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大道誅天>第一百九十七章 風之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七章 風之瞳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科幻小說

余寒說完這句話,目光遠遠朝向凌秋白投遞了過去。

而幾乎是在同時,凌秋白的身形動了,早已經不知何時來到冷川身旁的他,閃電般出手。

單手一指點在了冷川的手腕上,趁著他吃痛鬆懈之際,一把將八寶玉戎根搶奪了過去。

然後腳下狠狠一踏地面,身形朝向一側飛掠了出去。

這一動作行雲流水,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誰都不會相信,一向以陣法著稱的凌秋白,還有這等手段。

「哈哈1

凌秋白的面孔有些扭曲,一面笑道:「沒想到最先發現我的,竟然會是一個外人1

他緩緩將手中的八寶玉戎根舉起,嘴角勾起一絲玩味的不屑。

「只可惜還是晚了一步1

「現在八寶玉戎根已經在我的手裡,你們誰敢動一下,我立刻就將它毀掉1

「這樣……就一了百了了1

那幾名想要動作的講武堂弟子紛紛停住了腳步,如果凌秋白真的發瘋,將八寶玉戎根毀掉,那麼這一次,所有的希望都將會化為泡影。

「講武堂待你不薄,又有長老傳授你陣法,待你恩重如山,為何要這般選擇?」

冷川冷冷的看著凌秋白,畢竟他是從自己手裡搶走的八寶玉戎根,所以臉色十分難看。

凌秋白聞言不禁嘿然笑道:「待我不薄?我能夠有今日的成就,都是因為玄宗的支持,和講武堂有什麼關係?」

他冷哼一聲,目光在所有人身上一一掃過。

「只能怪你們太過愚蠢了,不,應該是愚忠,堂主一直沒有出現,那些長老們膽小如鼠,讓仙門有機可乘,現在的講武堂,已經不再是講武堂了。」

「或許用不了多久,齊州將不會再有講武堂」

「如此,難道不是愚忠嗎?」

他臉上帶著幾分寒意,然後落在了余寒的身上。

「不過我很奇怪,你是如何能夠看破我身份的?」

余寒淡淡一笑,似乎眼前的一切,與他沒有任何關係一般。

事實上,也的確沒什麼關係。

所以他看著凌秋白說道:「很簡單,可我偏不告訴你。」

話音落,一步步的朝向凌秋白走了過去。

「其他人害怕你毀掉了八寶玉戎根,對我,卻沒有什麼,毀就毀掉了吧,大不了我帶著余家眾人離開就是了1

「然而我最討厭的,就是背叛宗門之人,無論有任何理由,都不行1

「這是原則1

「所以你必須要死1

一抹殺機從他身上流淌出來,可怕的氣息不斷朝向周圍沸騰。

可怕的氣勢翻滾著朝向凌秋白蜂擁了過去。

凌秋白臉色一變,沒想到余寒在這種情況下也敢出手,當即臉色一變,竟沒有第一時間毀掉八寶玉戎根,而是抽身朝後退去。

然而身法還未來得及展開,便感覺周圍的空間一陣凝固,身形變得遲滯了許多。

「風雪冰凌陣1

他口中輕哼一聲,掌心道紋交織,迅速構建出一座陣法。

周圍的溫度驟然降低,有隱約的雪花飄落而下。

余寒單手一揮,光芒搖曳,漫天剛剛揚起的雪花迅速的被盪開,連同那些冰寒之氣,也瞬間被撐開,還未完全成形,就徹底破碎了。

「在我面前施展陣法?」

余寒淡淡一笑,嘴角勾起一絲不屑:「似乎有些班門弄斧了1

凌秋白手臂緊緊握住八寶玉戎根,臉色變得蒼白之極,周身盡數被一股力量牽引住,竟然一動也無法動彈,眼中不禁閃過一絲駭然。

「我以道紋之力將你周圍的空間全部封鎖,你還如何逃脫?今日便給我伏誅了吧1

話音落下,他再次邁步朝向凌秋白緩緩走去。

冷川等人誰也沒有動手,看向余寒的目光再次微微一變。

竟然在舉手投足之間就鎮壓了凌秋白,這份實力,當真是可怕之極。

「呼——」

兩道劍光忽然從兩側交錯著斬出,然後在半空中形成一道交叉的十字。

璀璨的劍氣凌空肆虐,硬生生的將余寒投遞過來的道紋斬開,轟然破碎了開來。

與此同時,兩道身影從斜地里掠出,擋在了凌秋白的面前。

怨風與七律相視一眼,紛紛看出了彼此眼中的凝重。

「秋白快走,我們兩個掩護,立刻帶八寶玉戎根回去,連城師兄會在入口處接應你,如果帶不走,一定要將其毀掉,萬不可落入講武堂之手1

怨風淡漠的聲音傳來。

同時,兩人手中長劍遙指余寒。

「你們不是講武堂的弟子嗎?」

一聲質問從他們身後響起,讓兩人忍不住臉色瞬間大變。

怨風咬了咬牙,眼中帶著幾分不甘和後悔,然後轉頭看向一臉痛心的凌秋白。

「你們竟然用苦肉計1

他臉色漸漸蒼白了起來。

七律此刻也抬起頭,然後看向了余寒,因為此刻余寒不僅遙遙將自己鎖定,而且從自己還未出手開始,就朝向自己這邊移動。

