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大道誅天>第二百零六章 觀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六章 觀劍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女生小說

那道巍峨的山崖越來越近,好像與天穹連接在一起,橫貫東西。

「果然不愧是天塹1

雲風渡忍不住讚歎道,如此高大的廣闊的山崖,即便經常進入十萬大山的他們,也首次見到。

余寒也忍不住點頭不已,然而下一刻,他的目光忽然落在天塹之上,那座矗立的石碑上。

腳步也在一瞬間停止了下來。

「劍1

那座石碑上面的字,筆畫如鋒!

即便是胡奇這等人物,只是看上一眼,便覺得雙目刺痛,猶如萬千道劍光襲殺而來。

然而此刻的余寒,就那麼看向了那座石碑。

他的雙眸,同樣綻放出無窮的劍光,鋒銳而又凌厲,帶著一股可怕到了極點的氣息,竟然與那石碑上的「劍」字遙相呼應。

「余寒——」

見到他忽然站立不動,旁邊的凌秋白忍不住順著他的目光看去。

只是他們的目光方才觸及那石碑上面的大字,便忍不住臉色一陣蒼白,踉蹌著後退而出,嘴角也沁出一絲淡淡的血跡。

「不要看那座石碑1

凌秋白倒吸了一口涼氣,急忙開口提醒道。

如果不是自己迅速的避開目光,單單是這一眼,雙目就可能被那可怕的劍光刺瞎。

隨即他看向了余寒。

發現他依然目不轉睛的注視著那座石碑。

不僅如此,眼睛里竟然流淌出與那座石碑一樣可怕的劍光。

凌秋白臉色越發的驚駭起來。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怪物?

殊不知,此刻的余寒,已經進入到了一個特殊的境界。

對面天塹上的那座石碑,與自己體內的劍意產生了一絲共鳴。

甚至他沒有刻意的去催動,劍意星河之中的一百零八顆大星,便開始自動流轉了起來。

代表著無上劍意的一百零八顆周天星辰,每一次流轉,都綻放出無窮的劍意。

然後與那天塹上的石碑遙遙相對。

「好凌厲的劍意,似乎這一劍之下,滅世殺生,連這天下都敵不過這一劍之威1

余寒深吸了一口氣,正因為它矗立在天塹之上,所以似乎,整個天塹都在它的鎮壓之下。

並不因為天塹綿延到了不知多麼遙遠的距離,或者是如同隔絕了天地。

而是因為這座石碑,它就那麼安安靜靜的坐落在天塹上,而那座天塹,似乎也沒有反對……

逐漸收回了目光,他的臉色也變得凝重了起來。

因為即使收回目光,體內的劍意星河和丹田,依然不斷釋放出來一道道渴望的氣息,似乎意猶未盡,想要與之接觸,如此的迫切。

「這座石碑,不僅引動了我體內的劍意,竟然連丹田都有所感應,看來不簡單。」

「那聖骨雖然珍貴,但對我來說,不一定有用,倒是這座劍碑,如果仔細感悟,必定能夠讓我的劍道提升到一個全新的境界。」

「而且,這裡的氣息如此熟悉,似乎蘊含著一套劍術神通……」

他心中忽然想到了一個可能,雙眸都湧起一絲激動。

「呼——」

就在他心神搖曳,被那座劍碑震懾住心神的時候!

正不斷釋放出灼熱氣息的丹田,忽然微微顫抖了一下。

這讓他幾乎瞬間就從失神的狀態下清醒過來,丹田那一絲顫抖,再明顯不過。

因為最初這道新生的丹田成型之後,他便能夠通過它敏銳的感覺到危機的來臨。

只不過後來得到的劍,也同樣具備示警的能力。

所以這丹田似乎很久都沒有展現過這種特殊的能力了。

直到此刻,丹田輕微顫抖,一股危機立刻湧上心頭。

余寒幾乎瞬間倒退而出。

與此同時,他雙臂狠狠一震,將周圍的凌秋白等人全部掃飛了出去。

猝不勝防之下,凌秋白等人險些摔倒,不解的看向余寒。

然後他們的目光變得駭然至極。

余寒的面前,有一道細長的劍氣出現,如影隨形,好像隱藏在虛空之中,充斥著一股莫名的寒意。

而且隨著他不斷飛速後退的身形,再次逼近!

