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一百八十八章 比手段,你還是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八章 比手段,你還是不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講武堂所有弟子都震驚了,因為適才凌秋白說出那句話的時候,他們本來是要出手的,但是現在看來,應該不必了。

所有人都知道凌秋白是陣師,而且是二級陣師。

雖然排在英雄榜第五位,但如果給他足夠的時間布陣,絕對是英雄榜中除了雲風渡之外,唯一一個能夠與七律抗衡的人。

但是誰也沒有想到,他的陣法會厲害到這種程度。

甚至,包括凌秋白自己。

因為那些師兄弟都在他背後,所以並未看到凌秋白的臉色變化。

他張大嘴巴,眼中全部都是驚訝,一種無法比擬的驚訝。

「我……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強了?」

然後,他看向半空中,那凝結成型的巨大八卦,八個卦位同時亮起,飛速旋轉,化為巨大的輪盤,運轉著可怕的力量。

「可是我構建出來的,是風雲困仙陣啊,怎麼會變成這樣的陣法?」

巨大八卦靈輪終於碾壓了下來,將九名仙門弟子盡數鎮壓在了其中。

當初余寒催動完整的八卦靈輪陣,讓那化骨初期境界的血燃都無法抵擋,眼下這些弟子最強不過清微後期,更加不是對手。

面對巨大八卦輪盤的鎮壓,只能全力催動真氣抵擋,險象環生。

「秋白,你的實力,足以跨入核心弟子的行列了1

身後傳來雲風渡的嘆息聲。

「我們原本以為,你修行了陣法之道,從而捨棄自身修為,這很不好,但是現在看來,是我們錯了,你遠遠強過我們。」

凌秋白露出一絲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轉過頭來看著大家:「我可以說,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嗎?」

說完這句話之後,他皺眉,心中卻想到了余寒。

想到了適才他在自己身旁出手之前,空氣中漂流的那一絲陣法波動。

因為太過緊張,所以當時並未在意,但是現在看來,這座陣法最有可能是余寒一開始就構建出來的。

然後自己的道紋,在構建出風雲困仙陣的時候,將其觸動,從而直接把自己的道紋也吸納了進去。

這是何等的陣法修為?

凌秋白以為,他之前已經差不多看透了余寒,也了解了他的實力。

但直到此刻他才發現,那時看到的,不過是冰山一角。

一個修為強橫,戰鬥力超絕,又在陣法上有如此造詣的,到底是不是人?

這座陣法,明顯是三級陣法。

怪不得之前跟他提及邀景和連城的時候,他會毫不在意,因為他在陣法的修為,已然與他們進入到了同一個等級。

凌秋白終於倒吸了一口涼氣,看著在八卦靈輪陣鎮壓之下的仙門弟子絕望的眼神,不知不覺間,背後已經生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好在,他不是敵人!

而此刻,正在交手中的邀景,也看到了這邊的情形,他的臉色一瞬間變得異常的難看。

原本以為,自己能夠迅速的將這個清微中期的傢伙拿下,然後主宰戰鬥。

然而交手之後,雖然憑藉著渾厚的修為,將對方一步步逼退,但卻始終無法真正的將對方鎮壓。

而身後的那一幕讓他更加難以接受。

九名仙門弟子,竟然被講武堂那幾個內院弟子壓制到如此境地。

「怎麼可能會這樣?」

他有些想不明白,明明應該是自己等人佔據優勢的,可是為何會出現這種情況?

直到對面那白衣少年,冰冷的眸子里掠過一絲嘲諷,他才恍然明白,原來一切的根源,都出在他的身上。

那陣法的確恐怖,但並非是失敗的主要原因。

所以只要將眼前這個傢伙拿下,那麼下一刻,所有的威脅將會全部煙消雲散。

「你成功激怒了我,所以接下來,就準備隕落吧1

話音落,他的身形忽然拔地而起,出現在了百米高空之上。

「崩天七踏1

一腳踏出,化為一隻巨大的腳印,狠狠朝向下方的余寒碾壓下去。

「大五行法印1

面對這一腳,余寒也不敢大意,大五行法印迅速在頭頂凝結,形成一幅玄奧的道圖,迎上了那一腳。

「蓬」

光芒炸響,可怕的氣勁四散飛濺而出。

兩道攻擊一觸即分,卻做出了最直接的對撞,然後紛紛崩潰,朝向四面八方灑落。

余寒臉色微微蒼白,身體朝後退出五六步,眉頭也微微皺起。

「好厲害的神通1

然而,不等他喘息過來,第二踏再一次迎面而來,威力之強,比第一踏足足翻了一倍!

「連續型攻擊的神通?」

余寒眸子里閃過一道精芒,瞬間就洞悉了對方這套神通的根本。

這崩天七踏,的確有七招,然而七招便是一招,需要一氣呵成的施展出來,不能後退。

所以即便適才與自己對撞那一下,邀景雖然同樣也不少受,但卻並未後退,因為一旦後退,後面那幾踏就無法施展出來了。

他嘴角勾起一絲笑容:「如此的話,那就試一試,看看你能施展到第幾踏?」

星河倒掛,凌空盤桓!

