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二百零七章 劍陣顯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七章 劍陣顯威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雲錦美麗的眸子微微閃爍,隨即點了點頭。

不過心裡卻有些不屑。

那八個講武堂弟子,修為最高的也只是清微中期而已,連一名清微後期都沒有。

這樣的實力,派自己身後的幾名清微後期弟子去就可以了,為何還要自己親自出馬?

不過既然胡奇已經點名了自己,她也無法反駁,身形閃爍之間,已經朝向下方雲風渡和凌秋白等人飛速掠去。

「是雲錦1

雲風渡目光閃爍,看向了那道急速而來的身影。

凌秋白等人也是臉色微變,化骨初期境界強者,如果換成是從前,他們只有逃走,或者是任人宰割的份兒,連一絲反抗的念頭都不會有。

因為差距太大了。

但是現在,他們卻並沒有慌張,看著越來越近的雲錦,心思反倒平靜了下來。

「記住適才余寒教給我們的八卦劍輪陣,大家全力出手,與她戰上一戰1

凌秋白凝重的聲音傳來。

而對於這八名內院弟子,雲錦還是比較熟悉的。

縴手一揚,捏動一個古怪的印訣。

「虹光劍1

在距離眾人二十米左右的時候,她打出了那道印訣,化為一道虹光,夾雜著無匹鋒銳的氣息,朝向雲風渡斬落下去。

雲風渡是幾人之中最強的,所以她的目的很明顯。

擒賊先擒王!

虹光劍,是她以彩虹島的地階上品功法《落雨彩虹》自行祭煉出來的一道劍光。

十分厲害,也是她賴以成名的一道神兵利器。

如今全力催動,威力自然不可小覷,所以這一擊,那雲風渡絕對無法抵擋。

不死也會重傷!

雲錦對自己的這一劍很有自信。

只是就在這一劍刺出的那一刻,八名講武堂弟子身形齊齊動作,竟是各自佔據一方,通體都開始綻放出一道道刺目的光芒。

她的虹光劍,正好刺入到了八人的中心處。

「殺——」

八人齊齊出招,衍化八卦至理,雖然帶著幾分生澀的感覺,但隨著凌秋白將自己的百餘條道紋注入其中,並且按照之前觀想八卦靈輪陣的感悟和余寒的講解,竟然將那一絲不協調完全祛除掉。

「嗯?」

雲錦黛眉微皺,那一道虹光劍,沒有遇到應有的力量阻擋,彷彿泥牛入海一般,迅速的消失不見了蹤跡。

「陣法?」

以她的眼力,自然能夠看清楚八人聯手催動的這座便是陣法,當即目光也開始變得凝重了起來。

這座陣法,雖然看起來很普通。

但是每一寸陣法之間,都似乎有一道莫名的聯繫,讓她一時間竟是找不到出手之處,更加不知道下一招應該釋放到何處。

雲錦臉色越發的難看了起來。

「不錯的陣法,連這些卑微的傢伙,都有如此手段了嗎?」山峰之上的胡奇也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八名講武堂弟子此刻表現,也讓他感覺到了一絲驚訝。

「這陣法的確不錯,就是不知道,以你們的實力,能夠堅持多久。」

沉默了片刻之後,雲錦臉上的凝重之色終於散去,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片冰冷蝕骨的殺機。

她嬌喝一聲,身形直接俯衝而出,整個身體都化為一道巨大的虹光,狠狠的朝向八名講武堂弟子籠罩下去。

「大家小心,全力抵擋1

第一次運轉八卦劍輪陣就將雲錦擋住,雲風渡和凌秋白等人士氣大增,之前余寒的講述,加上他們自己的感悟不斷的在陣法中釋放出來。

這套劍陣越發純熟了起來,而且開始展現出了不同尋常的一面。

相比之下,雲錦則越打越是心驚,原本以為,以他們的實力,催動如此可怕的陣法,必定堅持不了多久。

卻沒想到,在逐漸的磨合之下,自己的壓力越來越大,甚至開始被壓制。

這讓她的臉色越發的難看了起來,不過卻沒有絲毫的辦法,陷入到了異常難受的地步。

與此同時,不遠處與衍錚交戰之中的余寒,也看到了這一幕。

最開始雲錦出手的時候,他心裡其實有一些擔憂的。

所以在應付衍錚那層出不窮手段的同時,分出一部分心神暗暗戒備,一旦凌秋白他們有所危險,即便捨棄了這一次擊殺衍錚的機會,也會出手相助。

只是沒想到的是,凌秋白等人的表現,超出了自己的預估,這套八卦劍輪陣所綻放出來的力量,也讓他驚訝不已。

眼見眾人的優勢越來越明顯,余寒終於徹底放下心來,看著對面被自己逼迫得焦灼不堪的衍錚,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

