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一百七十三章 八門戮仙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三章 八門戮仙陣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祭旗1

隨著血燃口中輕輕吐出兩個冰冷的字元。

一股可怕的氣息,從那血紋戰旗之上席捲而出。

那原本被大五行法印碾壓的血海,彷彿炸開了鍋一般,近乎瘋狂的激蕩起來。

一道道波紋漫天震蕩,將大五行法印一寸寸的崩滅。

余寒雙目微微眯起:「又是這招嗎?」

當初血燃曾經在半路截殺沈東玄等人的時候,便曾經施展過這一招。

但那時他並未直接參加戰鬥,而是躲藏在暗處構建陣法。

所以並沒有直觀的感覺到這一招的可怕。

如今眼見著那股嗜血的氣息隨著血浪的沸騰而不斷席捲而來,正面的氣勢碾壓之下,那股可怕的壓力,讓他忍不住也露出一絲訝然。

這血燃的實力並不強大。

甚至也就是等同於三大仙門三號弟子的程度。

但他卻真真正正突破到了化骨境界,而不是如同一衝那般剛剛破開化骨境界的壁障。

即使並未啟靈成功,單純從修為上來講,也比一衝要深厚一些。

「劍意星河1

面對著那道血海的壓制,余寒單手一指,一道巨大的星河從頭頂蔓延而出!

無可頗力量一瞬間從那道星河之間流淌出來,隨著一百零八顆大星的飛速流動,一舉轟擊在了狂涌過來的血浪之上!

「轟隆陋—」

劇烈的爆炸之聲傳來。

那凌空橫貫的星河鎮壓之下,迎面而來的血海浪潮紛紛被劈碎,那一道道鋒銳的劍氣橫衝直撞,所過之處,盡數化為一片真空地帶。

血燃的身體不住的後退。

那爆碎的血浪也迅速的朝向他蔓延過去。

「果然,實力竟然進步了這麼多,單純憑藉著實力對戰,我竟不是他的對手1

他雙目微眯,帶著一道道寒芒看向余寒:「現在,還僅僅是清微中期!如果他繼續成長下去,還有誰會是他的對手?」

一瞬間,他的眸子里滿是忌憚和殺機:「怪不得連玄宗都給出了那麼高的懸賞,要取了你的性命,讓那等仙門都生出殺機的,又怎麼可能是普通人?」

在飛速後退中,他周身的氣息再度暴漲。

血紋戰旗上,終於出現了一道道血紋。

那些血紋密密麻麻的在旗面上浮現出來,使得整面戰旗都運轉著一股玄奧的氣息。

在氣息暴漲的同時,流轉出來的血色光芒,也越發的妖異了起來。

嗜血的力量顯得更加精純了數倍。

「噗——」

血燃張口噴出一口精血,濺在那旗面的血紋上,看著通體籠罩在一片血芒之下的血紋戰旗,嘴角咧開一絲瘋狂:「我既然敢在這裡截殺你,你以為就這麼一點本事嗎?既然無法拿你來祭旗,那麼現在就用我的血來祭旗吧1

「血祭,血紋滅道1

那一條條波紋迅速的從旗面中脫離出來,在他頭頂不斷凝聚,最後衍化為一條閃爍的長虹,狠狠的朝向余寒碾壓過去。

劍意星河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在那道血色長虹的撞擊之下,竟然不斷震蕩起來。

「好厲害的一招1餘寒眉頭一皺,感覺到劍意星河已經達到了極限,閃爍的目光中不禁帶著幾分凝重之色。

「呼——」

一道道璀璨奪目的光芒亮起,劍意星河化為一道流光,重新回歸到了體內。

與此同時,他雙眸閃過一抹精芒,雙手平托而起。

「二月焚天1

兩隻手掌上,各自出現了一輪新月,圓潤的月光灑落而下,飄蕩一股冰冷的氣息。

白焰升騰,流轉著可怕的殺機,朝天頭頂的天空漸漸升起!

「這一招……」

感覺到那股冰冷蝕骨的氣息傳來,血燃眉頭緊緊皺起。

同時臉色也露出幾分驚駭。

在那道血色長虹的映襯之下,兩尊被他托起的冷月顯得十分渺校

但是,就在所有的血芒開始接觸到那冷月上方燃起的白焰,根本來不及有任何的力量衝擊,便直接被灼燒成了虛無。

以寒之極致,化為白焰。

儘管沒有真正火屬性本源那般無與倫比的狂暴能量,但卻是一種別樣的灼燒。

每一種力量達到極致,都是一種恐怖的力量。

如今余寒催動的兩輪冷月也同樣如此。

他雙足狠狠一踏,將那樹冠震得落葉紛飛,托著兩輪冷月衝天飛起。

白焰所過之處,所有的血色長虹紛紛被震散,朝向兩側潰敗。

血燃踉蹌著後退而出,每一次白焰的灼燒,都讓他身體狠狠一震,越來越感覺到了來自對面的龐大壓力。

「真是厲害啊1

每退出一步,他的心裡便嘆息一聲。

「怪不得能夠在那種危機的關頭,以一人之力幾乎拯救了整個講武堂,並將三大仙門所有的精英弟子,一個一個的踩在腳下,這份實力,這種成長速度,如果任由他發展,將來必定會成為所有仙門最大的對手1

