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大道誅天>第一百七十一章 渡雲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一章 渡雲舟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武俠修真

教書長老微笑著看向余寒,他的掌心,那隻小巧而又精緻的古船不斷散發出一道道氤氳的光芒,將其籠罩在了其中。

「渡天舟?」

余寒輕輕喊出一個名字,語氣竟是帶著幾分激動的顫抖。

教書長老搖了搖頭:「這不是渡天舟!而是我們在隕落嶺的時候,堂主從那太古洞府之中所得1

他深深的看著余寒:「這座古船雖然沒有渡天舟更加穩定,堅固性也差了一些,但是一件難得的法寶。」

「而且,它是完全屬於我們的1

教書長老將手中的渡雲舟緩緩遞到了余寒面前,微笑著繼續說道:「出來的時候,我和堂主便曾經商議過,如果在我們趕回來的時候,你還活著1

「那麼這隻渡雲舟就是你的了1

「渡雲舟嗎?」

余寒雙手顫抖著將那隻古船接過,立刻就感覺到一股沉穩厚重的力量迎面而來。

他眼中閃爍的精芒越發的濃烈起來。

「父親、弟弟,我可以回去了1

教書長老看著余寒極其不穩定的氣息,臉上也閃過幾分光芒:「渡雲舟內,已經放了足夠的元石,是堂主送給你的,足夠你一個來回的使用。」

「不過你要記住,無論走到哪裡,你始終是燕州講武堂的弟子,所以解決了那邊的事情之後,立刻前往天空之城,與子魚他們會合1

余寒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重重的點頭:「長老,大恩不言謝1

教書長老伸手在他肩膀拍了拍:「如果需要燕州講武堂相助,儘管開口。」

「因為從現在開始,你便是燕州講武堂第十五名核心弟子1

「不對1教書長老嘆息聲:「除去了陳風之外,依然是第十四個1

「核心弟子嗎?」余寒微微握緊了拳頭。

在整個講武堂中,核心弟子的地位尚且在一些普通的長老之上。

所擁有的特權也是難以估量的。

然而,成為核心弟子的條件十分苛刻,要在十八歲之前,突破到清微後期的境界,或者是被某一個長老看中,擁有強大的資質。

但像是余寒這樣,僅僅入門一年的時間,就一路晉陞為核心弟子的,在講武堂歷史上,還是第一次出現。

子魚已經刷新了一個屬於內院弟子晉級核心弟子的記錄。

此刻余寒再次將這個記錄刷新了一遍。

他看著教書長老閃爍的目光,尤其是嘴角帶著點點欣慰的笑容,不由得也露出一絲笑容。

誰都能夠看得見,卻誰也不明白。

余寒是用另外一種方式成為的核心弟子。

那是從講武堂創始以來,只有寥寥無幾的數人才可享受到的殊榮。

那已經不僅僅是一個奇。

而是一個傳奇。

…………

有了講武堂五大強者的掌控,戰鬥幾乎形成了一邊倒的局面!

如果不是奉天道門的大長老拚死釋放出了最後攻擊,強行啟動大陣將西門清霜等一些優秀弟子送走。

只怕今日一戰,所有在場的仙門弟子將沒有一個人能夠活著離開。

饒是如此,這一戰依然讓三大仙門損失慘重。

奉天道門的大長老在施展出了那最後的一擊之後,徹底失去了逃走的機會,被講武堂堂主親自出手斬殺。

至此,仙門三名大老全軍覆滅。

他們都是出了各自門派掌教之外的最強者,也是一個門派的中流砥柱。

然而現在,卻就這樣隕落了。

至此,仙門元氣大傷,再也沒有正面與講武堂為敵資格。

尤其是在這一戰之中,他們的新一代年輕弟子除了一衝與西門清霜之外,幾乎全軍覆沒。

這個結果對三大仙門來說,絕對不下於三名大長老的隕落。

所以在這場戰鬥之後,就註定了三大仙門在未來的一段時間裡,都不會有可能再與講武堂為敵。

可以說這一場決戰,為講武堂爭取到了至少十年的休養生息。

事後,講武堂論功行賞。

堂主親自將隕落在這一戰之中的長老和弟子們列入英雄譜,永遠載入講武堂史冊之中。

包括步輕煙和沈東玄等一眾弟子,更是得到了大批的賞賜。

他們從那隕落嶺中帶回了不少的資源,甚至還有幾套品級不錯的神通和功法。

如今一點也沒有保留,全部都作為賞賜,獎勵給了有功的弟子們。

而作為這一次最主要的功臣余寒,除了直接晉陞為核心弟子之外。

堂主親自下達了命令。

從今以後,燕州講武堂的全部資源,余寒都有資格調遣。

這已經是相當於長老一般的待遇。

不僅如此。

講武堂核心大院內,也豎起了一座石碑。

與外院的精英榜和內院的英雄榜一樣,那是屬於核心弟子,甚至是整個講武堂的一座豐碑。

那上面,只有一個名字。

「余寒1

一眾講武堂弟子稱這座石碑為——傳奇碑!

