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二百零五章 只剩下絕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五章 只剩下絕望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白長老剛剛轉身,手臂一緊,卻被中年長老拉祝

「白長老不可!此事是我提及,那麼有什麼後果,理應由我承擔才是,如何能夠讓你代勞?」中年長老急聲開口。

白長老微笑著看了他一眼。

「以我的年紀,恐怕也活不了幾年了,而你還有大好的時光,就不要和我爭了1

說完這句話之後,他伸手在中年長老的肩膀拍了拍。

「以後的講武堂,還需要靠你們啊1

說完,他轉過身來,就要朝向洞口走去。

然而就在這時,背後忽然有一股巨力蜂擁而來,一隻手掌直接拍在他的背後,可怕的力量立刻狂涌到了體內。

「怎麼會這樣?」

白長老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回頭卻正好看到了中年長老帶著點點不屑的笑臉,心中忍不住一寒,冰冷如刀。

「于靖,你是講武堂長老,是堂主一手帶出來的弟子,為何要做出這種事情來?」

中年長老於靖嘿嘿一笑,帶著幾分嘲諷和不屑輕輕開口。

「怪不得你到了這麼一大把年紀,還是這樣高不成低不就的修為,果真是迂腐至極,既然你要誓死效忠,我成全你,豈不是挺好?」

話音落,他掌心微微探出,一顆拳頭大小的黑石安靜的躺在那裡。

黑石上面,有隱約的星辰流轉,宇含著玄妙的大道氣息。

見到這顆黑石,白長老臉色瞬間大變,聲音也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星辰石?于靖,你要做什麼?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做是要親手毀了講武堂?」