血燃心中漸漸生出一絲無力的感覺。

從一開始的時候,他就催動了血紋戰旗,沒有多餘的廢話和試招,直接進行生死對決。

然而也是從一開始,他就一直都被碾壓在了下風。

突破到化骨初期境界的那種傲氣都在這一刻被鎮壓的體無完膚。

他輕輕搖了搖頭,反手之間,有一塊玉簡出現。

那只是一個普通的玉簡,上面甚至沒有任何雕刻的形狀。

只是,在那翠綠色的玉簡內部,隱約可見一道道細密的紋理流轉不定。

「好在,我還給你準備了最後一招1

他嘴角有一絲得意之色浮現出來。

「原本以為,是不需要這一招的,只是沒想到,你的強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如此的話,那就只能用它來將你碾壓了1

「呼——」

玉簡直接被他甩手飛出,同時,遙遙一指點出。

一束血色光芒立刻從他的指尖激射而來,灌注到了那道玉簡之中。

恐怖到了極點的力量,幾乎在瞬間從那玉簡之中蜂擁而出!

余寒眉頭緊皺,掌心的兩輪冷月瞬間消失,目光注視之下的那股力量,竟然產生了一種讓他熟悉的波動。

「這是……陣法……」

看到余寒的臉色變化,血燃臉上的笑容越發蕩漾開來。

「的確是陣法,當初你偷襲我的時候,也是用了陣法,還險些讓我死在子魚的手裡,好在我命大,逃過了那一劫。」

「所以這一次,我也給你準備了一份大禮,聽說你陣師的等級也不低,就是不知道有沒有達到三級陣師的水平。」

他看著那被自己真氣引動的玉簡,有足足數千條道紋同時瀰漫而出。

可怕的光芒照耀之下,面孔都帶著幾分扭曲。

「這套陣法玉簡,可是一套三級陣法呢!不瞞你說,如果我被這座陣法鎮壓,連五分鐘的時間都堅持不了1

「而你,或許能比我多堅持一些時間吧1

「但結果,唯有死路一條1

「嗡——」

半空中,那巨大的陣法終於被構建了出來。

與此同時,余寒的身形也不住的後退而出,想要脫離開這座陣法的籠罩範圍。

然而身後忽然傳來一陣劇烈的波動。

他急忙擰煞較頡

那裡,出現一扇巨大的門戶,正好擋住了他即將逃走的方向。

金色的大門綻放著一股威嚴厚重的氣息,可怕到了極點。

然後,那扇大門的周圍,一道道金芒呼嘯而出,又有一道道巨大的門戶凌空出現,佔據了八方之位,幾乎將他所有的退路全部封死。

「這套陣法,名為八門戮仙陣,雖然僅有三級,真正催動出來的力量卻不容小窺!余寒,這一次,你插翅難逃1

「呼——」

八門搖曳,金黃色的光芒眩目多彩,似乎要將整片空間都封鎖在其中。

感受到那股可怕的威壓傳遞過來。

余寒再度施展出了二月焚天,隨著兩道冷月升空,那股壓力才稍微得以釋放。

只不過,隨著血燃的冷笑聲響起。

那八面巨大的金色門戶幾乎同時動作,朝向中間擠壓了過來。

它們越靠近,周身的壓力就越大!

那兩彎冷月似乎都有些承受不住這股壓力,白焰不住的搖曳,彷彿隨時有可能覆滅一般。

「好可怕的陣法1

余寒雙目微眯,在這一刻卻想起了當初被教書長老硬塞到了那座陣法小屋的時候。

教書長老曾經說過,要破開陣法,並非一定要施展蠻力。

對於陣師而言,還有另外一種方法。

雖然,自己的實力此刻不過只有二級陣師的品級。

但或許,當真可以一試。

他一面全力催動二月焚天,抵擋著不斷增強的八門鎮壓。

同時體內道紋不著痕的奔騰而出,朝向四面八方靠近。

八百條道紋,每一條都選擇了一個方向,試探著這座陣法的薄弱之處。

只有找到那處地方,才可以真正的將道紋滲入進去,從而獲取那破陣的契機。

所有陣法,都是由道紋構建而成。

余寒雖然全力催動道紋運轉的方向,但依然避免不了與八門戮仙陣道紋的接觸。

其恐怖的力量在這一刻體現了出來。

幾乎接觸的瞬間,余寒的道紋便被撕碎,徹底消散。

他渾身巨震,道紋的不斷湮滅,連同心神都受到了劇烈的影響。

如果不是五獄奔騰的厚重氣息守護住心脈,此刻早就已經難以支撐了。

「竟然抵擋住了,那就在加一點料吧1

「讓你見識一下,八門戮仙陣,為何可戮仙1

血燃單手捏動一個印訣,然後形成一道古怪的符文,直接沒入到了八座金門最中心的那團閃光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