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一百九十八章 玄宗布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八章 玄宗布局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怨風不可思議的看著透過胸口的那道雪亮的劍尖,眼中漸漸化為一片駭然。

劍鋒之上的劍意,早已經撕碎了他的生機。

然而他依然轉過頭,看著握住長劍,眼中殺機閃爍的七律,然後伸出手,顫巍巍的指向旁邊的余寒,眼中滿是不甘。

那句質問終究還是沒有說出來,便倒下了。

「謝謝1

七律面無表情的抽出長劍,沒有收入劍鞘,卻將其拋到了旁邊。

面對余寒,他根本無力反抗,而且適才余寒有意給了自己一個機會,將怨風擊殺。

雖然目的是利用自己來清理門戶,也不算破了之前他對怨風諾言。

但畢竟也給了自己一個殺死他的機會。

所以看向余寒,淡漠的聲音響起:「任你處置1

余寒搖了搖頭,眼中帶著幾分憐憫看向他。

「我只是討厭你的為人而已,卻並非一定要殺你1

他微微嘆了口氣,然後轉頭看向了以冷川為首的講武堂弟子。

「他背叛的是講武堂,也是你們的師兄弟,如何處置,就交給你們吧1

冷川拳頭微微緊了緊。

他很痛心,七律可以說是自己看著一步步成長起來的,這個少年的執著,連他都忍不住敬佩。

從一個卑微的雜役弟子,逐漸成長為內院英雄榜第一,創造了無限的榮耀。

但是他卻在最關鍵的時刻,選擇了一條無法回頭的路。

帶著幾分痛苦緩緩走到了七律的面前。

「你知道嗎?這個姦細,無論是怨風還是秋白,我都不會痛心,只會恨,但為何,偏偏會是你?」

「人各有志,這是我自己的選擇,師兄,動手吧1

七律目光閃爍,眸子里沒有後悔。

余寒也有些驚訝七律的執著,不知道仙門到底給了他什麼好處,才會讓他如此意志堅定,甚至到此都沒有悔意?

