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大道誅天>第一百八十七章 邀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七章 邀景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女生小說

這道突然傳來的聲音,聽在眾人耳中,彷彿埋藏在歲月里的寒冰,讓人涼透了心底。

「邀景?」

七律眉頭緊皺,拳頭不由自主的握起來,他的目光在身側眾人身上一一掃視。

仙門,果然來了。

可是,為什麼來的這麼快?

他最後看向了站立在一座玉山之上的邀景,此人乃是化骨初期,自己即便突破到了清微後期也不是對手,更不用說現在。

更何況,他的身後還有十名仙門弟子,即便不算邀景,這些人都不是自己這就九名內院弟子能夠抗衡的。

七律倒吸了一口涼氣,閃爍的目光中帶著幾分無力,然後看向了核心師兄們所在的方向,現在,或許只能將希望寄托在那裡。

「有連城在那邊,你放心吧,他們不會很快趕過來的1

邀景看出來了他心中所想,當即嘿然笑道,嘴角有一絲嘲弄浮現出來。

「怪不得你們一路有驚無險,原來都帶了破風玉,果然聰明啊1

看著七律等人手中的玉簡,目光也帶著幾分訝然。

自始至終,七律都沒有開口,他心中想過無數個可能,但似乎,都無法解開目前這個局,因為這是一個死局。

因為實力差距太大而形成的死局。

「連說話也不敢了嗎?真讓人失望1他看向左邊的那名弟子道:「你帶兩個人,把八寶玉戎根拿過來,雖然我們要那東西沒用,可用來收藏倒也不錯。」

那名弟子立刻領命,三道身影一起,朝向八寶玉戎根飛馳而去。

「誰敢動?」

七律怒吼一聲,周身光芒繚繞,擋在了那唯一的道路前,殺機爆閃而出。

八寶玉戎根,是救出掌門的希望,更是講武堂重新崛起的希望,所以不容有失,哪怕是死。

「憑你?擋得住嗎?」

冷哼之聲傳來,玉山之上的邀景遙遙拍出一掌,掌心光芒繚繞,化為一隻巨大的手掌,直接蔓延到了七律面前。

「蓬」

七律同樣打出了自己最強大的攻擊招式,然而如同飛蛾撲火一般,直接被擊潰,那隻手掌隨即印在了他的胸口。

他張口噴出一大口獻血,身形倒飛而出,撞在了那座玉山之上。

目光卻死死的注視著八寶玉戎根。

「那是希望……」

眼中帶著幾分苦澀,卻又那樣的無力。

「還不快些將它拿過來?有我在這裡,我看講武堂還有誰敢動手?」

邀景的目光在其他八名講武堂弟子身上一一掃視而過,目光也帶著幾分冷峻。

講武堂弟子紛紛摩拳擦掌,卻被那股迎面而來的氣勢鎮壓,誰也無法動彈分毫。

之前的那三個仙門弟子,帶著幾分不屑從他們身前穿越了過去,走到了八寶玉戎根的面前。

看著那株最強大的療傷聖葯,三名仙門弟子眼中閃爍一絲貪婪。

「即便有玉山隔絕,依然有如此渾厚的葯香傳來,這株聖葯,竟然已經成熟到這種地步了1那仙門弟子目光閃爍。

七律終於閉上了雙眸,身體也微微顫抖了起來。

「完了,最後的希望也沒有了,難道上天,真要滅亡齊州講武堂嗎?」仙門弟子手臂探出,光芒搖曳,一舉穿透了那座玉山,然後抓在了八寶玉戎根之上。

「好濃郁的天地元氣1

手掌剛剛碰觸到那株八寶玉戎根,便能夠感覺到那股滾燙的氣息。

仙門弟子眼中閃現出貪婪之色,掌心光芒涌動,狠狠的爆發了出來,一舉將周圍的玉山盡數震碎。

八寶玉戎根,終於落入到了他的手中。

他緩緩將其舉起,朝向邀景揮手示意。

邀景微微一笑,輕輕點頭,他張口,剛要說些什麼,卻有一道劍光從斜地里掠過。

以他的修為,自然能夠清晰的看到那道劍光,但卻無法出手阻止。

因為那道劍光太快了,快到他都沒有時間出手。

以邀景的修為尚且如此,那名清微後期境界的仙門弟子,在猝不勝防之下,更是沒有絲毫的反應。

他看到那道劍光的時間,比邀景晚了一些,就是因為晚了這麼一會兒,才讓他終究失去了生存下去的機會。

那道劍光,從他的脖頸之間一掃而過,很快,快到連疼痛都沒有感覺到。

「蓬」

一道身影出現在了他的背後,將那具屍體朝向仙門弟子那邊踢了過去,頭顱受到這股外力的干擾,這才滾落到了一旁。

余寒握著八寶玉戎根,心中忍不住一陣激蕩。

怪不得連堂主那等人物,都需要它來療傷,裡面的生命之力實在太過濃郁了,如果還有其它的就好了,不僅父親,連同一百多個余家弟子,也會恢復。

「余寒?」

邀景臉色終於變了變,看著那道熟悉而又陌生的白色身影,試探性的說道。

余寒嘴角咧開一絲笑容,不屑的看著邀景,然後將八寶玉戎根收入到了乾坤袋中。

「仙門弟子,也不過如此,僅此而已1

邀景雙目微眯,兩道寒芒自眼底一閃即逝,就那麼看著余寒,一道道殺機蔓延出來。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好好的燕州不呆,竟然跑到這裡來,真是找死。不過,我很喜歡。」

