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二百零九章 劍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九章 劍碑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好可怕的氣息1

胡奇眉頭緊皺,看向余寒手裡的那枚玉簡,渾身氣息不斷攀升。

那枚玉簡,透露著一股肅殺之氣。

那是一種無法比擬的氣息,甚至讓他感覺到了威脅。

所以,他不敢有半分大意。

真氣在體內瘋狂運轉,化骨中期的力量直接攀升到了極致,隨時準備出手。

看著胡奇如臨大敵的模樣,余寒嘴角漸漸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

「如果破開這座陣法,我可以考慮一下,能不能與你合作1

「八門戮仙陣1

沒有錯!

此刻余寒手裡的這枚玉簡,赫然正是之前在血燃手中搶奪過來的那枚蘊含著八門戮仙陣的陣法玉簡。

雪藏了這麼久,終於在這緊要關頭施展了出來。

隨著一千多條道紋的注入,玉簡光芒大盛,可怕的氣息一瞬間狂涌而出。

然後,竟然自動從他掌心脫離而出,高高升起,懸浮在半空中。

無數道金色的光芒朝向四面八方灑落下來。

胡奇的周圍,八座巨大的門戶同時開啟,源源不斷的殺戮之氣轟然逆卷。

之前血燃催動八門戮仙陣的時候,本身並不是陣師,卻使得這座陣法,釋放出逆天的可怕力量。

如今余寒親手將其催動,三級陣師的道紋盡數融入其中,威力比起血燃施展的時候,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

而且,這是他最後的底牌,就是為了胡奇而準備的底牌。

所以,在八座金門出現的那一刻,胡奇的臉色變得難看到了極點。

他也沒有想到,一個在洪荒出生的野小子,竟然能夠爆發出如此可怕的實力。

周圍那八座金門綻放出來的氣息,足可以用恐怖來形容。

那些殺戮的氣息,還未臨近,便讓他忍不住感覺到一陣通體冰冷。

這座陣法,竟然擁有足以擊殺自己的力量。

「乾坤缽1

感受到了來自生命的威脅,胡奇再也不敢有半分的保留,將長老臨行時賜下的那件上品法器施展了出來。

金黃色的缽盂赫然出現在頭頂,然後,隨著他真氣的注入,化為巨大的虛影投遞出來。

那大巨大的乾坤缽虛影,猶如一頂穹廬,將他周身盡數守護在了其中。

然後,任憑無窮無盡的殺戮氣息臨近,全部都被這頂穹廬阻擋了下來。

感受到來自乾坤缽傳遞過來的龐大壓力,胡奇的臉色卻沒有多少輕鬆。

咬牙全力催動乾坤缽,抵擋著八道殺戮氣息。

余寒雙目微微眯起。

八門戮仙陣真正的力量,是八門開啟之後,裡面蘊含的八道殺戮劍意。

當初如果不是自己在最後一刻將這座陣法破開,很可能早已經隕落在這八道殺戮劍意之下。

所以,那八道劍意才是他最終極的手段。

但現在,他並未著急將這一招施展出來。

因為胡奇催動的那尊乾坤缽,同樣讓他感覺到了強大。

那股守護的氣息,十分厚重,與自己的大乾坤浮屠有著異曲同工之妙,而且在氣息上,還稍微強大一些。

雖然大乾坤浮屠並未成長到極致,但這乾坤缽如此厲害,已經能夠讓他足夠重視。

尤其是後面還有衍錚等人虎視眈眈,一旦八道殺戮劍意出現,將胡奇逼迫到絕境,並且無法迅速的將其擊殺,那麼下一刻衍錚出手,事情就麻煩了。

因為自己不是一個人,身後還有八名講武堂弟子。

所以,他沒有過度的逼迫胡奇,而是催動八座金門,釋放出無盡的殺戮氣息,進行鎮壓。

「果然還算是不錯,現在,你可以考慮一下我之前的提議,是不是需要合作。」

說到這裡,他微微一笑,嘴角帶著幾分淡漠。

八座金門同時顫抖,各自有一截劍尖從那巨大的門戶之中探出。

無匹的殺戮氣息從那八座金門中探出的八截劍尖中狂湧出來。

胡奇渾身一震,乾坤缽不斷傳來一道道可怕的壓力,而且隨著那八截劍尖的出現,越發的沉重了起來。

「這個混蛋,陣道的修為怎麼會如此可怕?」

他牙關緊咬,眼中滿是不甘與憤怒。

這個余寒,竟然擁有如此恐怖的底牌,將自己逼入到這般境地,徹底失去了主動。

不過好在,他也有所顧忌,所以並沒有將那八座金門之中的殺機徹底激發出來。

胡奇也樂得如此,見到余寒給了自己一個台階,當即點頭道:「你也的確有這個資格與我合作。」

余寒微笑著搖了搖頭。

真是死要面子。

都這種地步了,還在言語上不肯認輸,虛偽的可憐。

周圍觀戰的仙門弟子臉色一陣青白,對他們來說,胡奇作為護道者,絕對是他們的核心和依靠。

至少在整個齊州,能夠勝過他的人不多。

但此刻,卻被一名講武堂的弟子逼迫到了如此地步。

這讓一直都等待著他擊殺余寒,讓講武堂這一次截殺行動徹底失敗的他們,感覺到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恥辱。

