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二百零二章 角之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二章 角之涯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角之涯腳步忽然停止了下來,看著漸漸遠去的石球,雙目微微眯起。

「現在,應該不會有什麼意外了,我們去下一處1

前方,已經遠遠能夠看到那道橫貫天際的天塹,石球滾去的方向,沒有絲毫的偏差。

所以角之涯沒有繼續跟隨下去。

這石球一共有七個,他和彩虹島的天才弟子云錦各自帶著四名弟子,每人負責兩顆石球的搬運。

此刻已經完成了一顆,那麼可以去取下一顆了。

他不知道,除了自己和雲錦之外,剩下的三顆石球會讓誰前去,但這種事情,胡奇是不會告訴自己等人的。

對於胡奇,角之涯並沒有多少尊重。

因為齊州事情一了,他也會入玄宗修鍊的,到時候,以自己啟靈的化骨初期,地位不會比胡奇低,而且自己的年紀比他要小不少,所以一旦得到玄宗的正統培養,超越他指日可待。

角之涯是驕傲的,然而卻有驕傲的資本。

所有石球所在的位置,都有所標註,之前胡奇在進來之後,仔細觀察了周圍的環境。

那些石球都有明確的位置,所以他們的速度不慢。

放棄的那顆石球,則是繼續呼嘯而下,朝向天塹的方向飛速滾去。

「呼——」

就在那隻滾動石球的面前,忽然出現了一面巨大的光輪,黑白相間。

石球呼嘯而下的衝擊力十分恐怖,加上本身的重量,幾乎不下於化骨境界強者的全力一擊。

「蓬——」

一聲悶響傳來,那巨大的乾坤明輪轟然破碎。

然而下一刻,又有一道陰陽光輪出現,一道接著一道的被石球撞碎。

但好像層出不窮一般,每破碎一道光輪,都會讓石球的速度減慢幾分,如此往複之下,直到第十二道光輪被震碎時,石球的速度終於緩慢到了一定程度。

一隻修長的手掌死死的將其抵住,阻止住了石球滾動之勢。

「好大的力道1

余寒長長噓出一口氣,適才見到角之涯等人離開,他身形瞬間就搶到了這隻石球的面前,身形閃爍之間,連續拍出十餘道大乾坤明輪。

這才堪堪抵消了石球的衝擊之勢,將其阻止祝

看著面前道紋密布的石球,余寒眉頭微微皺起。

「竟然真是陣法的力量,而且並不完全,好像是某一座陣法的一部分1

他深諳陣法之道,所以眼力自然比角之涯等人要高明不少,看透了石球的本質。

想到這裡,他目光閃爍了片刻,忽然想到了從未出現的胡奇。

角之涯等人能夠過來取這些石球,必定是得到了胡奇的授意,如此的話,那座天塹,或者是聖骨,很可能有陣法守護。

而這些石球,應該就是解開那座陣法的陣眼。

余寒深吸一口氣,目光落在那一道道紋理之上,然後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真是一群蠢貨,平白浪費了這麼多的力氣1

