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大道誅天>第一百九十六章 清微後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六章 清微後期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女生小說

十餘道身影從旁邊的叢林里鑽了出來,目光全部落在了看起來凄慘無比的余寒身上。

見到對方,余寒臉色微微放鬆了一些。

「你們來的正好,先幫我看著周圍,傷勢太重了,我得先療傷1

說完,他就直接閉上了眼睛。

那一滴玉髓的藥力早就在體內化開。

無數精純的本源力量開始肆虐,迅速的修復已經破爛的不成樣子的經脈。

「他就是余寒?」

冷川忍不住開口問道。

適才他們在旁邊等待著余寒從裡面逃出來,實際上已經抱著必死的信念。

只待他出來的那一刻,悍然出手,將他解救出來,從而帶走八寶玉戎根。

只是沒想到,與玄蛇激戰本來還處在平手狀態下的黃鳥,不知受到了什麼刺激一般。

拼著被玄蛇重傷了肉身,也將玄蛇擊敗,丟到了旁邊。

也不理會它是否斷了氣,就轉頭鑽入到了自己的洞府之中。

見到這一幕的冷川等人,在鬆了口氣的同時,一顆心不由得再次提聚了起來。

黃鳥在余寒還未出來之際,便鑽入了進去。

這讓他們很擔心。

雖然這頭畜生傷勢很重,但余寒的實力,依然不是它的對手。

然而此刻想要出手解救,都已經來不及了。

眾人直接從叢林之中躍出,紛紛來到了黃鳥的洞口,正在商議要如何進入其中。

忽然看到了玉林盡頭,那一道一閃即逝的劍意星河。

凌秋白自然認得余寒的這一招,心中大喜,便指引著一眾講武堂弟子朝向這邊尋找了過來。

所以在見到他的這一刻,包括冷川在內,所有人都真正放下心來。

凌秋白點了點頭,算是回答了冷川的話。

「果然很年輕1

想到了之前凌秋白簡單的敘述,再加上他能夠在黃鳥的正面對抗之下逃生。

即便強悍如同冷川這樣的天之驕子,也忍不住湧起一絲深深的敬意。

「他就這樣睡去了嗎?是不是應該先將八寶玉戎根給我們啊1七律旁邊的怨風忍不住開口道,他是內院英雄榜排名第四的強者,比凌秋白高出一名。

說完這句話后,忽然感覺到周圍眾人有些異樣的目光。

當即忍不住開口解釋道:「在這鬼地方多留一分,便是一分危險,我也是害怕會有其他的危險,導致好不容易到手的玉戎根就這樣出了意外。」

凌秋白目光閃爍,看著怨風道:「可你要知道,八寶玉戎根是余寒所得,給不給我們,也應該尊重他的決定。」

怨風聞言不禁皺了皺眉頭。

雖然大家都不說,但卻心知肚明,仙門能夠如此準確的搜尋到他們的動向,說明這個隊伍之中,一定存在著姦細。

但此刻誰也沒有絕對的把握將這個姦細找出來。

加上八寶玉戎根又沒有到手,所以沒人點破這件事情。

而此刻怨風的焦急,不由得讓眾人紛紛懷疑到他了頭上。

因為此刻的他,顯得有些太過急切了一些。

怨風也意識到了這一點,所以才開口解釋了一番,不想卻被凌秋白一句話頂了回來。

他臉色有些難看的看著凌秋白。

這傢伙能夠與余寒一同到來,並且因為他拒絕了與內院弟子們同行,足可見兩人的關係不錯。

所以此刻明顯有著針鋒相對的意思。

這讓怨風心裡很不舒服,即便你與這傢伙關係好又能如何?論到排名,我還比你高出一名。

想到這裡,他冷哼了一聲,目光掃向了凌秋白:「我也是為了大家著想,既然不領情,那便當我沒說便是了,不必如此嘲諷。」

凌秋白也不甘示弱,當即便要繼續開口。

一旁的七律卻揮手將他人攔住:「你們兩個不要再吵了,現在最要緊的事就是等余寒清醒過來,我們大家一定要小心一些,這段時間務必不能出問題。」

冷川也是點頭說道:「七律說的不錯,大家各自尋找一個方位暫時先看守周圍,那個連城沒有死,很可能會折返回來,大家一定要小心。」

說到這裡,他看了一眼陷入到了修鍊境界的余寒。

「大家都很清楚,我們之間,有人出現了問題,所以沒有誰是值得信任的,我建議,大家與余寒之間,都保持相同的距離,這樣一來,可省得相互懷疑。」

此言一出,眾人紛紛點頭。

當即,十九人紛紛散開,呈一個半圓形將余寒護在了中心,靈覺展開,敏銳的關注著周圍的動向。

噬空鼠站在一座玉山上,看著這邊的情況,黑豆般的眸子逐漸掠過一抹光芒。

然後寬大的尾巴凌空一擺,身形迅速消失在了玉林之中。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余寒體內的傷勢,恢復的十分迅速,連帶著蒼白的臉色也越來越紅潤。

