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一百七十七章 麒麟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七章 麒麟果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凌師兄抬頭,身體微顫,然後看向不知何時出現在面前的那到瘦削的背影。

他穿著一身白衣,衣袂隨風飄飛,沒有回頭,但聽著聲音,年紀應該不大。

「你是誰?」他試探性的問道。

目光也帶著幾分警惕,這裡除了講武堂就是仙門弟子,而這背影,這股可怕的氣息,他都從未見過,所以很可能也來自仙門。

余寒沒有回頭,也沒有回答他的話,眼神帶著幾分冷意看向迎面走來的五道身影。

「我只殺仙門中人,卻需要收取費用1

他聲音不大,卻很沉穩,有一種別樣的感染力。

「成交1

凌師兄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相信他,或許是因為,即使不相信,也沒有其他的辦法。

余寒淡淡笑了笑,身體不由自主的湧出一股寒意。

「一年了,背井離鄉,九死一生,現在回來,總該收一些利息才是。」

不過這句話,他並沒有說出來,因為沒有人會懂得這句話的含義,所以說與不說,也沒有什麼意義。

青鵬從走進小谷,就一直注視著余寒,他的目光帶著幾分警惕和凝重。

「你是誰?」

這是他觀察了片刻之後才問出的一句話,卻不知不覺的與凌師兄的問題重複。

所以余寒偏過頭,似笑非笑的看著他,然後搖頭。

「沒有必要知道我是誰了,因為這和你們,已經沒有任何關係1

「口氣倒是不小,不過清微中期的境界而已,彈指間便可滅殺你1

開口的不是青鵬,而是他身旁的另外一名少年。

他是這一行仙門五人小隊的第二強者,清微中期境界,令狐飛。

他不僅語出張狂,而且在這句話方才落下的時候,身形已經先一步搶出。

翻手拍出一掌,一團妖異的冰藍色光芒在掌心凝聚,寒氣立刻肆虐而出。

凌師兄目光閃爍,此刻他終於看清了面前那道白色身影的氣息,的確是清微中期境界,那是和自己一個等級的境界,但為何會讓自己感覺到壓力?

然後他看到令狐飛出手,掌心的冰藍色光球,驀然化為一隻巨大的手掌,寒氣繚繞,讓周圍的順度似乎都降低了幾分。

「救人,也需要實力的,很可惜,你並不具備1

令狐飛嘴角略過一絲殘忍,一掌拍落下來。

半空中的那隻冰藍色大手,好像要將這片空間全部凍僵一般,呼嘯著劇烈的寒意,滾滾朝向余寒的頭頂鎮壓了下去。

余寒眼中閃過一絲厭惡,不是因為討厭面前那個人,也不是因為他是仙門弟子,而是因為,那所發出的攻擊,是冰藍色。

那是不容褻瀆的顏色。

所以他動手了,雙手凌空抬起,一道巨大的法印在掌心凝聚。

五彩光芒流轉不定,勾勒出一幅充斥著無數玄奇的道圖。

那已經不再是從前的大五行法印,而是一道完全由單純的五種本源屬性,經過一種特殊的紋理軌跡,所匯聚而成的一幅寶圖。

因此,它剛一出現,就有氤氳的光芒冉冉升起,然後迎上了那隻冰藍色的大手。

「嚓1

清脆的聲音傳來,雙方几乎剛剛碰觸到一起,一聲破碎之聲便傳遞了開來。

幾乎所有人都不可思議的看著兩人之間的那兩道可怕的真氣。

令狐飛更是臉色大變,之前眼中的輕蔑盡數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則是深深的駭然。

「怎麼可能?這是……玄階上品神通!

你怎麼可能擁有如此品級的神通?」

他抬頭看向余寒,希望從他口中能夠得到答案。

然而余寒沒有回答,大五行法印破開了冰藍色的大手之後,猛然從天而降,反而朝向令狐飛碾壓了過去。

令狐飛眼中滿是不可思議的恐懼之色,他全力催動體內的冰寒真氣,化為一面光盾,將大五行法印抵擋在外。

心中卻暗暗思考著如何取勝的辦法。

他的一舉一動都沒有逃過余寒的眼睛,看著被大五行法印逐漸鎮壓的對手,他的嘴角,始終風輕雲淡。

「恭喜你,成為回來之後,隕落在我手裡的第一個人,用不了多久,你就會知道有多麼幸運!但是現在,你該死了,因為我不喜歡冰藍色……在別人身上出現1

「尤其是還是一個男人!」

他微微嘆了口氣,大五行法印光芒大盛,徹底將令狐飛碾壓在了其中。

青鵬一眨不眨的看著余寒出手,這個僅有清微中期境界的傢伙所表現出來的戰鬥力,卻足以用可怕來形容。

甚至自己想要安然接下這道法印都會十分費力,所以令死的他不冤枉。

但卻很突然!