「鏘——」

冷川的長劍終於出鞘,手臂微微顫抖,他沒有抬頭,卻一劍揮出。

劍鳴之聲大作,所有人都別過頭去……

七律的事情,讓一眾講武堂弟子的心情出奇的沉重,氣氛壓抑到了極點。

余寒嘆了口氣,微微開口:「胡奇是化骨中期的修為,一旦融骨成功,實力將會暴漲,尤其是他所融合的還是聖骨,所以能夠達到什麼樣的程度,誰也不知道。」

他的這句話,將冷川等人的思緒漸漸拉了回來。

「你有什麼好辦法?」

余寒搖了搖頭,眼中閃過幾分凝重。

「你們護送八寶玉戎根回去,如果堂主可以恢復傷勢,那麼一切都還有希望,否則的話,我們做再多的事情,也無濟於事。」

他看向了風之瞳所在的方向,雙目微微眯起。

「胡奇那邊,我去吧1

…………

十萬大山中,那無邊無際的林海上方,一艘古老的戰船緩緩行進,目標赫然正是齊州的方向。

那艘戰船上,有四道身影迎風而立,目光全部都看向了齊州的方向。

「那個小子,竟然還敢在齊州出現,膽子真是不校」

眾人之中,一名白髮老者微微開口,語氣平靜,卻帶著幾分肅殺之意。

「何止是不小,我看是猖狂的過了頭1

老者身旁,一名懷抱著長劍的中年人輕輕哼了一聲。

「聽說他的實力不弱,這一次那三個小門派的廢物們折損在燕州,也是拜他所賜。」

「所以大長老才會派我們來此?」

「當然,因為這個余寒,必須要死1

「齊州有胡奇,已經啟靈的化骨中期,如果連他都解決不了,玄宗還有何臉面存在?」

中年人似乎很不屑,嘴角也帶著幾分漠然。

白髮老者輕輕搖了搖頭:「那裡畢竟是齊州,講武堂的實力也不弱,我們若是不去,一旦那幾個老傢伙出手,胡奇他們也無可奈何。」

抱劍的中年人微微冷哼了一聲,依靠在了船舷上,雙目微眯。

「不是還有劍明嗎?」

「劍明還有其他的任務,暫時不會暴露身份1

白髮老者抬頭看了看已經灰暗下去的天色,嘴角泛起一絲淡淡的光芒:「現在,那個局,也差不多應該布下了。」

…………

齊州講武堂,一座山峰之上。

數道身影坐在山頂,感受著晚霞灑落下來的靈氣,周身光芒不斷繚繞,釋放出一道道渾厚的氣勢。

「呼——」

為首一人,身穿一身麻布衣衫,竟是仙門雜役弟子的打扮。

然而此刻他卻坐在了其他數名仙門弟子的正中心。

見到他醒來,旁邊的幾名仙門弟子也紛紛將目光投遞了過來。

「劍明師兄1

他就是劍明,一直都以雜役弟子身份隱藏在講武堂的玄宗此行的真正最強者,化骨巔峰境界。

他是真正的核心弟子,地位極其崇高。

看著周圍的那些弟子,劍明嘴角勾起一抹驕傲的笑意,緩緩在站起身來。

「時間也差不多了,這一次胡奇去找聖骨,估計受到了阻力不校」

「到現在也沒有消息傳遞迴來,也不知道,八寶玉戎根有沒有到手1

旁邊的一名化骨中期弟子聞言立刻踏前一步。

「適才連城有消息傳遞迴來,他們的第一次截殺,失敗了。」

「嗯?」

劍明眉頭一皺,講武堂核心弟子的水平他知曉,即便加上內院那幾個廢物,也根本不可能會是胡奇等人的對手。

即便胡奇不出手,單單是邀景和連城,便足以搞定這件事。

但他卻說失手了!

這似乎,不太符合邏輯啊!

化骨中期的玄宗弟子眼看著劍明臉色不善,當即繼續說道:「那個余寒出現了,在邀景即將成功時出手,將其擊殺,連城也與其激戰了一場,卻被忽然出現的黃鳥攪了局。」

「余寒?」

「就是一年前殺了我們護道者的那個少年。」

「原來是他啊1

「可是他怎麼還沒死?」

劍明輕輕哼了一聲,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纏下去,對他而言,一個化骨初期實力的傢伙,還不足以影響計劃。

所以他轉頭看向了下方的一幢幢樓閣。

「你們看,這個地方多好啊,人傑地靈,元氣充裕,簡直就是修鍊的聖地1

「所以,準備了這麼久,怎麼可以失敗呢?」

「邀景和連城不行,那就你們去吧,不過,現在應該不用再去風之眼了1

旁邊的幾名化骨中期弟子紛紛投遞過去不解的目光。

「既然講武堂到現在開始,還是沒有承受失敗的覺悟,那麼不妨,我們提點他們一下便是了1

「我們的四奇長老,已經在半路了,兩日後便會趕到此處。」

「在這之前,我們總該做些什麼的。」

他微微抬起頭,眸子里有冷漠的殺機瀰漫開去。

「那就從現在開始吧,這個局,也該啟動了1

「這片大好的河山,從今以後,將屬於我們玄宗1

「恭喜師兄,成為即將開疆擴土的最大功臣1旁邊那些弟子立刻一記馬屁拍了上來。

劍明眼中閃過一絲得意。

「你們去把洞明宗和彩虹島的那幾個老傢伙請過來,有些地方,還是需要他們盡一份心力的。」

隨後,一道道命令從他口中發出,旁邊的弟子們各自領命,一個個離開了山頂。

劍明掃了一眼被霞光包繞的山頂,再次盤膝坐倒在地。

「開疆擴土嗎?」

「我只是想要,滅了講武堂而已1

…………

在冷川和凌秋白等人的堅持之下,余寒終於沒有一個人前往風之瞳。

除了七律和怨風之外,僅剩的八名內院弟子全部都跟隨了過去。

他們都有破風玉,凌秋白更是擁有定風珠,可以在這罡風存在的世界里多幾分安全。

雖然以他們的實力,或許幫不上余寒什麼忙。

但總歸有個照應。

八寶玉戎根,是由他們九名核心弟子護送,這也是最後眾人的決定。

關於這一點,余寒也沒有反對,與他們再次商議了一些細節,然後就各自分開了。

此刻,以冷川為首的核心弟子正迅速的朝向前方趕路。

八寶玉戎根絕對不能有失,所以他們沒有多少時間耽擱,好在之前余寒已經將七律和怨風揪了出去,讓他們這一路心安了不少。

如果七律和怨風不除,那麼自己等人的行蹤將會迅速傳遞到仙門那邊。

到時候,好不容易扭轉過來的局面,又要陷入危機之中。

雖然胡奇暫時不會追過來親自出手,但那個逃走的連城,卻不很可能在四處搜尋自己等人。

所以他們的危機依然沒有解除。

冷川等人這一路十分小心,甚至特意轉變了幾個方向,防止被連城發現蹤跡。

七律和怨風的死,在他們心中壓下了沉甸甸的負擔。

連他們這樣的弟子,都被玄宗所收買,那麼那些內院和外院的普通弟子呢?

面對玄宗的強勢和財大氣粗,他們不可能不會動心,所以現在的講武堂,已經不知道有多少弟子都沉淪了。

一想到這裡,他們的心情就出奇的沉重。

而唯一能夠改變這一點的,便是堂主的恢復。

他是整個講武堂,甚至整個齊州的支柱。

只有他重新站出來,才能夠將這種情況穩定下來。

思量之間,眾人已經來到了風之眼的入口處,腳步也變得緩慢了下來。

「周圍沒有人,連城應該不在,事不宜遲,我們立刻就走,一旦遇到阻截,大家全力突圍,誰的機會最大,就帶著八寶玉戎根離開,千萬不要回頭。」

冷川微微開口。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冰冷而帶著戲謔的聲音自他們背後響起。

「不用那麼麻煩了。」

「因為你們一個都走不掉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