它將記載著講武堂的一個個傳奇人物,和他們的一段段光輝而又燦爛的歷史。

豎碑的那一天,余寒被沈東玄和丁進等人簇擁著來到了傳奇碑前。

他以指為劍,親手刻上了自己的名字。

然後,站在那座石碑上,與所有人回收告別。

一眾講武堂弟子都知道余寒要走的消息,幾乎每個人都從修鍊之中走了出來。

沈東玄、丁進、東方靖康、步輕煙、蕭婉、李歸藏……

幾乎所有內院的精英弟子都齊聚而來,給他送行。

看著那一道道熟悉的身影,余寒眼中有一股熱流湧出。

站在那條巨大戰船的船尾之上,向眾人揮手告別。

所有人都知道他離開的消息。

卻沒有人知道他要去的地方是哪裡,因為那是屬於他一個人的負擔。

「齊州,準備好了嗎?」

余寒最後回頭看了一眼身後那一道道帶著不舍的目光,輕輕揮了揮手,與那隻蘊含著太古氣息的戰船一起,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余寒離開的數日,講武堂弟子們經過這幾日的休整,在連番血戰之後,修為都有了長足的進步。

顯然經歷了這一次生死之間的考驗和戰鬥,在心境上成長了太多。

繼沈東玄突破清微後期之後,步輕煙也突破到了這個境界。

兩人同時晉級核心弟子之列,僅僅今年一年,講武堂同時收穫了包括子魚和余寒在內的四名核心弟子,這是以往數年都無法想象的一個數目。

同時也意味著講武堂即將迎來一個嶄新的高峰。

除了他們四個之外,還有另外一個人,也同樣被堂主親自任命為核心弟子。

他就是丁進。

雖然在這一戰發生的這段時間裡,丁進一直在閉關之中,直到戰鬥結束的數日之後方才出關。

但是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他的修為已經突破到了清微中期境界,如果不是因為余寒的光芒掩蓋,恐怕早就已經得到了這個殊榮。

畢竟,他成長的速度,甚至已經超過了當年的許飛。

所以他是最後一個成為核心弟子的人眩

站在那座山峰上,丁進原本玩世不恭的面孔帶著幾分凝重,他深深吸了口氣,目光帶著一絲前所未有的光芒:「原本以為,這一次閉關后,我便可以追上你了,只是沒想到,我們的差距,是越來越大了啊1

「余寒,你要去做那件事情了嗎?真的很抱歉,本來是答應要陪你一起去的1

「可是我的實力,還是不行啊1

「堂主雖然將我破格收為核心弟子,但這一次天空之城一行,卻不允許我參加。」

他嘴角帶著幾分堅定和自嘲:「我知道我的修為還差了一些,沒有你給我的那株神葯,更加不可能在如此短暫的時間突破到清微中期境界1

「但是這一次天空之城,無論如何我都要過去的。」

「我怕與你之間的差距,會越來越遠啊1

「所以這一次,不能再錯過與你並肩作戰的機會了1

丁進的目光飄向了遙遠的方向:「余寒,天空之城,這一次我不會再閉關了!我相信,你也一定能夠趕過來來的1

…………

天空之城的城頭上,一道纖細的冰藍色身影就那麼站立在那裡。

她似乎已經習慣了這樣孤單的一個人站著。

然後看向遠處。

想一些事,想一個人。

高大的城牆上冷風蕭瑟,催動那冰藍色的長裙,顯得說不出的凄楚。

細微的腳步聲自身後傳來。

「鏘——」

利刃出鞘之聲響徹,伴隨著一道充斥著寒意的劍光浮現,子魚驀然轉身。

劍光險些劈中那到身影的肩膀。

森寒的劍氣抵在他的咽喉處,冰冷的氣息讓那人忍不住渾身一震。

「子魚姑娘,是我1

那身穿華貴長袍的少年嘴角露出一絲苦澀,攤開雙手道。

「鏘——」

子魚出劍迅速,回劍也是迅速,那道雪亮的劍光一閃即逝,連同充斥在周圍的寒意,在也在這一瞬間收斂了回去。

「我知道是你,不過下次如果還是這樣悄無聲息的接近我,我的劍依然會毫不留情的劃破你的喉嚨1

子魚的聲音,像是埋藏在厚重冰雪之下沉積的萬年玄冰。

「我看你總是一個人待在這裡,天空之城不比講武堂,這裡寒風冷冽,會對人的身體造成傷害,我擔心你總是這樣,會傷了身子……」

「這與你有關係嗎?」

子魚很認真的開口,她的認真,往往會讓對方有一種無言以對的尷尬。

華貴長袍的少年同樣也帶著幾分愕然,這段時間子魚的冰冷他有所領教,所以短暫的愣神之後,便是忍不住一陣苦笑。

然而下一刻,他咬了咬嘴唇,看著不遠處那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絕世容顏,終於還是忍不住開口。

「你來到天空之城這麼久,我的心意,還不明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