他已經站在了攻擊範圍之內,冰冷的眸子正看向這邊。

好像算準了自己就會站在此處一般。

「你早就知道了?」

他淡淡的看著余寒,比起怨風,表情顯得淡定了許多。

余寒分毫不讓的與他對視:「之前只是懷疑,所以我才和秋白演了這場戲,尤其是適才秋白帶走八寶玉戎根時候,除了你顯得很猶豫之外,別人都還很正常1

「就憑著些?」

七律很鎮定,出乎意料的鎮定。

余寒伸手撣去肩頭飄落的一片落葉:「當然不是,在邀景他們出現的時候,其他人都選擇了暫避鋒芒,只有你沒有,反而出手與之對抗。」

「這樣一來,固然能夠降低疑點,可你表現的太過刻意了。」

「而且在明知不是對方對手的情況下,依然沒有施展出最強大的招式1

「你是講武堂內院英雄榜第一,即便修為相差一個等級,也不可能敗得那麼快,那麼直接。」

「如果不仔細分析,或許無法看出這個漏洞,但仔細想想,便是漏洞百出。」

「所以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已經懷疑了你1

七律的笑容,同樣帶著幾分淡然,指向余寒的長劍沒有落下。

「你很聰明,警惕性也很高,只是,蠢得可憐」

他將目光掃向了冷川等人,包括身後的凌秋白,也被他目光掃及。

「因為你們從根本上就錯了1

「只有投靠仙門,投靠玄宗,才是最好的選擇。」

余寒的腳步終於再次朝向他們兩個走了過去。

「這個世界沒有對和錯,只要心沒有錯,那麼就好了1

他每一步踏出,氣機便狠狠顫動,兩人長劍傳遞過來的劍意紛紛被震開,無法傷及他的身體。

「而且,我最討厭你用這種語氣來說話。」

「是要掩飾已經失敗的現實嗎?還是要讓眾人都看到,你七律即便面對死亡,也會如此淡定?」

他臉上閃過一絲笑容,很不屑,非常的不屑。

「只是可惜,從你成為內奸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註定了今日的結局,不僅是你們自己,連同你們背後的家族,也都被你們兩個毀掉了1

「所以不要在我面前擺出那幅看淡了生死的表情,你有資格嗎?」

七律還是沒有生氣,看著余寒笑了笑:「勝利者,說什麼都是有資格的,所以你說的很對,現在我的確什麼資格都沒有了。」

「冥頑不靈,懶得和你解釋。」

余寒的聲音自口中響起。

話音落,身形搶出,可怕的劍光從他手中狂湧出來,將兩人全部都籠罩在了其中。

「不要殺我,之前是我一時糊塗,所以才鬼迷心竅,請師兄師弟們再給我一次機會,我必定全力報效講武堂1

余寒看著如此沒有骨氣的怨風,心中暗自嘆息,也難怪這傢伙會成為內奸。

估計仙門也是抓住了他的這個性格,怕是連好處都沒給,直接威脅了幾句話,就被嚇得反了。

眼見著余寒的可怕氣勢再次朝向自己碾壓過來,怨風眼中恐懼到了極點。

「先不要殺我,我有重要的事情用來換命1

余寒停止了動手,饒有興緻的看向他:「那,你這個事情夠不夠買一條命的1

「你最好閉嘴,否則我饒不了你1

旁邊的七律忍不住冷聲呵斥道,眼中有隱約的殺機流淌出來。

被這道目光掃及,怨風只覺周身一陣徹骨的冰寒。

「呼——」

他的面前,忽然出現了一道光幕,將七律硬生生的隔離了開去。

然後,一道劍光突兀的浮現而出,被那道光幕阻擋住,爆碎了開來。

怨風倒吸了一口涼氣,好在有這道光幕阻攔,否則的話,這一劍必定會要了自己的性命。

「這七律,見到自己要以秘密換取性命,竟然發動了如此肅殺的一擊,其心可誅1

好在有餘寒及時出手,將那道攻擊攔下。

「沒想到一起隱藏了這麼久,你竟然會對我下此毒手。」

「好,你做得初一,我便能做十五1

然後他轉頭看向了余寒,伸手指向了左前方。

「繼續朝那個方向走,便可找到一處地方,是風之眼的中心,名叫風之瞳1

「傳說中,那裡出現了一塊聖骨1

「胡奇師兄他們,就是奔著這塊聖骨而去1

「怨風你給我閉嘴1

七律幾乎斷喝出了聲音,無奈一身劍意盡數被余寒鎮壓主,無法朝向怨風出手。

否則的話,絕對會第一時間殺了他。

「我偏不閉嘴1

怨風眼見著活下去的生機就在眼前,所以很賣力的繼續說道:「風之瞳中心處,有一座山崖,叫天塹。」

「那裡,便是聖骨的所在地1

說完之後,他帶著幾分期盼看向了余寒,同時暗暗留意他的目光。

余寒沉默了片刻,終於開口。

「這個消息,價值足夠買你的性命了1

他赫然收回了壓制在兩人身上禁制,表情變得很淡然。

怨風感覺到了身體突然一輕,知道對方已經收回了氣勢碾壓,轉身便要逃走。

只是很可惜,就在他剛剛轉身之際。

一道雪亮的劍氣忽然劃破了虛空,從他的胸口直接貫穿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