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道誅天>第二百零四章 天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四章 天塹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歷史穿越

等到凌秋白等人趕到的時候,余寒正坐在旁邊的一塊石頭上,目光注視著遠處那依稀可見的天塹,兩顆石珠隨著指尖的跳動在掌心啪作響。

然後他們看到了渾身被一層白霜籠罩,經分辨不出模樣的幾具屍體,零零散散的倒在旁邊。

「別告訴我,這就是角之涯他們五個1雲風渡兀自不敢相信。

凌秋白的表情也有些驀然,但卻點了點頭:「數量對上了,應該不會錯。」

雲風渡聞言倒吸了一口涼氣。

角之涯在講武堂內院弟子心中,絕對屬於首屈一指的存在。

即便他僅僅是洞明宗的弟子,依然改變不了強大的事實。

而洞明宗之所以將他派過來,目的十分明顯,就是希望這這一次與講武堂的對弈中,展現出自己的才華,從而加速進入玄宗的腳步。

而角之涯也沒有讓洞明宗失望,通過一系列的出手,驗證了他過人的天分。

玄宗甚至已經同意,齊州事情一了,便准許他入玄宗修鍊,並且成為核心弟子。

如此高的評價,至少可以證明玄宗對他的肯定。

然而就是這樣一位妖孽般的天才弟子,竟然就這樣隕落了,隕落在齊州弟子的手裡。

他們依稀記得,余寒是剛剛才突破的清微後期境界。

如此修為,竟然就這樣將角之涯,甚至還有四名清微後期境界的仙門弟子全部誅殺。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雲風渡甚至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尤其是此刻的余寒,坐在石頭上顯得十分悠閑,好像這件事情與他根本沒有任何關係一般。

他搖了搖頭,心中泛起了淡淡的苦澀,卻不願意繼續想下去。

凌秋白先一步走到了余寒的身旁。

「你們來了1餘寒抬頭。

然後不等他率先發問,伸手指了指前方那橫貫東西的巨大天塹。

「下一步,我們應該去那裡了1

凌秋白微微皺起了眉頭,看向了他手裡把玩的兩顆石珠。

「你之前不是說,要多弄一些石珠過來嗎?現在才兩顆而已,此時去天塹那邊,會不會有些太早了一些?」

余寒微微站起身來,順手將兩顆石珠揣入懷中,眸子里閃過幾分深邃。

「之前,我是有些猶豫的,不過現在看來,似乎不需要那麼麻煩了。」

「石珠上面刻畫的是陣法,應該是開啟某座大陣的鑰匙。」

「如此的話,搶奪一顆還是兩顆,已經不那麼重要了,因為我的目的已然達到。」

雲風渡緩緩走到了余寒的面前,先是與凌秋白對視了一眼,同時點了點頭。

「余寒,如果真的面對胡奇,或許我們真的無法幫得上你,但我們接到的任務就是,拚死來協助你的行動。」

「所以到時候一旦發生混戰,不必理會我等,一定要破壞胡奇獲取聖骨1

余寒轉頭看了他們一眼,不禁微微一笑。

「怪不得這一路上你們都死氣沉沉的,原來早就抱了死志1

「不過,還沒有那麼糟糕——」

他掌心光芒涌動,一道小巧的八卦自掌心升騰而起。

「你們的實力或許不行,但有了這個,要保命應該不難。」

「這是什麼?」

江別枝和許驚鵲等人也紛紛靠攏了過來,看著余寒掌心不斷流轉著玄奧氣息的八卦。

「八卦靈輪陣?」

凌秋白想到之前余寒所施展的那套陣法,不由得渾身一震。

余寒點了點頭,看向凌秋白。

「你也是陣師,應該不難理解,不過現在,不應該叫八卦靈輪陣,我們也可以稱之為——八卦劍輪陣1

這也是適才余寒坐在大石上想通的一件事情。

身邊的講武堂內院弟子一共有八人,正好可以補足八卦之位,然後各守一個卦位,以真氣來模擬八卦靈輪陣的道紋運行路線。

力量上,或許不如真正的八卦靈輪陣,但卻能夠讓他們的實力增加數倍。

至少這片混亂之地,能夠多幾分安全。

當即,他耐心的將八卦劍輪陣的奧義說給了眾人聽。

能夠在內院無數弟子中脫穎而出,八名弟子的悟性自然都是一流,所以很快就將其吃透,暗暗體悟起來。

余寒的目光再次看向了凌秋白。

「秋白,這裡只有你一個人是陣師,雖然經過我適才的推演,以真氣來模擬道紋的運行路線,但倉促之間,總會出現一些特殊的問題。」

「所以一旦逼到必須要施展這套劍陣的時候,你一定要居中調度,以道紋來彌補陣法的補足,這樣的話,把握還能再大幾分1

凌秋白重重的點頭。

這套陣法可以說複雜至極,余寒卻可以直接將其推演出來,轉化為劍陣,對他來說,此刻心中全部都是滿滿的欽佩。

余寒再次將目光轉移到了天塹的方向,雙目微微眯起。

「胡奇,也必定會以為我們接下來會攻擊他派出的其他獲取石珠的弟子,所以必定有所準備,可惜,他猜不到,我敢直接站在他的面前。」

話音落,嘴角有一絲笑容綻放開來。

「余寒1

一直沒有開口的江別枝忽然走了過來,臉色有些凝重。

在余寒將目光投遞過來之後,繼續說道。

「胡奇當初第一次在講武堂出現的時候,冷川師兄他們正在與那些仙門弟子發生衝突,那個時候他展現出超凡的實力,鎮壓住了局面,還打傷了冷川師兄等人,最後逼得我講武堂的執法長老出手。」

