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一百七十八章 神秘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八章 神秘人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凌師兄以及他身後的一眾講武堂弟子紛紛不可思議的看著已經徹底轉過身來的余寒,誰也不敢相信,這怎麼看都會是一場惡鬥的一戰,會這麼簡單。

然而真正看清他的面孔,那種熟悉的感覺,更加濃郁起來。

凌師兄眉頭一皺,卻只見對方抬起手,指了指自己手裡的麒麟果。

他恍然,將那顆麒麟果遞了過去,沒有不舍。

「講武堂,現在怎麼樣了?」

那個聲音開始問道,然而凌師兄的臉色卻微微一變,聽他的意思,好像以前就來過講武堂似的,那麼他到底是誰呢?

不等他開口,余寒已經先一步搖了搖頭,臉上帶著幾分自嘲,還有擔憂。

「早該知道結果了,那麼這個問題,就不用回答了1

他抬頭,看著凌師兄:「余飛在講武堂,怎麼樣?」

凌師兄如遭電擊,忍不住驚訝的看著余寒。

將近半年了,那是一個禁忌,一個仙門始終不願意提及的事情。

然而對面的那個少年,就這樣問了出來,而在真正讓他震驚的,並不是這個。

而是當白衣少年說出余飛這個名字的時候,他才忽然發現,面前這張面孔,竟開始與余飛的面孔逐漸融合在一起。

然而卻又有著幾分不同。

所以才會熟悉,但又的確沒見過。

他想到那個在齊州消失了一年,卻又被默默念誦了一年的名字。

余寒!

有一抹凌亂在他眼裡浮現出來,然後看向余寒的目光也多了幾分震驚:「真是你嗎?」

看著他的表情變化,余寒便已經差不多猜到他認出了自己。

既然已經知道了身份,所以沒什麼隱瞞,此人,還算是比較有分寸。

至少他沒有直接喊出自己的名字,同時在問出那句話的時候,聲音也稍微壓低了一些。

所以他點了點頭,然後露出一絲笑容:「現在,是什麼樣子了?」

他一接連問了三個問題,從講武堂,到余飛,一直到現在,是問現在是什麼樣子了?

凌師兄很明白,因為知道了他就是他,所以他明白他想要知道什麼。

兩人稍微遠離了其他人,然後坐了下來,不是不信任,而是事關重大。

「傳說,護道者親自入十萬大山追殺你,但直到最後也沒有回來,而且那段時間,玄宗的人一直都小心翼翼的,好像很害怕。」

「後來堂主說,那護道者死了!大家都以為,你是和他同歸於盡了,卻沒想到,你還能有回來的一天1

凌師兄在說,余寒在聽,他在回答第一個問題,講武堂怎麼樣了?

「余飛得到你的劍魄之後,與自身殘留的龍魄相互結合,武魄發生了變異,震驚齊州,堂主親自出關,將其收為入門弟子,精心培養1

聽到這裡,余寒嘴角總算湧起了一絲笑容,堂主既然已經出關,還帶走了余飛,那麼余家應該算是保住了。

不過他忽然發現凌師兄的表情有些異樣,然後聯想到適才講武堂弟子唯唯諾諾的一幕,心中湧起一絲不好的念頭。

凌師兄輕輕嘆了口氣,眸子里閃過一抹無奈的悲哀。

「大家本以為,堂主出關,講武堂從此將不再受到欺凌,從此以後,徹底找回自己,然而卻沒想到……」

「余飛出事了?」

這是余寒第一次打斷凌師兄的話,而且,冰冷的氣息讓他忍不住一凜。

「那天,齊州來了一個神秘人,他一句話也不說,直接進了講武堂,然後禁錮了余飛1

「不少長老出手,都被他隨手擊飛了1

「沒有人知道他是誰,也沒有人知道他來自哪裡,他只是要帶余飛走。」

「然後堂主出現了,與那人打了一場1

余寒皺了皺眉頭,能夠帶走余飛的人,很有可能是仙門中人,除此之外,沒有誰會如此,只是,連堂主都擋不住嗎?

