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一百九十四章 罡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四章 罡風?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做完這一切,余寒的目光,終於落在了黃鳥布下的那道禁制上。

禁制一道,與陣法殊途同歸。

對於黃鳥這隻妖獸能夠布置出這種禁制,他感到很驚訝。

但相比於自己的陣法而言,這禁制顯得簡單了許多。

而且禁制不同於陣法,是由道紋來控制,禁制的觸動,一般都由布置者留在其中的靈魂烙印來催動。

「小傢伙,還得靠你,把那道靈魂烙印吞了1

他伸手敲了敲噬空鼠露在外面的小腦袋。

噬空鼠咧了咧嘴,眼中閃過一絲不屑,有些臃腫的身形再次從余寒的懷中掠出。

它落在了那道流轉著光芒的禁制上面。

目光閃爍之間,便清晰的捕捉到了黃鳥留在上面的靈魂烙櫻

然後雙爪探出,準確的將其抓住!

它又開始拔蘿蔔了!

仰頭咬牙,運足了力量。

可能是因為吃的太多的緣故,也可能由於用力過猛。

口中的「吱吱」聲和「噗噗」的響屁交織成一曲動人的樂章……

余寒很想笑,但想到噬空鼠是為了救自己的命,這樣笑出來,似乎不太妥當,所以強自忍耐了下來。

噬空鼠沒有辜負他,終於成功將那道靈魂烙印抽取了出來,抓在了掌心。

然而它卻並沒有如同之前那樣,將其送入口中,而是放在鼻子間聞了聞。

然後表情變得有些苦惱,甚至乾嘔了幾下,急忙一把將其丟了出去!

余寒一怔,眼中也閃過一絲無奈。

因為適才噬空鼠的表情,明顯是有些嫌棄。

它竟然嫌棄了黃鳥的靈魂烙印!

而此刻,被困陣暫時束縛住的黃鳥似乎有所感應,不可思議的抬頭看向了這裡。

當它的目光落在噬空鼠身上的時候,雙眸忽然閃過濃濃的驚懼。

「呼」

失去了黃鳥的靈魂烙印,那道禁制終於破碎了開來。

「蓬」

幾乎是在同時,黃鳥也成功將那十餘座困陣崩滅,降落在了一旁。

余寒臉色驀然一變,原本以為這些困陣能夠堅持一些時間,卻沒有想到會在這個時候被震碎,眼中不禁閃過一絲凝重。

然後抬頭看向黃鳥。

他在等黃鳥的選擇,是要先擊殺自己,還是去取自己留下來的那隻石碗。

心情也在這一刻變得緊張之極,體內真氣狂涌,隨時準備應對黃鳥的攻擊。

黃鳥終於動了,它顯得很拘謹,一面緊張的注視著這裡,一面朝向那隻石碗挪動了過去。

「走」

余寒再也不敢逗留,好在那黃鳥沒有釋放出氣勢將自己鎖定,否則這一次,還真是難以逃脫。

身形閃爍之間,直接從那洞口鑽入了進去。

黃鳥的身形,根本無法從這麼小口中進入,所以只要進入到這裡,他就不擔心其追趕下來。

大乾坤浮屠籠罩住了周身,生怕黃鳥會從自己背後發動攻擊。

不過好在,那傢伙很安靜。

而此刻,眼睜睜看著余寒離開的黃鳥,眼中卻沒有多少憤怒,沒有多少不甘,相反,還帶著幾分濃濃的釋然。

它默默的走到了那隻空空如也的石碗面前,尖喙探出,輕輕啄了啄。

雖然余寒在將它丟出的時候,已經倒出了所有的玉髓,但那玉髓如此粘稠,依然眾人沾染了一些。

黃鳥卻很不嫌棄,聊勝於無,守護了這麼久,現在只剩下了這麼一絲,然而幸好還有一絲。

衝出了洞口之後,余寒一路急速飛行,速度飆升到了極致,身後沒有傳來黃鳥的攻擊,這讓他忍不住鬆了口氣。

看著重新鑽入懷中的噬空鼠,目光變得複雜之極。

這隻噬空鼠第一次展現出不凡的時候,是在隕落之地的那片地下藥園內,當時它以一種巧妙的方式打開了葯園的陣法。

而此刻,它不僅生吞了聖獸神魂,很明顯黃鳥最後的態度轉變,也與它有著莫名的聯繫。

「你到底是什麼?」

余寒看著它忍不住問道。

噬空鼠眸子一陣嘰里咕嚕的亂轉,一雙爪子不斷比劃著。

余寒忍不住苦笑著搖了搖頭。

「差點忘了你這傢伙不會說話了1

「呼」

他的話音方落,噬空鼠忽然將他的衣襟扯過,連頭一起全部都深深的埋入到了其中。

繼而,余寒感覺到它在自己胸口輕輕撓了兩下。

一股危機從心底瀰漫而出!

與此同時,一聲音爆忽然在身側響起!