余寒偏過頭,不知道他為何會說這件事情。

「當時執法長老尚且不知道胡奇護道者的身份,所以差一點就展開大戰1

「而當時,胡奇的身旁,出現了一個特別瘦小的年輕人,他的身法很快,出現得也很突然,然後在雙方衝突化解之後,就悄然消失了。」

「所以除了邀景和連城之外,胡奇的身旁,很可能還有一個十分神秘的守護者。」

余寒也同時皺起了眉頭,這個消息對他來說十分有用。

之前對於胡奇所率領的這一支仙門有所了解,真正玄宗的弟子,除了邀景和連城之外,剩下的都是清微後期境界。

邀景死在了自己手中,而連城此刻多半也被玄蛇拍成了肉泥。

洞明宗和彩虹島的兩名天才弟子,除去隕落的角之涯。

那麼此刻他身旁還剩下的化骨境界強者,應該只剩下彩虹島的雲錦了。

但剛剛江別枝的提醒,卻讓他不得不重視了起來,臉色也漸漸變得凝重。

「一個如同影子一般的高手嗎?」

江別枝點了點頭。

「從那一次出現后,他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不過卻不得不防。」

余寒微微頷首,同時開口道:「我想,應該不會那麼簡單,如果此人當真存在,那麼適才我給胡奇下了一個戰書,他理應要回復一下才是。」

「你是說,他已經來了?」

江別枝臉色瞬間變化,那名影子一般的強者敢在公然之下與執法長老對峙,足可見他的實力有多麼可怕。

「沒那麼快1

「不過,也差不多了1

他深吸了一口氣:「走吧,我們現在就出發,或許有機會碰到的1

…………

齊州,講武堂。

自從堂主重傷閉關之後,氣氛已經壓抑到了極點。

所有講武堂弟子的生活也十分艱難,平日基本的修鍊,都要在長老的帶領之下進行,否則必定會有仙門弟子前來搗亂。

講武堂後山有一座古洞,那裡是歷代講武堂堂主的洞府。

重傷的堂主,就在這座洞府內恢復傷勢。

不過距離他受傷,已經足足過去了半年多的時間,裡面卻一直都沒有絲毫的氣息傳來。

兩名長老守在洞口的兩側,目光不住的回頭看向洞口。

「這麼久過去了,裡面一絲氣息都沒有,即便堂主在恢復傷勢,總歸也會有一些動靜的1

兩人之中,一名頭髮花白的長老忍不住搖頭嘆息道。

旁邊的中年長老也嘆了口氣:「也不知道冷川他們怎麼樣了,如果能夠將八寶玉戎根帶回來,或許事情還會有轉機。」

白髮長老聞言眼中卻閃過幾分擔憂。

「聽說,冷川他們剛走不久,胡奇就趕過去了,以他的境界,冷川他們恐怕會很危險。」

中年長老冷哼一聲,眼中滿是殺機。

「那幾個老傢伙膽小如鼠,如果不是他們縱容,仙門如何會囂張到這種程度?而且如此重要的事情,還以坐鎮講武堂為由,非要在這裡留守,簡直就是糊塗1

白髮長老微微嘆了口氣,臉上閃過幾分無奈之色。

「此事不要再說了,執法長老和護髮長老,或許也有他們的考慮,如今講武堂,實在太不平靜了,不僅是弟子,連長老都不知道有多少還值得信任。」

「叮——」

身後的石洞內,忽然傳來一聲清脆的聲響。

兩人臉色微微一變,同時轉頭看了過去。

「難道是堂主?」中年人臉上略有喜色浮現出來。

白髮長老皺了皺眉頭:「應該不會,堂主雖然重傷,也不會用這種方式來呼喚我等1

中年長老卻是忍不住搖頭。

「不一定,堂主傷勢不輕,之前便一直都在苦苦壓制,如今到底是恢復還是沉重,我們誰也無法判斷,這洞府安靜了這麼久,如今忽然傳出聲音,必定有所古怪,我建議我們進去查看一番1

白髮長老臉上帶著幾分猶豫,執法長老和護髮長老曾經下達過死命令,無論出現任何事情,都不可以進入洞府之中。

所以才會每日派出兩名長老輪流值守,互相監督。

如今中年長老卻提出要進入其中,這讓他心中忍不住為難起來。

「白長老,事不宜遲,如果當真是堂主,我們如此耽擱下去,只怕後悔莫及1

白長老聞言,終於忍不住嘆了口氣。

「罷了!反正我也是一把老骨頭,如果兩位長老要罰,就讓他們罰我便是了1

說完,轉身朝向洞口走去!

寫書不易,如果大家喜歡這本書,支持冰棍兒,支持縱橫,支持正版閱讀,感激涕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