他緊閉雙眸,體內那些本源力量被迅速的煉化,一方面修復著受損的五臟和經脈。

另一方面,開始納入到了體內,充實修為。

果然不愧是聖獸骨髓沉積而成的天地靈物,單單是一滴,便擁有如此莫測的力量,可怕之極。

隨著時間流逝,在吸納了大量的本源精華之後,余寒感覺到,自己似乎已經碰觸到了清微後期的那一層壁障。

但他的眉頭卻微微皺了起來。

大量的消耗之下,那一滴玉髓的本源精華已經變得很淡薄,剩下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支撐他破開這道壁障。

可清微後期境界,是一定要突破的。

進入齊州這短短的時間,他經歷了多次大戰。

但都不如當初在燕州的時候酣暢淋漓,他清楚,並不是對手不夠強大,而是對手給他的壓力還不夠。

還有那個還未見面的胡奇,據說實力非常強悍。

已經啟靈的化骨中期,意味著達到了巔峰,這種情況之下,自己根本就不是對手。

所以眼下除了恢復傷勢意外,最重要的就是突破到清微後期境界。

這樣的話即便依然不敵,也總歸能夠多一些保命的底氣。

如今眼見著一滴玉髓的力量明顯不夠,他只能再次取出一滴,直接吞入到了口中。

這一滴玉髓,再次化為滾滾本源精華的洪流,朝向體內衝擊了過去。

余寒凝神屏息,一身傷勢已然盡數恢復。

氣勢正在劇烈的攀升,似乎已經達到一個頂點。

體內武魄迴旋,那株小草迎風搖曳,金黃色的葉子迎風招展,每一次抖動,都灑落一片鋒銳的劍意。

「嚓1

一聲脆響自他體內響起,清微後期的壁障,終於在這一刻徹底破開。

一股絕強的氣息以他為中心,朝向四面八方激蕩了開去。

守在周圍的一眾講武堂弟子感覺到了這股氣息,紛紛將目光投遞了過來。

即便早就已經突破到清微後期的那九名核心弟子,都忍不住露出一絲駭然之色。

「好可怕的力量1

包括冷川在內,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真的是清微後期的力量嗎?怎麼如此強大?」

凌秋白眼中卻閃過一絲興奮,聽到這句疑問,更是忍不住點頭道:「的確是清微後期,我之前遇到他的時候,還是清微中期,不過那個時候,他便可輕易擊殺一名清微後期1

「連化骨初期的邀景,在正面對抗之下都不是他的對手,反而因此隕落,這余寒的實力,竟然如此可怕1

七律目光閃爍道,從那股氣息之中,他感覺到了一股深深的嘆息。

同樣是修鍊,自己作為英雄榜榜首,更是整個講武堂公認的天才弟子。

然而此刻,比起面前那個傢伙,自己這個天才,實在是存在了太多的水分。

想到合理,他的嘴角不禁勾起一絲苦澀的笑容。

其實不僅是他,甚至包括冷川在內,臉色都有些不太自然。

只有凌秋白握緊了拳頭,顯得激動之極,他是真的替余寒高興。

「呼」

余寒終於睜開雙眸,一縷白氣從口中緩緩吐出,周圍的氣勢逐漸收回到了體內。

「終於突破到清微後期了啊1

他忍不住微微嘆了口氣,眼中有隱約的精芒流轉。

「既然突破了,那麼這筆賬,可以提前好好算一算了1

他緩緩站起身來,朝向冷川等人微微抱拳:「適才重傷之下,來不及和大家說聲謝謝,如今終於恢復,便謝謝諸位適才相助之恩1

冷川微微一笑:「要謝,也應該是我們謝你才對,如果不是你的話,恐怕我們不僅得不到八寶玉戎根,連活著回去都有些困難1

聽到他提及八寶玉戎根,余寒心中一動,從乾坤袋中將那株神葯取出,遞到了冷川面前。

「這株八寶玉戎根,藥力極強,恢復堂主的傷勢應該足夠了,事不宜遲,儘快送回去吧1

冷川點頭稱謝,伸手將其接過。

身旁的幾名弟子見到這株神葯后,也紛紛忍不住露出一絲欣慰之色。

「余寒兄弟如此高風亮節,齊州講武堂便承了你這份人情,以後若有什麼需要我們,儘管開口,講武堂必定會不遺餘力的幫你1

余寒回頭看了一眼身後那片差點要了自己性命的玉林,忍不住苦笑著搖了搖頭。

「那隻黃鳥還沒有死,估計用不了多久,傷勢便會痊癒,所以我們現在,還處在危險之中,需要儘快離開1

冷川看了一眼手中的八寶玉戎根,目光閃爍道:「既然如此,我們現在便離開1

余寒卻微笑著看向他,然後搖了搖頭。

「離開之前,應該先做一件事情才是。」

他目光漸漸冷峻了下來,寒芒閃爍。

「那個出賣了講武堂,出賣了自己兄弟的人,也該伏誅了1

「你說是嗎?」

「凌秋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