他掌心光芒涌動,一千二百條道紋穿梭而出,迅速的注入到了石球之內。

在這些道紋注入之後,石球忽然光芒大作,上面的道紋竟然飛速運轉了起來。

然後,在剛剛趕來的凌秋白和雲風渡等人驚駭的目光下,石球驀然縮小,竟然化為一枚眼球大小的石珠,落在了余寒平伸出來的掌心上。

「這是什麼東西?」

凌秋白忍不住開口問道,那麼大的石球,轉眼間就變成這麼小的一顆,這似乎不太符合邏輯。

余寒將石珠收起,嘴角也咧開一絲笑容。

「這石珠,應該就是胡奇得到聖骨的關鍵,而且不止一顆,我們現在得到了一顆,卻不一定能夠破壞胡奇的好事,所以,還得繼續弄幾顆回來1

雲風渡眉頭微微一皺。

「可這一顆,是那角之涯大意之下,才被我們得到的,可他不會一直這樣大意下去,而且此處距離天塹越來越近,一旦被角之涯發現的話……」

余寒輕輕扭了扭脖子,臉上的笑容愈發濃郁了起來。

「我也沒有說,這一次還要這樣偷偷摸摸的在半路攔截啊1

此言一出,雲風渡和江別枝等人不禁投去疑惑的目光。

凌秋白卻是目光閃爍,看著余寒眼中閃爍的戰意,他的心也忍不住有些沸騰。

「這一次,你是要出手了嗎?」

余寒點了點頭。

「也不能總是這樣躲著啊,既然來這裡的目的是為了阻止胡奇,也該讓他知道,我已經來了1

說完這句話之後,他身形閃爍,好像化為了一道劍光,朝向角之涯等人離開的方向迅速的追趕了過去。

直到他的身形消失,雲風渡等人這才反應過來。

「秋白,這傢伙……當真要去殺角之涯了?」

直到此刻,他們依然不敢相信,余寒竟是真的要去殺角之涯,因為角之涯對他們來說,絕對是一座難以企及的高峰。

然而他們卻忘記了,余寒,是那更高的山峰。

好在凌秋白一直都對余寒充滿信心,聽到是師兄弟們的話,當即微微嘆了口氣。

「角之涯,要倒霉了1

「可是角之涯……」

「是洞明宗的天才嗎?是玄宗的入選弟子嗎?」

凌秋白嘴角浮現出一絲淡淡笑容,看著余寒離開的方向。

「可是余寒,也是七州武院的入選弟子啊1

…………

高大的山峰之上,看著逐僥石球,角之涯嘴角的笑容愈發洋溢起來。

「希望胡奇師兄這一次能夠成功吧1

「只有他成功了,距離玄宗成功的日子也才越近,而且聽說,劍明大哥那邊,就要動手了呢,不知道還來不來得及回去幫他」!

他稱呼胡奇為師兄,而對劍明則是成為大哥,可見其中的關係和近疏程度。

石球一點點的被抬起,四人真氣運轉,眼見著就要將這隻石球掀翻。

然而就在這時,一股巨大的力量順著石球朝向他們反震過來。

四人同時悶哼一聲,身形朝後拋飛了出去,險些從山頭跌落下去。

目光帶著幾分驚駭,看向了那隻石球。

明明是安全的,為什麼忽然間會有這樣一股大力傳遞過來?如果不是躲閃的迅速,傷勢恐怕會更加沉重。

「誰?」

角之涯終於開口,目光閃爍之間,可怕的殺機瞬間狂涌而出。

「我說你們,這麼大搖大擺的跑來偷我家的東西,真當這裡沒有人看守了?」

沒有人出現,卻有一道聲音傳遞了過來。

「裝神弄鬼1

角之涯目光閃爍,冷哼道,同時一掌拍出,可怕的光芒漫天席捲,朝向石球籠罩了過去。

「呼——」

一道身影衝天飛起,周身劍光繚繞,將角之涯的掌風盡數崩潰,身形穩穩落在石球之上。

「這樣都能被你發現,真是沒意思1

余寒搖頭道,剛剛他借著石球的阻隔,躲在了另一面,同時一掌拍在石球上,掌力透過,將四名仙門弟子震飛。

本想嚇唬嚇唬他們,沒想到竟然被角之涯發現了。

「余寒?」

對於余寒的面孔,仙門弟子並不陌生,他們來到這裡的其中一個目的,就是為了這個余寒,所以,他嘴角漸漸勾起一絲弧度。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要闖。膽子,還真是不小啊1

余寒很隨意的在石球上坐了下來,就那麼俯視著角之涯,表情越發認真起來。

「你真傻逼1

他開口說道,因為在他看來,角之涯甚至不如邀景和連城,至少他們還會重視一下自己。

這個傢伙,好像根本沒有將自己放在心上呢。

角之涯的臉色也瞬間蒙上了一層寒霜。

「你說什麼?」

余寒拍了拍自己的腦門,有些懊惱。

「真不該罵你的,可我真是忍不住,抱歉了,不該說你傻逼的。」

「找死1

角之涯直接被激怒了,這傢伙實在是欺人太甚,所以他必須要死。

腳下狠狠一踏地面,他身形衝天飛起,雙手化為漫天掌影,密密麻麻的朝向余寒籠罩過去。

「千機掌1

感覺到那些密密麻麻的掌印籠罩下來,余寒雙目微微眯起。

這神通,真是不錯,每一道掌印,都彷彿真實一般,蘊含著可怕的力量,而且掌印之間的排列也十分玄妙,幾乎沒有任何死角。

「大乾坤浮屠1

面對如此巧妙的一招,無論他如何以招式對轟,恐怕下一刻都會有無窮無盡的招式蔓延過來,從而被對方壓制。

所以直接施展出了九層浮屠塔,護住了周身,以不變應萬變。

掌印漫天席捲,雨打芭蕉一般的轟擊在了九層浮屠塔上。

那黝黑的塔身光芒流轉,充斥著一股厚重而又久遠的氣息。

隨著那些掌印拍落下來,九層浮屠塔不住的搖曳,卻硬生生的將那無數掌印抵擋祝

「好堅硬的烏龜殼1

角之涯眼中閃過一絲訝然,掌心有一道道玄奧的紋理出現,光芒四溢。

「那就繼續來過1

在那漫天掌影散去之後,又是一片掌影籠罩下來。

這一刻,余寒眼中精芒閃爍,終於從那石球上站起身來。

「不得不承認,這招還挺不錯的,不過你剛剛搶了我的台詞,這樣不好1

「所以……劍意星河1

巨大的劍意星河憑空橫貫,鋒銳無匹的劍氣轟然降臨下來。

他眼中帶著幾分淡淡的不屑,故技重施?你以為,大乾坤浮屠,就只是為了抵擋這一招嗎?

想得也太簡單了吧!

星河倒轉,劍意沸騰,那道蜿蜒而下的星河,竟然一舉將其那一片漫天掌印震得粉碎。

「怎麼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