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一百七十五章 他會回來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五章 他會回來的!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看著那艘逐漸駛來的戰船,子魚那沒有絲毫波瀾的眸子里,隱約有幾抹閃爍的光芒浮現出來。

「已經結束了嗎?」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嘴角盪開了一絲幾乎看不到的笑容。

是啊,結束了。

如果不結束,這艘渡天舟,是無論如何也不會來到這裡的。

而且,不僅僅是結束了。

他終於還是成功了。

冰藍色的長袖內,柔弱無骨的玉手已經緊緊握起。

在她身後,十餘道身影從背後走了出來,全部將目光轉移到了那艘古船上。

他們望向那裡的目光和子魚一樣。

唯一不同的是,他們的激動是為了那艘船上的旗幟。

而子魚只是為了一個人。

「各位師兄、師姐,我們來遲了1沈東玄的聲音從那艘古船上響起。

然後,步輕煙、丁進、紛紛從他背後走了出來,並肩站立在船頭,與眾人揮手。

子魚臉上的那一絲笑容瞬間凝固,然後再次化為冰寒。

「他沒有來嗎?是出事了?還是沒來?」

貝齒輕咬著嘴唇,少女的心在這一刻心亂如麻。

如果他乘著這艘戰船而來,那麼她相信,她一定會第一眼看到船頭的他。

然而此刻他卻沒有出現。

那麼結果只有一個,他出事了!

子魚眼中閃爍著一股莫名的寒意,殺機狂涌而出。

「雖然說好了,這是你自己的事情,但你若有事,我便滅了這洪荒仙門又如何?」

思量之間,沈東玄等人已經從船頭飛越了下來,與眾人一一寒暄。

同時也開始在在一眾核心弟子的追問之下,開始講述講武堂發生的一切。

子魚卻渾然未覺,好像周圍發生的事情,與她沒有任何關係一般。

一道身影從人群中脫離的出來,緩緩走到了子魚的面前。

「子魚師姐……」

丁進微微開口,從袖口掏出一隻厚厚的牛皮紙包,遞到了她的面前。

子魚終於抬頭看了丁進一眼,目光依然冰冷如刀,帶著幾分莫名的寒意。

「這是余寒讓我轉交給你的。」他開口說道。

子魚伸手接過,春蔥般的手指帶著幾分顫抖:「他……」

丁進這才恍然,想到余寒交給自己這封書信時候的交代,急忙開口:「他沒有事,讓我將這封書信交給你的時候,跟你說一句見書比心1

「見書比心?」

子魚感受到那封書信的沉重,朝向丁進點了點頭。

能夠讓余寒託付送出這樣一封信的人,應該是與他關係最為親近的人吧。

只是她沒有想到,余寒將這封書信交給丁進的時候,並不知道他會隨同眾人一起來到這座天空之城。

所以這封信到了子魚的手裡,實際上是比他預想的時間要提前了一些。

子魚很想飛速的拆開這封厚厚的書信,因為她很想知道,自己不在的這段時間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然而剛剛將那封皮拆開,露出一角雪白的紙張,她忽然感覺到有一些異樣,然後轉頭看向身旁那沒有識趣離開的少年。

丁進一面咧嘴嘿嘿的笑著,一面渾然未覺那道投射過來的目光,看著子魚揮手道:「子魚學姐,你快點看吧,那傢伙寫這些信,足足用了將近一天一夜的時間呢,我看著都累……」

子魚光潔的額頭有幾道黑線飄過。

她依然沒有繼續動作,目光就那麼看著丁進。

丁進絲毫沒有察覺到她的異樣,眉飛色舞的說道:「你都不知道,他寫信的時候,防我就跟防賊似的,也不知道寫了多少肉麻的話,有的時候寫著寫著,自己還忍不住笑了……咦?子魚學姐,你怎麼還不看?」

他看著子魚不僅沒有繼續拆開書信,反而一直將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忍不住有些疑惑。

然後輕輕撓了撓腦袋,看著那有些嫌棄的目光,心中生出幾分委屈:「我也沒有說錯什麼啊1

「你能不能離我遠一點?」

子魚很努力的讓自己的聲音顯得溫柔一些,因為他是他的朋友。

然而他的話,依然會讓人無言以對。

丁進瞪大雙目,欲哭無淚的看著對面那張比自己似乎還要無辜的俏臉:「為……為什麼?」

他問出了一個連白痴都不會去問的問題。

可是子魚卻偏過頭,很認真的回答:「因為你在旁邊的時候,我沒辦法看呀1

丁進似乎還想再說什麼,身體一輕,已經被一道身影甩在了旁邊。

「步輕煙師姐,你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粗魯了?」丁進險些摔倒在地,忍不住抱怨道。

步輕煙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後說道:「丁進,如果你敢再多說一句話,我現在就將你頭頂那隻大公雞拔光了毛1

