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一百九十九章 影子衍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九章 影子衍錚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風之瞳內,一片安靜祥和,這裡沒有一道罡風存在,甚至連一絲風都沒有。

不像是風之眼一般,那片寧靜之下,是可怕的暗流涌動,殺機暗藏。

這處小世界,是整個清風谷的最中心。

周圍儘是陡峭的山石,好像太古時期的洪荒,充斥著一種古久遠的味道。

在風之瞳的最中心處,有一個巨大的山崖,蔓延出足足十餘里長度,彷彿是一道天塹,隔絕了古今。

那天塹對面的一座山峰上,兩道身影並肩站立在那裡,目光遠遠注視著那雄偉的山崖。

「據說,聖骨就在這裡。」

胡奇微微開口,像是自言自語。

他旁邊的那道身影,很瘦小,瘦小到站在人群中,不會有人感覺到他的存在。

寬大的道袍隨意的低垂著,流轉著一股莫名的寒意。

「如果是真的,應該就在那裡1

胡奇伸手指向天塹正中心上豎立的一塊石碑上。

那塊石碑有十餘米高度,然而比起巍峨聳立的天塹,算不上多麼氣勢恢宏。

然而它矗立在那裡,卻很穩,一種帶著特殊氣息的穩。

石碑上只有一個字。

「劍1

筆畫如鋒,即便相隔如此遠的距離,都覺得有些刺目的痛。

所以胡奇不敢將目光停留在那石碑上面的字跡上。

「可我總覺得,有一種危險的氣息,以我的實力,都不一定有把握取得那段聖骨。」

「我可以去試試。」

旁邊那道身影終於開口。

胡奇看向他,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你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寬大的道袍微微掀起,無風自動。

他那蒼白如紙的面孔,病懨懨的低垂目光,讓人有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衍錚1

胡奇的臉上帶著幾分淡漠。

「你看那天塹,好像是一片天空一樣,看似空曠,卻暗藏玄機。」

他伸手在那道巨大的山崖指指點點,一面說道:「這上面,一共有七個山洞,排列成北斗七星的形狀,好像是一座陣法。」

衍錚目光微閃,卻沒有開口,也沒有思考。

因為他不需要思考,一切有胡奇開口就好了,他只是他的影子。

僅此而已。

「你還記得剛剛進入風之瞳的時候,我們看到的那幾座山峰嗎?」

衍錚點點頭,想到那幾座形狀很特殊的山峰。

它們的山頂是圓形的,而且與山峰並不是一體,而是一顆圓形的大石降落在上面。

「你不覺得,那些山頂的大石,正好能夠填補到這些洞口嗎?」

衍錚低垂著頭,目光涌動,還是沒有開口。

胡奇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雖然當初我救過你,可在我心裡,你是我的兄弟,所以以後,有什麼就說什麼,我需要的不是一個影子,而是一個可以並肩作戰的兄弟。」

衍錚身軀微微一顫。

「帶著洞明宗和彩虹島的那些傢伙們,把那些石球拿回來,或許,天塹便可以開啟了。」

衍錚點了點頭,身形閃爍,瞬間就消失了原地。

他的速度很快,好像真是一道影子般。

…………

余寒也終於進入到了風之瞳內。

感受到周圍那份安靜的氣息,他的眼中閃過一絲訝然。

「沒想到,這殺機暗藏的風之眼內,竟然別有洞天,還有這樣一處安靜祥和的地方。」

凌秋白也忍不住深吸一口氣。

「比起外面,這裡真讓人陶醉。」

「那你不妨多住一些時候,等住夠了再離開便是。」

余寒忍不住開口道。

凌秋白訕笑了兩聲,湊到余寒的身旁,壓低了聲音。

「你還記得,之前你療傷之前,我拚命的給你使眼色嗎?」

余寒點頭笑道:「當然記得,所以後來我傷勢恢復之後,就配合你演了一齣戲,然後把七律和怨風抓了出來。」

聽到余寒的話,凌秋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嘴角也湧出一絲苦澀的笑容。

「你……該不會以為,我那時候給你使眼色,是要和你共謀這件事情吧?」

「難道不是嗎?」

凌秋白深吸了一口氣,看著余寒心有餘悸道:「天可憐見,我絕對沒有這個意思,我是聽到了你喊我名字之後,這才猜出你要用這種方法的,所以才配合的你。」

余寒也忍不住有些訝然,竟然誤會了,然而,這樣也能行?

