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一百七十二章 華正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二章 華正陽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天空之城。

坐落在燕州和中州之間,是一扇巨大的門戶。

整座城池都建立在山巔,好像懸浮在半空中一般。

這也是天空之城的由來。

因為處在最高峰,整座城池冷風呼嘯,環境十分惡劣。

然而此處作為兩座大州之間的門戶,卻擁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它不僅僅是兩座大州之間相互連通消息的主要紐帶,同時也可作為渡天舟凌空橫渡時候的棲息地。

更加可以守護一方安危,防止十萬大山之中暴走的妖獸對各州子民產生威脅。

所以包括天空之城在內的每一座城池,都強者如雲,甚至不比各州的講武堂差上多少。

此刻,在那城牆之上,一道冰藍色的身影迎風而立。

她的對面,站著一名丰神玉朗的華服少年。

「子魚,你來到天空之城這麼久,我的心意,還不明白嗎?」

華服少年終於說出了埋藏在心底,卻又始終不敢說出來的一句話。

從第一眼看到子魚的時候,便驚為天人,情難自已,深深的陷入那道水藍色的深淵之中。

然而少女卻從未正眼看過他一次。

哪怕為了她,他幾乎想盡了一切辦法,去將整個天空之城最有趣的東西都拿過來。

只為博得紅顏一笑。

但每一次得到的都只是少女淡淡的轉身離去。

她太冰冷了。

那是一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冰冷。

即便遠遠的看著,也會感覺到那股直透骨髓的寒意。

幾乎每一日,她都會站在城頭,遙遙望向燕州的方向,翹首以盼。

或許只有那個時候,她周身的氣息,才會有那麼一剎那溫柔的綻放。

華服少年有著一個非同尋常的身份。

他是天空之城的少主,城主華清風的兒子,華正陽。

更是整個天空之城最傑出的天才。

從成年的那一刻起,便有無數主動提親嫁女的世家踏破門檻。

但卻從未被他正眼看過一次。

這一次是他第一次對一個少女如此動情,心中更是暗暗決定,她便是將要陪伴自己一生的那個人。

無論她如何冰冷,他都相信,一定能夠用自己的真心,將他一點點的融化。

然而此刻,他的接近,卻讓少女險些刺穿了胸口。

能夠真切的感覺到那一劍的可怕!

加上子魚那冰冷的對白,讓心高氣傲的他,心中莫名的生出幾分沉悶。

連同壓抑在心頭已久的那句話,也終於全部說了出來。

子魚看了他一眼,感受到華正陽目光中充斥的情感,似乎潮水般碾壓過來。

她輕輕搖了搖頭,轉身朝向寒風籠罩下的夜色走去。

「如果不想死,以後這樣的話……不要再說了1

「子魚——」

華正陽臉色微微一變,這種拒絕,最為直接,可也最為心疼。

它沒有任何理由,卻讓人連一絲一毫的希望都看不到。

「我不會放棄的1他握緊了拳頭,看著子魚離去的背影,咬緊了牙關:「這輩子,你都只能是我的女人,任何人都阻止不了1

…………

渡雲舟穿梭在雲層之中,速度極快,兩側不斷劃過刺耳的風聲,當然還有那遮住視線的雲海繚繞。

他目光看向遠方,好像洞穿了虛空。

當初孤注一擲,選擇摘魄來擊殺那玄宗弟子。

並且將玄宗護道者引到那座小山之上,依靠著那裡的可怕遺將其擊殺。

那時,他曾經想到過死亡,甚至已經放棄了所有的生機。

然而卻機緣巧合活了下來。

從他清醒過來的那一刻,便曾經想過,一定要儘快的提升實力,然後殺回齊州。

即便自己臨行前已經脫離了余家。

但以仙門的行事風格來看,絕對不會放過余家。

而對齊州講武堂,他實在沒有多大的信心。

雖然余飛重新擁有了自己的劍魄,多少會引起他們的注意。

但還是沒有把握,那個幾乎已經失去在齊州主宰地位的講武堂,會不會因為余飛,而重新化為齊州各大世家的守護神。

所以他一定要趕回去。

本來那一日外院大比之後,在被教書長老和堂主拒絕之後,他便徹底壓下了回家的念頭。

要登上七州武院那個充滿著無數玄奇和挑戰的真武榜,奪取到使用渡天舟的資格。

這對他來說,是一個長期都無法實現的夢想。

所以只能硬著頭皮一步步的走下去,即便心中充滿了對余家的擔憂,但卻沒有絲毫的沒法。

直到前幾日,教書長老和堂主特意為自己取回這渡雲舟。

儘管它不如渡天舟安全,但卻給了他回家的機會。

無論何時,這份情他都會記在心裡。

看著兩側不斷劃過的冷風,余寒忍不住輕輕嘆了口氣,已經快要一年了啊!