這一路上,她幾乎被丁進煩得崩潰。

幾乎每過一個地方,都會聽到他驚訝和讓人煩躁的聲音。

「哎呀,師姐你看,那邊的雲朵真漂亮啊,好像後山廚房蒸鍋里熱氣騰騰的饅頭1

「師兄你瞧,那是一隻劍齒虎呢,可為什麼這麼小,看起來還沒有師兄大呢1

「……」

一個個奇葩的問題,讓兩人幾乎瘋狂,最開始的時候,兩人還尚且能夠禮貌性的回應幾句。

到了後來,步輕煙是在受不了,便獨自一個人走到船尾,索性開始閉關修鍊。

不過讓她最佩服的還是沈東玄。

沈東玄是真真正正堅持了一路,都和丁進待在一起,甚至從未動過。

雖然他也不再開口回復丁進的問題,但就那麼一字不落下的聽了一路。

所以就在快要到達天空之城的時候,見到丁進終於不再開口,步輕煙這才朝向沈東玄走去,想要安慰一下他受傷的心靈。

便是在這時,她看到沈東玄偷偷從耳朵里取出兩團壓得緊實的碎布,丟到了船下……

於是步輕煙想了一肚子的話全都憋了回去。

此刻見到丁進竟然站在子魚旁邊,那麼明顯的眼色都看不明白,這讓她忍不住一陣惱火,終於忍不住爆發了出來。

聽到她的威脅,丁進打了一個冷戰。

那隻會打鳴的公雞武魄本來就足夠奇葩了,如果變成了一隻禿毛雞……

他灰溜溜的退到了沈東玄的身旁,心想還是和師兄在一起比較安全,至少他從來不會威脅自己。

步輕煙再次白了丁進一眼,終於看向了子魚,然後兩個人都笑了。

「從前的事情,對不起了1

她率先開口,眼中滿是真誠,其實子魚從未與自己爭過什麼,完全是自己一門心思的在在與她爭那些無所謂的東西。

可那一切都是為了宋天行。一個直到最後關頭,才讓她真正看清的人。

不過好在不算晚。

所以那些曾經的過往,也都沒有必要了。

此時她看向子魚的目光,很誠摯,還帶著幾分歉然。

子魚深深的看了她片刻:「如果這一次你沒來,那麼這句話我不接受,可是你來了,那麼……」

她伸出自己的右手,下句話卻沒有繼續說下去。

步輕煙深吸了一口氣,看著那隻在自己面前平伸開的右手,嘴角有一抹欣慰的笑容綻放出來。

兩隻同樣完美的手,在這一刻終於握在一起。

「你的男人,真的很了不起,這一次如果沒有他,整個講武堂或許都不存在了,雖然經歷了那麼多的困難,卻都被他一個人撐了下來。」

「子魚,你是幸福的,因為有他那樣可以為你撐開一片天的男人。」

「而他,也是幸福的,因為你會在遙遠的這裡,建立一片新的天1

子魚嘴角蕩漾開一絲淺淺的笑容。

這是她最願意聽到的一句話。

從別人口中,關於他和自己的評價,那是一種認可,她喜歡被別人認可的感覺。

所以她笑了,那是一種百花失色的笑容。

連一向以容貌與她齊名的步輕煙都忍不住搖頭:「禍國殃民1

「你不也是一樣嗎?」

步輕煙也笑了,然後指著那封書信說道:「我不耽誤你的時間了,估計講武堂的事情,余寒都已經在信里寫了,我就不多說了1

她款款而來,款款而去,落落大方,卻真正變化了太多。

子魚終於打開了那一封厚厚的書信,上面與熟悉的字跡。

當然還有那熟悉的氣息。

他自始至終,都沒有說出一句思念的話,每一頁紙上,都是最為平常的語氣,好像是在講述著一件家常。

但卻寫得很細緻,一五一十,沒有半分的疏漏。

都是在核心弟子離開之後所發生的事情,一點一滴。

這是一種別樣的家書,很平常,卻很溫暖,他在和她報平安,沒有思念,卻每一字都是思念。

直到後來,他終於說出了自己的來歷。

洪荒齊州。

然而卻沒有說他去做什麼。

只是將教書長老賜給他渡雲舟的事情說了一遍。

子魚知道,不是他有意隱瞞自己,而是要隱藏住那一部分平白的擔憂。

所以最後的時候他會說:「和你見面的日子,或許會晚一些,不過這一次,不會讓你失望了1

她懂得他,就像他懂得她一樣。

所以,那就不用說了。

子魚將那封書信收好,小心的放到了乾坤袋中,如獲至寶。

而就在這時,在一眾燕州講武堂弟子的另一側,卻有一道身影站在那裡。

所有的一切變化都讓他盡收眼底。

他也終於清楚,為什麼子魚會如此對自己不屑一顧。

拳頭緊緊的握起,與此同時,朝向那牆角黑暗處輕輕揮了揮手。

那裡有一道身影,鬼魅般的閃爍了出來!

每天兩章更新,至今未斷,各位看官到了這裡,就收一個吧,沒求過收藏,就是看著數量有點少,按道理,不應該這麼少的,所以能收就收了吧!還有一個就是,本書首發縱橫,大家給力點,支持正版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