他的身形,終於從玉山之上降落了下來,站在了剩下的九名仙門弟子前方。

「廖青和清流都和你說過差不多的話,然後他們都死了1

余寒眼中同樣有殺機掠過,從他看到余家如此凄慘的模樣,就註定此刻存在齊州的這些仙門弟子,都要死。

無論是誰,無論有沒有出手,他們只要存在,就都是罪魁禍首的一份子。

所以他們都要死。

一直壓制在心中的那股殺機終於在這一刻爆發而出,冰冷嗜血的氣息讓處在最前面的幾名仙門弟子都感覺到了那股可怕的壓力。

而此刻,七律等人則是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面前這一切,心中終於燃起了一絲希望。

尤其是七律,他蒼白的臉上帶著幾分光芒。

余寒的名字,在齊州沒有人不知道。

他也一樣,作為內院英雄榜第一人,自然在這個名字的光環壓制之下,生活的很辛苦。

也曾經有過不以為然,因為那個時候,余寒僅僅是武魄境界而已。

然而一年後,他歸來,修為與自己相當。

出手之間,卻直接秒殺了一名清微後期,這份實力,得到了他的尊重。

「我聽說,你在燕州攪出了一片不小的風雨,倚天教和三大仙門的那些傢伙,實在是沒用,連區區一個齊州棄子都不如1

邀景一步步的朝向前方走去。

「所以,解鈴還須繫鈴人,你的命,還是需要我們玄宗來收啊1

他看了一眼倒在旁邊,屍首分離的那名弟子,嘴角的笑容愈發冰冷起來。

「不僅是你,連同他們,都會為了你今天這一劍而陪葬1

話音落,他雙手緩緩抬起,一股可怕的氣息瞬間將余寒籠罩在了其中。

余寒身形不住的後退,穿梭在玉林之中。

而邀景如影隨形,那股氣勢一直都將他籠罩住,不帶一絲的情感。

「將他們所有人都殺光1

他朝向身後的那些仙門弟子命令道,語氣森寒,顯然是動了殺機。

剩下的九名弟子相視一眼,冷笑著朝向講武堂弟子走去。

「和他們拼了1

雲風渡終於開口,他眉頭緊皺,作為英雄榜排名第二的人物,七律重傷之後,只能由他站出來。

只不過,他剛剛開口,一道身影卻從旁邊飛掠了出來。

「大家不要著急!還沒到拚命的時候1

那身影降落在了眾人之間,眼中有點點光芒流淌而出。

「秋白?」

雲風渡和江別枝等人紛紛震驚,沒想到凌秋白竟然會在這裡出現,他不是拒絕進入到此處,從而離開了嗎?

思量過後,他們就想到了余寒,難道,秋白不肯進來,是在等余寒?

凌秋白似乎感覺到了大家心中的疑惑,然後點頭笑道:「余寒是與我一起來的,我等的也是他,不過現在,還不是細說的時候,先把這些傢伙幹掉1

「你在說笑嗎?」

雖然被余寒擊殺了一名清微後期弟子,剩下的九人之中,依然還有兩名清微後期,而講武堂一方,唯一能夠與清微後期一拼的七律已經重傷。

即便增加了一個凌秋白,也終究還是落了下風。

所以雲風渡的臉色,再次凝重了起來,剛要開口。

身旁的凌秋白卻冷聲道:「那就讓你們看看,我這到底是不是在說笑。」

他單手平伸而出,掌心一百多條道紋不住的翻騰,繼而迅速組合。

「風雲困仙陣1

百餘條道紋迅速交織,然後周圍的力量,猛然翻騰了起來。

「我這陣法實力不強,頂多能夠堅持一些時間,大家趁著這段時間,與我一起聯手幹掉他們1

凌秋白目光閃爍,朝向旁邊的幾名弟子開口。

然後,道紋升騰而出,爆發起一片眩目交織的光芒。

恐怖的氣息,在這一刻朝向四面八方奔騰而去。

九名仙門弟子的頭頂,出現了一面巨大的八卦圖案,光芒閃爍之間,有一股滅神殺仙的力量漫天席捲。

仙門弟子的臉色終於變了。

連凌秋白身後,那些講武堂內院弟子的臉色也變了,他們不可思議的看著站在面前的凌秋白,眼中滿是震驚。

「秋白,你這陣法,實力……挺強的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