「不得不說,你的反應還真是挺快的。」

凌秋白一臉的苦澀:「拜託你以後不要開這樣的玩笑了好不好?太嚇人了。」

余寒微笑著看向他:「那你之前給我使眼色是什麼意思?」

「我是在告訴你,你旁邊的那個看起來瘦不拉幾的小黑蛇,很可能就是之前那條玄蛇。」

「我知道啊1

「你知道你還敢在他旁邊修鍊,你知道那傢伙有多可怕嗎?冷川師兄他們聯手,都險些無法將其鎮壓了。」

余寒點了點頭。

「對呀,怎麼了?」

「我……」

凌秋白忽然覺得,自己不知道該怎樣繼續說下去,因為余寒的回答,讓他無話可說。

「我再和你說正經事,能不鬧嗎?」

他只能這樣開口。

「我沒鬧啊,我知道它是玄蛇,可是它也沒有影響我,不是嗎?」

這一次輪到凌秋白愕然了,他只知道,當時看到玄蛇在余寒旁邊時,嚇出了一身冷汗。

所以此刻才開口提醒,但是現在想來,玄蛇的確沒有傷害余寒。

而且在他們離開的時候,他還特意看了一眼。

那個玄蛇已經消失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它就悄悄的離開了,沒有打擾眾人。

「那就算我膽子太小吧1

他終於無奈的嘆了口氣道。

余寒拍了拍他的肩膀:「都是成年人了,而且身為內院英雄榜的傳奇弟子,膽子如果這麼小的話,以後那些師弟師妹會怎樣看你?」

凌秋白終於閉了嘴,他不願意再和余寒說話了。

身後的雲風渡等人看著前面眉飛色舞的兩人,忍不住也是暗暗搖頭。

那些聲音多多少少還是傳入到了他們的耳中,他們也沒想到,修為高深到余寒這等境界,還有有這樣的閑心和凌秋白侃侃而談。

凌秋白不再開口,余寒卻落得一個安靜,目光再次朝向四周掃視的過去,同時也看到了那座異樣的山峰。

他停住了腳步,雙目微微眯起,落在了山峰頂部的那個石球上。

「有道紋存的氣息,石球內,竟然封印了道紋,而且很精純,數量不多,但卻十分可怕。」

「難道這裡有陣法存在?」

余寒微微皺眉,剛要仔細觀看之際,那座山峰上,忽然出現了幾道身影。

「快些躲起來1

眾人藉助周圍的大石,隱藏好了身形,然後朝向那山峰之上的幾道身影看去。

…………

風之眼入口處。

連城目光淡漠的看向了冷川等人,眸子里掠過一道冰冷的殺機。

「很高興,又見面了,不過看來你們好像不太開心。」

他嘴角帶著幾分玩味,尤其是看到冷川等人臉色的變化,心裡不禁越發的快意起來。

「你怎麼知道,我們到了此處?」

這句話問完之後,冷川忽然感覺到一陣通體冰冷,轉頭看向身後的那些師兄弟們。

「大家散開1

他死死的注視著八名師弟!

「不必那麼麻煩了1

連城淡淡一笑:「過來吧,你的任務已經結束了,這一次做的非常好,以後,你便是我玄宗的弟子了。」

「呼——」

一道身影從冷川等人的身旁飛掠了出來,降落在了連城的身旁,然後恭敬的朝向連城行了一禮,嘴角也露出一絲笑容。

「多謝連城師兄成全1

看著這道身影,冷川等人的臉色紛紛變得蒼白到了極點。

「廣袖?」

核心弟子排名第三的廣袖,也是成名多年的弟子。

任誰也不會想到,他竟然會是姦細。

「你怎麼可能?」

冷川忽然覺得心好痛,七律的叛變,已經讓他難以接受。

如今自己身旁,一直謙恭有序的廣袖,竟然也叛入到了玄宗。

他胸口劇烈的起伏著,看向廣袖的目光,也帶著幾分痛楚。

「能告訴我,這是為什麼嗎?」

聲音有些沙啞。

廣袖微微一笑,眼睛里都是滿滿的淡漠,彷彿不含一絲的情感。

「人往高處走,玄宗能夠給我的,講武堂給不了。」

他深吸一口氣,看著冷川說道:「大師兄,你也不要堅持了,還有堅持下去的必要嗎?我們修鍊一輩子,就是為了追求人生的極限,可在哪裡修鍊不是一樣呢?」

「住口1

冷川的身形微微顫抖了起來。

他伸手指向廣袖,手指也在劇烈的顫抖。

「別和他廢話了1連城微微冷哼了一聲:「我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和他們繼續糾纏下去,和我一起出手,拿到,或者毀掉八寶玉戎根1

「就憑你們兩個嗎?」

冷川咬緊了牙關,逐漸平復了氣勢,同時雙目微微眯起,一股龐大的氣勢從他身上爆發而出。

困擾多年的境界,竟然在這一刻盡數突破。

化骨初期!

冷川竟然在這個時候,突破到了化骨初期境界,與連城處在了同一等級。

雖然實力依然不如連城,但有其他師兄弟相助,也不見得就沒有一拼之力。

連城的目光,卻一直淡淡的看著他們,面對冷川的突破,都沒有變化過分毫。

「現在,你認為還行嗎?」

冷川雙目微眯。

連城輕輕咳嗽了一聲。

「我一直認為都行。」

他輕輕揮了揮手,一道道身影從他身後出現。

整整十名清微後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