于靖撫摸著星辰石,淡笑著點了點頭:「我當然知道啊,因為我就是要親手毀了講武堂,只有這樣,玄宗才會記我大功一件。」

白長老氣急,胸口劇烈的起伏起來,牽動傷勢,忍不住又是幾大口鮮血噴出。

「你現在,挺好的。」

「死也和堂主死在了一起,可以在講武堂永遠流轉下去。」

他忽然捂住了嘴,呸了兩聲道:「怎麼還有講武堂?從這一次之後,齊州將不會再有講武堂了吧1

「你該死1

白髮長老目光死死的注視著他,恨不得立刻就出手將這個欺師滅祖的混蛋擊殺。

無奈渾身經脈劇痛,傷勢嚴重,根本無法動彈分毫。

「該死的,又何止是我一個?」

于靖看死人一般的看著他:「講武堂,恐怕足有三分之一的長老和弟子,全部都叛變了,所以,我這樣的選擇,很明智。」

帶著幾分殘酷的笑容,星辰石從掌心飄飛出來。

然後,光芒閃耀,星芒流轉。

那顆小巧的星辰石竟是驀然放大,將這座洞府的洞口盡數封死,嚴絲合縫,沒有半分偏差。

黑色的大石上,一道道星芒運行著特殊的軌跡,竟然好像是陣法一般,宇含著大道的玄妙紋理。

做完這一切之後,于靖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不屑。

「真是蠢得可憐,活該你倒霉,今日與我一起值守1

目光落在了那封住洞口的巨大星辰石之上。

星辰石是一種仙門獨有的封印神石,據說是他們的長老依靠著天外隕石祭煉而成,擁有鬼神莫測的力量。

能夠隨著軌跡的運行而變化,必要時還可作為鎮壓的法器施展,很珍貴。

但如今用來封印住這座洞口,卻很值得。

因為這裡有一個不確定的因素,甚至很可能扭轉戰局的人物。

那個講武堂的最強者,即便受了傷,也同樣讓仙門眾人忌憚。

所以才會想到了以星辰石將其封鎮住,只要他的實力還未恢復到十成,就不可能會破開星辰石的封櫻

這等於給他們接下來的布局增加了一道保險。

而且,這才是劍明所布置下的第一手而已。

他看了看天色,嘴角勾起一絲冷漠的弧度,如此的話,即便八寶玉戎根能夠安然送到,恐怕也無法送入這座洞府。

…………

清風谷的谷口,一身狼狽的冷川等人終於出現。

他們在風之眼內,被連城擊潰的傷勢還未痊癒,又不得不全力趕路,強行催動破風玉,硬生生的從清風谷突圍了出來。

所以包括冷川在內,所有人都顯得很疲憊,傷勢不僅沒有繼續好轉,反而因為罡風的震蕩,再次沉重了不少。

然而好在是平安走了出來。

冷川目光閃爍,掏出一些丹藥遞給眾人服下,一面開口說道。

「雖然我們成功從風之眼逃離了出來,但依然有危險,事不宜遲,大家再堅持一下,只要將八寶玉戎根送到執法和護法兩位長老那裡,我們就算是完成任務了1

眾人紛紛點頭,服用了丹藥之後,簡單調息了片刻,便再次潛入到了周圍的密林之中。

他們不敢光明正大的回去。

胡奇的出現,以及連城和邀景的截殺,證明仙門那些傢伙對自己等人了如指掌。

他們自然之道自己等人去做了什麼。

所以如果此刻暴露行蹤,只怕半路就會被仙門截祝

他們一直這樣躲躲閃閃的進入到了講武堂所在的範圍,即便如此,眼中的戒備依然沒有祛除。

一眾核心弟子重新換過乾淨的衣衫,以免太過突出,專門走一些偏僻的小路,朝向護髮長老和執法長老所在的山峰靠攏過去。

「快到了1

看著周圍熟悉的地形,冷川的臉上終於放鬆了一絲,已經能夠遠遠看到兩名長老所在的山峰,很快就可以完成任務。

他們的心都忍不住激動了起來。

有了八寶玉戎根,堂主便可恢復傷勢,如此的話,講武堂才有希望。

他們此刻守護的,就是講武堂的希望。

好在,沒有讓那些心繫講武堂的弟子們失望,也沒有讓自己失望。

然而就在這時,有一道身影忽然出現在他們面前。

見到此人,冷川等人的臉色瞬間化為一片蒼白之色。

「劍星?」

他嘴角泛起了點點苦澀與無奈。

劍星,是僅次於胡奇的強者,化骨中期境界,唯一與胡奇的差距就是,還未啟靈。

但作為化骨中期的絕頂境界,劍星的實力,依然不是他們所能夠抗衡的。

當初他們全盛時期,便敵不過一身法寶,堪比化骨中期境界的連城,如今面對實力更加強悍的劍星,更是連半分的機會都沒有了。

包括冷川在內,所有講武堂核心弟子眼中,全部都閃爍出濃濃的不甘之色。

「不要用這種目光看著我,其實,我在這裡已經等你們很久了1

「你怎麼知道,我們會在這個時候趕回來?」冷川目光閃爍,難道自己身旁的這些弟子中,還有姦細存在?

劍星攤開雙手,很無辜的說道:「我不知道你們會這個時候趕回來呀,我只是天天都會守在這裡而已,正好,你們今天回來了1

冷川牙關緊咬,雖然證實了旁邊的師弟中並沒有姦細存在,但卻根本來不及輕鬆。

「衝過去1

此時此刻,已經根本沒有絲毫的辦法,唯有硬闖。

「不要白費力氣了1劍星拍了拍手,身側各有十多道身影從斜地里走出,目光帶著幾分不屑看向他們。

劍星緩緩走到冷川對面不足十多米的距離,微笑道:「我很驚訝,連城和邀景那兩個廢物竟然沒有攔住你們,反而讓你們逃了出來。」

「如果不是劍明師兄早有準備,這一次恐怕還真是會讓你們得逞也說不定1

「可惜啊,終究還是差了一籌,所以還是認命吧,反抗,不會有任何結果1

說完,他朝向身側的眾人揮了揮手,目光閃爍:「給我拿下1

…………

冷川等人被拿下的時間,幾乎與于靖封鎮了堂主所在洞府差不多,所以這兩道消息,也在第一時間傳遞到了那座山峰之上。

一身雜役弟子衣衫的劍明臉上洋溢著得意的笑容。

一切都在按照自己的預計在發展,沒有半分的偏差,講武堂那些核心弟子,竟然真的突破開了胡奇等人的封鎖,逃了回來。

不過好在自己安排了後手,否則的話,恐怕不好說。

于靖那邊,竟然也成功了,這是讓他比較意外的一件之情,同時也暗暗點頭。

「于靖這條狗,可以用。」

「不過胡奇那邊,也不知道有沒有將聖骨融合完畢,這傢伙費了這麼多的力氣,如果什麼都得不到,那就有意思了1

「劍明師兄,既然您的安排已經全部都就緒,並且成功,那麼下一步……」

他沒有繼續說下去,而是目光閃爍的看著劍明。

劍明拍了拍他的肩膀,眼中閃過一絲冷漠:「如此的話,那就開始吧1

一道道命令傳遞了下去,早已經準備好的仙門弟子和已經叛變的講武堂弟子,紛紛行動了起來。

他們的速度很快,在講武堂弟子和一些長老的配合幫助之下,很快的佔據了多個重要地點。

不少長老和弟子們都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弄得手足無措,猝不勝防之下,紛紛落入到了仙門的掌控之中。

仙門的入侵,像是一片潮水一般,迅速的蔓延,講武堂正在迅速的淪陷。

那些不不知所措的弟子們,陷入到了一片空前的絕望之中。

齊州的各大世家,也紛紛第一時間收到了消息。

講武堂的淪陷,讓整個齊州,都開始岌岌可危,無盡的恐慌在蔓延。

而就在齊州,正在遭受著前所未有的劫難洗禮之際。

風之瞳內,余寒與八名講武堂內院弟子,終於進入到了天塹所籠罩的範圍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