「那一戰,堂主受傷,不得不再次閉關療傷!而余飛,也被帶走了1

凌師兄看向余寒,同樣的等級境界之下,他卻忽然感覺到了那股讓他感覺到可怕的壓力。

正如他談笑間殺了青鵬一樣,那是一種無形的氣勢。

與修為無關。

「知不知道,他被帶去了哪裡?」

「沒有人知道,因為自始至終,那個人都沒有說過一句話1

「余飛有沒有受傷?」

凌師兄搖了搖頭,那些事情,不是他這個層面的弟子能夠接觸的,他了解的也就只有這些了,多半還是聽說而來。

氣氛忽然間變得沉悶了起來,沉默了良久,余寒忽然問道:「余家呢?」

凌師兄身體微微一震,想到了那個才半年就破敗的世家,輕輕嘆了口氣。

「堂主的受傷,讓仙門再次猖獗了起來,尤其是玄宗,開始愈發的肆無忌憚,大批的弟子進入齊州,更是直接將余家霸佔了1

「所以余家現在的情況,很不好1

余寒臉色驀然一變:「說具體一點?」

「余家也料到了這件事情即將發生,所以在余飛離開之後,就遣散了所有人,連余家的老人和孩子,也被悄悄轉移了1

「所以玄宗去的時候,只剩下了余家拚死的抵擋1

「那一日,余家慘敗,連大長老都隕落了1

余寒握緊了拳頭:「玄宗,真是找死啊,看來當年的教訓,還是太輕了1

「現在玄宗留在這裡的護道者是誰?」

「他叫胡奇,據說有化骨中期的境界,實力非凡,而且這一次,他帶來的玄宗弟子,都是這一代年輕弟子中的精英,實力不弱1

「他現在在余家?」

凌師兄搖了搖頭:「他在講武堂,在余家的,是幾名精英弟子,還有當年被你擊殺的那個廖凡的師兄弟1

他的目光有些閃爍不定,欲言又止。

「還有別的事情嗎?」余寒目光閃爍道,語氣平靜,內心卻已經達到了爆發的臨界點!

凌師兄深吸一口氣,繼續說道:「我聽說,令尊余占元家主,現在的情況很……1

余寒眉頭緊緊皺了起來。

「那些仙門弟子放出話來,說你一日不出現,就取他十年壽命,所以每個月,令尊的生命本源都被會抽取一部分……」

他的話沒有說話,便感覺到一陣透體的冰冷。

抬頭的時候,余寒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面前。

「我回來的事情,暫時不要說1

這是他最後傳遞過來的話,卻讓凌師兄陷入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感嘆之中。

他獃獃的看著空無一人的原處。

第一次感覺到,會有一個同齡人,他的氣息會讓自己恐懼到這般地步。

「當年,你在齊州,掀起了一片驚濤海浪,這一次歸來,還會扭轉乾坤嗎?」

幾名膽大的弟子走了過來,指著余寒離開的方向問道:「凌師兄,剛剛那個人是誰?你們認識嗎?」

凌師兄平靜的搖了搖頭。

「或許只是一個過客1

…………

那殘破的小院內,幾名仙門弟子懶洋洋的坐在那裡。

旁邊有餘家的弟子扇著扇子,還有人遞過了洗乾淨的瓜果。

「當——」

右手有些扭曲的余家弟子一個趔趄,手裡拖著的瓷盤掉在地上,摔落了一片碎屑。

「另一隻手也不想要了嗎?」

冰冷的聲音傳來,讓這名余家弟子臉色驀然蒼白如紙。

急忙蹲在地上,開始拾掇起那些粉碎的殘屑。

然而,有一隻大腳,忽然間將他的手踩住,掌心握著的瓷片直接扎進了肉里,鑽心的疼痛傳來,染了滿地的鮮紅。

「給你長點記性,連這點事情都做不好,要你還有什麼用?」

余家弟子不斷發出一聲聲凄慘的哀嚎,然而那人的臉上,卻沒有半分的憐憫,腳下輕輕碾動,骨頭碎裂的聲音傳來。

他只能暈了過去,似乎只有這樣,才能感覺不到疼痛。

「廢物1

仙門弟子一腳將這名弟子踢飛了出去,揮手道:「丟到後院喂狼1

余家的後院,養了幾頭狼,只是普通的狼,沒有進入到妖獸的等級,但卻是余家弟子的噩夢。

因為這裡是地獄,犯了錯的余家弟子,會被打斷了四肢,然後丟入進去,活生生的被那些餓狼一口口的吞噬。

旁邊那幾名余家弟子聽到這句話之後,身體也紛紛不由自主的顫抖了幾分,眼底有幾分屈辱劃過。

「呼——」

地面那暈過去的身影,忽然間爬了起來,他左手已經被瓷片刺穿,骨頭都碎裂,如同右手一樣,發生了嚴重的扭曲。

此刻卻咧嘴笑了。

然後,在那些仙門弟子輕蔑的目光中,朝向他們俯衝了過來。

「我和你們同歸於盡1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口中吐出了一道光芒,落在了前方的腳下。

那是一個眼球大小的內丹。

「爆炎獸內丹?」那幾名仙門弟子臉色大變,雖然這並不是完整的爆炎獸內丹,但足以讓他們重傷!

所以幾乎下意識的,他們全部都朝向遠處飛逃!

那弟子一腳踩在爆炎獸內丹上,帶著一往無前的怒意,將其踩得四分五裂。

然而它卻沒有爆炸,化為碎屑的內丹散落在地,像是笑開了花的臉,那是嘲笑。

「怎麼會這樣?那傢伙騙我,竟然騙我1

這名弟子幾乎瘋狂的怒吼道,那個將內丹賣給自己的人竟然騙自己,可是騙自己,又有什麼意義呢。

「看來,不用丟到後院了1幾名仙門弟子眼中閃爍著森寒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