這一年的成長,如同在夢中一樣,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僅僅不到一年的時間,他的修為竟然會成長到以前想都不敢想象的地步。

「呼——」

就在他心思起伏不定之際,一股危險的預兆忽然間籠罩了過來。

「不好1

余寒臉色微微一變,單手輕輕一按船首。

那巨大的渡雲舟直接調轉了方向,朝向下方飛速穿梭!

幾乎是在同時,原本渡雲舟所在的位置,出現了一張巨大的光網,當頭罩落。

如果不是躲閃的迅速,只怕立刻就會被這隻大網凌空籠罩在其中。

余寒眉頭緊皺,身形從渡雲舟上閃爍了出來,輕飄飄的降落在一根大樹的樹冠之上。

渡雲舟則是光芒爆閃,重新化為一隻小巧的飛舟,降落在他掌心。

余寒小心的將渡雲舟收起,這可是他現在最重要的寶貝,無論如何都不能有所損壞。

「藏頭露尾的,就只會偷襲嗎?」

他目光閃爍的同時,冷聲開口,聲音朝向四面八方蕩漾了開去。

「哈哈1

隨著一陣帶著陰冷的笑聲傳來,一道身影從腳下茂密的枝葉之中飛出,降落在他將近百米之外的另一株大樹樹榦上。

森寒的目光朝向他遠遠投遞了過來。

「血燃?」

看清對方的面孔之後,余寒眉頭一株,臉色也忍不住凝重了起來:「竟然是你?」

血燃嘿然一笑,帶著幾分嗜血的殺機:「怎麼,你很意外嗎?」

余寒搖了搖頭:「不是,我只是感覺到很失望,原本以為先來這裡的,會是玄宗和倚天教的人,只是沒想到,只是像你這樣的貨色1

血燃輕輕嘆了口氣,沒有因為余寒的輕視而憤怒,眼神卻帶著幾分玩味。

「以為殺了莫道那個廢物,就有足夠的實力與我抗衡了嗎?」

他淡笑兩聲,周身氣息瞬間暴漲而出,嘴角也瀰漫出陰冷的殺機。

「如果沒有絕對的把握,你以為我會偷偷潛伏了那麼久都沒有動手?」

「化骨初期?」

余寒心中閃過一絲驚訝,只不過一閃即逝。

然而聽到莫道後面的話,他卻忍不住冷冷的看著血燃:「原來你竟然偷偷潛入了講武堂,膽子真是不小,怪不得講武堂那麼多師兄弟都找不到你的下落。」

「哼1

血燃嘴角浮現出幾分淡淡的譏諷,然後冷笑道:「講武堂?很遺憾這一次沒有看到它滅亡,不過也讓我看到了它孱弱的一面。」

他雙手緩緩抬起,一抹血芒在雙手之間不斷的凝聚。

那一面蘊含著嗜血氣息的戰旗,再次出現在頭頂,迎風獵獵,抖動著一道道可怕的光芒。

「我那幾個兄弟,都是隕落在你的手裡,這筆債已經欠了這麼久,也該到還回來的時候了1

話音落,他足尖輕輕一踏,身體借力飛出。

單手一指,那面戰旗迎風席捲,帶動著周圍的空間劇烈扭曲起來。

一股翻騰的浪濤從那戰旗之中瘋狂的肆虐出來,化為奔騰不息的血海,滾滾朝向余寒當頭籠罩了下去。

余寒眉頭微微一皺。

「這血燃,實力竟然精進到了這一步,如此操控戰旗的力量,甚至不在當初的一衝之下1

「這個對手不簡單1

「而且他準備了這麼久方才現身,要在此處伏殺自己,必定準備諸多手段1

「看來今日免不了一場血戰了1

想到這裡,他眼中閃過一絲殺機,雙手同時拍出。

「大五行法印1

巨大的法印凌空出現,帶動著五行屬性的本源氣息,在余寒的操控之下,流轉著一股異常玄奧的可怕能量。

繼而飛速旋轉起來,直接迎上了那狂卷而來的血海。

恐怖的力量從兩道攻擊的交點蔓延而出,朝向四面八方沸騰。

「果然不愧是扭轉了整個戰局的傳奇人物,實力真是不錯1血燃冷笑連連。

余寒卻是目光閃爍,小心的操控著大五行法印,爆發出不可頗力量。

同時嘿然笑道:「你也不錯,竟然突破到了化骨初期境界,只是可惜,沒能啟靈成功,否則的話,或許拿下你還需要費一些力氣1

「但是現在,你還不行1

話音落,大五行法印旋轉的速度再次激增了幾分。

狂暴的勁氣摩擦著空氣,散發出一陣刺耳的嗡鳴之聲。

將那道血海一寸寸的鎮壓了下去!

血燃嘴角咧開一絲笑容,眼中也沒有半分的慌張。

「不行嗎?我倒是覺得,這一次你恐怕,不會再向以前那麼走運了1

與此同時,那面戰旗轟然逆卷,氣息再度暴漲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