的轟鳴之聲不斷響徹。

然而所有的攻擊,再次被那層光罩死死的抵擋住,無法對其中的眾人造成任何傷害。

瓊華派大長老臉色終於變得難看了起來,轉頭看向奉天道門的大長老:「看樣子,還需要我們兩個聯手才行1

奉天道門大長老微微點頭,兩道身形同時搶出,各自佔據了一個方位。

剎那之間,金黃色與黝黑色的兩道光芒同時碾壓下來,不斷轟擊在了那層光罩之上。

感受到那些此起彼伏的力量,余寒的臉色愈發的蒼白起來。

而相比之下,護鏡長老則是顯得更加吃力。

之前他已經強行催動了天玄鏡的力量與瓊華派長老僵持了那麼久。

本身便開始受到震蕩。

如今再次承受兩個人聯手的衝擊。

隨著天玄鏡的力量對體內的震蕩越來越嚴重,護鏡長老此刻完全是在咬牙支撐著。

「長老,你沒事吧?」

余寒眼見著護鏡長老嘴角流淌下來的血跡,忍不住關切道。

護鏡長老嘴角勾起一抹慘然的笑容:「余寒,恐怕要說聲對不起了。」

「我支撐不了多久了,天玄鏡的力量,實在太過恐怖了一些,在抵擋對手的同時,我本身也受到不小的反噬力量1

「所以很可能,我無法陪你一直戰鬥到最後了1

他臉色愈發的蒼白起來,一句話說完,忍不住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

「那個老傢伙已經受傷了,恐怕堅持不了多久,我們加快一些進攻,一定要將這層烏龜殼擊破1

瓊華派長老淡淡的笑道。

兩名大長老的攻擊,再次迅速了幾分。

可怕的力量不斷朝向下方碾壓,將那層光罩也震得劇烈晃動了起來。

每一次震蕩,都讓護鏡長老的身體顫抖一分。

嘴角便有一絲嫣紅的血跡冒出!

「長老速速退下,這樣下去,你會沒命的1餘寒眼中閃過幾分急迫。

護鏡長老大口的喘息著:「撤去光罩,同樣也會沒命的,我現在還有幾分力氣,能幫你支撐一會兒,就多活一會兒1

「長老1

余寒再次呼喚了一聲,眼看著他咬緊牙關,全力支撐著光罩不至於破滅,那句話終於還是沒有繼續說出來。

「轟陋—」

又是一擊可怕的攻擊降臨下來,護鏡長老渾身猛地一震,身體終於支撐不住,倒飛了出去,直接撞入到了人群中。

他頭頂那尊巨大的光罩也隨之散去,只剩下無數道細小的劍意,在半空中再度凝結,化為一道巨大的光劍。

余寒面色冷峻,轉頭深深的看了一眼已經癱軟在地上,失去了所有生機的護鏡長老,陰冷的殺機在他眼底流淌出來。

「老傢伙已經不行了,只剩下你這個小的,還想繼續堅持嗎?」

瓊華派大長老看著余寒,有些戲謔的開口說道。

余寒的嘴角,也同樣咧開一絲淡淡的笑容:「他都堅持到最後了,我又怎麼可能放棄?」

他雙手接連舞動,那巨大的光劍從半空中劈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