「既然如此,我們同時撤去攻擊1

余寒微微道,掌心道紋密布,湧入到了那枚玉簡之中。

胡奇心裡暗暗鬆了口氣,同時漸漸撤去了乾坤缽的力量。

直到兩人的氣息全部消失,胡奇這才略微平息了一下翻騰的氣息,目光閃爍。

「之前你說過,你要的是那座石碑,不會與我搶奪聖骨。」

「的確,不過那是出手之前,現在我改變主意了。」

「如果我拚死一戰,你也不一定就會好過,到時候衍錚作為收尾,可將你們全部擊殺。」

「那,你有沒有置之死地而後生的魄力了1

胡奇沉默了下去,他的確沒有這個魄力。

而且對他來說,生命高於一切!

所以他咬了咬牙,繼續開口。

「說出你的條件1

余寒淡淡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嘴角也勾起一絲笑容。

「那座劍碑,對我的修為有所幫助。」

「如果,你能夠在我將劍碑上面的東西感悟完之前取得聖骨,那麼它就是你的,如果沒有,那麼抱歉,我會全力與你爭奪。」

胡奇目光閃爍,心中卻是一喜。

自己這一次為了聖骨,可以說是準備充分。

如今化骨中期境界已經達到了巔峰,如果那段聖骨當真存在,他有絕對的把握能夠迅速將其煉化。

一旦煉化了聖骨,自己的實力將會達到了一個可怕的地步,到時候,普通的化骨巔峰都不是自己對手。

到那個時候,余寒這座賴以生存的陣法,也將沒有任何威懾性。

而且……

他摸了摸腰間,那裡有一道玉符存在,是離開的時候長老賜給自己的。

一旦聖骨上面留存的氣息會產生反噬,這道玉符便可協助自己將其鎮壓。

可以說,這是一道保險,所以余寒適才的那個條件,無形之中對自己十分有利。

所以他點了點頭。

「如此的話,那就成交吧1

余寒微微一笑,胡奇的打算他一清二楚,但他同樣也有著自己的算計。

劍碑裡面的氣息,竟然引動了四大古經之間的顫動,所以這座劍碑內部,很可能封印著九套太古劍經之中的一部。

如此的話,以其他四套古劍經為引,應該能夠很快將這套劍經找出來。

到時候自己不需要感悟,便直接出手搶奪,胡奇再快,也很難快得過自己。

他伸手掏出那兩顆石珠,緩緩平伸到了胡奇的面前。

「事不宜遲,現在就開始了吧1

胡奇也掏出其他五顆石珠,與余寒的手並排放在了面前。

然後,兩個生死不容的對手同時點了點頭,七顆石珠化為七道光芒,朝向天塹山崖上面的七個孔洞激射而去。

「呼——」

雲錦也退到了自己的隊伍之中。

眾人的目光,全部都落在了那座山崖上。

七顆石珠在行進的過程中,逐漸放大,化為之前的大校

然後,表面上面層層疊疊的紋理一瞬間綻放出無窮無盡的道韻。

天塹之上,七個孔洞同時射出一道光芒,化為七道光帶,各自纏繞上一顆石球,直接拉到了近前。

七顆石球上,不斷流淌出璀璨而又奪目的星芒。

在這一刻,好像真正化為了七顆北斗星辰,所有石球上面的紋理,竟然自動運轉了起來。

而且上面的紋理,彼此之間也開始相互連接在一起。

星芒越來越盛。

隨著一道道紋理在巨大的山崖上面鋪張開來,可怕的氣息正在迅速的攀升。

一道道光紋迅速升起,在半空中交織。

周圍全部都籠罩在了一片青色的光芒之中。

那是罡風本源的力量。

然而,卻不是那種帶著殺人屬性的罡風。

而是單純的風屬性。

劍碑上面的劍光漸漸被掩蓋了下去,完全淹沒在了那片璀璨的青芒之中。

余寒雙目微微眯起,看著那座石碑。

雖然暫時鋒芒斂去,但與自己體內劍意相互連接的那種感覺,並未消失。

「呼——」

一股恐怖絕倫的氣息,從天塹之上衍生而出,而且越來越強盛。

所有人幾乎屏住了呼吸,目光全部落在了那無窮無盡的青色光芒之上。

「是聖骨要出現了嗎?」

胡奇忍不住握緊了拳頭,眼中滿是期盼。

一眾講武堂弟子更是目光閃爍,他們不敢問余寒,到底有什麼安排,事情已經發展到了如今這種地步,已經不是他們能夠控制的了。

而且他們相信,余寒既然敢這樣做,一定有所計劃。

「嗡——」

光芒顫抖,所有人都忍不住被那忽然瘋漲的力量震得退後了出去。

與此同時,那片眩目的青芒之中。

有一塊瑩白如玉的骨冉冉升起!