那是罡風呼嘯的聲音。

從進入到玉山之後,罡風已經明顯變得少了許多,除了在八寶玉戎根外面守護的那道之外,便再也沒有出現過。

然而此刻卻在他的身旁,有一道罡風劃過。

「大乾坤明輪1

許久沒有施展出來的大乾坤明輪赫然出現,帶著飛速旋轉的力量,迎上了那道罡風。

隨後,他身形扭轉了方向,避開了罡風的鋒芒。

大乾坤明輪,很明顯抵擋不住那道罡風,卻是他能夠最快催動的神通。

「轟」

那道看似不起眼的氣旋,剛一碰觸就將大乾坤明輪撕成了靡粉。

好在余寒已經側身避了過去,躲開了那道危險。

但是,他閃爍的目光中,卻沒有絲毫的放鬆,反而帶著幾分不可思議,再次看向了那道席捲過來的罡風。

「怎麼可能?」

在這之前,他與凌秋白遇到過不少的罡風,都隱藏在了虛空之中。

不過卻沒有一道如同此刻這道一般,不依不饒的朝向自己發動攻擊。

他臉色微微一變,趁著這個空檔,終於施展出了大五行法櫻

因為空間狹小,這道法印高度凝聚,再次與那罡風對撞在了一處!

光芒閃爍,余寒身形巨震,大五行法印的催動,終於將那道罡風逼得倒飛了出去,不過卻依然沒有破碎。

破碎的是大五行法櫻

連他的身體也在這一刻如遭電擊,狠狠的撞在了周圍的玉壁上。

「噗」

余寒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臉色越發的難看了起來。

他的面前,一陣陣微弱的嗡鳴之聲響起,與之前那道罡風差不多的氣旋在周圍一道又一道的浮現出來。

竟是足有數十道之多,使得那些震顫的聲音發出了共振,讓人毛骨悚然。

「怎麼這麼多?」

余寒臉色蒼白到了極點,剛剛從那黃鳥的威脅之中逃離出來,沒想到卻再次陷入到了更大的危機之中。

那數十道罡風氣旋相互糾結在了一起,化為一道巨大的罡風。

氣息明顯比之前強悍了數十倍。

那道罡風,帶動著一股可怕到了極點的力量,朝向余寒狠狠的鎮壓了過去。

余寒猛地咬牙,之前那道小型的氣旋罡風,便是自己全力催動大五行法印都無法擊破。

如今數十道凝結在一起,力量暴漲了不知多少倍,更加讓他難以抵擋。

所以他不敢有半分的保留,直接施展出了二月焚天。

兩輪彎月升空,白焰冉冉繚繞,冰冷的氣息一瞬間狂涌了出去。

這一次,他直接將這兩道彎月拋出,朝向那道迎面而來的罡風砸落了下去。

「轟」

罡風一往無前,沒有任何花哨的朝向余寒衝殺,似乎不將他毀滅誓不罷休一般。

兩道力量,再次對撞在了一處。

強悍如同二月焚天的力量,依然無法抵擋住這道罡風的衝擊,只是一個照面就被轟成了靡粉。

余寒面如金紙,口中大口大口的咳血,渾身經脈如同烈火灼燒般疼痛。

然而身體卻借著反震之力,朝向前方再次飛掠了出去。

「逃1

能夠感覺到,自己根本就無法抵擋住這道罡風,所以此刻,只能選擇趁機逃離。

體內的傷勢越發沉重起來。

余寒將速度催動到了極致,幾乎化為了一道劍光,迅速的飛掠。

只是那道罡風的速度比他還要快,片刻之間便再次追了上來。

「不好1

感覺到背後傳來的那股強烈的危機,余寒感覺到一陣通體冰冷。

大乾坤浮屠瞬間催動,化為九層浮屠塔,籠罩住了周身。

然後,罡風狠狠的轟擊在上面,發出一聲沉悶的聲響。

九層浮屠塔上,密密麻麻的裂紋浮現了出來,然後轟然炸開,破開了漫天碎屑。

余寒口中的鮮血不要錢般的噴涌而出,身體也被這股大力震得飛速朝向前方激射。

「好可怕的力量1

此刻他的傷勢,已經達到了異常嚴重的地步。

五臟六腑全部移位,經脈也遭到了重創!

然而目光掃及出,卻看到了一抹亮光,那是來自洞口投射出來的亮光。

「馬上就要到了1

余寒猛地咬牙,拚命朝向前方飛奔而去,好在罡風適才也被大乾坤浮屠破碎的力量震退,正好給他多創造了一些時間。

可還是不夠!

身後那道罡風,如同跗骨之蛆一般再度襲殺了過來,讓余寒忍不住暗暗咬牙。

不知道哪裡得罪了這道罡風,以至於它會如此追殺自己。

八卦靈輪陣!

經脈受到了嚴重的創傷,此刻他若是繼續施展神通抵擋,恐怕存活的幾率不足百分之一。

好在在陣法的造詣上同樣不弱,八卦靈輪陣也不弱於二月焚天等招式。

所以就在那面八卦輪盤朝向罡風狠狠撞去的同時,他暗暗鬆了口氣。

那道亮光越來越近,很快就要到了!

就看八卦靈輪陣,能不能堅持到那個時候了。

思量之間,背後傳來一股可怕到了極點的光芒。

大乾坤明輪再次出現,這一次,沒有發動攻擊,而是守護在了背後。

「轟鹵

罡風帶動著無與倫比的沖勢,竟然就那麼依靠著可怕的力量,將八卦靈輪陣撕成靡粉。

幾乎沒有任何停滯,再度朝向余寒激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