「他們的表現,出乎了我的意料,你是不是也感覺到很驚訝?所以接下來,我們之間,才是真正的戰鬥1

他雙目微眯,雙手之間,兩彎新月漸漸升起,所有的心神全部都集中在了雙手之間。

白焰升騰,使得周圍的溫度驟然降低,那股冰冷蝕骨的氣息,讓衍錚都感覺到了威脅。

「二月焚天1

兩彎月光狠狠的碾壓下來,帶動著周圍的空間,都開始微微顫抖了起來。

那是一股可怕的波動。

衍錚不住的後退,然而身後,八卦靈輪陣和那巨大的神龍相互糾纏在一起,將他的退路再次封祝

能夠明顯感覺到,余寒是不想繼續拖延下去,所以要結束戰鬥了。

衍錚眼中的目光越發堅定,雙臂忽然狠狠一震,兩隻寬大的衣袖齊齊化為碎片。

精瘦的雙臂徹底裸露在了空氣中,竟是呈現出妖異的血紅之色,彷彿根本沒有皮膚,直接露出了肉芽。

他雙手之間,各自握著一把尺許長短的短劍,適才那一道道了奪命劍氣,便是從這兩把短劍之中激射出來。

白焰沸騰,帶著滾滾冰冷蝕骨的寒意呼嘯而出。

兩彎新月與那些白焰融合在一起,瘋狂的肆虐,要徹底將衍錚磨滅。

衍錚眼中漸漸生出冷漠的殺機,他精瘦的雙臂同時揮出,兩把短劍凌空劃出兩道詭異的弧線,看似簡單,卻包含了天地至理。

「雙殺——」

兩個冷冽的字元從他口中響起,映襯著周圍白焰的氣息,顯得越發冷漠起來。

余寒雙目微眯,不可思議的看著那兩道纖細的劍氣,竟然隱藏在了天道軌跡之中,好像是兩條細線。

不斷舞動之間,連那兩彎新月釋放出來的白焰都被切割開了。

「真是厲害啊1

余寒微微震驚,沒想到一直被自己壓制下的衍錚,竟然還可以爆發出如此可怕的戰鬥力。

「不是我太厲害,是你太弱小了1

衍錚目光閃爍,聲音沙啞而冰冷。

余寒聞言不禁眉頭微微一挑,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意。

「是嗎?那就再強大一點吧1

話音落,又是一彎新月從頭頂冉冉升起,那些可怕的光芒升騰而起,白焰呼嘯,與之前的兩道月光之間,驀然連通在一起。

「三月焚天1

三道月光交相輝映,之間被那兩道劍氣切割成碎片的白焰,竟然迅速的反撲,重新組合在一起,將那兩道劍光徹底淹沒在了其中。

衍錚的眉頭再次緊緊皺起,不可思議的看向余寒,根本沒有想到他會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不得不承認,你的確很強大,而且很聰明,如果撤去這兩道陣法的鎮壓,你不會是我的對手,可惜我一時大意,否則如何會被你算計?」

面對衍錚這一番驕傲的言語,余寒的嘴角漸漸生出一絲淡淡的譏諷。

「作為一個影子,一把殺人於無形的劍,就不應該有大意。這隻能說明,你還沒有修鍊到家,或者,你本就是一個不甘心當影子的人,在你心裡,有著更大的驕傲。」

衍錚聞言不禁渾身一震,抬頭震驚的看向余寒。

余寒知道自己猜測得八九不離十,嘿然一笑道:「所以被陣法困住,從而落入下風,不是你大意的問題,也不是我狡猾的原因,而是因為你自己。」

「太好勝了1

他的目光似乎要將衍錚穿透。

「住口1

衍錚一聲斷喝,阻止了余寒繼續說下去,眼中閃爍著狂暴的怒意,胸口也劇烈的起伏了起來。

雖然,他說的都對。

但這件事情,決不允許任何人知道。

因為自己,只能是影子。

所以,既然你說出來了,那就必須要死。

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他的雙臂狠狠盪起,兩把短劍竟然全部化為妖異的血紅之色,周身的氣息,也在瘋狂的暴漲,一股可怕的氣息,朝向四面八方沸騰而出。

「呼——」

在余寒眯起的目光中,衍錚手中那兩把化為血紅色的短劍,竟然在這一刻直接被合併在了一處。

血紅色的光芒越來越盛,隨著兩把短劍的不斷融合,越來越可怕的氣息沸騰而出。

「竟然,連這一招都被逼出來了嗎?」

山峰之上,看著氣息大變的衍錚,胡奇的眉頭也忍不住微微皺了起來。

從他認識衍錚開始,還是第一次見到他施展出這一招。

因為這是兩敗俱傷的一招,即便能夠擊殺余寒,衍錚這一輩子也廢掉了。

思量之間,他的身形直接化為一道光芒,從山峰之上俯衝而下,急速衝擊的過程中,頭頂忽然出現了一道漩渦,熠熠生輝。

那是啟靈的漩渦。

胡奇果然是突破到了啟靈境界的化骨初期。

「爆——」

他一拳轟出,拳芒直接穿透了重重虛空,降臨到了八卦靈輪陣之上。

那與九龍困仙陣相互糾結在一起的八卦大陣,狠狠搖曳了兩下!

終於不堪重負,轟然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