余寒的眉頭緊緊皺起,這道劍氣對他的感覺是最為直觀的。

因為這一招或許並不華麗,也沒有多麼可怕的真氣力道。

然而劍氣所選取的角度極為刁鑽,完全是循著自己後退中的弱點追殺而來。

猶如黑夜裡的毒蛇,只要沾染,必會身死道消。

看著對面那隨同劍光一起突兀出現的瘦小身影,余寒雙目微微眯起。

幸好適才江別枝曾經提醒過自己,會有這麼一號人物,所以一直都處在暗暗戒備的狀態之下。

否則的話,這一次還真是難以對付。

「九龍困仙陣1

在急速後退之中,他掌心道紋交織,迅速羅織成為一道玄奧的道圖,道圖沒有朝向前方打出,而是落在了腳下的地面上。

幾乎就在同時,他急速後退的身形避過了道圖落下的位置,而那道追殺過來的身影,正好處在他之前的位置上。

九龍困仙陣一瞬間升騰而起。

陣法的道紋蜂擁著瀰漫而出,沸騰著一股玄妙到了極點的氣息。

九龍困仙陣,是余寒還處在二級陣師初期的時候所施展的一套陣法,從那隕落之地之中感悟出來。

本身不具備太強大的攻擊力和殺機,然而卻是十分難纏的困陣。

不僅僅是困陣,當九條神龍出現的那一刻,還綻放出一股厚重無匹的鎮壓力量。

所以,就在影子衍錚剛剛踏中余寒布下的道圖時,九龍困仙陣也同時被引動。

九條長龍蜿蜒直上,竟是直接將衍錚的身形籠罩在了其中。

余寒很冷靜。

以衍錚這樣的殺手,你從來不知道他下一刻的攻擊會從什麼地方出現。

即便自己的身法已經足夠迅速,但比起這等生活在黑暗中的人物,論到刺殺,還差了太遠。

而且衍錚這等人物,一旦一擊不成,恐怕立刻就會遠遠遁走,不會與你選擇硬拼。

然而下一刻如果你會鬆懈,那道毒蛇般的劍氣便會再次以異常刁鑽的角度刺殺過來。

好在自己擁有陣法。

事實上從江別枝提醒他有這道影子存在的時候,他便想過如何去應付對方的刺殺。

最直接的手段,還是陣法。

陣法有著強大的穩定性,那名影子殺手,是躲藏在暗處,觀看著整個局勢,一旦這個局勢出現對他有利的那一點,就會直接選擇出手。

而自己的陣法,正好可以以不變應萬變,打亂對方的節奏。

所以九龍困仙陣的出現,立刻讓周圍盪開了一道妖異的光芒,影子衍錚瘦小的身形,直接被籠罩在了其中。

那隱藏在寬大黑袍之下的森寒眸子,忽然掠過一絲驚訝和不可思議。

「八卦靈輪陣,鎮壓1

以衍錚的實力,這區區二級陣法自然無法真正阻擋住他,然而余寒也根本沒想過用這一套九龍困仙陣,就可以直接將影子鎮壓。

他真正的後手,是八卦靈輪陣。

九龍困仙陣只是一個引子,一個能夠讓這黑暗中的殺手現出身形,落入後手的一個引子。

所以,狡猾如同衍錚,即便隱藏了良久方才趁著他被劍碑吸引的時候驀然出手,卻還是落入到了他的算計之中。

這讓衍錚感覺很不爽。

這或許是他做了這麼多年的影子,第一次被搶佔了主動性。

所以他看向余寒的目光,除了驚訝之外,還帶著幾分森寒的殺機。

然後,巨大的八卦圖案朝向下方鎮壓了下來,無與倫比的巨力轟然倒卷了回來,異常可怕的氣息在頭頂不斷蕩漾,不過卻並沒有真正的朝向下方的衍錚碾壓下來。

八卦輪轉,八個卦位不斷亮起一道道光芒,層層疊疊的灑落下來。

竟然與之前的九龍困仙陣相得益彰,形成了絕妙的配合。

二者相輔相成,將衍錚和余寒周圍的一大片空間盡數封印祝

「現在,我們可以公平一戰了吧1

余寒淡淡一笑,看著對面那黑袍遮擋之下,愈發顯得神秘的衍錚說道。

衍錚握緊了拳頭,這是他第一次暴露在了一個人的目光之下,如此直接,如此的正面,當然,也是如此的無奈。

所以他的目光就那麼看著余寒,眸子里看不出任何感情變化,只是一種特殊的冷。

「鏘——」

回答余寒的,是一道劍氣。

衍錚的身形,幾乎瞬間消失在了原地,一截雪亮的劍尖從袖口之中探出,朝向余寒的咽喉急速刺去。

「大乾坤浮屠1

面對衍錚的主動進攻,余寒直接撐開了九層浮屠塔,黝黑的塔身光紋流轉,厚重的大道紋理不斷在塔身之上流轉,繼而綻放出一股堅固的氣息。

衍錚的那道劍氣,直接刺在了九層浮屠塔的塔身之上。

「叮——」

由真氣凝結而成的九層浮屠塔,在被劍尖刺中之後,竟然發出了金鐵交擊之聲,清脆而悅耳。

然而卻擋住了衍錚的這一劍。

該輪到我了吧!

余寒眉頭也掠過幾分狠辣,對於衍錚這樣的對手,一旦將其壓制,就一定不要給他任何喘息的機會。

所以,就在九層浮屠塔出現,並且擋住對方這一劍的同時,大五行法印直接被他催動了出來。

那道可怕的光印,充斥著五行本源屬性,一道道靈光朝向四面八方的飛馳。

覆手翻雲,狠狠的朝向衍錚碾壓了過去。

「這余寒,竟然將衍錚逼迫到了這般地步,真是了不起1

那座山峰之上,胡奇站在最高處,俯視著下方的戰常

他眸子裡帶著幾分凝重之色,原本以為,衍錚既然已經出手,那麼這場戰鬥會很快結束。

只是沒想到,這個叫余寒的傢伙,竟然如此厲害,硬生生的將衍錚拖入到了他的節奏之中。

被拖入對方的節奏中,這對於影子來說,絕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所以胡奇的臉色也變得很凝重。

「這余寒很狡猾,不過既然想要玩手段,那就只好奉陪到底了。」

說完,他轉頭看向一側的雲錦。

「去吧,將那幾個講武堂的傢伙都幹掉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