巨大的劍意星河終於出現,迎風暴漲,瞬息之間便與那隻巨大的足印對撞在了一處。

余寒眉頭微微一皺,嘴角也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

散碎的光芒之中,他同樣沒有退,身形卻迎著那些勁氣飛起。

大乾坤浮屠所化的九層浮屠塔籠罩在周身,將那些近身的真氣餘波徹底崩滅。

然後,眉心的那道紅線,轟然睜開了三分之一。

一道毀滅之力瘋狂湧出!

「毀滅之眼1

幾乎是在同時,邀景的第三踏終於施展出來,與毀滅之眼的力量再次相互抵觸,消弭於無形之中。

他沒有退,然而余寒也沒有退。

而且正在急速朝向他衝擊了過來。

邀景眉頭緊皺,忽然感覺到了一絲可怕,因為如果第四踏依然無法將對方摧毀,那麼下一刻,他就會來到自己的面前。

到時候,崩天七踏的力量無法收回,那麼自己只能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

「這傢伙,好敏銳的洞察力,竟然如此片刻便發現了崩天七踏的弱點1

「可是,即便發現又能如何?第四踏,你能抵擋住?」

迎著余寒越來越近的身形,第四踏終於踏出,巨大的腳印完全化為了實質一般,威力比第一踏再次提升。

「二月焚天1

兩輪明月從余寒的掌心升起,帶著點點白焰,說不出的清冷。

然後在余寒雙手狠狠的舞動之中,將那隻巨大的腳印夾在了中間。

「擋得住嗎?」

邀景眼中有幾抹瘋狂閃爍出來,他根本不相信,對方能夠擋住這一踏,因為只有他知道這一踏的力量,已經達到了巔峰。

崩天七踏,是他最強大的招式。雖然有漏洞,依然無法掩蓋它的強大。

所以他相信這一招,絕對能夠將余寒擊殺。

便是在這個時候,那兩輪看似不起眼的彎月,與自己足以踏破一座小山的足印相互對撞在了一處。

沒有可怕的爆破之聲傳來。

取而代之的卻是一種刺之聲。

那隻巨大的腳掌,竟然在白焰的籠罩之下,迅速的被煉化。

邀景的臉色終於變了。

因為那兩輪彎月中間的身影,在此刻消失了!

一切彷彿停滯了下來,連面前的那些散碎的光芒,似乎也凝固了一般。

「你怎麼可能,這麼強?」

他看著近在咫尺的余寒開口說道,眸子里儘是一片不可思議的駭然之色。

余寒的嘴角,掛著斑斑血跡,連續撐開如此多的神通,一路扶搖直上,欺近到邀景面前發動致命一擊,他身體也受到了劇烈的震蕩。

嘴角漸漸浮現出一絲不屑的笑容:「我早就這麼強了,只是你們不知道而已!你很幸運成為第一個知道,所以你可以死了1

邀景的眸子里,出現了一朵妖異的蓮花,那蓮花,每一片花瓣都似乎是一把絕世神劍,充斥著一股異常鋒銳的氣息,可怕到了極點。

他渾身劇震,眼中滿是悔意。

如果不知自己貪功冒進,如果不是自己小看了對方,根本不會是這樣的結局。

除了崩天七踏之外,他還有諸多神通沒有施展出來。

只不過,因為之前余寒的狂妄,因為仙門弟子被壓制,所以他選擇了一種最體面,最直接的方式,要將余寒徹底碾壓。

只是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

心中縱然有不甘,卻也只能湮滅在那朵迎面而來的劍意蓮花之中。

余寒目光閃爍,一腳將邀景的屍體朝向下方仙門弟子的方向踢了過去。

直到那具屍體摔落在地,那些仙門弟子眼中的希望,終於化為了絕望之色。

「八卦靈輪陣,鎮壓1

俯衝而下的余寒口中輕哼一聲,掌心道紋密密麻麻的激蕩而出。

「一……一千多條?三級陣師?」

終於確認了這一點的凌秋白眼睛瞪得好像要突出來一般。

即便之前已經有所猜測,但一旦知道了事實,依然忍不住震撼和驚訝起來。

半空中,那巨大的金色八卦當頭碾壓而下,帶著不可一世的氣息,要將所有人全部都鎮壓。

龐大的壓力之下,一些在清微初期的仙門弟子率先抵擋不住,大口大口的噴血,軟倒在地。

即便是清微後期,也臉色蒼白,鮮血長流。

「都死了吧1

余寒的聲音像是十月寒冰,就要痛下殺手。

然而就在此刻,異常恐怖的氣息狠狠的肆虐開來。

八卦靈輪陣上,忽然出現一隻巨大的手掌,狠狠一抓。

「轟」

可怕的氣勁朝向四面八方肆虐了開去,八卦輪盤硬生生的被捏爆,同時也震碎了那隻巨大的手掌。

散碎的光芒中,一道身影出現在眾人面前。

他看著余寒,面色冰冷。

「我還沒有同意,他們怎麼能死?」

邀景那章寫的不太好,感謝大家不嫌棄,一如既往的支持。

感謝zhaoyuan童鞋的月票支持,感謝「有來有……」的幫忙推薦,真心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