不過他的死讓自己看清楚了這個忽然出現的白衣少年,雖然實力強大,但仍然還在能夠控制的範圍之內。

淡淡的光芒從青鵬的掌心開始傳遞出來。

他點頭看向余寒,眼中是一種複雜的光芒,似乎在猶豫。

然而當他走到余寒面前的時候,眼睛已經回復了清明,然後盯著那殺了一人之後,根本沒任何情緒波動的余寒身上。

「這少年到底是誰?從未聽說過講武堂有這麼一號人物?難道是哪一位長老雪藏的關門弟子?」

他心中泛起一絲狐疑,看著余寒冷哼道:「手段倒是不錯,只可惜出手太狠辣了,我仙門弟子,可沒有那麼容易殺的1

一股無形的氣勢自他身上升騰而起,帶著幾分閃爍的光芒,開始凝聚氣勢。

余寒就那麼淡淡的看著他,眼中帶著幾分玩味。

「我是拿人錢財,替人消災,這麼一株麒麟果,可是不小的報酬呢!用來買你們這幾條賤命,應該足夠了,僱主這般大方,我當然要表現的好一點1

一旁的凌師兄聞言不禁低頭撓了撓腦袋,他有些尷尬,似乎用麒麟果來買對方的性命,並不是自己主動的。

但他卻說得好像,是自己求他非要換一樣。

這樣說謊……不好!

青鵬有些詫異的看著余寒,不知為何,他一直都感覺到余寒有一些眼熟,似乎在哪裡見過一樣,只是有些想不太起來。

但是聽到余寒後面的話,他卻咧嘴笑了:「如果真是這樣,我可以給你比這株麒麟果品級更高的靈藥,然後你來出手,把你們身後的那些人全殺了如何?」

他下意識的以為余寒是一個殺手,否則也不會剛一出現,就讓人有一種危險的氣息。

所以他抬高了價格,似乎看著他們自相殘殺也挺好的。

便是這個時候,余寒伸了伸懶腰,頭頂那尊大五行法印光芒再度亮了起來,不由分說,直接帶著一股可怕的力量,朝向青鵬當頭罩落下去。

「忘了告訴你,我收費所殺的,只能是仙門中人,所以你的提議,我不能答應1

青鵬面色微變,沒想到這個傢伙竟然說動手就動手,使得自己失去了先出手的機會。

他身形猛然後退而出,同時,掌心光芒噴涌,在半空中迅速交織成一片火海,炙熱的氣息一瞬間狂涌了出去。

「焚天焰1

那火焰呈現出暗紅之色,透露著一股狂暴的氣息。

余寒眉頭微皺,在那蓬火焰的抵觸之下,大五行法印竟然有隱約崩潰的趨勢。

「這火焰,不普通,不過比起七重火域裡面的,卻差多了1

大五行法印光芒流轉,斑斕的顏色像是折射了陽光的鏡面,充斥著一股玄奧。

「轟——」

兩股巨力轟然對撞在了一處,散碎的光芒朝向四周翻湧。

「清微中期,竟然在正面的對撞中,不落絲毫下風嗎?這少年到底是誰?」

連凌師兄都有些驚訝了起來,對著白衣少年的身份有些疑惑。

尤其是他側過身體時,在天空上那紛飛的光芒照耀下的面孔,似乎有些隱隱的熟悉。

他和青鵬誰也沒有說,但卻都這樣感覺。

不同的是,但他很肯定,絕對從未見過這個人。

而青鵬,已經來不及多想!

兩道身影同時朝後退去,這一擊之下,竟是誰也沒有佔到絲毫的便宜。

看著青鵬同樣震驚的臉色,余寒咧嘴一笑,卻轉頭看向了凌師兄,然後將目光落在了他掌心的麒麟果上。

「看好了,那可是我的報酬1

凌師兄咬了咬牙,點頭不已:「只要你殺了他們,這顆麒麟果我自然雙手奉上1

「那就好1

余寒轉頭看向臉色難看的青鵬,臉上的笑意更濃。

「人家都著急了,那麼,也應該結束了1

他的頭頂有一掛星河出現,星芒流轉,無數道劍意在其中肆意的流淌。

這掛星河出現之後,青鵬的臉色終於變了。

因為直到此刻他才明白過來,這個少年,竟是已經擁有了遠遠超過自己的實力。

所以他一直不慌不忙,不慍不火。

說穿了,他是在逗自己玩。

即便感覺到很屈辱,但卻只能深深埋下,實力不濟,一切尊嚴都只是笑話。

「對方太厲害,大家快退1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他已經飛速朝向後方飛逃而去。

然而就在這時,身後有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來。

「逃的掉嗎?」

那一掛蘊含著天地至理的星河,在半空中急速蔓延。

飛速流動的星辰遮住了青鵬的背影。

包括凌師兄等人,都震驚的看著那一掛猶如神跡般的星河,呆若木雞。

余寒沒有去看那幾個人的結果,因為結局已經很明顯。

卻只見他轉過頭來,看著凌師兄笑道:「可以兌現報酬了吧1

「而且,有幾個問題,如果你能回答一下,那就最好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